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儿

极度杂食 冷cp战士 !大多数cp都吃无差/互攻 防雷请慎关 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下一对要萌什么
挚爱小排球和我英
微博@走三步就掉个冷坑

【天濑见】Never know(四)

四.
       白布是在两年前发现天童喜欢濑见的。
       他和濑见意外地在工作后保持了良好的关系。濑见有时候在上班时能遇到他,皮笑肉不笑地叫一声“白布先生”,带着对贫富差距的巨大怨念走掉。他们初次重逢的地点是在一场应酬,在了解到白布“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的日常作息,和动不动就和一帮大叔泡酒缸里的糜烂生活后,濑见被气成了一个青春期高中生的娘,啰啰嗦嗦叨逼叨了两个小时,深切表达了他对白布这种生活状态的痛恨之情。白布奋起反驳说自己也有劳逸结合,濑见一声大吼:“坐下!”向来不怕天不怕地的白布贤二郎竟然在此时也屈服在濑见的淫威之下,正襟危坐,满头问号地听着前辈的唠叨。
       所以每次看到濑见被牛岛认真地关心一通的时候,白布都会莫名觉得很爽。
       让白布料想不到的是,他现在几乎是当年白鸟泽排球部同学的联系人,借着出差的便利他经常在几位前辈和后辈之间跑了跑去,自然也能经常见到天童。
       “你和濑见现在走得很近啊!”
       “啊?濑见前辈是个好人,总感觉有些时候太蠢了,就各个方面都照顾他一下……”
       “是——吗——”天童靠着阳台上,很是怨念地折磨着一根冰糕棍。
       白布从天童的语气里察觉出了一点儿什么奇怪的东西,他不由得想起了之前看到的濑见脚上那双五彩斑斓的袜子……很显然的阳台上的天童也穿着一双一模一样的。
       “前辈……你不会……喜欢濑见前辈吧?”
       “不愧是贤二郎,一眼就……”
       “所以你刚才是吃醋?因为我吃他的醋?”白布不敢置信地指着自己,“太恶心了吧!”
        “……”
       白布虽然坚持认为“如果不直接告诉濑见前辈的话天童前辈你等多久也没用的”,但还是答应了天童为他保密。天童只跟他说了一句话,“你想象一下川西拿着玫瑰花来给你告白是什么感受”,白布瞬间就被他说服了,还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这些年来不管有多忙,记忆中似乎都有这几位前辈的身影。白布不知道多少次被比自己年龄大的人评论为“比牛还倔”,濑见的唠叨本性也似乎在毕业后暴露得愈加明显,每次他们的通话都以一个“你真是太不可爱了”为结尾。但比起去应付没完没了的应酬或是和小年轻们去娱乐场所放松,白布觉得被濑见唠叨一通还是蛮不错的。尤其是得知天童暗恋濑见之后,他更是怀揣着一种诡异的心情经常造访濑见。
       所以当濑见后来又打电话过来,问道“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的时候,白布竟然有种做卧底被抓包的愧疚感,一不小心就把天童的秘密给透了出去。他在内心默默忏悔了一会儿,又开始无比希望能到现场围观一下天童的心理活动。
       在他的意识里,这两个人如果不在一起,真不知道谁能忍受他们了。
        大概是在一年夏秋交替的时候,每个星期至少有一半时间赖在濑见家的天童一反常态,以“要为外星人设计他们攻打地球时飞船上画的LOGO”为理由,足足两个星期没有出现。濑见觉得很不适应。没有人来他家蹭饭,没有人骑着自行车在他家楼下按铃,他晚上的娱乐活动由“和天童一起看非常无聊的肥皂剧并吐槽”变成了“一个人看非常无聊的肥皂剧并在沙发上睡着”……
       见着他得一刻不停地团团转烦得要死,见不着他反而想起他来了……这是什么奇怪的心理?
       濑见叹了口气,拉开冰箱门想找点儿饮料喝,翻了半天啤酒汽水都没找到,却意外地从冷冻层找到一盒巧克力冰激凌。天童在夏天刚到的时候批发了一大堆塞进了濑见家的冰箱,以他吃冰激凌的平均速度来看这盒冰激凌完全不应该幸存的。濑见把它拿出来端详着,他想到提示降温的天气预报,想到开始变黄的树叶,想到某个在外面窜来窜去一个电话也不打的家伙,突然怒由心生,拿了勺子就狠狠地挖着吃了起来。
