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儿

极度杂食 冷cp战士 !大多数cp都吃无差/互攻 防雷请慎关 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下一对要萌什么
挚爱小排球和我英
微博@走三步就掉个冷坑

【天濑见】Never know(七)(终)

……所以为什么分开发就可以合起来就不行!!


七.
“前辈,我进来了哦?”
“啊——我在厨房——”
白布换上拖鞋,用敏锐的双眼扫了一遍濑见的家,发现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也对,本来他们两个过的就算是同居生活,现在开始交往也不会有太大变化。白布确定自己不会看到什么辣眼睛的东西后,才慢悠悠开始帮濑见下厨。
“五色最近交女朋友了。”
“真的?!”
“嗯,好像是被逼着去相亲的时候遇到了自己的小学同学。不过现在什么都问不出来,一提到这事他就害羞。”
“都多大了……不过挺好的!”
“我跟他说您和天童前辈在交往的事了。”
“…………他说什么?”
“他觉得您可能是被天童前辈骗了。”
濑见一口水喷出来,面部抽动着不知道该摆个什么表情出来,他很想现在就打电话给那个诈骗犯嘲笑他一通。
“牛岛前辈我还没有跟他说……”
“没事,他知道。天童跟他说了,他很担心我们去哪结婚……”濑见笑了笑,“来,给你看我私藏已久的顶级烧酒!!!”
“前辈,我喝这种不行的,特别容易醉。”
“没事没事~反正你最近在休假吧?”
杯子碰撞发出清脆的响声,濑见惬意地叹了口气,“贤二郎,我给你说……”
“前辈要是想开始长篇大论的话我不听,秀恩爱的话欢迎您去给太一打电话,他刚失恋。”
“……我就说两句!”
白布默默喝了一口酒,示意他继续。
“我追着天童问为什么他喜欢我,他怎么也不肯好好说。然后我想了一下我为什么喜欢他……别那么看我!我马上说重点!”
“在初中的时候,很多人都说我打排球打得很好,来自长辈和同学的赞誉很多,我当时过得很满足,觉得要是能一直这样就好了。”
“但是到了高中,我遇到了若利,遇到了天童……还有你,你们。”
“你们都和我不一样,我大概会满足于一个阶段的胜利,但是对你们来说,人生是没有最远最高的地方的……”濑见深呼了一口气,“之前一直没有跟你说过这些,我是真心觉得和你们相遇是一件非常幸运的事。”
他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抱歉啊,说这么矫情的话。你公司的事我也不了解,但是我觉得贤二郎一定没问题的。”
濑见讲完这一堆掏心窝子的话,抬头向白布望去,这一看效果不亚于六级地震,他差点儿从椅子上掉下去。只见白布贤二郎的眼角有两行泪滑过,泪水正在不停地往下滴……
“卧槽?!贤二郎!我说什么奇怪的话了吗??”濑见被泪眼朦胧的白布看着,六神无主地转圈。他觉得自己被急得脸都烧起来了,正想上网搜索“怎么安慰被自己弄哭的后辈”,就听到一声巨响——白布直接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了起来。
濑见:“…………”什么玩意儿??
他把白布背到自己的床上安顿好,心虚地给他擦干净了脸上的泪。叉着腰瞪了半天睡着的白布半天,抱起自己的枕头去客房了。
“喂~天童专线~”
“我,我好像做错事了……”濑见躲在被窝里干巴巴地说。
对面的天童沉默了一会儿,“濑见见,我在这边一个人空守闺房,你竟然……”
“不是!!!我好像把贤二郎弄哭了……”
天童很没有同情心地笑出声,“天哪濑见见,把女孩子弄哭就很困难了,你竟然能把自己的男性后辈弄哭!!这个成就一定要印到名片上去啊!”
“你闭嘴!!我给你复述一遍你听听没问题吧!”
天童认真听完了濑见的那一堆矫情话,沉思了一会儿问道,“你知道若利最近有退役的想法了吗?”
“什么?!”
