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儿

极度杂食 冷cp战士 !大多数cp都吃无差/互攻 防雷请慎关 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下一对要萌什么
挚爱小排球和我英
微博@走三步就掉个冷坑

【出胜出】Neverland(三)(四)

今晚双更!

开始搞事!
第二章 http://skyhigh1999.lofter.com/post/1e1ab2ba_10cb6c46
第一章 http://skyhigh1999.lofter.com/post/1e1ab2ba_10c2ffad

大家请多给我评论啊XD
———————————————————
(三)
       “小胜,可以跟我讲了吗?”
       爆豪靠在火堆旁边,听到绿谷的声音也不搭话,仰头喝了一口酒,继续盯着火发呆。
       绿谷有些尴尬地笑笑,他伸出一只手,“这样可以吗,我和小胜来掰一次手腕吧。我赢了,小胜就告诉我所有我想知道的事……”
       “你不会赢的。”
       “不试试怎么知道?”
       爆豪转过头好好打量了一眼自己的儿时玩伴。他现在长高了许多,虽然还没有爆豪高,但很明显能看出他身上的肌肉很紧实。武斗派?爆豪的目光转向绿谷手上戴的手套,“那是干什么的?”
       “啊……之前在森林住着,很容易受伤,就带了这个用来保护手掌。”
       “森林?黑暗森林?”
       “是。”
       爆豪往火堆里添了把火,沉默不语。
       绿谷出久和他结下的梁子几乎不能被称作是梁子。幼年时,绿谷曾经很喜欢缠着他,而自己作为当时那个年龄孩子们中最强的一个,在那时什么也不放在眼里。
       在他又一次单靠一个人的力量解决掉一只黑暗森林里的黑魔法生物,在村民甚至国民那里都闻名遐迩的时候,绿谷却跑出来跟他说,“小胜不应该把力量单纯应用于杀戮,就算是那些生物,也许也会有好的呢。”他是唯一一个在爆豪自己练习时拼命鼓掌,并在爆豪成名时跑来泼冷水的人。
       爆豪认为他明明是个斧子都拿不起来的弱者,却有功夫想这些事,实在是脑子有病。然而绿谷却一直没有放弃,他一面尝试发掘自己的魔法或者武斗天赋,一面试图与那些看起来就骇人无比的魔兽沟通。就是这样的他,在一次偷偷跑去森林的时候,遇了险。
       那天爆豪正好在附近,听到惨叫声就飞奔了过去,顺道救下了被一群可怖的怪兽包围的绿谷。鲜血溅了他们满身,绿谷满脸泪还有鼻涕的被爆豪揪了起来。
       绿谷说他错了,是他太固执了,只持有单纯的善意确实是无用的。
       那之后他们就再也没说过话。爆豪在不久之后就受到“远方居住着的强大凶猛、爱好抢夺人类的宝”的龙吸引,离开了王国。他不知道绿谷身上那之后发生了什么,但是他现在的眼神平缓又坚定无比,让他不知道怎么去回应。
        毕竟,认为龙“该被杀”,兴冲冲跑来龙岛的人是他;在迷雾里丢失方向,被切岛等龙救了的也是他;现在和龙住在一起,遇到绿谷这个本来就认为龙可能不像传说中那样恶劣的混蛋家伙,更是没有办法反驳他了。绿谷的话虽然没有全对,但是爆豪知道是不能说绿谷的想法是全错了的。
       爆豪认为自己还是对的,并不怎么想承认绿谷也是对的。 


