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儿

极度杂食 冷cp战士 !大多数cp都吃无差/互攻 防雷请慎关 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下一对要萌什么
挚爱小排球和我英
微博@走三步就掉个冷坑

【月国】我们是为什么吵架来着?

前篇《早安与下午茶》(http://skyhigh1999.lofter.com/post/1e1ab2ba_bda58fd)的番外!

今天他们发糖了吗?没有


———————————————————

【清晨5:59】
      国见在第一缕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溜进来的时候就醒了。他和还有一分钟才会响的闹钟面面相觑了一会儿,躺下开始思考人生——关于为什么国见英会有这么不友好的生物钟的问题。
       这个事说来话长,大概就是自己和月岛萤搅到一起之后想着追求“更有波澜”的人生,脑子发热辞了职盘下了一个蛋糕店……事实证明所有美好的想象在现实面前都会化作泡影,为了店里的营业额忙前忙后的国见英已经开始觉得一年前的决定太过草率,而没拦下自己的月岛也是大傻蛋。
        “店长,你到了吗?”
        “我刚醒……”国见看了看旁边空荡荡的床铺,一边夹着手机说话一边套裤子,“你们先开始吧,我马上去。”
       他洗漱完毕,去厨房的时候看到了在沙发上裹着被子睡觉,并且看起来睡得完全不舒服的月岛。国见顿时觉得内心多了一丝安慰,虽然很想狠狠地大踏步扰他美梦,他还是踮起脚尖,到厨房准备早餐。
        “早上好,国见!今天还是这么早啊!”
        “早上好。今天店里会很热闹,您要是有时间的话也来看看吧。”
        “我才想起来!今天是情人节吧?年轻人的节日我们过不来的哈哈哈!”牵着狗的老爷爷笑了起来,“到时候我会去的,路上小心啊。”
        “嗯,您也是。”
        国见和邻居家的老爷爷道别,蹬着自行车往店里去了。今天很冷,天气预报说会下小雪,国见哈出一口白气,把自己的围巾往上扯了扯。店里为了情人节研发了很多新品,今天早去就是为了做好准备,以免出差错。
       对面是红灯,他在人行道旁停了下来。太阳在地平线下才刚刚露出一点它的光芒,国见望着天边,对于自己今天能不能一直保持一张笑脸感到迷茫。
        就在昨天,他和自己的男朋友吵架了。

【早晨7:30】
       月岛拿着放在餐桌上的纸包坐上驾驶座,心情复杂地看了它一眼。
       说自己一生坦荡荡不做坏事的国见,在急着出门的情况下还精心给他准备了早餐——蒜香法棍。
       今天那个折腾了几个月的官司要开始尝试庭外和解,吃了这个他还能见人吗?月岛打开袋子,凑近了闻了一下,被继承了国见意志的香味扑了一脸。月岛从心底赞美了一下国见的好厨艺,忍着饥饿愤愤发动了汽车。
        对,没错,昨天他们吵架了。吵架原因月岛已经记不清了,最近一段时间他们两个都忙得要死,大概是疲惫状态下的人类永远无法保持冷静,好好的周六就这么冷战着过去了,今天还是情人节……
       月岛认为这种节日只是心怀鬼胎的奸商炒热以获得更多经济利益的,之前他说这话的时候,他家的那位“奸商“正趴在沙发上写情人节活动的章程。“奸商”抬头冷笑了一声,大律师就被强行签订了劳动合同,连续一个星期打扮得惹花惹草的去店里吸引顾客……他为“奸商”的“奸计”出了一份力,而且连一分钱的工资都没有领到。
       他叹了口气,不知道谁该先道歉,毕竟这种事是不能讲道理的。
       “喂?您好。我正在开车,一会儿给您打回去。”月岛挂了电话,觉得这个时候还要赶着去帮人离婚,真的和日向描述的一样,自己是个“像电视剧里的大反派一样的社会人”了。
        他刚到房间门口,事务所的后辈就跑了过来,悄悄说道,“前辈,你知道吗,对面这次换了那个自大律师!总是以为自己在演电视剧动不动开嘲讽的那个!”
       “……”月岛又看了一眼怀里的纸包,觉得国见虽然从来不做多余的事,但是去做了的事肯定都是合情合理的。蒜香攻击好像是个不错的主意……
       为了自己的良好口碑,月岛决定自己还是拒绝国见这份未卜先知的好意。

