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儿

极度杂食 冷cp战士 !大多数cp都吃无差/互攻 防雷请慎关 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下一对要萌什么
挚爱小排球和我英
微博@走三步就掉个冷坑

【天濑见】Never know(五,六)

五.
那天天童拉着牛岛跑到教室办公室外面偷听,他对那个新来的冷着脸的新生有着不亚于对牛岛的好奇心。
他听到鹫匠沙哑但平静的声音,然后他看到那个一年生面无表情地出来。这个看起来油烟不进的小兔崽子——这是天童在心里新送给他的昵称——在看到牛岛的那一刻,眼睛突然就亮了起来,随即不卑不亢地微微鞠了躬,脚步稳健地走了。
还真是完全一眼都没看我啊……天童想。
濑见过了一会儿才背着包出来,天童和牛岛在门口被撞了个猝不及防。三个人相对无言地沉默了一会儿,最后还是牛岛率先开口提议去吃饭。
在接下来的一星期里,天童都在若有若无地追随着濑见的身影。他无法抑制地想知道濑见现在的心情,即使这位前正选二传手表面上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波动。但他们现在的关系还没有到可以交心的地步,天童只能一个人放飞想象的翅膀。
在又一个回家休息后的返校日,天童用他超于常人的敏锐洞察力发现,濑见在宿舍里一直没出来,而现在已经到了训练的时间了。
天童敲了敲门,“濑见?濑见见?英太?我进来了?”他推测着他会看到一个什么样的情景,如果是满脸泪水的话也没有什么不好……
然而他看到了一个趴在床上睡得跟死猪一样的濑见,空气中弥漫着一丝不应该存在于此的味道。
酒精。
天童浑身的毛都竖了起来,他凑到濑见的面前,掰开他的嘴闻了闻。在震惊的三秒后他把另一床被子拉到濑见身上,用毛巾叠吧叠吧蘸上水扔到他额头上,床下面的两个啤酒罐塞到自己的包里,随手扯了张纸给濑见留下了一张龙飞凤舞的字条,然后在牛岛过来敲门的时候,他成功一步迈到门口堵住门说道,“濑见发烧了。”
“?”
“我摸了摸,烫得像煮鸡蛋一样!”
“很严重吗?不送医务室吗?”
“他不愿意去…说是一会儿还想学习什么的,晚些还想去体育馆…”天童摇了摇头,装着无可奈何的样子,“你知道的,上个星期那个事…”
天童在牛岛纯净的眼神中镇定自若,让这位一向认真的主将相信了他,甚至还成功拜托了他去跟鹫匠教练请假,免去了自己将会遭受的一番讯问。
他在训练的过程中过于愉悦,甚至召来了山形的“你不是有病吧”的关爱眼神。天童只是一想到醒来的濑见想到自己做了什么,又看到字条会慌成什么样子,有可能只敢缩在宿舍散味不敢出门——这样的话估计晚上都吃不上饭,就兴奋地想要超高速跑回宿舍架起摄像机录像。
你问天童为什么这么确定濑见不是自我抛弃走向堕落的道路?他还是会用那句百用不烂的话回答你——直觉。
“怎么样?烧退啦?”
濑见抬头看了一眼他,张了张嘴,半天才憋出一句话:“啤酒……”
“给你处理掉了~相信我的擦屁股能力~”
“我没发烧。”
“我当然知道!”
“还有谁…”
“大家都以为你受到了太大的创伤一病不起了,都说要来慰问你呢!”
“我没发烧!”
“所以我早回来跟你商量对策呀~”天童从袋子里掏出两盒寿司,“没敢去吃饭吧?饿坏了吧?快吃吧~”
濑见的头上蒙着被子,他瞪着绝对算不上是柔和的眼睛看着天童,好像想要从这个同级生身上看出一丝他被什么奇怪的鬼魂夺舍的证据似的。
而天童,也回报以纯良无比的目光,甚至还调皮地眨了眨眼。那张脸在濑见面前瞬间放大,濑见被他吓了一跳,一下子把枕头糊到了他脸上。
天童一点儿也不恼,他快开心死了。他甚至开始明白,那些被视为烂俗的小说里对人眼睛的描写是怎么来的——艺术来源于生活,来源于濑见英太的眼睛!