        绿谷有点儿困,他看爆豪没有搭理他的迹象,就转向另一边躺好。他眯着眼睛看着熊熊燃烧的火堆,突然感觉身体颤动起来。“怎么回事?!”绿谷感觉大地都在摇晃,急急忙忙跳起来进入戒备状态。
       “急什么,过几天你就习惯了——”
       红色的龙摇摇摆摆地走进绿谷和爆豪呆的这片空地,他伸直了脖子——绿谷还以为他要仰天长啸一下,结果他只是伸了个懒腰,“轰”的一下倒在了地上,呼呼大睡了起来。
       “原来是切岛啊……”绿谷松了一口气。巨龙的脑袋就在他的旁边,身体随着均匀的呼吸颤动着,绿谷很怀疑自己晚上能不能睡得着。他正看那在月光下闪着光的鳞片看得出神,就被爆豪一声吼拽了回去。
       “臭久!你和那个大脸女……”
       “是丽日啦丽日!小胜至少也得学习和人交流的技能吧!”
       “嘁……你们是不是都做了什么来隐藏人类的气息?”爆豪站了起来,拎起躺在旁边的刀,直直地冲着绿谷戳了下去,“你一个劲儿地问我有关这里的事,我为什么要告诉你?那种药,得用龙身上的东西才可以吧?你从哪弄的?”
       绿谷斗鸡眼看着悬在自己鼻尖的刀子,咽了口唾沫,他老老实实地承认道,“是一个朋友提供给我们的。”
       “谁?”
       “我不能说。”
       “哈?!”
       “保守秘密,不把对方带入更大的麻烦是基本原则吧?”绿谷一挺身,差点撞到刀上去,吓得两人都后退了一步,“但是我可以肯定的是,那个人是可以信赖的,不会做什么伤害龙的事!”
       爆豪瞪了他一会儿,把刀收回去,伸腿踢了一脚斜卧着的绿谷,让这家伙滚了一圈,和旁边鼾声如雷的红龙切岛并排躺着。
       “你来到底想干什么?”
       “如果我说是来找小胜的,你会相信吗?”绿谷把在城里听到的传言给爆豪转述了一遍,“我觉得小胜不像他描述的那样,就想过来找找你看看……”
       爆豪一下一下磨着自己的刀,听到绿谷转述的话彻底炸了,“屠龙?!?”
        旁边的切岛转了个身,大尾巴绕了一圈,绿谷差点被他的爪子压到,连滚带爬地跑了过来。爆豪强行压制了怒火,咬着牙低声说,“你看我像屠龙的?”
        “在没见到之前,我是有这么想过……啊疼疼疼!!”绿谷揉着耳朵,“所以我才想知道,这里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传回来那样的消息。小胜再怎么讨厌我,也不能让我会去把这个谣言继续加重传播下去吧?”
        绿谷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爆豪揪住了领子,他及时地挡住了爆豪挥来的拳头,“小胜,我只是想……”
       “又是那种理所当然的态度……因为你觉得你对我就得照着你说的做吗?!”
       “但是……”
       “我都给你讲,你要是能解决的话我就和你打一架,弱鸡!”
       “我……并不是,很想打架……”
       “一副信心满满的样子,胆子是有多肥能跑来这边……我倒是要看看你哪来的自信!”爆豪站起身,指着另一边的高地说道,“去那里,不能让这家伙听见了。”
       绿谷一边挨呲一边听着爆豪讲完了所有的事。“龙”这种生物,生来具有巨大的体型和强大的力量,但是不是说因为他们强过人类多少倍,他们就理所应当的应该去抢杀劫掠,大多数的龙都很温顺——例如切岛。龙岛也不像传说中的那样富饶肥沃,财富遍地,反而险象环生,能死的地方到处都是。这里是龙占据的地方,不如说除了龙很少有生物能愿意在这里生存。
       “他们吃什么?”
       “鱼,去海边捞,长得比你大上三四倍吧。”
      谁也不愿意一生被圈在这个岛上——但是龙有一个特性,让他们不得不闭门不出。
      “他们只要一飞出龙岛,外面由黑暗滋生的生物就会蠢蠢欲动,变得不受控制地狂躁或恐惧……这是天性,那些低等生物就是会这样。但是……”
      “人类看到的话,不会这么想。”
      “插个屁嘴,闭嘴!”
       绿谷乖乖地坐好继续听。
      “人类会觉得龙可怕也是因为这个。所以外面的那层迷雾,防止外来生物进入的迷雾,是用来保护龙岛外面的生物的。一有人进入那里,龙就会有感知,接着就会有所准备。那个魔女能进来那么远,都是多亏了你们吃的那个玩意儿。”
       绿谷想起那碗药的味道,不由得打了个冷颤,“所以那个人看到的,其实是小胜骑着龙在清理不受控制的黑暗生物?”
      “差不多吧,那混蛋是谁?”
      “我,我也不清楚……那龙就一辈子不能出去吗?”
      “谁说的,谁限制了?”
      “小胜的话,肯定会选择大摇大摆地到处游览吧。”
      “哈?谁会一辈子为了人类呆在这破地方?”
      “那切岛是一直在这里吗?”
      “没错……那个傻子一直没出去!”
      “不是吧……诶,化作人类也不行吗?”
      “可以。但是你想象一下,你愿意一生只能化作一只家畜在一群排斥你的生物里生活吗?”
      “是不愿意……但是要是有需要的话,我会去的。”绿谷摸着下巴想了一会儿,“小胜,你认识不认识一个叫上鸣的人?”
       爆豪的眼猛然瞪大,“你……”
      “果然,他也是龙吧?就是他给我们的龙鳞。他看起来很想阻拦我们但还是……”绿谷低着头,“原来我们是被信任了啊。”
      “嘁。”爆豪从怀里掏出一片金黄色的鳞片,“这是他的。”
      “不是吧?!这个颜色……那他给我们的是……上鸣从自己身上拔下来的吗?!”
      “蠢货,龙也是会掉鳞的!”爆豪狠狠弹了一下绿谷的脑袋,不顾捂着头哎呦哎呦叫唤的那家伙,继续说道,“他现在不是什么骑士吗?他想在人类那边给龙族建立一个照应点,万一出什么事可以……”
       “小胜……是想强行让人类接受他们吧?”
       “现在来看,除了杀光那些黑暗生物没有别的办法了吧。”
        “直接看确实是……但是,绝对不会只有这一个解决办法的。”绿谷站了起来,在漫天的星辰下打了个盹,信心满满地说道,“明天不是要出发去找饭田说的那个人吗?我曾经听他说过,他好像是王国的荣誉骑士……”
        “你是想利用这份人情。”
        “不是啊?!才不是……好吧,看起来是。我想帮饭田的心情也是真实的啊!就像我想来看小胜一样,小胜会回报我吗?不会。所以我都是真心的……”
         “混蛋蠢久你啰里八嗦的到底想说什么?!”
         “我我我想睡了!!晚安小胜!!”
       爆豪毫不节约地冲着绿谷放了几个魔法弹,赶着那家伙逃向了下面的平地。他突然感觉头部传来一阵晕眩,脑内闪过了几个诡异的画面。
       职业……英雄?
       欧,欧尔……什么?
       他堪堪稳住身体,握紧拳头狠狠地捶了一下地。
       因为臭久这个混蛋,他的节奏又被打乱了。


