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儿

极度杂食 冷cp战士 !大多数cp都吃无差/互攻 防雷请慎关 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下一对要萌什么
挚爱小排球和我英
微博@走三步就掉个冷坑

【出胜出】你再说一遍谁出轨了

绿谷生日快乐!
日常吵架短篇,ooc注意,互攻注意!互攻注意!互攻注意!

互攻群里的点梗2333感谢阿窃给我的“梦中情人”梗!!
祝大家看得愉快,欢迎来给我评论XD
—————————————————





一.
       在爆豪被什么诡异的声响侵扰了梦境,慢悠悠睁开眼的时候,他看到他那个已经壮得跟棵树似的的幼驯染正跪在他旁边,瞪着光溜溜躺着的自己,眼泪哗啦啦啦地往下掉。
       “不是,这怎么回事??”
       他的幼驯染兼仇人兼恋人狠狠抹了一把泪,喊道,“小胜这个负心汉!”就跑了。
       爆豪在那还没反应过来,想追出去才发现自己还光着腚,“喂,臭久!!”
       回答他的是一声重重的关门声。
       爆豪目瞪口呆地撑着床想起来,发现旁边的枕头上湿了一片,还有点儿黏黏巴巴的东西……鼻涕!!!爆豪一边套衣服一边恨恨地想,如果绿谷出久自己主动过来解释清楚下跪道歉并且答应毫无怨言地做下面那个一个月,他再考虑轻点揍他。
       然而他等了三天,绿谷连个影都没有。
       “我知道他躲你家去了。”
       “没有。”
       “他跟你说什么了?”
       “什么都没说。”
       “除了我们吵架的原因还有什么?”
       “没有了。”
       轰一开始还四平八稳地喝着咖啡,喝着喝着发现哪里不对劲儿,他抬头就撞上了爆豪能杀人的眼神,他撇开脸,“不,我刚才什么都没说。”
       “你以为我还能没听到吗!!”爆豪猛地一拍桌子,“你说不说!”
       “这是绿谷托付我的重大使命,我不能辜负……”
       “你要不说我就把上次你在校长讲话的时候看似是闹肚子实际上是偷偷跑去吃午饭的证据照片发网上。” 
       轰:“……”
       爆豪:“……”
       “嘁,恶毒的男人。”轰装着很潇洒的样子,“就告诉你吧。你出轨了。”
       爆豪:“……啥??”
       轰:“……你不知道吗?”
       “我要是真出轨了我还能来问你??”爆豪揪着轰的领子把他拽起来,“他怎么知道的?我呸,他怎么发现……不是!你别那么看我!我才没出轨!!就是,他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
      “他说你连续三天晚上做梦都在喊另一个人的名字,边喊边傻笑。”
      “……谁的名字?”
      “你心里还没数吗?”
      “我靠我再说一遍傻逼才出轨!!!”
      “哦……绿谷没听清,但可以肯定叫的不是他。”
      “……”
       轰把面前的蛋糕全部消灭完,看到爆豪面前那个毫发无损的蛋糕卷,“你还吃吗?”
      “不吃!吃不下!”
       轰把蛋糕移到自己面前,“其实我一直好奇一件事,你们……到底谁才是……那个,上面的那个?”
      “轮流。”
      “怎么轮?”
      “每个周日不发动个性肉搏打一架,赢了的人占领下周的主导权……”爆豪似乎在想对策,“那混蛋最近越来越难对付了……”
      “怪不得我体术没你好。”轰恍然大悟道,“不过你们这种激励方式还是好变态。”
      爆豪:“……”
      “变态。”
      轰和蛋糕都被轰出了爆豪家。临走的时候轰提着蛋糕还不忘喊,“你别忘了去谢罪!”
       “我他妈没罪!!!!!!”
 