濑见闷了半天,终于磨磨叽叽地开口了,“谢谢……”
“谢什么?”
“帮我掩盖……”
“掩盖什么?”
“你听我说完啊!!!掩盖……掩盖我一时的愚蠢之举……”
“所以?”
“所以什么?”濑见莫名其妙地看着他。
“天哪濑见见,你怎么这么不懂礼节!我当然是在说,你要怎么感谢我?”
濑见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那你说吧,什么都可以。”
天童的心脏狠狠跳了一下,“以后再说吧,又不急。”
“哦…”
“不吃吗?”
濑见犹豫了一下,他伸手拿起筷子,在床上让出位置让天童坐下。
“天童。”
“唔?”天童塞了满嘴的寿司偏过头来看他。
“我很难受。”
天童僵住了,虽然有预想过这种情况但是他完全没有想出如何去应对它。裹着被子的濑见可怜兮兮地往嘴里填着寿司,天童无比怀疑他为什么会突然向自己示弱,殊不知谁才是自顾自粘上来的那个。
“你干嘛?”濑见瞪着张开双臂的天童。
“给我亲爱的濑见见一个大大的拥抱啊!”
“别叫我濑见见…”濑见皱了皱眉,“我也不需要拥抱。”
“诶———好伤人啊濑见见———人家的这份好意都白费了——唔!”
濑见夹起寿司塞进天童嘴里,“我不是要说我很难受。”
“那是什么?”
“就是……嗯……”濑见把被子扯下来,他直视着天童的眼睛,“我感觉一开始我没那么难受,只有这——么难受。”
濑见用双手比了一个的身宽距离。
“但是后来很多人悄悄来问我没事吧,我就慢慢地越想越难受了……”他顿了顿,用手比了一下,“大概有这—————————么难受……哎呀!抱歉!”
“没事没事~”天童揉了揉被濑见的手打到的眼睛,“你继续说。”
“然后你就都看到了……我觉得真的很神奇……我的欲望在别人的影响下翻倍增加了……”他仰躺在床上,拽了拽望向桌子上放着的兔子玩偶的天童,“你在听吧?”
“在听。”
“但排去这些外界的影响,我从内心里还是觉得很愤怒……或者说我只是把自己当成了受害者给自己找理由发泄罢了……按理说我应该以大局为重,没有任何犹豫地完全理解这个事情的……”
“但我还是很难受。”
濑见无法表达出自己的感受,他有些泄气地捂住眼睛。这时一只冰凉的手放到了他的手上。
“亲爱的濑见见,我无比欢迎你来到了我这边。”
濑见抓起他的手,“什么?”
“自私,丑恶,贪婪…”天童对着濑见露出了一个近乎诡谲般的微笑,“却又可爱无比的真实世界。”
濑见瞪大了眼睛,他犹豫了一会儿后说道,“你是说我很自私。”
“嗯!是个人都会自私的~”
“丑恶。”
“对!你有没有在内心想到关于那个孩子的事呢?你有没有痛恨他恨到无法排解呢?”
“……还有贪婪。”
“嗯哼~贪图无法得到的东西就是贪婪~”
“………”
“濑见见,你还有一个词没有问呢。”
“什么?”
天童笑了,他“啪”的一下捧住濑见的脸,“能一脸正直地承认自己所拥有的人类特质,这不是可爱是什么!”
“你……!!!”
天童在他打到自己之前灵活地晃到了一边,“所以说,这份仇恨给了你什么?要怎么对付那个小兔……新来的小鬼?”
“啊?能干什么啊?”
“往他的水里滴眼药水之类的……?”
“天童觉?!!”
