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儿

极度杂食 冷cp战士 !大多数cp都吃无差/互攻 防雷请慎关 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下一对要萌什么
挚爱小排球和我英
微博@走三步就掉个冷坑

【天濑见】Never know(一,二)

1.17000字,极度ooc,脑洞串子,全是小甜饼!不知道老福特为什么不让放全篇所以分段发
2.希望如果看完感觉还不错的大家能留个言……
3.我爱白鸟泽
———————————————————




       “所以在你的人生中或许有个地方,好像是一条走惯的车道,或是像是坐惯了的柔软沙发,不管发生了什么,你都会回到那里。”——《姐姐的守护者》






一.
       濑见英太瞪着那个戴着奇怪眼罩在沙发上呼呼大睡的男人,试图从他身上找出任何一丝招人喜欢的特质。濑见很清楚,自己可能不知道怎么解一元二次方程,也不知道哪些东西不能放到微波炉里,更不知道领带和衬衫的颜色怎么搭配……
       但是他能确定的是,没有,绝对没有。天童觉身上绝对没有一丝可被常理论述的恋爱特质。他绝对不会隐忍地喜欢一个人很多年,然后趁其不备,在那人喝醉的时候做出逾越的行动……
        不可能!不可能!!!
        然而这个在沙发上的家伙,昨天确实在居酒屋里,在一个人不胜酒力趴到桌子上的时候,伸过头去,似乎是想要吻一下那人的嘴唇。半路他又迟疑地停下了,轻轻叹了口气,说什么,“我怎么就喜欢上你了呢”,然后撩起那人额前的头发,将那一吻印在了那里。
       糟糕的是,趴在桌子上那个人是个男人。
       更糟糕的是,那个人在被亲的时候,清醒得很。
       最最糟糕的,这个男人,就是此时此刻瞪着着那个睡得如痴如醉的,完全看不出他哪里被恋情所困的混蛋,气得把骨节整得咔咔响的人。
       沙发上的混蛋好像感受到了他的怨念,翻了个身,身上盖的被子掉了下来。
       濑见气得牙痒痒,迈着狠狠的步子走到那人旁边,使劲把被子角往上一提,然后就泄了气似的坐在旁边发愣。