二.
       绿谷觉得自己真的是过于冲动了,一句话没跟爆豪沟通就哭着跑了出来,对,哭着!虽然仔细想想这些年来他们“冷静沟通”次数几乎等于零,解决问题的方法除了打架就是打架,但是再怎么说自己也太不冷静了一点……
       首先第一点,小胜那个样子的人,就不可能有什么“梦中情人”吧!
       无论是可爱型还是性感型的女生看见都没有表示,当绿谷怀疑他是基佬的时候,他对无论是可爱型还是健壮型的男生也毫无波动……绿谷认为他喜欢的可能是他自己,于是曾经问过他,“如果有一个和小胜长相性格都一样的克隆人,小胜会不会喜欢他呢?”没想到爆豪眼皮都不抬,劈头盖脸就来了一句“恶心死了!”
       那小胜喜欢的人到底是什么类型?绿谷陷入了沉思。他的手机在旁边嗡嗡响起来,“喂?轰?”
       “绿谷,爆豪刚刚闯进去了,我没拦住他……”
       绿谷一个鲤鱼打挺就蹦了起来,扒开窗户准备往外跳,轰家的大门离客房大概有五百米的距离,爆豪不可能那么快跑过来……
       他刚刚爬上屋檐,跳下围墙还没落地的时候,就看到一个凶神恶煞站在下面等着他。
       绿谷反应极为敏捷地扒住了屋檐,腿悬空一秒又蹬了上去,蹲在上面很怂地喊,“小胜你来干什么!”
       “抓奸!”
       “明明是你出轨!”
       “你住人家房子里不是出轨??”
       “我……”
       “我们两个之间的事你不跟我说跟别人说你不是出轨??”
       “我没有……”
       “三天不回家也不打个电话你说你是不是出轨!!”
       “我是!我是……不对,问题还是在小胜吧!你这是转移话题!!”
       “吵死了!回家再说!”
       “不说清楚不回家!!我们不能这么打下去了,医药费都……”
       “绿谷!”
       “……不够了!轰你说是不是!”
       “啊,不是,我是来给你送行李的。”
       绿谷:“……”
       “我以为你要回去了……要是你还想呆的话我也很乐……”
      “他不乐意!把行李扔过来!”
      “你什么时候跑到那边去的,请不要再私闯民宅了。”
      “他要再来你家躲一次我就把这烧了给你个换房子的机会!”
       轰望了望蹲在房檐上可怜巴巴的绿谷,跟他比了比口型,绿谷点点头,不情不愿地接过包,蹦了下去,跟在爆豪后面五十米远的地方慢悠悠走回去了。
       轰听着脚步声走远,舒了一口气,掏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喂,姐姐,能不能帮我想个理由把下周的相亲推掉?恋爱太麻烦了。”
 
三.
      “我跟你解释,但是从现在你不准笑不准哭,不准露出任何表情,不准说话,明白吗?”
      “明白……”绿谷在地上正坐着,想起自己不能说话,只能拼命点头。
      “我做的梦,姑且还记得一些。”爆豪咬了咬牙,“就是,我们遇到了敌人,很多敌人。”
      绿谷点头。
      “然后我们去打他们。”
      绿谷一脸“那不是当然的吗”的表情被爆豪一脚踹没了。
      “然后,然后……你受伤了!我就跑了上去,一边跑一边喊……”
      “怎么可能!小胜根本没叫我的名字唔嗯嗯嗯——”绿谷翻了个白眼,把爆豪捂在自己嘴上的手拿开,示意爆豪继续说。
      “你没听出来是正常的。因为,我叫的……不是我平常叫你那个……称呼。”爆豪一口气说了出来。
       绿谷一开始还满头问号,反应过来后他的眼睛慢慢瞪大,爆豪眼疾手快地把他按在了地上捂住嘴,“我说了!什么都不准说!”
       绿谷好不容易挣脱出来,他一边满屋子跑一边躲爆豪,顺便用尽所有力气喊出来,“小胜做梦梦见我受伤很担心地喊了我的名字但是因为喊的是‘出久’不是‘Deku’所以我没听出来哈哈哈哈哈哈不对!!等会儿!!你当时为什么在傻笑唔嗯嗯嗯嗯———”
       绿谷再一次被按倒在地,爆豪背冲着西面的窗户,夕阳的余晖在他身边镶了个夺目的边,只是这样他的脸上全是阴影……爆豪指着自己的嘴,“你见着的表情是不是这个?”
       绿谷看呆了,疯狂摇头。
      “我这是在笑!傻逼!”
       绿谷的大脑再一次转了过来,爆豪太少冲他正经微笑以至于他稍微露出不同于呲牙咧嘴的表情他就以为那是在笑……
       爆豪点了根烟,看着在地板上抱着膝盖躺着,刚才还精神得要死现在一点儿劲都没有的老混蛋,用脚踹了踹他的腚,“怎么了?!刚才不还满屋子跑吗?我猜猜,因为太蠢以为我出轨,现在知道真相羞耻地想撞墙?”
       绿谷连哼唧的力气都没有,只能微微蜷缩一下身体以反抗对自己“太蠢”的描述,他几不可闻地说道,“太可惜了……”
       “啥?”
       “太可惜了!!小胜刚才的笑没拍下来!!”
       “傻逼!!!”
       绿谷在地上哼唧来哼唧去,“你就不能对我好一点吗……我那么喜欢小胜……”
        “……闭嘴。”
       “唉……想想初中的时候……”
       爆豪警觉起来,每次绿谷想赖皮就会开始提起初中的事,“你闭嘴。”
       绿谷吃了瘪,只能滚过来,一脑袋枕到爆豪盘着坐的大腿上,冲着看起来很想打人的爆豪笑,“我们去做吧,这都三天了。”
       爆豪 :“……”
       “让你为所欲为!但是你看我也挺可怜的,因为听错话就哭着跑出去……”
       爆豪掐着绿谷的脖子把他拽起来,在他嘴上狠狠啃了一口,“一人一次,听见没有?!”
       “知道了!”绿谷笑着回啃了上去。
 