【上午9:00】
       “欢迎光临~”
       国见在柜台后面坐着,百无聊赖地看着进进出出的情侣。前几天刚开始在这里打工的松井正热情地招呼着顾客,并以五秒一回头的频率向店长国见询问顾客正在问的问题。
       “听好了,左边的那个是重乳酪,右边的那个是轻乳酪,从外表就能看出来吧?”
       “诶——我感觉没什么区别啊——”
       “再拿错就扣你工资。”
       “店长才是在偷懒吧?!”
       国见暗暗翻了个白眼,松井是个大写的现充,按理说完全不需要出来打工,却因为表哥的女朋友是自己姐姐的闺蜜这种复杂关系被送到店里来“体验社会”。他曾经不小心瞄见过这家伙的手机,发现同时有三个女孩子对他发来了出去玩的邀请……虽然对这位年轻人有种代沟感,国见还是采纳了这家伙为情人节活动提出的主意。
       “请问两位是情侣吗?请在现场亲吻证明~然后就可以享受折扣啦!”
       国见在旁边光明正大地偷懒,觉得当年的自己真是脸皮厚得可以,把一个见过几面没说几句话的家伙拉进蛋糕店强行谎称是情侣……
       然后他就被那个混蛋强吻了。还笑得贱兮兮的,好像他才是那个掌握主导权的家伙一样!!
       国见的嘴要撇到天上去,正想去拿盒布丁吃消消气,就听到了女孩子们的嬉笑声。
       “这位可爱的小姐,如果没有男朋友的话我可以暂时和您凑一对哦?特殊折扣服务~✨”松井露出了牛郎般的笑容。
        嘛……谁都有年轻的时候的。
        如果那一天的国见英没有那么想吃那个焦糖蛋糕,现在会是什么样呢?


【上午11:11】
       “从一开始你喜欢的就是我的钱,我的脸!!我真是看错你了!!”
       “真抱歉啊我觉得那些东西你一个都没有拥有过!!”
       月岛撑着下巴,目光在材料上游离来游离去,觉得自己的脑壳快炸了。两位当事人刚到这里就开始吵架,根本无法进行有效的协商。对面的奇葩律师还正用唱歌剧的欠揍语调试图促进情节发展,月岛冷哼了一声,冲着有些不知所措的后辈说道:“看见没?婚姻就是爱情的坟墓。”
       后辈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他,月岛从他的眼睛里读出了“戴上戒指后秀了一年恩爱的家伙竟然还好意思说这种话”的鄙视意味,不由得清了清嗓子,不自然地摸了摸自己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继续听双方的言语轰炸了。
       之前山口和谷地拜托他和国见照顾他们的大儿子和小女儿一天,两个人看着粉嘟嘟的两个小娃娃还没来得及发出感叹,就被响亮亮的两句“叔叔好”噎了个半死。
       他们俩都不擅长和小孩子相处,月岛看着国见一块接一块地给那俩孩子塞蛋糕——他在试图堵住他们的嘴——也无法反对,默默地推推眼镜继续看报纸去了。
       他只记得那天,自己整理完材料从书房出来,听到大儿子指着电视剧里西装革履的家伙说,“我认识的哥哥跟我说,律师都是大坏蛋!”月岛趴在门框上偷偷往客厅里望,想知道他家那位会是个什么反应。没想到国见抬头看了眼电视,点点头,很认真地说,“我也这么觉得。”
       月岛觉得自己的心快碎成蛋糕屑了。
       下一秒,国见把小男孩抱了起来,指着月岛放在茶几上的材料说:“你大叔他就是个律师。”
       “诶?!我,我不是有意的……”小男孩拽着国见的衣领,慌张地说不出话。
       “你大叔是好人吧?”
       “是!”
       “所以我们刚才说的'律师都是坏蛋'这句话就是错的了,因为你大叔就是个例外。”国见把他抱到餐桌前放下,“世界上有纯粹的好人和坏人吗?”
        “有……没有?”
        “等你慢慢长大你就会更理解的。”国见轻轻地说,“不能只靠听别人的话来判断事情,要借助你自己的眼睛、耳朵、嘴巴,明白吗?”
        他捏了捏小男孩的鼻子,“要不要再吃一块巧克力蛋糕?”
         “要!”

       那天晚上的国见觉得月岛有点儿不对劲,在饭桌底下踢了踢他,“怎么了?”
       “我就那么像大叔吗?”
       “体力上来说的话,是的。”
       “…………”


