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儿

极度杂食 冷cp战士 !大多数cp都吃无差/互攻 防雷请慎关 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下一对要萌什么
挚爱小排球和我英
微博@走三步就掉个冷坑

【切梅雨】依靠

  • 祝 @桑xiaoger 生日快乐!!!

  • cp感薄弱,只希望大家都能喜欢这两个天使……

  • 有(几乎看不出来的)轰百情节


一.    

下雨了。

趴在沙发上的切岛在听到滴滴哒哒的雨声那一刹那就蹦起来去阳台关窗户。窗前的绿色在雨水的浇灌下变得浓郁起来,他看到在外面窗台上有一只避雨的小猫,就拉开窗户试图勾引它进来。不知道是长相还是什么的缘故,小猫一点也不买他的帐。

雨滴在他的手臂上,冰冰凉凉的很是舒服。每到下雨的时候,切岛总会不由自主地想起一个很美的名字——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就是会想到而已。

“一回来就听见喵咪咪咪叫的,还是你在叫,干什么呢?”

爆豪把钥匙扔下走过来,探头出去望了一下,“你想把它引进来啊?”

“就那么淋着多可怜啊……”

“你不会拿个火腿肠什么的啊傻子!”

“哦对!!”切岛一拍脑袋,转身就往厨房跑,“谢谢啦爆豪!!”

“今天那两个混蛋要来,你看看厨房有什么。”

“好,不行我去买!”

爆豪和切岛在成年后合租了一间房子,平时住在一起。绿谷、上鸣跟他们也住得很近,几个人经常一起喝酒。上鸣曾经真心实意地提出过一个建议,说要不要住得远一点试试——这四个人都是到现在也没谈过恋爱的单身汉。上鸣对于其他三人对恋爱可有可无的态度感到非常愤慨,并发誓要是他们三个中的一人比自己早结婚,他绝对会和他断交的。

“我也没见你和轰断交啊?”切岛把冰镇的啤酒罐贴到上鸣脸上,激得他一哆嗦,上鸣撇撇嘴,明显底气不足地说,“谁让那家伙在那么好的地方办婚宴啊!”

绿谷笑了,“还不用急吧?”

上鸣靠在沙发上,一副死鱼的样子翻着白眼,“我……长得帅气,勤劳勇敢,尊重女性……为什么……”

“你会是个好爸爸的。”

“可是孩子他妈在哪啊!”

“会有的,对吧小胜?”

“啊?”

“啊什么啊,给我说是啊!”上鸣痛苦地一抹脸,灌了一大口啤酒,“我想谈恋爱……才二十出头吧?你们一个个的,怎么都看开了似的!”

“对了,我一直没好意思问……上鸣,你和耳郎,不是那个吗……?”切岛一脸正直地问道。

“卧槽别别别!!她听到得笑死!!我们两个是纯粹无比的朋友关系,朋友!”

“诶——”

“绿谷你那是什么眼神!”

“这锅里的可以吃了吧?”绿谷忍住笑,拿起了筷子。

“应该可以吧。”

“你们,我和她真的没关系啊!”

“好好好,来来来,先干杯——”

“干杯——”

玻璃杯碰撞发出清脆的响声,外面的雷声轰轰隆隆,电视里播着满是笑声的搞笑节目。切岛急乎乎咽下一块煮好的豆腐,烫得捂着嘴说不出话来,被上鸣和爆豪轮流嘲讽了一番,绿谷连忙给他递水。他有点儿尴尬地接过来,嘴上却还是笑着的。毕竟,是真的很开心。

 

   

二.

对于A班的女孩子们来说,蛙吹梅雨大概是个特别的存在。喜欢的人是谁、今天家里有什么事、工作不顺心……一切的倾诉,蛙吹都会微笑着照单全收。丽日偶尔会产生“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女孩子”的心情。她经常在周末跑去梅雨家做客,和她的一大家子人一起吃饭,看着她刚刚上高中的弟弟妹妹和满地乱跑的小家伙们,丽日觉得,也只有这么温馨可爱的家庭,才会有一个这么好的小梅雨吧。

“阿嚏!”

