天儿

极度杂食 冷cp战士 !大多数cp都吃无差/互攻 防雷请慎关 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下一对要萌什么
挚爱小排球和我英
微博@走三步就掉个冷坑

【出切轰胜】高中生活总是美妙的(上)

这篇文无cp向!!无cp向!!无cp向!!
存了很久的脑洞,只是想写写可爱的DK……但是写不出万分之一他们的好……
爆豪和轰为什么要隐瞒灵魂交换的事实大家可以猜一下www

后篇已更:http://skyhigh1999.lofter.com/post/1e1ab2ba_104041be 
——————————————————

        绿谷觉得轰同学很不对劲。
        几天前是周末,A班的众人结伴出去放松,结果运气很不好地遇上了当众作乱的歹徒。绿谷和饭田在忙着协助警力疏散在场人员时和轰走散,等再看到的时候,轰已经躺在担架上了。据医生说他无外伤,不知是什么原因造成的暂时性昏迷。而和他状况一模一样的人还有一个——就是爆豪,俩人在挨着的病床上躺了一天出院,一回来就默默地各自回了自己的房间,一句话也没有说。
       在绿谷和饭田关切地敲敲轰的房门,问他有没有事的时候,房间里面传来了一声很不耐烦的“能有什么事!”
       绿谷/饭田:“…………”
       轰好像是也察觉到自己的语气很不好,又慢吞吞添了一句:“我没事,你们回去吧。”
       绿谷哦了一声,又不放心地添了一句,“有什么事的话一定要和我们说哦!”
        “啰……知道了!!”
       饭田小声在绿谷耳朵旁边说,“也许他有什么烦心事吧?”
        “嗯……总感觉好奇怪……”
       我做了什么让轰讨厌的事吗?
       绿谷趴在床上,紧张地咬指甲。

        切岛觉得爆豪很不对劲。
        从昏迷那一天之后,爆豪就开始变得沉默寡言起来——当然,他之前也没有很爱说话,只是突然整个人都沉静了下来。和他说话的时候,爆豪会认真地看着他的眼睛,但是等自己说完了爆豪也不会有什么表示,只是默默“哦”一声就又回去做自己的事了……
       他平时叫自己的时候,不是“喂”就是“狗屎头”,现在有时候竟然会莫名其妙地蹦出来一句“切岛同学”,两个人面面相觑一会儿之后,这个看起来不怎么正常的爆豪会清清嗓子,一板一眼地重新吐出三个字:“狗……屎……头……”咬字之用力清晰让人觉得他对这个词有着无法言喻的深仇大恨。
       “你们有没有觉得爆豪有点儿奇怪?”
       “嗯……有一点?可能碰上什么烦心事了吧……”上鸣叼着棒棒糖,含糊不清地说道。
       “我总感觉,他整个人都变了……”切岛嘟囔道,“而且我总感觉他现在这样特别像一个人……是谁呢……”
       切岛搓着书角,紧张地回忆着最近发生了什么。
 
        爆豪和轰互换灵魂了。
        在商场警报拉响时,爆豪和轰正在因为某件事情吵架,吵得浑然忘我。在爆豪骂骂咧咧和轰闷着头走路的时候,他们被一个浑水摸鱼的敌人在肩膀上各拍了一下,反应过来时已经躺在了医院里。醒来的时候,衣服不是自己的衣服,人也不是自己的人了……
       “只是交换个身体而已……”
       “而已你个头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阴阳脸!!”
       “不要用我的脸做那么狰狞的表情,看起来很奇怪。”
       “我的脸现在看起来才奇怪啊!”还穿着病号服的“轰”从自己病床上探出身去,掐着旁边“爆豪”的脸,“动一下啊面瘫!”
        轰揉着自己被掐痛的脸,回忆起当时遇到那个敌人的场景,都是因为那一点儿小事才会被分散了注意力然后中招的。
        至于那点儿小事儿是什么……
       “你敢说出去我就炸……”爆豪才想起自己的个性也不是自己的了,“总之就去死吧阴阳脸!”
       “彼此啊爆豪,我觉得我还是可以试着应用一下你的个性的……”
       “白痴别随便用!!”
       于是这两个人在病床上达成共识。在返校后他们与相泽老师进行了交涉,成功获取了他的信任,可以在这灵魂交换不会失效的两星期内,隐瞒他们不是本人的事实,并且不进行个性训练。