“哎哟放心啦我没干过这种事啦。”
濑见把他推开,草草收拾了一下桌上的饭盒,一边拾掇一边说,“我已经想好了。”
“什么?”
“你不用管了,反正你迟早会见识到的。”
“嗬…口气不小嘛濑见见!!”
“我说了不要那么叫我!”
第二天,濑见英太满血复活,天童远远地看到他在球场上跃起、落地,这样循环往复。濑见好像觉察到了他的视线,向这边看了过来。
天童打了个大喷嚏。
“濑见见!!你是不是想我了!!!”
“什么啊!!!好好练习啊!!”
濑见当时确实在想天童,但是天童的喷嚏只有百分之十的概率是因此而发的——他晚上回去就开始发烧。
接连着排球部二年级到三年级到一年级除了牛岛和濑见之外的人均不能幸免,都患上了不同程度的感冒。
“濑见见,你仇恨的力量好大啊……”
“吵死了!!!!给我把被子盖好!!!”
“我以前还真不知道你是个老妈子性格……”
“你嘀咕什么呢??”
“我说你跟你是我妈一样!!!”
“哈???我还懒得管你呢!!”
“哎呀别别别,我特喜欢你管着我,你说什么我都听,行吧?”
“哼,这样算是还上之前的份了……”
“谁说的?我还没许愿呢!这都是濑见见你自愿的!!”
濑见抄起一个枕头就开始狠命地往天童身上抽,“谁给你洗衣服了!谁给你买饭了!!谁给你抄作业了!!!”
天童大笑着,一边躲一边把濑见拽进了被窝,“感冒光波!!!”
濑见被气笑了,“你抵抗力弱还想拉我下水!!趁这机会使劲出出汗吧!!”他伸手去挠天童的腋窝,把对方弄得打滚求饶。
天童到现在都记得那天濑见眼角笑出的泪水,因为那是他伸出手给濑见抹去的。他在第一次见到濑见的时候觉得他只是个长得好看的现充,大概是为了打发时间或者撩妹才来打的排球。后来他才慢慢发现,这人是个“金玉其外败絮其内”的正经人,跟谁都聊得来,人也很好,看起来很大气,内在却是一个只有一根筋的家伙。天童也不知道,为什么当“梦想”和“濑见”被放在一起的时候,他会被如此地深深吸引。
十年后的天童看向濑见发来的消息——一张应他的要求拍的自拍照,他惊叹了一会儿濑见在服装搭配方面的造诣之深,保存了图片去睡了。
梦里的濑见把Jump往他脸上一砸,“喏,你的杂志。”
“谢谢濑见见!!!你最好了!!”
濑见把传单垫在台阶上,坐在了天童身旁,“你还真是喜欢这些东西啊。”
“当然!”天童翻开了jump,“不过濑见见肯定不会理解啦——你更相信'自己所目睹的事物'不是吗?”
“这不应该是常规吗?没有证据……就不能相信了啊。”
“比如圣诞老人?”
“比如幽灵。”
“濑见见怎么能知道,天童觉真的不是幽灵呢?”
“你不是。”
“你怎么证明?”
“你……”濑见戳了戳天童的脸,“是实体的,还有影子。”
“幽灵也会附身啊!”
“……总之你不是!!我知道的!!”
天童觉得梦里的自己在忍笑,他指向漫画的一页,“你看,男主被发现是魔族的孩子了,他的朋友们都害怕得不得了。濑见见,如果你发现我是幽灵,你会怎么看待我?”
“你不是。”
“假设啦假设——”
濑见的眉毛皱成了一团,“也没有……什么关系吧?”他认真思考了一下,突然抬起头来,“你不会真的……”
天童笑了,“我当然不是,我是濑见见最好的朋友,我怎么能是幽灵呢?”
“谁说你是我最……”
“我就是!!”
“……好。”
“濑见见!”
“又怎么了?”
“假如你是一部漫画的男主角,你觉得这部漫画是什么类的?”