  蛙吹用手背贴了贴丽日的额头,“降了一点了……御茶子是……在哭吗?!”

“我太幸运了……能遇到小梅雨……等我好了,就和我结婚吧……”

蛙吹捏了捏丽日的脸,“不要说这种不吉利的话,要结婚的话什么时候都可以的。”

“小梅雨!!!阿嚏!!”

“下次可不能再淋雨了。”蛙吹一边帮丽日叠衣服一边说道。

“小梅雨也是。”

“我不怕雨的。不如说我很喜欢雨……小时候经常会在下雨的时候和兄弟姐妹出去淋雨。”蛙吹望向外面阴阴的天,和窗户下拉下的雨帘,“怎么说呢……总感觉,雨也是会呼吸的。”

“好羡慕……”丽日陷在枕头里,感觉越来越困,“小梅雨……”

“睡吧,很快就会好了。”蛙吹笑了笑,“需要我给你唱摇篮曲吗?”

“不要了!太不好意思了……”

丽日很快睡了过去,蛙吹去厨房给她熬好了粥,留下一张字条贴在冰箱上,拿起沥干水的伞从丽日家离开。

她不算很会表达自己的感情,就像盛开的花喜欢露珠,池塘里的鱼喜欢水草一样,她喜欢大家。不管能做什么,能有那么一点帮到大家,就更好了。

她拖着大一号的雨靴慢慢走过花坛边,雨滴打在雨伞上发出闷闷的响声。一只小青蛙突然蹦到了路上,蛙吹愣了一下,随即蹲了下去,轻轻地伸出了手。

“小梅雨?”

面前的青蛙在说话。

蛙吹张大嘴看了它半天,伸手戳了一下它的腮帮子。

“是小梅雨吧?”

“是……你会说话?”

“当然了,我怎么不会说话?”

蛙吹感觉到自己的伞被人轻轻掀起了一点,她抬头看去,一脸疑惑的红发青年正俯视蹲着的她。

原来它不会说话。蛙吹发誓,自己没有任何一点失望的感觉。

“御茶子生病了,我来看看她。”

“诶?!没事吧!”

“发了点儿低烧,我明天再去看看。”蛙吹的伞沿蹭到了切岛的伞,她握紧了把手,切岛把伞举高了一点,不好意思地冲她笑笑。

“切岛怎么走这条路了?”

“啊,家里新养了只猫……听绿谷说这边有个宠物店,想来看看有没有猫粮。”切岛用脖子夹着伞,兴奋地跟蛙吹比划,“是只白爪子的黑猫,来家里的时候才这么大,现在已经长胖好多了!”

“取名字了吗?”

“现在就是‘猫’‘猫’的叫它,大家想的名字都有点儿诡异……”切岛打了个冷颤,爆豪和绿谷为这还吵了一架,这两个人一个想叫它“黑暗杀手”一个想叫它“All eat”,从各个意义上来说都很不忍直视。

“那就再想想吧,名字这东西,不经意蹦到脑子里的总是最好的。”

“是!”切岛突然想起了什么,停下脚步问道,“说起来,小梅雨的名字是有什么含义吗?‘梅雨’就是那个‘梅雨’的意思吗?……抱歉,我好奇过头了。”

“没事,大家都会好奇吧。”蛙吹转向他,“爸爸妈妈说我出生的那天一直在下雨,叶子在雨里吧嗒吧嗒地跳着,花瓣落到了一地。大多数人都不喜欢梅雨季,但是爸爸说,就在我出生之后不久,连绵许久的雨突然就停了,明烈的阳光从云后面露出来,清脆的鸟叫也能听到了。”

蛙吹仰头看着切岛,微微笑了起来,“我想他们,就是希望我无论如何都要努力去做一个能看到阳光的人吧。”

“小梅雨果然真是太好了啊。”切岛感叹道,“我得好好想想怎么给猫取名字了。对了,你现在还有事吗?来我家看看它吧!”

