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儿

极度杂食 冷cp战士 !大多数cp都吃无差/互攻 防雷请慎关 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下一对要萌什么
挚爱小排球和我英
微博@走三步就掉个冷坑

【出切轰胜】高中生活是美妙的(下)

1.无cp!!上篇见http://skyhigh1999.lofter.com/post/1e1ab2ba_101a8ab7
2.这次是绿谷和切岛的主场XD
3.关于为什么轰和爆豪会隐藏灵魂交换的事实……
4.欢迎来给我评论XD

—————————————————

      “如果发现好朋友在谈恋爱,但是他们明显不想让自己知道怎么办?”
       绿谷拼命点头。
       丽日摸了摸下巴,“唔……为什么会不想让你知道呢?”
       绿谷徒劳地张了张嘴,“抱歉,我不能说……”
       丽日眯起眼睛盯着绿谷看,把绿谷看得浑身发毛。过了一会儿,丽日御茶子的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微笑,“我知道了——小久的烦恼是什么~让我来好好给你上一课吧!!”
       爆豪和轰,在房间里莫名打了两个喷嚏。


       “所以,丽日的意思是说,不管发生什么,我们只要表示支持,不要参与就好吗?”
       “差不多……她还借了我这些书看……”
       切岛瞪着面前一堆从封面上来说就很不健康的刊物,“你……要看吗?”
        “不看!”
        “那你拿回来干什么!”
        “我……”绿谷试图找出一个合理的解释,却听到几声敲门声。
        “切岛——你在不在——我进来了!!”上鸣似乎只是把敲门当成了客套话,敲完就开始拧门把……
        “切岛同学!!这些书!!”
        “快藏起来!!那边的书架!!塞进去!!”
在切岛光着脚从床上蹦下来,瞬间挡在上鸣面前的同时,绿谷也成功完成了这个无比艰巨的任务——藏好所有的小黄书,他为此甚至还发动了One for all……
       这真是此生仅有的体验啊!!绿谷在心中哀嚎。

       上鸣一进来就看到在床上正襟危坐,面色通红的绿谷。
       “哟,绿谷!你怎么也在这!”
       “哈…来找切岛同学商量些事。”
       “哦……那我来得不巧……”
       “不不不,我们已经说完了!!”
       “是——吗——”上鸣一屁股坐到切岛书桌前的椅子上,目光在切岛的书架上滚来滚去。剩下的两人切实体会了一次什么叫做贼心虚,冷汗出了全身,疯狂地朝对方使眼色,在无形的交流间已经生出了关于如何把上鸣糊弄过去的ABC三个方案……
       “对了绿谷!!!”上鸣好像放弃了折磨这俩人,突然坐了过来,“我前段时间碰到一个女孩子,长得很漂亮,性格也超好,你有什么建议吗?”
       绿谷长出了一口气,“建议?什么建议?”
       上鸣忿忿地拿胳膊肘去捅绿谷,“你还好意思说……到处都有女孩子追着你!你怎么弄的啊!”
       “我…我也不知道……”
       “上鸣啊,我觉得这事和你的心态有关。”切岛在旁边叉着胳膊说。
        “什么玩意儿?”
        “你看,绿谷从来不想着要去交女朋友,他却很受女孩子欢迎……”切岛一本正经地说道,“所以你可以转换一下心态,不要老是想着要追女孩子,说不定她们就来了呢?”