       然而这也不意味着角色扮演就是那么简单的。
 
       爆豪背着轰的书包,手插在裤兜里往教室走去。刚一进门就听到了那个家伙兴奋地叫了一声:“轰同学!早上好!!”
       爆豪有史以来第一次感到了胃疼的感觉。
       “怎么样,休息过来了吗?那个敌人总感觉让人好在意啊……轰同学真的不记得任何关于他的事了吗?这两天轰同学还是要好好观察一下,没有影响最好了!对了……小胜也没事吧?”
       “……”爆豪听着这一串连珠炮式的问句,差点没一手扬上去炸他一脸,回过神来想起自己现在用的是那个阴阳脸的身体,很不甘心地憋了回去。
       因为阴阳脸曾经很认真地跟他说过,“你现在是我。你跟绿谷关系怎么样我不管,但是我和他是好朋友。如果你让我们不再是好朋友,那就是你的错。”
       爆豪固然很不喜欢和绿谷这样面对面正常交流,但是在他心中条条框框的一码是一码,臭久的事情是一码,犯蠢和阴阳脸换了身体是一码,两码事不能混到一起……
       “不知道就是不知道。你不用管了。我……爆豪没事。”
       绿谷愣愣地看着他。
       爆豪琢磨着轰平时就是这么个臭屁的语气,怎么好像有点儿不对?
       绿谷却笑了起来,“那真是太好了!我先回去了,快上课了。”
       爆豪眼睛盯着旁边青山桌子上闪亮亮的小玩意儿,目不斜视,完全不看对面这个绿色卷毛一眼,“好。”
       绿谷一边走一边想,轰同学今天的裤子完全没提好,简直跟小胜平时的风格一样了……怎么样才能算得体又不唐突的提醒呢?
       然而绿谷刚到座位坐好,就看到轰一屁股坐到了他前面,还翘起了二郎腿。
       绿谷:“………那个,轰同学,你和小胜换座位了吗?”
       爆豪:“……”他在想自己要不要把书包一把抡到绿谷脸上,在他昏过去失忆后再挪到轰的座位上去。然而还没出手就被一个硬拽出“凶残”的声音打断了。
       “爆……阴阳脸!你坐我座位上干什么!吃饱了撑得吗!?”
       真应该给轰焦冻颁一个新世代最佳演员和最佳坑队友奖,这让他怎么接戏??
       “早上好!诶,轰和爆豪换座了?”切岛把书包放下,非常不合时宜地出现了,“我在路上看到相泽老师都来了,你们快坐下吧!”
       爆豪无比尴尬地沐浴在绿谷瞪圆了双眼的目光中,慢慢起身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在心里下了一万个以后要把轰焦冻狠狠揍一顿的决心。
       “等一下……!”带着明显不自然上扬的尾音,“爆豪”叫住了“轰”。
       爆豪慢慢回头,“干啥…有事吗?”
      “爆豪”两步走上前,手伸到了“轰”的腰上。
       绿谷:“小胜??”
       切岛:“爆豪!?”
       “爆豪”把“轰”的裤子往上猛地一提。无视了“轰”想把他拆了骨炖了的眼神,“爆豪”很是不满地说了一句,“你怎么就是不好好穿裤子。”
       “轰”似乎是有那么一秒想掐死对面的人然后自绝于人世,然而在相泽老师进来并拍了拍讲桌后,他还是默默地走到“自己”的课桌前,狠狠坐下了。