“……你觉得我是哪类的?”
“玄幻。”
“???”濑见瞪了他一眼,低头看向自己的队服袖子。体育馆里传来球撞击地面的声音,隐隐约约还能听到五色的大呼小叫和白布的命令声,天童很煞风景地开始哧溜哧溜地舔冰激凌……
“排球。”
“嗯?”
“运动类漫画,是这么说的吧?”
濑见看向飘过大朵白云的蓝天,他翘起的发尾在微风中微微颤动。
“我想做,打排球的主角。”

六.

天童把设计稿的最后一笔添上,放远看了两眼就扔到了一边。他往床上一躺就开始给濑见打电话,“濑——见——见——”
“你最近忙什么呢?”
“一个客户要求的啦……很麻烦,快累死我了!我明天再过去你那边~有没有想我啊?”
“我………”
“好啦我知道你没有想,给你说,我昨天买到了一个超好看的帽子……终于可以把你那个丑得要命的换下来啦!”
“我那个哪里丑了!!!很多人都说好看!!”
“很多人是——公园里遛弯的老奶奶们吧?我懂的我懂的,她们肯定也想给自己老头子买这么一个帽子,俊得很啊!”天童笑得眉眼都弯了起来,“就是我家老头子濑见英太长得比那些家伙帅多了,不适合这个帽子!”
“谁是你家……”濑见被他气得要吐血,这混蛋不是一次两次的阴阳怪气地说自己的品味问题了!
“行行行不是我家!对了,你家还有上次贤二郎带的那种酒吗?没有的话我再……”
“不用了!”
“……又被若利发现了?”
“我又没有喝很多……”濑见开始碎碎念了,“一想消愁就控制不住自己了……”
“真抱歉啊濑见见,我作为你的正面例子,不喝酒不抽烟,偶尔磕糖也没有血糖高,体检报告医生都说好……”
“我挂电话了!”
“……但这都比不过一个偶尔放纵的人生啊!”天童逗濑见逗得很开心,“若利他很在意家里的长辈生病的事,所以才连带着对你们也要求严了啊~你时时注意一点,我也监督着你,毕竟我也想再多和濑见见多过几年幸福的日子啊!”
“……”
“濑见见?过日子我开玩笑的你不要……”
“……我没想多!”濑见的声音好像在颤抖,然而他并没有猛地扣上电话,“你明天来记得买啤酒……再见。”
天童听着话筒里传来的嘟嘟声,突然有些异样的感觉。
他知道了?
第二天的傍晚,天童提着吃的喝的拿着钥匙打开了濑见家的门。濑见在厨房没听到他进来,一看到他显然吓了一跳,慌慌张张去端盘子了。
天童几乎都要怀疑白布透露给了他什么,但那家伙虽然性格很臭但是应该还是靠谱的。他也不认为自己在行为上出现了什么纰漏,濑见那颗迟钝的恋爱脑也不可能突然就运转良好了。
两个人第一次相对无言地吃着饭,空气中洋溢着美妙的尴尬……
天童正想起身去开啤酒,就被濑见一脚踩住了。濑见脚丫子光着,刚刚还踩在地板上的脚面凉凉的,天童感受着肌肤接触的感觉,嘴张了张硬是没说出话来。
濑见瞪着对面的天童,“你,你……”
天童心满意足地被濑见踩着,又有些忐忑地期待着濑见会说出什么来, “我,我……”
“我是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
天童:“…………”
濑见:“…………”
“我觉得任何人都拥有自恋的权利……”
“不是!我是说!你……你……”
“我什么时候喜欢上英太的?”
“不是!哦,对,没错……”濑见不敢再看天童,“你什么时候……那个的。”
“我也不知道,大概高中?”
“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
“你喜欢男人,对吧?”濑见没有能把一个直男掰弯的自信。
“是,没错~”
“我朋友跟我说过……你们都喜欢若利那一型吧!”
