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儿

极度杂食 冷cp战士 !大多数cp都吃无差/互攻 防雷请慎关 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下一对要萌什么
挚爱小排球和我英
微博@走三步就掉个冷坑

【赤研赤】Alone together(上)

1.赤苇研磨无差

2.未完结,剩下的看心情更,请监督我(被打)

3.顺便安利无气力组的月国


   一.

       你偶尔会从同学的耳中听到些许八卦,像是哪个男同学暗恋哪个女同学,哪两个同学刚刚在一起了,哪个同学找了外校的女朋友还很漂亮……如果根本没有人会知道你们的感情,结果会是个怎么样呢?

       孤爪研磨拿着一个精致的小皮本蹲在台阶上,像趴在浴缸边缘上苦苦挣扎的猫一样面目狰狞地盯着上面的字。

       现在是在和枭谷的合训时期,训练完之后,孤爪坐在台阶上打了会儿游戏,起身之后却发现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个本子。他捡起展开扣在地面的本子拍了拍灰,敏捷地捕捉到了上面写着的几个他再熟悉不过的字——“孤爪研磨”

       孤爪有点儿摸不到头脑,他环顾了一下四周,轻轻翻开了下一页。里面是咒怨一般的一堆“孤爪研磨”写满了一页,孤爪一边打着冷颤一边想到底是谁跟自己这么大仇,继续翻了下去。

    “解决木兔前辈的问题。”

    “解决木兔前辈和黑尾前辈的问题。”

    “与父母商量社团问题。”

       孤爪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大脑已经不受自己控制,这工整的字迹从刚才开始他就应该知道是谁的的……他用颤抖着的手翻开了下一页,好死不死看到了那满载着秘密的小涂鸦。

     

 

      孤爪惊诧赤苇竟然也会有粉色的笔——或者说他竟然喜欢拿自己的名字练字——或者说他竟然有这么好的习惯,除了那不容忽视的几页之外整个本子做的计划都可以拿去做高中生甚至人类模范……

      除了那几页。

      孤爪揣起自己的游戏机,考虑要不要装着没事人一样把本子扔下就跑。然而事实证明,在RPG游戏中,当你捡起大boss的相关物品时,总有一定概率会瞬间触发新剧情的。为什么现实生活中没有存档这个选项……孤爪胃疼地想。

    “哟,孤爪同学,怎么还没回去?”

      熟悉的声音从背后响起,赤苇装着没有在旁边看了很久的样子走了过来 。孤爪用他阅尽动画恋爱情节的经验意识到,在球场上跟他斗智斗勇斗得要起飞的赤苇京治同学,此时似乎是脑子短路,用了一个极其诡异的方式来暴露自己。

      知道现在自己是占了智商上风的孤爪并没有奋起反击,他端着那个本子,愣愣地看着赤苇走到面前来。孤爪不喜欢看剧透——所以他抬起头看着赤苇,等着看下一步会怎么发展。

      赤苇没想到他会这么直接的看着自己,准备好的一肚子话全咽了下去,并不怎么深情地回望着孤爪。

    “你,你怎么不说话?”孤爪磕磕巴巴地问道。

    “我……我没什么要说的啊!”赤苇强打精神,挺直了腰板。

    “呃……我无意间发现了一个本子,虽然没写名字但是是你的吧?”

    “是,谢谢。”

    “没事。”

    “…………”

    “那我走了。”

    “等等!”

       孤爪刚迈出去的腿僵在原地,他知道如果自己狂奔出去,没跑两步就能被赤苇逮回来继续大眼瞪小眼。他只能乖乖回过头,心一横问道,“你喜欢我?”

       赤苇接住了他抛过来的这句话,愣了一会儿说道,“我认为是的。”

    “为什么?”

    “这是老生常谈了,喜欢是不需要理由的。”

    “我的性格没有什么能吸引人的地方吧?脸也是,出去的时候大家都会先注意阿黑……更何况我们很少说话,除了在球网两边的时候……你都不知道现实生活中的我是什么样子吧?”