       “我不认为我有什么错,你用我的身体还不好好穿裤子,随便一个人都能拽掉……”
       “那你就给我当众穿裤子啊!!”
       “不穿好一秒就有一秒被拽掉的风险。”
       “闭嘴!!!!谁闲着没事拽你的裤子!!!”爆豪发现自己完全没法和这个人有除了拳头以外的交流方式,怎么说怎么让人火大。
       轰和爆豪现在不敢和自己的好友一块吃饭,万一再出早上这样的岔子就很不好了……他们坐在食堂外面的花坛旁啃着面包,爆豪把一个东西塞到轰手里,“给,拿着我手机。”
       轰不解,“干什么?”
       “我爸妈总是这个时候打电话!!!!你给我好好应付他们!!”
       轰愣了,“我该说什么?”
       “他们问什么答什么就行了啊!就是问学校的饭怎么样之类无聊的问题……好好回答啊!”
       “能不能举个例子?”
       “例子?不就是问你吃饭怎么样,和同学怎么样,学习怎么样,有没有想他们之类的问题吗??你爸妈没给你打……”
       爆豪突然梗住了,他不再直视睁大眼睛等着“受教”的轰,“一会儿我用手势暗示你,剩下的你自由发挥吧。”
       两个人沉默着,听着屋里喧闹的声音,等到了那一声电话铃响起。
       轰迟疑了一下,接起了电话。
       “喂?”
       “哟儿子!这么快就接了啊!在特意等着吗?”对面传来一个清亮的女声,掩饰不住地偷笑着。
       爆豪好像是疯狂打着手势让他骂回去,但是轰完全不知道该用什么措辞,只能愣怔怔地凭着直觉说:“我才没有!!……妈妈。”
       “诶?!怎么了胜己,吃坏肚子了吗??”
       “才没有啊,你在说什么啊!妈妈。”
       “真的没事吗?上次事故不会有影响吧?”
       爆豪把轰的手机掏出来,在上面飞快打出一行字,“不叫妈妈,老太婆!”
       轰不懂,用口型问他,“什么意思?”
       “叫老太婆!!!BBA!!!”
       轰不敢置信地看着他,三秒后才下定决心,咬牙切齿地叫了出来。
       “老……太……婆……你瞎担心什么!”
       对面的爆豪妈妈笑了起来,“这才对了嘛儿子!刚才是成心想吓我的吧?哈哈哈,我可不会中招的!最近怎么样?”
       “很好。”
       “啊等等……你爸爸要和你说话,……急什么啊!儿子又不会跑了!!”对面传来一阵碰撞的杂音,变成了一个中年男人和蔼的声音,“胜己,最近怎么样?”
       “很好。”
        对面隐隐约约传来爆豪妈妈的声音,“你这家伙,我刚问过了吧!”
       爆豪爸爸嘿嘿笑着,“和同学都还好吧?”
       “很好。”轰顿了顿,“我课业都完成得很好。”
       “嗯?啊……那很好!”爆豪爸爸好像有点儿惊讶,“你现在也大了,我们都很放心,回家有什么想吃的吗?”
       轰看向爆豪,爆豪摇摇头,在空中画了个辣椒的形状。
       “随便,辣的就好。”
       “好,到时候我做。那我们挂了?”
       “嗯,再见。”
       轰挂了电话,长舒了一口气。他沉默着端详了一会儿来电记录显示的“老太婆”几个字,看向爆豪,“还可以吗?”
      “马马虎虎吧……你到底听不听得懂人说话……唔??”爆豪看向手里的手机,“安德瓦???要接吗??”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打电话。你想接吗?”
       “不想,谁会想啊!”
       “那就走吧,不管他。”
       然而安德瓦似乎铁了心要打通儿子的电话,铃声停了一会儿又周而复始地响起……爆豪被烦得不行,“我接了啊!!”
        “喂!”
        “焦冻,最近对左边的个性掌握的怎么样了?我对你寄托厚望,你一定要……”
        轰看着“轰”的牙咬得越来越狠,最终终于被烦到了极点,“吵死了!!不管左边还是右边都练给你看啊!!!啰啰嗦嗦地有什么用啊!!!!!”
        说完就挂了电话。
        轰:“……”
        爆豪:“……我已经扣了,没办法了!”
        轰接过手机看了一眼,“没事,他听到你…我说这话,应该会更兴奋的。”
        “哈???”
        “没事,挺好的。”轰站起身来,突然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看着爆豪笑了起来——如果绿谷在这里看到“爆豪”笑着的脸的话,估计会吓得跑个八百米。
        “你那个表情什么意思啊?!”
        “突然感觉你人挺好的。”轰的笑容退去,木然陈述道,“……我还是不懂为什么你这么排斥绿谷。”
        “谁要你懂了!!我……”
        “我觉得以你的智商完全能明白到底什么是最好的选择,绿谷也是……”
        “吵死了!”爆豪猛地转身拽起轰的领子,“我知道怎么处理!!我迟早会处理的!!!”
       轰盯着他,把他的手从自己领子上拽下去,整了整衣领,“那就好,走吧。”
       “哈?去哪?”
       “食堂。我没吃饱。”
       “………”