        上鸣瞪大了双眼,若有所思。切岛趁机推着他,边走边说,“所以你可以尝试一下变化你的风格……绿谷那种型就可以啊!”说着使劲给绿谷使眼色。
       绿谷跑过来把门打开,上鸣就这样面带着美梦般的微笑,被两个心怀鬼胎的混蛋送客了。
       切岛和绿谷终于松了一口气,浑身无力地脸朝下并排倒在了床上。
       “那样的话,他们两个就不需要我们担心了吧。”绿谷头埋在被单里,嗡嗡地说。
       “确实是啊……总感觉第一次遇上不管做什么都帮不到朋友的事情,感觉有点儿奇妙……”切岛头埋在枕头里,闷闷地说。他突然想起了什么,爬起来试探着望了一下那边的书架,“我说,我们要不要试一下看……”
       “不行!!!”
       “就了解一下……!万一有什么可以帮到他们的!!”
       “不行!!!我有百分之九十的直觉告诉我切岛同学会走上不归路的!!!”
       “绿谷太谨慎啦。”切岛爬下床,“就看那么两页,万一……绿谷?!”
       绿谷挡在书架的前面,“切岛同学,如果你这么执意走下去的话,我决定不惜与你战斗也要守护你纯洁的心灵!!”
       “绿谷……我很感谢你对我的关心,但是为了朋友就是该奉献自己的一切!这才是男子汉能应该做的!”
       “切岛同学!!热血也得看场合!!帮助朋友的方式还有很多,不要一条道走到黑!!”
      “绿谷,感谢你!但是我意已决!!”
      “不!!切岛同学————”
      “我去了!!绿谷!!!我会活着回来的!!”
      “切岛……”绿谷正要接着嚎下去,就听到外面又传来了敲门声……不,砸门声。
      爆豪的声音从外面传来,“你们两个在搞什么,嚎什么??我们在旁边学习呢!!”
       绿谷和切岛都有点儿尴尬,默默地不敢吭气,一会儿隔壁传来了关门声,砸完门的“爆豪”好像已经回去了,两个人才敢大声喘气。
       “爆豪,我需要收回我之前的话。像你那种野蛮人一样的说话方式确实有助于释放感情和缓解压力。”
       “谁是野蛮人啊?!”
       “你是。”轰听着他的语气有点儿微妙,回过头看了爆豪一眼,“你怎么了?”
       “没事!!”
       “怎么了?”
       “没事!!!”
       “怎么了?”
       “我说了我没事———!!你有病吧!!”
       轰认认真真打量了一遍在床脚蹲着,浑身是刺的爆豪,“切岛和绿谷关系好了,你不开心了?”
“我没……”
“你是女高中生吗?”
“你想打架吗?”
“不想,会吵到人的。”轰走过去坐到床边,“你到底为什么跟绿谷过不去?”
“吵死了!”
“我觉得朋友的朋友就是朋友,所以你没必要对他那么……”
“哎等等等等!”爆豪一把把轰扯过来,“你说谁是我的朋友?”
“啊?”轰莫名其妙地看着他,“我啊。”
“你要不要脸啊!!!我和你哪里是好朋友啊??”
“我们一起上课一起吃饭一起写作业,还一起分享交换身体的痛苦,这不是朋友吗?
“……”爆豪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说不过一个平时闷了吧唧的面瘫,他恨恨地把轰甩到一边,裹上被子躺下,“行了,你别瞎操心了,我说我会处理我和废久的事的!”
“你是不是准备和他打一架?”
“跟你没关系,我……”
“野蛮人。”
“……你滚吧!!!我要睡了!!”
轰看了看躺在床上的“自己”,很不友好地提醒道,“准确地说现在这是我的床……”
回答他的是一声巨大的关门声。
轰摇摇头,收拾东西准备睡觉。