       孤爪一边说话一边分析,越说越觉得这事很诡异,“我真的不明白……”

       他抬起头,被天边从云中露出头来的夕阳猛地刺了下眼睛,低下头揉了揉。赤苇移了移位置,挡住那边的阳光。

    “对不起,我也说不清楚。”赤苇看着孤爪头顶渐变的发色,“我想就像你说的一样,我可能是还没有搞清楚自己的心情。”

       孤爪抖了一下,他看着自己的脚尖把本子递给赤苇,却被对方抓住了手。

    “但是我可以确定,想和孤爪亲近的这种感情是绝对没有错的。能给我一次机会吗?作为朋友也好,我想更多地了解你。”赤苇的手心都是汗,“而且……你的脸就是我喜欢的类型。”

      那天傍晚,夜久看到孤爪在漫天夕阳的余晖下狂奔过来,狠狠地掐了一下旁边蹲着看呆了的灰羽的脸,听到那富有活力的尖叫声,他才相信这两个后辈没有互换身体。

    “研磨身上有……燃烧的青春感……?怎么可能!黑尾那混蛋,是不是给研磨灌输了什么东西……”

    

二.

       一年级的时候,赤苇在合训时认识了孤爪——单方面的。

       那时候的木兔和现在没有太大差别,和音驹的黑尾用场上两秒钟场下一顿吵的时间熟悉了起来,队服大剌剌地扔在了场地旁边。赤苇一边捡起那两人的队服一边往食堂走,在门口碰到了一个蹲在地上低着头玩游戏机的家伙。

      赤苇弯下腰悄悄看了看那人的侧脸——是对面的那个后备二传,之前没细看,原来他脚踝这么细的吗?

       蹲着的人好像察觉到了他的目光,抬起头来,赤苇盯他盯得入神,一下子被抓包,弯着腰尴尬万分。他摸了摸鼻子,把怀里黑尾的衣服拿给这个人,“这是你们队队员的吧?”

       “……是,谢谢。”

      “没事……我是赤苇京治,你呢?”

     “孤爪,孤爪研磨。”孤爪张了张嘴,又闭上了,赤苇觉得他好像是懒得发起下面的对话。这么长的黑发……身体看起来也不是经常运动的样子,不知道上场是什么样子。说不定,第一年就会退部吧?赤苇禁不住多想了一点。

     “很高兴认识你。你是……”

     “姑且……算个二传手。”

     “和我一样。”

       孤爪终于把游戏机关掉,低着头说道,“不一样。”

       赤苇没见过聊天这么不配合的人,他笑笑,“快天黑了,这里也很暗了,你不去吃饭吗?”

     “吃……”

     “现在去吗?一起?”

     “不了,我再等等。”

     “好吧。”赤苇起身,向食堂走去。他在走过一个拐角的时候趴在墙上往体育馆看去,孤爪也正插着兜往这边走来。

       原来真的是不想和他一起走吗。赤苇叹了口气,觉得自己和这位同学可能合不来。然而在食堂的时候,赤苇远远看见孤爪跟黑尾说了什么,随即两人都冲他看了过来,黑尾笑眯眯地跟他挥手,孤爪也冲他点了点头。

       木兔察觉到赤苇的目光,也跟着扭过头去看。和黑尾目光交汇的一刹那,两个人都蹦了起来,用狰狞的表情冲着对方比中指。

       赤苇失笑,他冲着孤爪笑了笑,低下头继续吃饭了。他觉得自己好像是在书店发现了一本好书一样,看过了前面略显无趣的几页,后面是足以让他像吃到糖果的孩子一样欣喜的美妙内容。排球——肯定不会放弃的。

       他发现孤爪只是不喜欢与生人过多交流而已,休息时却还是会有意无意地坐在孤爪旁边。孤爪似乎也默许了他的存在,两个人在一起默默地坐着,听着体育馆里吵闹的声音,周遭有飞来飞去的球和叫嚷的男高中生,他们却好像是进入了自己的安静世界。赤苇闭着眼睛都能知道孤爪在玩哪个游戏,按了哪个键,gameover之后有没有一声细微的懊恼叹息。

       孤爪出乎意料的是个优秀的二传手,赤苇深刻反省了自己,不应该对孤爪进行毫无根据的猜测。孤爪曾经很委婉地建议过他,不要在对上自己并且赢了的时候笑得那么诡异,晚上会做噩梦。