“……我的品味大概有些剑走偏锋。而且若利是我的好朋友……”
“我不也是吗?!”
“不一样。”天童摇着头笑了起来,“濑见见不一样。”
濑见被击溃了,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能拿着筷子慢吞吞地戳盘子里的菜。两个人努力吃完了这顿不怎么愉快的饭,天童起身把碗筷收到厨房,洗完了放到架子上沥水。他盯着从瓷盘表面滑过的水滴,轻声问道,“英太,能不能送我回家?”
“诶,你不在这边……”
“明天和客户约好了在店里见面!”
“那你还过来!?”
“因为感觉有什么大事要发生嘛~”天童看向濑见,后者已经不敢直视他的眼睛,“濑见见去吗?”
“啊……等我拿衣服。”
他们在夜晚坐上电车,城市的光亮从车窗中流淌出来。那截车厢没有人,天童默默地和濑见坐在了一起。他曾为这一天准备好了很多话,像什么“不用在意啦濑见见,我就是很喜欢你的脸啦”和“这跟我和濑见见是好朋友没关系的,你不用困扰的”之类的话。他有十足的信心能把这段暗恋当成愚人节的整蛊糊弄过去,但是他现在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大概因为他的暗恋对象是这个恋爱情商基本为零,却又总认真得可爱的家伙吧。
除了这件事,天童没有任何事瞒着濑见。他说人生是场豪赌,但是他却没有勇气在濑见身上赌一把,因为结局不是完全不敢奢想的幸福,就是形同陌路,他不敢。
濑见还是沉默着。他们在电车上穿过夜色,月光也跟随着他们。天童想如果这是一列火车,他们大概就在出游的路上,行李架上会有他们两个人的箱子,挨得紧紧的,里面装着濑见丑得要死的泳裤和裤衩。他们会到达终点站,但那不是结束,还会有一个又一个的终点站等着他们。不像现在,等到自己到家,也许就真的是结束了。
天童胡思乱想了一通,他忍不住微微瞥了濑见一眼,突然发现他们的距离有些过近了。濑见的手轻轻放在天童的大腿旁边,胸口在均匀地起伏,光影不断从他的脸上掠过。天童看到濑见缓缓地转过头来,他的鼻尖在向自己靠近,他的眼睛迟疑却专注地看着自己。电车的运行声愈发寂静,好像都被这个车厢里的空气吞食了似的。
列车突然减速,天童的心脏还在疯狂跳动。他的手攥着濑见的手,他的呼吸浸润着濑见的呼吸,他的嘴唇贴着濑见的嘴唇……
这太浪漫了啊,天童想着,觉得自己果然小瞧了濑见见,为之反省了一秒就抓起对方的手往下跑。情深意浓心意相通,还待何时!!
迎接他们的不是月光下暖融融的手心和偶像剧般的奔跑,而是一扇慢悠悠关闭的车门。电车重新开始行驶,两个人傻兮兮地站在门口,感觉自己被一扇门嘲讽了。
“我靠这样不坐过站了吗!!!”
“都怪濑见见啊!!”
“怪什么我!!都是你一直没告诉我吧!!”
“谁知道濑见见在这方面不蠢啊!!”
濑见怒由心生,恨恨地把天童甩开,“下一站我就坐回家去!!”
“回家就回家!”
当濑见一个没留神被天童拽下车,还没喘口气就开始狂奔的时候,终于再也忍不住了,“我说的是回我家!!”
“你家不是我家,我家就是你家,你看我多大方?这样咱俩都回家了不是更皆大欢喜吗!!”天童仰天大笑,一步三跳地跑着。
“你有病吧!!!”濑见一边骂一边笑,“天童觉!!”
“什么事!!!”
“我喜欢你!!!”
“快闭嘴吧濑见见我们还得走一阵子的……!!”
“我喜欢你———!!!!”
天童一边和脱缰的濑见斗嘴,一边很认真地自我反省了一下,他真的是太小瞧他们家濑见见了。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