      “切岛同学,你果然也察觉到了吧……”
      “那不是肯定的吗!!最近越来越奇怪了……”
       绿谷趴在一楼的窗户框上,和站在外面的切岛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切岛拆开了一包薯片,“要吃吗?”
       “啊,谢谢!”
       “没事。”切岛斜靠到墙上,手臂撑在一边看着绿谷,“你觉得他们两个是怎么回事?”
       “我觉得肯定和那场事故有关系,但是因为什么特殊的原因他们不愿意告诉我们……”
      “特殊的原因吗……不会是什么危险的事,他们想单独行动吧?”
      “不可能,轰和小胜在这种事情上应该不会那么不理智……再说,就算他们想偷偷行动,做得也太明显了吧?”
      “嗯,你说的有道理。”切岛长呼了一口气,“说起来好像很少和绿谷单独说话来着……”
      “啊,是这样…”
      “果然和我想的一样,绿谷真的是超级重视朋友的男子汉啊!”
      “诶,我,我没有……”
      “爆豪的幼驯染就是不一样!!”
      “不,小胜他才是……”
      “对了绿谷,为什么一直叫爆豪小胜啊?”
      “因为从小就这样……”
      “但是我看你们……”切岛看到绿谷突然变落寞的脸色,默默地把后面的话咽了下去。他猛地一拍绿谷的肩膀,差点没把他的肺吓出来,“你们都是真正的男子汉!肯定有一天会和好的!!”
       “希望是这样……”
       “干嘛那副表情,绿谷你也完全相信你们能和好的吧?”
       “我……”绿谷抬头看向切岛,那人的笑过分纯粹,让他不由得也染上了些昂扬的情绪。绿谷吐吐舌头,笑了笑,“我当然是相信的。”
      “那不就是了!!走吧,先不想这事了,一会儿慢慢商量。你喜欢吃炒面吗?”切岛抓住绿谷的手腕,把他往窗户外面拽了拽。
       绿谷百思不得其解这话题怎么突然转到了晚上吃什么上,却也只能应着,被切岛抓着胳膊,一脚蹬上窗棂子蹦了出去。“还可以,吃什么都好。话说回来,我有个想法,切岛同学有没有觉得小胜和轰……唔嗯??”
       “嘘———你看!!”切岛把绿谷按到树丛里,自己跟着爬了进去,“那是爆豪和轰!”
       绿谷剥开树叶往外看,果然看到他们两个拉拉扯扯地往这边走来,“他们不会是来打架的吧?”
       “天哪,要是被相泽老师看见……”
       两个人蹲在暗处正准备找好时机出去拉开他们,却听到“爆豪”和“轰”隐隐约约在说些什么……
      “你这个混蛋!在外面…………拈花惹草!”
      “我觉得这个词用得非常不妥,再说你不也是……”
      “你给我收敛一点!”
      “你也是。”
       绿谷和切岛互相捂着对方的嘴,瞪着眼睛试图从断断续续的声音中辨别其中真正的含义。他们在这一刻知道自己听到了好友那点儿“不能说的秘密”,并且意识到任何出去“拉架”的行为,都是像在白天点亮两个二百五十瓦大灯泡一样的无用功……
       切岛冲着后面比了个手势,绿谷点了点头,两个人连滚带爬地撤离了战场。
       轰和爆豪突然感到了一阵寒意,同时打了两个响亮的大喷嚏。
       在身体交换之后,皮相很好但是由于日常表情太狰狞的爆豪变成了冷漠系帅哥,面容冷淡认真吃饭的轰变成了偶尔发火男人不坏女人不爱的多金公子……这让这个崇尚反差萌的社会开始躁动不安,很多外班的女同学开始尝试着和他们搭话……而爆豪只是在觉得轰用自己的身体招惹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烦而已。
        并不是什么虐恋情深的情节。
        可惜绿谷和切岛并没有听全。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只有发现了新世界的绿谷君和切岛君会知道了。




TBC



评论(20)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