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儿

极度杂食 冷cp战士 !大多数cp都吃无差/互攻 防雷请慎关 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下一对要萌什么
挚爱小排球和我英
微博@走三步就掉个冷坑

【出胜出】Neverland(五)

丽日很心累,这一届完全带不起来(。)

幼驯染继续做背景板……

感谢追文的大家!还是会主剧情向,我会继续加油的!希望大家多给我评论XD

前文           三、四

前篇文末的“六个小球”应该是“七个小球”,我犯傻数错数了(土下座)

——————————————————————


     “我——回——来——了——”

       巨龙金色的鳞片在阳光下闪闪发光,不管他嘴里很有气势地嚎了什么,在下面的人类听来也只是“嗷嗷嗷嗷”。他的身体上有一道闪电形状的黑色印记,绿谷和丽日对视了一下,知道这是上鸣了。

     “突然叫我回来是要做什么!”上鸣在一片烟雾中变出了人形,把手里的包扔给了切岛,嘟囔着说,“我正和玛丽小姐打得火热呢……”

    “玛丽小姐?”

    “就是那个我梦寐以求的桃花运~多亏了丽日小姐!”

    “不,我只是转达了你未来的命运而已……”

    “那还是有你的功劳!让我有所准备!”上鸣环顾了一下四周,“王子殿下也在这里啊……总有种不好的预感……你们一个个的都怎么了?我又没欠你们钱,饿了?被女朋友甩了?”

       切岛拍了他一下,推着还在挣扎的上鸣向着岛上爆豪住的木屋里走去,丽日揣着那个水晶球,默默地跟在后面。

       爆豪的木屋搭在岛上最高的一棵树上。当初切岛兴冲冲地把木料运上去还揽下了建造木屋的活,建到一半才发现选址选得太高了,爆豪根本上不来。

       丽日望了望上面伸出的遮蔽了整个天空的枝条,拿出魔杖闭上眼睛念了一个咒语,一行人都晃晃悠悠地升了上去。上鸣兴奋地在空中滚来滚去,说这是他第一次体验作为人类飞起来的感觉。轰有点儿不敢往下看,他胡乱伸手扯到了爆豪的斗篷,把爆豪也吓一跳。爆豪扯过自己的斗篷很不友好地问候他,轰理直气壮地说真正的勇士绝对不会穿斗篷,不然不管是被马踩到还是被自己绊倒都是有可能的……

     “哦对了,那个叫‘饭田’的骑士呢,没找到这里来吗?我以为他会来把王子殿下带回去的……我说错了什么吗……大家怎么突然又是这副表情?”上鸣不解地看向切岛,切岛摇了摇头,率先攀到了木屋门口的木板上。

        绿谷伸出手把丽日拽上来,“没事吗?”

      “……没事。”

       丽日掏出了水晶球放在桌子上,“大家都看到了,饭田先生是怎么消失的。麻烦切岛先生给上鸣先生说明一下。我先继续往下讲了。”

      “一个月前,我从树上摔下来撞到了脑袋,醒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的记忆变了。”丽日看了看绿谷,“小久也知道的,一个月前的那个丽日,使用魔法绝对没有这么半吊子吧?”

      “我是丽日御茶子。我来自另一个世界。然后,可能让你们不能接受的是,你们,你们所有人,都和我一样,来自不同的那个世界。”

      “不同的……世界?”绿谷瞪大了眼睛。

      “饭田同学……我就这么叫他了,我们在‘那边’是同班同学。在座的各位也都是我们的同班同学。遗憾的是你们竟然一点都不记得了。那边的世界……没有魔法。但人类是有‘个性’的,比如说爆豪同学的个性是‘爆破’,轰同学的个性是‘冰与火’……”

      “我呢?好疼!”上鸣被切岛敲了一下脑袋,“抱歉,请您继续说……”

      “等一下,就算你这么说让我们怎么相信?”爆豪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另一个世界?个性?你是黑暗森林里的魔女,我们凭什么相信你?”

       “小胜!丽日和我认识好多年了!”

       “那又如何?现在这个身体里的她,不能被称作是以前的她吧?”爆豪扬起下巴,“你要怎么证明你说的话是正确的?不说清楚的话,那个骑士的消失……”

       “小胜!!先让丽日说完吧!!”

       “没关系的,我可以证明。”丽日站起身来,径直走到轰面前,“王子殿下,很抱歉但是……请问您是不是和您的父亲关系不好?”