       最最最糟糕的是,濑见英太并没有觉得那个吻有什么糟糕的。

二.
       天童和濑见的初识很正常,就是在社团里同样作为新入部的后辈,打了几个照面之后熟悉了起来。当濑见的同班同学好奇地过来问“你和那个天童觉是在一个队吗”的时候,他有些迟疑地应了一声,因为对方把“天童觉”几个字咬得很重。
       “有人初中和他是一个班的……那个人真的是很奇怪啊……”
       “哪些方面?”
       “唔……有些自大吧?跟他打过排球的人更讨厌他,性格很恶劣啊。”
       濑见哦了一声,心想你不是也是道听途说来的吗?
       他目前了解的天童大概是个大大咧咧,打球很开心的家伙。濑见曾目睹他直截了当地跟一个目中无人的前辈挑明事端,也见过他扣球成功时发出略为浮夸的庆贺声。他知道自己不能轻易从他人的嘴中了解别人,但他的思想上还是不可避免地受到了影响——他对天童觉那个人产生了兴趣,却又有些不敢轻易靠近了。
       每次和天童对上目光,濑见总心虚似的把头撇过去,好像自己背地里说了对方坏话一样。他也不敢偷偷再去瞄天童一眼,因为这个有着神乎其神“预知能力”的家伙,好像总会在那里好整以暇地笑着看着濑见。
扣球得分,濑见和牛岛击完掌,抹了抹汗想着,如果哪天需要他和天童击掌的话,自己一定不能躲了。
       然而这天还没等到,就有一件万古流传的“美谈”奠定了他们的友谊。
       白鸟泽的浴室是公共浴室,参加完体育活动的人在固定时间都可以去冲凉。濑见和山形边走边聊,谈论着山形班里给他塞纸条的那个女孩子。
      “所以说,我们才认识一个多月吧?这太快了吧?”
      “天哪隼人,你是当一见钟情不可能的吧?那么可爱的女孩子你还怀疑人家?”
      “不,不……我就是,没想到……”
       濑见在淋浴间笑出声,“没想到隼人君还是个纯情高中生……”
      “闭嘴吧你,跟你这种万恶的帅哥没什么好说的。”
      “谢谢夸奖!~”濑见关了水,推开门走出隔间。眼睛被水淋得看东西有点儿模糊,他听见他旁边的门打开的声音,一边抹脸擦头发一边说,“你就别犹豫了,明明都动心了,快上吧!”他开着像以前一样的玩笑,狠狠拍了“山形”的屁股一下。
       然而他察觉到了一丝诡异的气氛。睁开眼,濑见看到山形刚刚拉开门,从隔间探出一个头,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不,整个浴室的人都在看着自己……
       山形在他对面。
       所以他刚刚拍的是谁的屁股???
       他缓缓抬头,看到那个白天躲过来躲过去,晚上还要想着怎么和他说话的家伙正用濑见无比熟悉的眼神看着自己。天童的头发少见地垂了下来,正滴滴答答地向下滴水。濑见的手正严丝合缝地贴在人家的屁股上,隔着一层水膜滑溜溜的,还有刚才那声响亮的“啪”,好像不停地在这个浴室里回响,回响。
       “濑见君,让我上什么?”天童的笑快咧到耳根了,他顺势搂上濑见的腰,“第一次好好说话,濑见君就这么热情,快招架不住啦!”
       “我……我……对不起!”濑见尴尬地想把自己冲进下水道里,他慌忙移开手,“我认错人了……”这一移开,濑见好死不死地看见了天童白皙的皮肤上留下的那个鲜明的红红的手印……一个大男人长那么白干吗!打山形的话就肯定什么都看不出来!
      “濑见君得对我负责啊!一会儿请我吃冰激凌吧?”
      “好!”濑见扬起头来毫不犹豫地答应了,这么大个台阶不下就是傻!
       那天晚上,天童一边舔着濑见给他买的巧克力冰,一边天马行空地跟濑见搭话。濑见蹲在台阶上,听着他东拉西扯。山形正在绘声绘色地跟每个认识濑见的人讲他的糗事,夜晚的微风拂过微湿的头发,蝉鸣也没有那么聒噪了——他觉得天童觉是个很好的人。
       当然,这点儿可爱的幻想很快被天童自行打破了。濑见快乐又痛苦地迎来了他三年的保姆生活,每次提到天童无不是咬牙切齿……只是这提到他的次数有些多了罢了。在此期间,他们遇到了很多不一样的人和很多始料未及的事,始终未变的好像就只有天童捣乱濑见吐槽的日常,和这一段孽缘。
       毕业那天,濑见少见地伤感起来,一个人跑到体育馆练发球。他的校服扣子被同级的女生拽得七零八落,衣服松松散散地挂在身上。
        “这里还真是少有的安静啊…”天童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回答他的是一个接一个的排球砸到地上发出的回响。
        “濑见见——怎么还在练发球啊——”天童把外套脱掉,坐在对面看着他,“别瞄准我啊!!”
       濑见不说话,还是木着脸一个接一个地发球。
       “你又难受了?不去跟若利道别吗?”
       濑见停了下来,抱着球看着地板,“等人少点儿吧。”
       天童把手里的矿泉水一饮而尽,又把空瓶子放到了这边球场的角上。
       “濑见见——这个瓶子,你要是能打到,伟大的神奇之子天童就会满足你一个愿望~”
       “什么愿望?”
       天童耸了耸肩,他笑起来,指着那个瓶子对着濑见喊,“只有一次机会哦!”
        “……”濑见看着这个被旁人描述成“怪人”的家伙,三年来他仍未认可这句话。
       濑见也觉得他有点儿怪,但是没有怪到妖精幽灵的地步。因为不管天童觉有多么奇怪,他还是得像个人类一样,吃饭用嘴吃,走路靠双腿,洗澡的时候该洗的地方也都得洗。作为一个一直能目睹他做正常或者不正常的事情的人,濑见觉得自己早已习惯他的怪了。硬要说的话……那被极少的食量支撑的过剩精力确实是神奇得让人火大。但他又无比清楚他和天童是完全不一样的人,也许他们现在算是好朋友,但是一离开学校,估计就会是完全不同的两种道路了吧。
       就像他和牛岛无法并肩作战一样,他和天童也不能做每天一起吃饭练习的好朋友了。
       濑见看了看对着自己微笑的天童,又看了看自己手中的排球。随即,天童看到一个大力的发球擦过空气呼啸而来。
       他们都听到那个球挤压塑料的声音,濑见已经呆住了,“我以前从来没成功过!!”
       濑见打算再发一个试试,却被吹着口哨跑过来的天童拖走了。他挣扎着和天童打闹,又笑了起来。
        这应该是他们在球场中的最后一次见面了。
        但也是个不错的结局,不是吗?


                       TBC

评论(1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