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儿

极度杂食 冷cp战士 !大多数cp都吃无差/互攻 防雷请慎关 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下一对要萌什么
挚爱小排球和我英
微博@走三步就掉个冷坑

【天濑见】Never know(三)


三.
       濑见做了一晚上的梦,很悲伤的是梦里面没有什么仙境也没有什么预知到的未来,全程只有一个天童在上蹿下跳……
       想起前几天晚上的那个“登徒子”天童,濑见从内到外感受到了一股深深的无力感。他泄气似的捶了几下枕头,衣服就在旁边也懒得穿,听到手机响起来才慢悠悠地爬过去接。
       “喂,贤二郎?”
       “前辈,你还在睡觉吗?”
       “没有!我早起来了!”
       “是——吗——那您开个摄像头吧,好久没见了我……”
       濑见简直服了这个小兔崽子,“行行行我早醒了还没起呢!”
       “十点还没起,您的床是有多喜欢您啊?”
       “我们早定了婚约准备厮守终生了!有什么事快说!”
       白布也不再跟他啰嗦,“我刚刚了解到牛岛前辈下周末来不了了,同学聚会只能再往后拖拖了。”
       “啊?若利没事吧?”
       “只是要去进行一个惯例的检查而已。”
       “哦哦哦那就好……话说啊贤二郎,你有没有觉得天童他……”濑见一下子卡住了,天童怎么了?喜欢上一个认识了十多年的好朋友显得魂不守舍吗?
       “嗯?天童前辈怎么了?”
       “没,没有……大概是我的错觉吧……话说你下次来再给我捎瓶那个什么酒吧……贤二郎?”
        “濑见。”
       低沉的声音从话筒里传来,濑见差点儿一个猛虎扑地摔到床底下去,“若,若利,你在啊!最近怎么样?贤二郎说你要检查,没事吧?”
       “没事。”牛岛在那边直接地说,“濑见,你和白布都不能这么喝酒。”
       濑见欲哭无泪,拿着有中年发福倾向的体检报告的他每次都会被注重养生的牛岛若利教育一通,这次直接撞个正着……“我知道我知道,我已经很克制了!”  说完他冲着话筒大吼,“是吧贤二郎!”
       “是,濑见前辈在这方面做得很好,毕竟他没有我这么多应酬。”
       濑见牙根痒痒,这个小兔崽子……
       “濑见,你烟戒了吗?”
       “是啊前辈,你烟戒了吗?”
       濑见大吼,“哪有那么容易的啊!”
       牛岛正声说,“我知道我没法干预别人的生活但是……我希望你能健康。”他顿了顿,补了一句,“加油。”
       濑见鼻子一酸差点哭出来,牛岛看起来对除了排球以外的什么事都不关心,实际上跟个探照灯似的,曾经的朋友和队友都被报以一份忽略不了的真心,谁都无法拒绝他的真诚——毕竟不管是提意见、劝导还是表达关心,他都是一个无比耿直的人。就是不知道这些情报是哪个小混蛋告诉他的……濑见在心中诽谤了白布两秒。
       跟牛岛道了别,濑见听到白布把电话接过来,“前辈,有些不放心我还是想问问,你和天童前辈有什么事吗?吵架了吗?”
       “……没事!好得很!我们什么关系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快忙吧,我不打扰你了!”
       “……那前辈再见,有什么事跟我打电话。”
       “好好好,再见。”
       濑见扣了电话,长舒了一口气。他看到天童发了条信息过来,说他这周末有事,不来濑见这边了,不由得又长舒了一口气。然而那个红毛混蛋阴魂不散地又开始在濑见的脑海里蹦跶,让他不想都不行……
        大概是三年前,濑见刚刚成为一家公司的正式职员,在这座城市站稳脚跟。他闲逛时在一家冰激凌店外,意外看到了店里一个人惬意地吃着冰激凌的天童。濑见整个人趴到了落地窗上瞪了半天,才确定这真的是他那不着调的高中同学。