       后来一次合训的时候,赤苇惊讶地看到孤爪顶着一头金发蹲在门口打游戏。他没忍住上手了摸了一下他的发梢。孤爪愣愣地看着他,赤苇只能强行打圆场,“啊,我也挺想染的……”

       孤爪像审犯人一样默默看着他,就在赤苇觉得自己第一次体会到“想把脑袋埋到沙子里的鸵鸟”的心情时,孤爪说道,“我觉得你现在这样就很帅。”

       于是在那一天,少年赤苇第一次体会到了“面红耳赤”的心情。

 

三.

    “赤苇?啊啊我认识,超厉害的啊那个人!学习也好,看书也多,社团活动都能完全兼顾!!上天果然是不公平的吧……”

    “赤苇学长我当然知道了~人家好想追他的,但是每次看到他在球场上,就感觉除了为他和木兔前辈加油之外,什么也想不到了……天哪!这难道就是体育的魅力?!”

    “他人特别好,对谁都是很和蔼的感觉……和社团的前辈们也是相处得很好,我好像成为那样的人啊!”

    孤爪伪装成枭谷的新生去加了几个Line好友。他皱着眉头看着手机上一条条蹦出来的显然不是很理智的消息,都要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不小心走到一部少女漫画里去了,这样的人真的存在吗?

    来电铃声突然响了起来,孤爪考虑着自己要不要把“赤苇”改成“谜之男”之类的备注,接起了电话。

    “喂孤爪,是我,赤苇。”

    “嗯。”

    “……”

    “……之前说过的,你想了解我是吗?”

    “是。”

    孤爪环顾了一下房间里摆放的各种游戏软件的包装盒和装备,“我……想知道,你觉得我是个什么样的人。”

    “这个……”

    “赤苇也明白的吧?我们完全不用遮掩着说话的。”

    “是,你说的对。这让我感到非常愉悦。”赤苇轻笑,“我知道你喜欢吃苹果派,所以我想你大概会喜欢甜食?黑尾前辈跟我说过,你喜欢操作类和解谜类的游戏,福尔摩斯系列也喜欢看,你是侦探小说迷吗?还有你之前说过「生命之所以有意义是因为它会停止」,你是不是也看过那本书?”

    “啊……”

    “我说对了多少?”

    “嗯……我只是喜欢苹果。我看福尔摩斯只是因为好奇,其他的再也没有接触过。以及那句话,我是在游戏里看到的……也就是说你是完全喜欢上了你想象中的我。很抱歉。还有那句话,你什么时候听见我说的?”

    “你在打盹的时候我听到你念叨的。”

    “哦……可以看到吧,我和你是完全不一样的人,没有交集的。”

    “难道说,孤爪是在试图让我自己说服自己,我并没有喜欢上你吗?”

    “这不是事实吗?”

    “是……从表面上的证据来看是这样的,但是我现在跟你聊天还是会感受到由内而外的开心,这点就无法解释了。”

    “……”

    “怎么了?”

    “阿黑在给他的女朋友打电话的时候,说过类似的话。”

    “我是发自内心的,不,我不是说黑尾前辈不是发自内心……我的意思是说,这件事或许是用脑子分析不出来的。”

    “我明白……对不起,赤苇突然告白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回应。”

    “Yes或者No就好了吧?”

    孤爪在床上不由自主地摇了摇头,“不能那么简单……因为我也,挺想……”

    “挺想什么?”

    “……和赤苇做好朋友。”

    孤爪等了半天,那边也没有再传过声音来,“赤苇?你还在吗?”

    “那就,从好朋友开始吧,等到孤爪想回应我的时候再说就可以了。”赤苇的声音里有掩饰不住的惬意,“你没有正面拒绝我,那就是说……”

    “请不要说出来。”

    “你也没有纠结为什么我会跟男人表白,也就是说……”

    “你知道就可以了。”孤爪把赤苇的嘴堵得严严实实的,顺便发动了反击,“你等了多久扔的那个本子?”

    “请不要再提了,我会用尽全力忘记这件事的……那下个星期可以约你出来玩吗?”