(四)
       “头发两个颜色是什么意思?”
       饭田在头上划拉了一下,“就是一半是红色,一半是白色,按理说是很显眼的。”
       “丽日,你确定他的位置了吗?”
       “他往龙岛外面走了一点点,然后又返回,现在应该是在原地打转……”
       饭田捂住脸欲哭无泪,“我真的没想到王……他会是个路痴……”
       绿谷打掉前面拦路的荆棘条,拍了拍他,“不要担心,我们马上就到了。一会儿小胜和切岛也会跟过来,就算他遇到了什么我们也能解决的了。话说回来,饭田,你的朋友和你一样是骑士吗?”
       “呃……这个……”
       “啊,抱歉!我不该多问的!”
       “不不不没事!”饭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盔甲,“我才应该道歉……我是真的很信任绿谷你们的!但是我的朋友他……身份有点儿特殊。”
        王子轰焦冻是一个星期前离家出走的。
        他留了封信,说自己是要去东边的森林锻炼自身能力,很快就回来。饭田作为他在王国唯一的好友知晓了这件事,并在后来轮休时顺便去了一趟那里,想探望一下自己的朋友。他到那才发现,轰焦冻早就不在这里了。据一位黄发青年说,那个人把他灌醉后问了他去龙岛的路,还顺走了另一份去龙岛的地图——虽然他留了一个大金块在桌子上,黄发青年还是觉得有点儿生气。
        饭田向他解释说这绝对不是那个人平时的作风,在向王国报告和自己前去寻找友人之间,他选择了后者。他当然知道为什么轰会这么不冷静地行事,因为最近传来的消息是跟他们只隔了一片海的那座大国的国王想要攻打这里。
        轰的父亲——这个国家的国王——是一个非常自大的人,他自矜于屡战不败的胜果,看不到眼前的危机。轰去找龙,可能是想寻求帮助吧……
        饭田接过魔女丽日递给他的干粮,那女孩冲着他笑了笑,他不好意思地转向了一边。这位魔女小姐,一见面好像就是认识他的样子。饭田向来对魔法这类的东西不感冒,但是让他困惑的是,丽日和绿谷,总给他一种无比熟悉的感觉。
       “我们以前,真的没有见过吗?”
       丽日愣了一下,笑着说道,“骑士先生,我住在黑暗森林里,平时几乎都不出门的。”
        “啊,这样啊……抱歉,我唐突了。”饭田不好意思地抓着头笑笑,看到绿谷带着笑意的目光他的脸更红了,“我不是那个意思……”
       丽日喝了一口水,拍拍手站了起来,“不过,我对骑士先生也有一种老相识的熟悉感。等我们找到了那位轰先生,能不能请你们两位跟我来一下?我想和你们单独商量一件事。”
       “诶?我和绿谷?”
       “是的,饭田先生。小久应该早就看出来我有点儿不对劲了吧?”
       “呃……丽日还是丽日,这个我没有怀疑的!”
       “那就请你们继续相信我吧。”丽日垂下头,轻轻说道,“真的是很重要的事,目前我最信赖的人只有你们了。”
       饭田觉得莫名其妙又受宠若惊,他慌乱的站起来,手打着诡异的手势,“我,我很乐意帮助您的!”
       他擦了擦额头的汗,抬起头,看到绿谷也在若有所思地看着他。
       绿谷出久……这个人的眼睛,声音,说话方式……他到底在哪里见过?
       “臭久!!!!你们在哪!!!”
       龙啸声在空中响起,打断了几人的沉思。绿谷听到了黑暗生物特有的撕裂式的刺耳叫声,从不远处接连不断地传来,他还听到爆豪怒吼似的大喊,“小胜!!我们在树底下!!怎么了!!”
       “迷雾破了!”爆豪喊道,“你他妈快点带着他们往中心撤!我们刚才刚接近边缘就碰到了一堆恶心的玩意儿!!”
       “等一下,那轰殿下呢?!”
       “殿下?”绿谷还没反应过来这个词的含义,身体就先一步做出了反应,“小胜!你和切岛先往岛里撤!不能让更多的那种生物见到龙!!”
       红龙在空中发出了长啸,好像是很不愿意的样子,爆豪啧了一声,拍了拍龙头吼道,“你把我放下来!飞回去告诉他们不要草率出来!再去问长老有没有补上那个缺口的方法!”
       “切岛!!你不用担心!!我们能挡住的!”绿谷抽出剑,在下面大喊道,“我们去把饭田的朋友接进来!”
       “小久!我应该能暂时补上那个地方!”
       “真的吗?!帮大忙了!”绿谷和饭田把行李都扔下,丽日发动了悬浮魔法,几个人在丽日的指引下飞速前往轰的所在处。