【晚上9:30】

     “竟然全卖完了!!店长你也太厉害了吧!!”
     “不是我的功劳。”
     “嘛嘛,别谦虚嘛店长~我要走了!明天见!祝你有一个愉快的夜晚~”
      “你才是,年纪轻轻的别肾虚了……”
      “店——长——!!”
      “快走吧,挺晚了。”
      国见把扫帚放到一边,环顾了一下四周,觉得差不多了,准备拿钥匙锁门关店。他不知道月岛回家了没有,但是光是想象回家家里却没人的景象就很……
      他们因为什么吵架来着?
      “等一下!!请等一下!!”国见回头望去,看到是一个中年男人推开门喘着气跑了进来。
      “要关店了吗?”中年人的头发被风吹得乱糟糟的,身上还带着淡淡的酒味,“我忘记给我的妻子和女儿买礼物了,已经有好几天没回家了……我跑了好几家店都卖完了,请问……这里还有吗?”
      “唔……请等一下,让我看看。您真是细心啊,妻子和女儿都会很开心的吧。”
      “哈哈,我早买好了花,但是忘记了我女儿说她想吃草莓蛋糕的事……我上个月差点儿忘了她的生日,这次再忘记就不是个合格的爸爸了。”
       “草莓蛋糕?”
       “是的!她特别喜欢草莓!”
       “您的妻子呢?她喜欢什么?”
       “呃……我们两个平时都不大吃甜食,但是她挺喜欢巧克力的……”
       “焦糖海盐巧克力蛋糕可以吗?”
       “可以!!还有吗!!”男人露出了惊喜的神色,说着就要掏出钱包来。
       “有的。您太幸运了,正好是最后一份,我本来想带回家自己解决了呢。”国见从柜台后面提出了两个包装好的盒子,“您是今天的最后一位顾客了,给您打五折吧。”
       “真的非常感谢……”男人终于如释重负地笑了起来,“以后我会带女儿经常来的。”
       “祝您愉快,晚安。”
       国见跟男人道别,背上包骑着车回家。今天的月亮躲了起来,国见把脸埋在围巾里,看着在路灯下落地的晶莹雪花。
       不知道那个草莓蛋糕的原主人到家了没有。

【晚上11:00】
       月岛迈着沉重的步伐打开屋门,一进来就看到了在沙发上抱着自己还没收拾的毯子睡得正香的国见。
       他蹑手蹑脚地走过去,把毯子往他身上紧了紧。端详了一下国见的全身,他觉得自己完全没有把他抱回卧室的能力。
       月岛叹了口气,去卧室换了睡衣,回来后掀开毯子就钻了进去。
       国见的体温比他的高,一年四季抱起来都是暖呼呼的。月岛用胳膊环着他,犹豫了几秒,随即很不仁慈地使劲把他摇醒了。
       “嗯……你几点回来的?”
       “刚回来……”
       “案子怎么样了?”
       “你困吗?先去床上睡吧,明天再讲。”
       “没事,你说吧。”国见转过身来,把头靠在月岛胸膛上。
       “就是那对一直闹离婚的夫妇……今天那个脑子被门夹过的律师在现场放了他们年轻时照片的视频……还配了最近到处都能听见的那首歌……叫什么来着……?”
        “巧合之爱?”
        “对,就那个。我本来被尴尬得都想收拾收拾回家了,结果没想到那俩人竟然都哭了起来……然后就不离了。”
        “被迪士尼式的魔幻现实吓到了吗?”
        “吓到了。”月岛老老实实承认,“然后他们请我们去吃饭,到半小时前我才脱身。我晚上才吃到你做的面包。”
       他顿了顿继续说道,“我真的,再也不接离婚的案子了。”
       国见仰头看他,“你别啊,说不定还有一个能打呢。现成的。”
       月岛低头盯着他,两个人互相瞪了一会儿,国见先忍不住笑了出来。他张开双臂抱住月岛,“亲我。”
       月岛无可奈何地笑了。他覆上他的唇,两个人在狭窄的沙发上腻了一会儿,国见突然冒出来一句话,“我们会有孩子吗?”
       他的眼睛在黑暗中闪闪发光,月岛清了清嗓子,“……当然,以后肯定能有机会领养……”
       “不一定领养。”
       “那怎么弄?”
       “你看,科技在发展……人造子宫都有了,说不定以后男人就能……”
       “……生孩子?”
       “是。”
       “这是不可能的……”
       “谁说的。你办公室桌牌上那个'Nothing is impossible'不是你写的吗?”
       “那是为了给新入行的小孩子信心……”
       “以及树立你的良好形象。”
       “没错。”月岛不要脸地承认了。
       国见撇了撇嘴,“反正如果有那么一天,你可以生一个……”
       “为什么是我生?!”
       “那一人生一个。”
       “这是不可能的……”月岛在目光如炬的国见的攻势下彻底歇菜,“好,如果有那么一天的话。”
       睡觉前国见表示,今天在休息时候做的两个人爱吃的蛋糕最后没忍住卖了出去,作为赔礼他可以让月岛“为所欲为”一下……月岛义正辞严地拒绝了他的认罪,把被子一裹就一起睡了过去。
       “晚安。”
       又是美好的一天。


        


                The end

评论(7)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