    “做朋友该做的事?”

    “做朋友该做的事。”赤苇顿了顿,“但是你是不是不想出门?”

    “……是。”

    “那要不要来我家?”

    “嗯……”

    “我家有猫,也有游戏机。”

    “好。”

    在动画里大概要演上二十多集的剧情,竟然聊聊天就全部解决了。孤爪扣了电话,惊叹于和赤苇说话不用遮遮掩掩,自己竟然能说这么多。他趴到床上,打开Line,给黑尾发了条消息。

    “阿黑平时给女朋友都会说什么话?”  

 

四.

      这是在赤苇“表白”之前发生的事。

      日向和孤爪的交流表面上看起来完全对不上频率,实际上这两个人作为会经常互发邮件的好友,有什么事都愿意跟对方说。日向曾经沾沾自喜地说道,研磨把他当成他的知心好友了!孤爪面无表情地捅回去一句,说你根本没听懂我在说什么吧。日向很正经地说,菅原前辈说过,认真倾听也是非常重要的!

        孤爪觉得他说得很对,问道,“翔阳有想让我听的事吗?”

      “诶?!研磨就是不想说话而已吧!虽然说倾听很重要但是我还是想听研磨的建议……”

      “你碰到什么事了?”

      “嗯……”日向拿着西瓜,伸长脖子四周看了一圈,“我们班有人说影山的坏话!”

     “嗯。”

     “我在上厕所的时候不小心听到了……总感觉好火大,那家伙根本不是他们说的那样!我提起裤子想出去找他们理论的时候,他们已经走了……我想追上去但是我还没有洗手!啊啊啊好火大!!”

     “你是想单独找他们说清楚吗?”

       日向点了点头。

       孤爪啃了一口西瓜,想了一会儿说道,“但是这样,会不会让影山遭到更多的误解?”

     “诶?”

     “你不能强迫别人接受你的看法,这样他们会更逆反的。”孤爪看着傻了的日向,慢慢说道,“影山他是好人吧?”

    “他是混蛋!不对,他是好人……”

    “影山没有在意的话,就顺其自然吧。我觉得不去正面跟那些人叫板比较好。”

    “这样啊……那我就听研磨的!”日向满足地啃了一大口西瓜,“话说,上周有个女孩子拜托我把一封信交给月岛……喜欢是什么感觉?”

     “……话题太跳跃了吧。”

     “因为我不知道啊!完全不懂那些东西……小夏有时候会要我陪她玩王子公主的游戏,我怎么知道我是为什么在一天之内就喜欢上她的!”日向一脸怨念地捂着脸,“研磨!别笑啊!!”

     “抱歉……咳,喜欢……我觉得……”

       孤爪停了下来,他和日向看着赤苇端着一盘西瓜过来,换掉了他们旁边空着的盘子。然后,他很强硬地一屁股坐在了孤爪旁边。

     “赤,赤苇同学!!”

       孤爪拿起一块西瓜递给日向,又拿起一块递给赤苇。赤苇接了过来,看了一眼日向,一声不吭啃完西瓜然后跑去帮前辈收拾东西,留下一个若有所思的孤爪和状况外的日向。

       他在吃醋?

     “翔阳。”

    “诶?”

    “ 真正的喜欢……我觉得只有经历了才会明白这是一种什么感情。现在的话,翔阳就把理解成你对排球的感情吧。”

    “诶——那我岂不是喜欢好多人——”

    “就算那样吧。”

    “研磨有喜欢的人吗?”

      在日向的问出这句话的一刹那,孤爪的脑内快速闪过了一个人的名字。他闭上眼睛叹了口气。“有。”

      他的手轻轻指向前方,日向顺着手指的方向穿过人群看去,看到了那个在前辈当中忙碌着的人——刚刚莫名其妙来这坐了一分钟的家伙。

    “我喜欢的,就是他。”

   

五.

       去赤苇家的计划因为各种因素被取消了,赤苇发信息说他家的猫可能感到了“未来的失落感”吃不下饭,要孤爪学两声猫叫安慰他一下。

        孤爪问你还是我认识的那个赤苇同学吗?