       几天前,王子轰焦冻拿着地图走到了龙岛边缘,因为迷雾加上路痴,他一直在不停地绕圈走,岛上的龙一直没有发现他也是这个原因。
      现在他面对着一堆黏黏糊糊突然爬过来的狂化生物,只能抽出剑战斗起来。
      “怎么会有这么多……”轰勉强抬起头抹了把汗,他的马刚才被一个魔物的针刺弄伤了脚,他怕兼顾不上它,就用了剩下的唯一一个魔法防护罩把马护了起来,自己在外面试图把怪物全部干完。
       他的父亲是皇族,也是强大的武斗士,他的母亲是魔女。他从小就被他自大的父亲重点培养,母亲却被关在了高塔中。饭田是他交到的第一个朋友,至今他回忆起他们的初遇,还总是会有一种他们好像认识了好多年的错觉——虽然实际上他们也只结识了一年。
        血液顺着他的胳膊流下来,他已经不知道这是谁的血了……他强撑着举起了自己的剑,为了母亲,为了朋友,为了他自己……
        “哐当”一声,轰的剑应声落地。马在魔法罩中着急地嘶嚎,轰从怀里掏出剩下的几个魔法弹,想做最后一搏。朦胧中,他好像看到他的好友,和其他的几个人,从……岛里面狂奔过来?!
       “轰殿下————!!”
       轰瞪大眼睛望着跑来的好友,呆愣着,手上却使力毫不客气地拧断了一个魔物的脖子,“你是怎么进去的?”
       “啊?就直直地走进去的啊?”
       轰摸了摸裤袋里的地图,有点儿怀疑人生。
       “你们两位!不要发呆了!还有一堆呢!”绿谷在那边叫道,“是轰……殿下吧?您撤到一边,让丽日给你治疗一下吧。”
       轰看着喊话的那个绿色卷毛,又感到了那种没来由的熟悉感,他晃了晃脑袋,在丽日的悬浮魔法的帮助下走到了一边的树下,“拜托您了。还有我的马也受伤了。”
        “请放心吧。轰同学……殿下!”丽日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决定这事完了之后一定要跟这帮人好好说清楚。