       然后那天晚上他就闹肠炎了。
       天童好死不死地在这时候出现了,顺利发现了疼得打滚的濑见和躺在垃圾桶里还没来得及被销赃的冰激凌盒子,完全不憋笑地把濑见背出了家门。
       “我就想尝尝……明明没过期……”
       “怪我,当初没想着分你几个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濑见在病床上,没了气的气球似的瘫着输液。他哀嚎了一声,头埋进枕头里不想再看一眼身边的万恶之源。
       万恶之源完全没有万恶的自觉,自顾自地说起废话来,“不是我说啊濑见见,我就这么两天没来看你,你就自暴自弃不知道照顾自己啦?”
       伤员在床上哼唧了一声,不打算理他。
       “真那么疼啊?”
       “废话!”
       天童陷入了回忆,“你胃肠炎都十年没犯了吧……上次还是偷吃了若利的布丁那次……”他沉思了一会儿,“你这是现世报啊濑见见。”
       “闭嘴!!”濑见挣扎起来要为自己辩解,肚子不争气地拖了后腿,“哎哟卧槽!”
       “好好好我不说话了!”天童握住他的手,“真那么疼啊?”
       濑见想掐他手泄愤,却恨疼得没力气,只能被天童在床上安顿好,盖上被子。
       “疼吗?”
       “疼。”
       “把你放到我的心肝肝里心疼一下!”
       “你滚!”
        天童一边笑眯眯地拿吸管塞到濑见嘴里叫他喝温水,一边上了手直接去揉他的肚子。他看着濑见屈起的双腿和上面搭着的白被单,万分不要脸地开口了,“我说濑见见啊,你不觉得这场景有点儿像……有一个小生命要诞生了吗?”
       濑见的第一念头是把天童用枕头捂死然后毁尸灭迹,但是这个混蛋真的太会逗人开心,不一会儿他就沉浸在了和天童合作的角色扮演中。
       所以当白布和川西提着慰问品推门进来的时候,看到就是他们的天童前辈小心翼翼地从濑见前辈腿间的被单里抱出一个布包着的保温杯,脸上带着初为人父的欣喜。
       “亲爱的,是个女孩儿!”
       病号濑见前辈捂着肚子笑得很力不从心,但他还是强撑着接过了泛着金属光泽的小女儿——打开它的盖喝了口水。
        然后两位前辈终于从喜气洋洋的气氛中脱离出来,看到了门口的两个后辈。
       站着的两人都戴着墨镜,濑见看不见他们的表情,但是他颇为肯定不会是什么为前辈担心忧虑的贴心小棉袄表情……白布迈着大步走了进来,濑见觉得他不是来探病的是来索命的!白布贤二郎带着讨债的气势一屁股坐了下来,“前辈,你知道工也病了吗?”
       “诶,什么时候??”
       “我们刚要出发的时候,他说他在浴室摔倒了。”
       濑见瞪大了眼睛,“那他的腿……”
       “腿没事。就摔的时候撑了一下地,小臂骨折了。”
       这孩子是有多背!!
       “这种愚蠢的受伤方式我觉得是很不多见的,我和川西大老远跑过来当然是很好奇的,所以濑见前辈是怎么把自己倒腾住院的呢?嗯———?”
       濑见看着白布咬牙切齿地说出最后一个字,深刻觉得他这个后辈现在不是在微笑而是在狞笑。
      “我,我这段时间应酬比较多……然后没注意……天童一直也不在……”
      “对对,我最近忙别的事去了,把濑见见留在家里没嘱咐好他……”
      “然后前一天晚上我喝太多酒了,可能吃得太杂就不小心……没什么大不了的!”完全不是闲着没事偷吃冰激凌的愚蠢受伤方式!
       濑见被白布盯着,仿佛做了什么亏心事一样开始满嘴跑火车,他没注意到自己靠在了天童身上。天童从善如流地握住他的手顺着濑见的胡话开始瞎编,“没事找事吃冰激凌闹肚子”被他一张嘴硬生生掰成了“濑见辛苦工作无暇兼顾自己我也没照顾好他”。濑见到最后只能拼命点头,以应付后辈充满爱的逼问。他一不小心碰到了放在桌边的保温杯,坠落的杯子被川西眼明手快地接住,轻轻地递给了天童。
       他微笑着问:“真可爱,取名字了吗?”
       两位屋里的年长者,此时除了夺窗而逃的心情,什么也没有了。



                       TBC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