        赤苇说他看起来再怎么正经也是个正常的男子高中生。

        孤爪认为他看起来并不正经。在比赛中,赤苇在网前的样子像是……

       像是什么?赤苇问道。 

       终于找到自己可以辅佐的王,并可以建立自己帝国的能力超强的大魔法师,脸上的笑拍下来可以辟邪,研磨说道。

       赤苇说那你们大概就是森林的兽族,孤爪同意,并说依据动画的套路,胜利永远属于看起来弱一点的那一方。

       赤苇问那以后比赛,肯定要分出个胜负,要怎么办?

       孤爪说有什么怎么办,你见过阿黑和木兔前辈打架吗?

       赤苇说有,上次为了争最后的一块烤肉……我们和他们不一样的。

       孤爪说没有不一样,他们和他们一样,都是单纯的好朋友。

       赤苇说我在试图追你。

       孤爪说我也在追你。

       赤苇说挺好,赤苇又觉得不对,赤苇问你是不是很早就喜欢我了?

       孤爪说不知道。

       赤苇说我以为你喜欢日向,很伤心的。

       孤爪问你为什么就不能认为我喜欢女孩子?

       赤苇说那他就得考虑穿女装了。

       孤爪差点把手机扔出去,在内心翻了个大白眼。赤苇默默地等了一会儿,问道,为什么我看书看来的技巧对你都没用?

       因为我见过太多了,孤爪看着和黑尾的聊天记录说道。

     

六.

       这样诡异又平衡的关系持续了很久,他们像恋人一样说话,却又小心翼翼地守着那个界限,试图在更了解对方之后再进一步发展。

        三年级退下前,音驹和枭谷进行了最后一场合宿。那天晚上,木兔搂着黑尾,两个人一起到处游荡,唱着魔音贯耳的歌。黑尾拍着赤苇说,“我们家研磨可不是好对付的,赤苇队长你可得小心了。”

       赤苇看向孤爪,后者正蹲在墙根玩着他的游戏机,感觉到视线就抬起头看了一眼。赤苇挥了挥手,冲着黑尾微笑着说道,“我会努力的。”

    “孤爪……队长。”

    “请你不要再憋笑了。”孤爪的眉头拧成了一团,“我很苦恼的。”

    “全票通过,而且你本人也同意了吧?”赤苇在他旁边坐下,往他怀里塞了个大红苹果,“你不愿意的话肯定会拒绝的。”

    “话是这么说。”孤爪看了一眼赤苇,又看了看自己,“差别有点儿大。”

    “所有人都是独一无二的,音驹也会再染上你的颜色的,放心吧,黑尾前辈也会回来帮帮你的不是吗?”

    “独一无二吗……”

    “你不同意吗?”

    “没有……”

     赤苇把他的脸掰过来,“就是有吧?懒得说吧?”

    “没有……”

       赤苇的额头抵了上去,“能不能告诉我?你不说的话,我晚上会睡不着觉。”

      孤爪把他的脸推开,慢慢说道,“我没有看过几本书……只是我的个人意见。觉得人都是普通的。不管是谁,我也好,你也好,日向也好……你不要我一提到他就那副表情。”

    “你难道不认为他有点儿超乎常人了吗?”

    “我会这么想,但是我需要战胜他。”孤爪轻轻说道,“所以我是普通人,他也是普通人。但是在心里,我会认为大家都是「特别的」。”

       赤苇看着他,“特别的?”

      孤爪点了点头。

      赤苇靠着墙仰起头想了一会儿,他看着天上的星星,“我觉得我是独一无二的……我大概是努力让自己活得和别人不一样的。所以我可能不完全同意你,但是我还是认可你后面那句话。”

       赤苇说完,看着天上长得像只猫的云发了会儿呆,突然说道,“我能亲你吗?”

      孤爪点了点头,正在他俩想把自己的初吻送出去的时候……

    “赤苇——你在哪——快出来——”

    “研磨——你们是躲到哪里睡觉去了吗——”

       两个煞风景的前辈越来越近,孤爪摇了摇头,拿起赤苇塞给自己的苹果啃了一口,又递到了赤苇的嘴边。

         两个人分了一个苹果,满足地往回走了。



                           TBC


评论(15)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