“真的吗!”

“嗯,总感觉是蛙吹的话,能起出更好听的名字……”

“我会努力的!啊。”蛙吹伸出手试了试,“雨好像快停了。”

“走,先去找到那个宠物店。”

阳光在积水里反射,脚步搅碎了光芒,蛙吹和切岛并肩走在红砖小路上。

 

 

三.

“舌头受伤很疼吧?”

“还可以吧。”蛙吹试图一直张着嘴,“和大家咬破舌头的感觉一样,火辣辣的。”

“喝热水会很痛吧?”切岛把自己的水杯拿出来,“给,我的是凉的。”

“谢谢。”蛙吹接过来喝了一口,她坐在台阶上,看着不远处忙碌着的医护人员和警察,“那个自称‘创世神’的家伙,就这么抓到了吗?”

“应该是吧,绿谷说那家伙的尸体已经发现了,DNA监测显示他就是发预告信的人……但是他的个性到底是什么还是完全不清楚。”

“嗯……总感觉有点儿奇怪。”蛙吹托着腮想了一会儿,“交给绿谷他们应该没问题吧。切岛一会儿有时间吗,要不要一起去医院?”

“诶,好啊。”切岛看到远处探头探脑的记者,“咱们从后面溜过去吧?”

“切岛怕记者吗?”蛙吹瞪大眼睛看着他。

“我也没想到,我竟然会不擅长应付这种……而且今天也没大有我的事……小梅雨?”切岛被蛙吹拽住了,他看着以光速奔来的记者开始出冷汗,“我们,不走吗?”

“迟早有一天要面对的吧?”蛙吹强行把他拽了过去,“很多小孩子很喜欢你,他们肯定期待着从电视上看到你呢,走吧!”

“我的意思是反方向……啊,来了。”

切岛被几个记者挤到了中间,蛙吹在旁边给他比了两个大拇指,切岛认出来她的口型是“加油”。他挠挠头,跟几个疯狂的记者开始了交谈。

“烈怒赖雄斗先生,今天您的表现也是非常出色呢。请问有什么想说的吗?”

“谢谢大家,我只是在努力完成作为英雄的本分而已。”

“有传言说‘创世神’还没有死,请问是真的吗?”

“诶?正式的调查报告已经出来了,请大家相信我们吧。”

“刚才有个孩子说这个想送给您……他不能进入警戒线内,我就帮他带进来了。”

切岛接过来一看,是个扎扎着红色头发的小人,眼睛和鼻子都很丑,他不小心笑了出来,“真可爱,是他自己做的吗?”

“是,据说还得到了妈妈的帮助。他说想成为和您一样的英雄。”

“这样啊!”切岛在镜头前晃了晃那个小玩偶,“谢谢你!我真的很喜欢。今后的道路上,不管遇到什么困难,都请你坚持走下去。因为——烈怒赖雄斗是永不会放弃的!那就这样,我还要去医院看望我的同伴,先走一步!”

“刚才我怎么样?”

“非常好!”

“果然,看到有人向往着自己,就会控制不住地兴奋起来啊。”切岛摸了摸自己的裤子,“我没有地方装,能不能先帮我拿一下?”

“好,到时候我再给你。”蛙吹接过来放在随身的小包里,“不过话说过来,真的有啊,那种传言。”

“毕竟尸体被烧得面目全非了……这种消息被放出去,大家都会怀疑的吧。先别想了,如果有问题的话,再努力解决不就好了!”切岛给蛙吹拉开车门,“你们最近都不要一个人行动,总感觉有点儿奇怪。”

“好,切岛也是,要小心。”

“放心吧!”