“毕竟快到年龄极限了,就算能再撑几年估计也只会落下更多伤。贤二郎昨天见到他了吧?估计这事对他冲击很大。”
“但是也没办法,若利也该歇歇了……”
“不,贤二郎应该不是这么想的——当然他的主要想法应该也是这个,但是他被你弄哭的原因不是因为这个。”
“……你说。
“贤二郎大概是我们之间除了若利以外,最想去打排球的一个了,但是这个愿望实在实现不了。这么多年他一直坐在船上随着潮汐摇摆,有激烈也有平缓,但是不知不觉间已经到了岸了,梦也就该醒了。”天童的声音很低,他慢慢讲述着好像是也属于自己的故事,“那孩子虽然面上不表现出来,但是和你关系又好起来之后也一直老想着高中的事。虽然那事不是谁的错,你也当成他把眼泪还给你了吧。濑见见?”
“嗯……天童。”
“我在听。”
“如果没有那段经历,我现在大概也是这样的人了。我……没有什么远大的理想,现阶段也没有什么想干的事……”
“胡说,你不是信誓旦旦说五年内要攒够钱买车吗?”
“那又不是什么伟大的理想……!!”
“怎么不伟大了,你之前说你要在一年内攒够钱买音响,这不是有了吗?你有什么小目标没有达到的?”
“有倒是有……”
“什么?”
“娶妻生子。”
“那可真是抱歉了啊濑见见,你这辈子都别想完成这个愿望了!”
濑见窝在被窝里忍笑,“那你不嫌弃我这辈子都要混吃等死了?”
“我还要拜托濑见见养着我呢!怎么可能嫌弃你啊?”
“你滚吧,我没有你这样没用的老婆。”
“好看不就行了吗!”天童满不在乎地一撇嘴,“对了,你睡哪了啊?”
“客房啊,我还能睡哪!大床给贤二郎睡了。”
“啧啧,濑见见真的是让我很放心啊!你知道你家最舒服的床是哪个吗?”
“不知道……”
天童掰着手指头开始数,“第四舒服的是客房的床,第三舒服的是沙发,第二舒服的是你的床……”
“第一呢??你不会喜欢睡地板吧??”
“当然是有濑见见睡在上面的濑见见的床啦!”天童达到了调戏濑见的成就,正准备放他去睡觉,就听到濑见嘟囔了一句什么,“什么?你说啥?”
“我觉得我可能是本来就喜欢男人的……”
“哦。”
“哦什么哦啊!”濑见臊得不行,“睡了!”
“等一下濑见见!我还有一句话要说!”
“快说!”
“以后有啥情话能不能早点儿说?现在我不在你旁边你给我来这么一句,两天见不到,怪想的啊……晚安!”天童想象着濑见傻兮兮的表情,心满意足地扣了电话。
之前濑见的突然告白吓了他一跳,兴奋之余他终于冷静下来,觉得濑见是完全有可能受了外界的影响才认为他喜欢自己的,也可能是为了自己的心情为了继续做朋友,他才那样反常地跟自己告白的。
然后白布非常恨铁不成钢地跟他说,濑见前辈在天童前辈露馅之后大概是自己想了两天,然后直接打过来电话问天童是不是喜欢自己,还确认了天童不知道自己也喜欢他,最后成功用告白吓了天童一跳,报了这么多年来的仇……天童啧啧称奇,不由得对濑见又多了几分敬佩之情。
另一边的濑见被天童最后一句话糊了一脸,反应过来时那混蛋已经挂了电话。他只能一边嘟囔一边老老实实上床睡觉,大概是酒精的缘故一晚上都睡得很好,只是到最后感觉有谁打开了空调,搞得屋里凉得不行……不对,大冬天的谁开冷风空调啊?
濑见一个鲤鱼打挺醒来,就看到了掀开自己被子正要往里钻的天童。
“你疯了吗!”濑见往里面挪了一点,清晨的凉气缠绕在天童身上跟了进来,冻得濑见也打了个冷颤,他使劲把被子往两个人的身上裹了裹。
“哎哟快冻死我了,濑见见快给我暖暖手~”
“你不是这两天不来了吗??”
“太想了嘛,就来了。困死我了,再睡会儿!”
“你这混蛋……”
“濑见见,我突然想起来,你欠我一个人情,我欠你一个愿望……高中时候的那个……不行困死了,起来再说!”
“你怎么还记得……”
濑见被天童一个接一个的哈欠传染,不一会儿也沉入了梦乡。等到大中午头醒来的时候,白布已经收拾了客厅的餐具走了,只剩下一张字条压在杯子下面。天童看到后足足笑了一分钟,濑见则是恨不得自绝于人世……
“早生贵子啊,前辈。”

The End

评论(5)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