四.
       “又用完了,小胜下次记得提醒我买……”
       爆豪哼了一声,算是默许。
       “你下次能不能少用一点儿,润滑剂很贵的啊……”
       “哈??”
       月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溜进来,爆豪拧开了床头的小夜灯,这让他脸上匪夷所思的表情更明显了一些。
       “我们又不能生小孩……以后的养老钱都得自己挣……从现在开始就得节省了!”
       爆豪刚想说话,就被绿谷的胳膊勒得死紧,“我要是变成穷了吧唧的老头子,小胜也不会扔掉我吧?”
       “废话!”爆豪好像突然来了气,“你都纠缠我多少年了!你……”
       “小胜你还好意思说我??我被你从小时候欺负到现在!要是别人知道了你对我干过什么……都会以为我是被你强迫的吧?”

       “我靠那我是怎么从毕业就开始忍耐一个看起来纯良的可以但是连锅铲怎么用都不会,啥都不会还老绕在你旁边叨叨,整天哭哭唧唧,外面人模狗样回来就开始撒泼赖皮的混蛋的??”
        绿谷:“……”
       “你现在的饭量还比我大 !”
       “是,是……麻烦小胜养我了……”绿谷认了输,埋进爆豪颈窝里,“明天早上吃什么?”
       “想吃猪排饭吗?”
       “吃!但是一大早的是不是有点儿……”
       “怎么?”
      “小胜做的我都吃!”
      爆豪用脚蹬了蹬绿谷,绿谷倔脾气上来蹬了回去,两个人在被窝里较起劲儿来,试图把对方从被子里撅出去。
       绿谷一个使劲,在床单上却滑了一下,差点儿掉下床去,爆豪把他捞回来,凑过来勒在胸前。
       “小胜,不能呼吸了……”
       “初中的事……你还那么在意?”
       “啊?没有,倒不如说小胜要是那时候对我很好才恶心呢!”
       “啥??”
       “就像小胜现在这样,深沉地说,「初中的事……你还那么在意?」就很恶心……哎哟别打!!要掉下去了!!”绿谷堪堪抓住了被子的一角,一下子拱了回来钻到爆豪胸前,“都已经过去了,就算我不喜欢那时候的小胜,现在这个小胜我也是最喜欢的啊。”
        “智障吗你。”
       绿谷闭着眼嘿嘿笑了笑,爆豪拧了拧他的耳朵,拍拍他的后背,贴着绿谷的额头,也闭上了眼睛。
        晚安。


                     The end
  
  

评论(24)

热度(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