切岛往车窗外望去,绿谷爆豪还有轰的巨幅海报正在大楼上悬挂,“真厉害啊……听说轰被自己的脸吓到好几次了。”

蛙吹掰了半根黄瓜递给他,切岛边啃边说,“有时候觉得,因为天赋的限制不能达到他们那样的高度确实有点儿可惜。”

“但是,我已经很让我自己满意了——不是自满,就是……”

“做到了想做的事,还想做更多想做的事吧?”蛙吹说道。

“对!”

“我也一样。”蛙吹不小心蹭到了受伤的舌头,面部抽动了一下,“当初完全没有想到,能做到现在这个程度,能遇到这么多的人,很开心。”

“我也是!”切岛看到蛙吹的笑容,脸有点儿红地转过头,他看着窗外摸了摸鼻子, “其实我有点儿担心爆豪他们,最近的事太多了,有些情况我也帮不到忙……等一下,我电话响了……喂?上鸣?怎么了?”

“十多只不明生物?喂,喂?你在哪?”电话那边传来了嘟嘟声,“怎么断了……”

“这边有消息了,就在前面那个街区……好像听到声音了。”

“先生,拜托你把我在这里放下吧!”切岛扒着座椅说道,“你在这等着,别下去了!”

 蛙吹并没有听他的话,两个人一起下了车。

迎面像疾风一样袭来的是什么蛙吹没有看见,只知道反应过来时,切岛已经站在那东西的身体上了。

 

 

四.

“你们就别吵了,明明都受了伤,好好养着等治愈女神来吧。”切岛使劲拍了一下轰和爆豪的肩膀,“之前遗漏了什么、到底是谁的责任都先不用管了……今后的事商量着来,已经揪出那家伙的真实身份了不是吗?”

“吵死了!你那个腿不也是!”

“没事啦!”

“等等,你怎么回去?”

“看看能不能赶上电车吧……你们休息,我先走了。”

门口拉架的护士冲着切岛点了点头表示感激,上去给他们两个重新上吊针了。

切岛走出门,找到一个人没人的拐角处,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在墙角捂着脸蹲下了去。那个敌人的飞刃到眼前的模样他还记得,男孩在角落蜷缩着大哭的样子他也记得,今后的形势也只会越来越严峻,该怎么办才好……他也不知道。

“切岛。”

切岛抬起头,看到蛙吹伸出一只手,轻轻在自己头上摸了摸。

“伤没事了吗?”

“我只是小伤而已,包扎好了很快就没问题了。”蛙吹给他看了看缠着纱布的手,“你的腿没事吧?”

“没事!经常有的事。今天重伤员太多了,就不给治疗组添麻烦了。过几天我再来一趟。”切岛撑着拐站了起来,“刚才我去看了,芦户没事,丽日怎么样?”

“撞到头部了,现在还在观察,应该没事。”

“这样啊。”

两个人低着头沉默了一会儿,不断有路过的人跟他们打招呼,他们也只是努力笑笑。

“没事的。”

“没事的。”

切岛和蛙吹瞪着眼看着对方,两人同时说了一样的话。蛙吹从包里拿出那个红发的小玩偶递给切岛,“有切岛在真是太好了呢。”

“没有梅雨的话,我也会很紧张的啊。”

两个人相视着笑了,蛙吹上前扶住切岛的胳膊,“小心一点,我送你回家。”

“诶?!我还没有机会说过这句话呢!”

“以后会有的吧,先把现在的事解决了再说。”蛙吹看了看他的腿,“其实切岛要是想蹦出去也是可以的……”

“不用了!”切岛拽住蛙吹,“我觉得这样安全系数更高一点。”

两个人紧紧靠着,一瘸一拐地走了。

 

我们都无比爱着自己身边的人,试图成为他人的依靠。

而在同时,你能成为我的依靠,真的是天底下最幸运的事了。

      

                                     The end

 

 

 

 

 

 


评论(4)

热度(35)

  1. 桑xiaoger天儿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啊啊啊谢谢天儿的生日礼物!!!超级开心!!!能认识天儿真是太好了……可以陪我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