       刚才撞见切岛的那堆魔物正在迅速地把狂化的状态传染给其他的魔物,更高阶的魔物还能和低阶的合体生成更大的麻烦。
       “该死,这种恐惧是会传染的吗?”爆豪猛地踹去试图黏在绿谷身上的魔物,“那个魔女,洞补得怎么样了!随随便便一封不就行吗?!”
       “请不要认为这是在给裤子打补丁啊!”丽日不顾仪表地吼道,接着她小声嘟囔,“更何况我还是个没记忆的半吊子魔女……”
       “一只也不能漏掉!有一只跑到黑暗森林那边就麻烦了!”绿谷从魔物的尸体里拔出自己的剑,“大家都小心一点,它们速度越来越快了。小胜,切岛那边有消息了吗?”
      “刚才龙鳞闪了三下,应该是在往这边赶了……喂!那个阴阳脸!快躲开!”爆豪看到一个巨型的魔物正朝着苦战中的轰扑过去,直接大吼了出来。
       “糟了……赶不上……”绿谷扔过去的魔法弹被躲了过去,他只能睁大眼睛看着魔物的尖刺离着轰的脖子越来越近……
       “轰殿下!”
       绿谷看着比他更近的身影一闪而过,持剑挡在了轰的前面。尖刺与剑相撞发出刺耳的声音,由于力度过大,饭田还是被歪了方向的尖刺刺中了肩膀。
      “饭田!”
      “饭田同学!”
      “该死!”爆豪从背后把魔物捅死,踹到了一边,“喂,那家伙……”
       轰惊慌地扶着饭田到树边坐下,他从包中掏出白布条给给他止血包扎,他看着饭田汩汩流血的肩膀,声音颤抖着,“魔女小姐,能不能帮我……没事的,这里的伤没有大碍……”
       饭田的意识却不像是只是被伤到了肩膀一样清醒,轰抓着他的手,绿谷也凑上前来,饭田看着他们两个人,突然捂着额头痛苦地大叫起来。
      “饭田同学振作一点!不对啊,应该已经止血止痛了啊……”
       后面传来了龙啸声,又一批反扑的魔物被龙的烈火燃烧至尽,迷雾的裂口也被及时补上,避免了更多魔物被传染。
切岛化作人形从天上跳下,他跑上前和爆豪站在一边,看到满额头都是冷汗的饭田,好像在经历什么难以言喻的噩梦一般。
       “饭田!能听到吗!”
       “饭田!”
        轰正试图找出饭田头疼的原因,却发现他的手轻轻回握了过来,一旁的绿谷也被饭田握住了手。
        “原来如此……是……这样……”饭田喘着粗气说道,“我没事……不用担心……丽日,丽日同学……你……已经都知道了吗……”
       丽日瞪大了双眼,她连忙扶住他,“你都记起来了?”
       饭田艰难地笑了一下,“算是……就是好疼……那个敌人……的个性……”
       “我知道!是他把我们送到这里来的!!”
       “不……没有……只是意识……”饭田看向一脸疑惑的丽日,“我听到医院里的人在说话……医生护士……哥哥在说……「天哉的手指动了」……”
        他抓住绿谷和轰的手,“绿谷同学,轰同学,这次终于是……我救你们了……请一定要加油……我得……”
        饭田重重地咳嗽了两下,“丽日……拜托你引领他们……「意识深渊」……我听到他们这么说……你们……也得醒来……”
        饭田吃力地说完这些话,露出了一个笑容,随即闭上了眼睛。他的身体变得越来越透明,在众目睽睽下化作了无数个光点,消失在这个世界。
        “他刚刚叫我……轰同学?”
        “这是怎么回事?丽日……你知道些什么吗?意识?什么叫我们的意识?”
       “喂!我说你们,饭田他没事吗?”
       丽日在原地盯着饭田消失的地方愣了一会儿,猛地站了起来,“我的包,我的包在哪!”
       她飞奔去包里掏出了那个水晶球。球体正发烫,差点让她扔出去。她拿起水晶球好好数了一遍,“一个,两个……七个!怎么可能,真的,少了一个……但是,怎么可能……”
        丽日失魂落魄地跪倒在地,绿谷跑上前来,蹲下来问道,“丽日,没事吧?是不是和你的失忆有关?”
        “……饭田同学没事。”
       “哦,哦!那太好了!轰殿下您听到了吗!”
       “他没事,他只是……回到了原来的世界而已。”
       “原来的世界?”
       丽日点点头,举起了那个水晶球,“就是这个东西告诉我的。让我来细细地跟你们讲一下吧……希望你们都能相信我。”


                TBC

评论(10)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