这天正上着课,绿谷正往自己的笔记本上刷刷写着字,突然被个什么东西砸了一下。他还以为是自己走神被相泽老师发现,吓得差点把笔扔出去,结果定睛一看就是个纸团……
旁边的濑吕往右边指了指,示意是切岛给他扔过来的。绿谷心里咯噔一下,难道切岛同学也有什么重大发现,这么急着跟他分享吗?
他心脏扑通扑通地慢慢展开了纸团,只看到里面有一句话。
“今中午你想吃什么?”
切——岛——同——学——!!绿谷的内心油然而生了像是闯过了千山万水去一睹那凶恶的魔龙,结果发现那龙正在快餐店欢快地啃汉堡的复杂心情……
他向切岛看过去,只见那家伙笑着冲着他展开了笔记本,上面一点儿听课笔记都没有,只有几个字,“盖饭还是面条?”
绿谷呵呵笑着,还是表示了自己想要盖饭意向。他刚转过头来,就看到相泽老师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绿谷,你们俩干什么呢?”
绿谷的胃隐隐抽痛,觉得这真的不能再糟了。


“你已经写那么多了吗??”切岛不敢置信地看着绿谷的稿纸。
“检查还是好写的……”绿谷一边啃面包一边写字,“切岛同学也赶快吧,要不然下午相泽老师给你加罚两篇就麻烦了。”
“啊——我更希望他罚我跑圈啊!”切岛咬着笔,万分痛苦地把头埋到桌子上,“不过绿谷,之前一直没机会说,你真是一个超帅气的男子汉啊!”
“??怎么突然说这个!”
“我之前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觉得你太瘦,看起来很弱……对不起!”
“不不不不用!!谁都会对别人有个第一印象的!”
“我没想到在雄英的生活会这么……刺激?厉害?我不知道用哪个词……总之每次遇到危急的事,总感觉能看到绿谷的身影。”切岛数着指头,“初入学的时候,敌联盟入侵的时候,体育祭的时候……还有上次去救爆豪的时候!我就知道绿谷是这样的人,能有你做同伴真的是很幸运!”
绿谷被他说得满脸通红,“我,我只是碰巧而已……切岛同学才是!!切岛同学总是能为自己的目标义无反顾地前进,我总是想太多……”
“但是能思考不是更好吗?!绿谷你就是太没自信了!”切岛猛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你肯定能被爆豪认可的!放心吧!”
绿谷挠着头笑了,他忽然想起了什么,“对了切岛同学,我整理了最近小胜和轰同学的语言模式,好像发现了点什么……”
“诶?!你还做出笔记来了吗?”
“嗯……你看,上次我问轰同学一道题,他说'这都不会?给你讲讲吧!'”绿谷指着一行日期后面的字,“切岛同学最近有没有问小胜题?”
“问过!他什么都没说,给我从头到尾讲明白了……”
两个人对视一眼,绿谷指向下一行,“昨天和轰同学一起吃饭,他要了麻婆豆腐,前天他吃的是加辣版的盖饭。”
“爆豪最近吃什么我没注意……但是上次我碰见他在喝茶!”
切岛和绿谷面面相觑,他们都从这些反常的事里察觉到了什么……
“所以现在轰同学的性格像小胜,小胜的性格像轰同学。”绿谷摸着下巴分析,“所以说这肯定意味着一点…”
切岛兴奋地站了起来,“我知道了!!”
他指着绿谷本子上那两个人名字上的问号大声说道,“相爱的人!!!一定会在不知不觉中!!越来越相似!!”
绿谷呆呆地看着他,切岛回以期待的目光。旁边被切岛站起时失手打倒的水杯还在静静地流水……
“切——岛——同——学——!!你果然在我不在的时候偷看那些书了吧!!!”绿谷简直恨铁不成钢,“早知道我就把那些书还回去了!!”
“绿谷想的不是这样吗?!”
“当然不是!!”绿谷一拍桌子,“他们很明显就是交换灵魂了啊!”
“你这个更不靠谱吧!这简直像科幻小说啊!!”
“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切岛冷静下来觉得绿谷说的还挺有道理,但还是想挣扎一下,“我们直接去问他们吧!”
“不行!”绿谷拽住他,“你想想他们为什么会不告诉我们?肯定是不愿意让别人知道的事!”
“那……怎么办?”
“我觉得他们肯定自己有一套解决方法的,但是这个方法的实行必须需要某个人的默许,你还记得这星期没次练习的时候都见不到他们吗?我们既然不想让他们困扰又想知道真相……”绿谷笑了起来,“去问相泽老师就行了啊!”
切岛佩服得五体投地,“绿谷果然是超高智商啊!!”
“请不要这样夸我了,切岛同学!!”
“但是真的很厉害啊!差不多和爆豪一样厉害了!!”
“真的吗?!”
“我不会说假话的!!”
绿谷虽然深谙骄傲使人退步的道理,此时此刻也是小小自满一下了的。


“啊啊,竟然被你们两个发现了啊……那两个家伙果然不行啊。”相泽收下了切岛和绿谷的检查,叫他们在旁边坐下,“你们不用担心,再有一个星期他们就会恢复,那个敌人也早已被收押了。但是非常抱歉,为了遵守我与他们两个的约定,我并不能透露他们为何会中招的相关事实。”
“这样啊……谢谢老师!”
“知道他们没事就可以了,那我们告辞了?”
“啊,走吧,别告诉别人啊!”
“是!”
看着绿谷和切岛嘀嘀咕咕地走出办公室,课间过来喝茶的B班班主任布拉德金哼了一声,“你竟然还会为那两个小子隐瞒,要是我的话就应该告诉全班,让他们好好记住这个教训……”
“你是不知道那两个家伙为什么会中招,知道了你也会帮他们的。”相泽轻笑,“出事的那天,有两个小呆子去商店买东西,在那里为了买一件东西大打出手……你知道他们为什么打吗?”
“我想不出来,你说吧。”
“他们是去给欧尔迈特买礼物的!”相泽放下手中的咖啡杯,防止自己讲着讲着笑出来打翻杯子,“他们为了一个兔子玩偶该选哪个颜色吵了起来!你敢相信吗!!兔子玩偶!!兔子玩偶衣服的颜色!”
“天哪……”
“我就是觉得,有这些孩子在,还是很开心的。欧尔迈特想必也是这么想的吧。” 相泽喝了口咖啡,伸了伸懒腰,“就给他们放次假吧!”
“老师!!轰和绿谷打起来了!!”
相泽:“……”
布拉德金:“……辛苦了。”
今天的A班,也是一如既往的平静美好。


The end

评论(11)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