       天童刚铲了一勺冰激凌放进嘴里,扭过头,正好和濑见在玻璃上扭曲的脸对了个正着。两个人大眼瞪小眼地对视了好一会儿,天童才晃过神来似的掏出手机,飞速打上一行字,给玻璃外的濑见看。
       “我又不是瞒着你在和别人偷情,那么激动做什么?”
       濑见的额头撞在了擦得锃亮的玻璃上。
       然后,这个足以让濑见在体育馆好好享受一下午的美好夏日,全被天童用一杯冰激凌买了去。
       在冰激凌店里,濑见很意外地得知,天童毕业后,发挥了他那还不错的绘画基础,拜了个师傅,做了个——纹身师。
        没错,纹身师。
        “你真的不会忍不住给他们扎出一个哆啦A梦来吗?”
        “濑见见……你把我想成什么了……”
        “不是……我就是好奇……” 濑见完全不敢想象天童坐在那里拿个针往别人——尤其是黑帮头头——身上扎的样子,他有点儿语无伦次,张着嘴,好不容易憋出一句,“很危险吧?”
        “哈?”
        “就是……那个……给那些人做事……”
       天童愣了几秒,随即趴到了桌子上,以防自己的笑声会打扰到别人,“没有规定说只有山口组的人才能纹身,也没有规定说纹身师只能给黑帮的人纹身吧?”  他强撑着起身抹去眼角笑出的泪,“英太……都二十六岁了,还这么可爱也太过分了吧……”
       濑见不想理他,继续盘问他现在的生活。两个人工资都不算很高,都是标准的月光族。天童住的地方离濑见家不远也不近,坐电车过来要好一会儿。这混蛋从此以后似乎就找到了一个完美的蹭饭地点,每个星期至少要跑过来三次……不管濑见喜不喜欢,他还是腾出一个屋给天童放他的画具,以应对“天童老师”那些来无影去无踪的灵感;他的冰箱里也有个格子专门用来给天童放他的冰激凌,即使濑见并不喜欢吃这些又凉又甜的东西……就这么过了三年。
        现在被好友的恋情愁得抓耳挠腮的濑见木然地让这些片段在自己的脑海中闪现,又突然想起了他们重逢后不久的事。那时濑见一直在和大学生一起在附近的体育馆打排球,他长得好看,性格也好相处,自然很受欢迎。天童经常跟着他一起去体育馆,只是他不上去打而已,但也这不妨碍他在观众席上叫唤。有一次在濑见对面的MB被天童时常的碎碎念烦得不行,冲着他吼“你行你上啊大叔!!”天童大摇大摆地上去,准确无误地判断了对面三个扣球的方位,虽然因为多年没运动的原因有一个球只是碰到而已,但也足以让一帮小孩围着他乱叫……
        事后濑见小声问他,“你多少年没打了?要是拦不住被他们嘲笑怎么办?你就不怕吗?”
        天童轻哼了一声,“你也太看不起我了吧濑见见。”
        “我认真的!要是我的话就绝对不敢放大话的……”
       “这就是你和我不一样的地方了啊!人生是场豪赌,我肯定会为了那个钱财翻番的结局赌一下的。”
       “但是……”
       “但是,也有可能人财两空。”那时的天童深深地看了濑见一眼,“好啦,想那么多干什么?那帮家伙不是要请我们吃饭嘛!”
       “啊……好……”
       濑见英太在那之后才意识到,纹身师天童觉的诡异之处不是会不会和黑帮打交道,而是为什么他可以心无旁骛地坐在那里,在别人的身上认真地戳来戳去。除此之外,他还接一些设计的工作,偶尔还会去教小孩子画画……濑见发现天童似乎不完全是自己理解中的模样——排球并不是他唯一的激情所在,他是一个永不停息的人,永远都在试图用别样的方式达到那个最高、最壮丽的顶点。
       他们对牛岛的向往之情是自然而然的,因为他是一个又强大又纯粹的天才。濑见觉得天童也是天才,一个有些歪门斜路的天才,所以他才会和牛岛有那么多共同语言。
       但是自己呢?天童经常掐着他的脸说他真是个无趣的男人,就连山形也说他白长了一张好看到过分的脸。现在的他是一名极其普通的职员,这快十年来,他有完成什么吗?他有什么可以吸引天童的地方吗?
       濑见发出一声烦恼至极的呜咽,把被子裹上继续睡觉去了。

                          TBC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