       “……”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王后现在应该住在一个谁都找不到的地方,而且,您不是独生子吧?”

       “……你是怎么知道的?”

       上鸣举起手,“对不起殿下,传闻里也有说过一些有关您身世的问题,但是……王后……连我这种可以被称作情报贩子的人也不知道了。”

       丽日回头看向一直拿质疑眼光看着他的爆豪,“爆豪先生,您和小久关系非常不好吧?”

     “哈?谁都看的出来吧?”

     “从小时候开始就这样吧?”

    “……这种事猜也猜得出来吧?”

       丽日深吸了一口气,“好吧,那这样。切岛先生,轰先生,还有小久,你们睁大眼睛看看!这世界还有和你们头发颜色一个样子的人吗!”

    “这个……”

    “当然,轰殿下的发色可能和他的身世有关,切岛先生可能是因为本身是龙的缘故……但是,绿谷出久!”

    “突然叫我全名?!”

    “这个世界,有任何一个人和你有一样颜色的头发吗?!你有你父母的印象吗?”

     “有,但是他们很早就去世了,我只对母亲印象比较深……诶?”

     “我想问一下,在座的各位,都有清楚的记忆吗?”

     “怎么可能没有!!”

     “我,我就没有。”

       全房间的人把目光转向了上鸣,上鸣打了个冷颤,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其实我对我小时候的事一点儿印象都没有……切岛,你说我们是在一座岛上长大的,怎么可能没有一点儿记忆呢?”

     “长大了自然忘了?”

     “但是不可能啊!我只知道我是一条龙,除此之外好像并没有什么,能证明我是一条龙的记忆了……”上鸣低着头,“这也是我去人类那边的一部分原因,想知道自己是不是跟他们有所联系……”

     “上鸣……”

     “抱歉,因为太诡异了,我也没跟你说过这些。”

       丽日眨了眨眼,低下头沉思了一会儿,“轰殿下,您和饭田是一起长大的吗?”

     “不是。如果你想问有关他的记忆的话,他只跟我提过他有个很敬重的哥哥。”轰咬住嘴唇顿了顿,继续说道,“但是我一时好奇去查了,英格尼姆家族里,应该只有饭田一个儿子。”

     “喂,你们突然都在干什么?!怀疑我们看到的一切是假的吗?”

     “很遗憾爆豪先生,就是假的。”丽日猛地站起身来,“我明白了。”

     “那个世界里,人的个性是千奇百怪的。像复制个性、消除个性之类的都有。我依稀记得我们几个之前一起参与了一场救援——忘了说了,我们都是要成为‘英雄’的人。”

      “英雄?这是想成为就能成为的吗?”

     “那个一会儿再说,我先来解释饭田同学的事。他在那边的世界里,被小久和轰殿下救过。也就是说,救轰殿下的场景可能触发了他的某些记忆——饭田同学在最后,大脑出现了剧烈的疼痛。”

      “我,和他?”轰转头看了看绿谷,“一起救过饭田?”

     “是的,千真万确,你们三人是很好的朋友。饭田同学最后的话大家都听见了吧?可能你们听不懂,但是在我听来是让人战栗的。‘哥哥说天哉的手指在动’,还记得吗?”

     “那个哥哥……”

     “没错,在那个世界真实存在的饭田哥哥,他在一次执行任务重受了重伤——这也是饭田同学执念的来源之一。饭田在那个世界是睡着的,在这个世界消失之后他在那个世界可能醒来了……也就是说,现在的我们,都有可能是处于睡眠状态。这个世界里存在的只是我们的意识。”

     “也就是说饭田没有事吧?回到那边就安全了吗?”

     “是,请放心吧殿下。”

     “你刚才说‘意识’?什么意思?”

     “打个比方,如果把你的大脑取出来连上电极……”丽日看到几个一脸懵逼的“西方中世纪只会用魔法”的人,懊恼地一锤桌子,疯狂挠头,“啊啊啊那这么说!假如说我把爆豪同学打晕了!”

     “怎么可能你这大脸女!!”

     “然后!我在他睡着的时候用魔法塑造他的意识和记忆,告诉他他正在骑着龙打架……”

     “喂……”

     “你能想象的到吧?你的身体没动,但是你的意识认为你动了。”

       绿谷站起身,“等一下丽日同学,我整理一下思路……你的意思是,我们的记忆和这个世界出现矛盾,还有饭田他说的话,能可以成为我们现在失忆,仅作为意识存在的证据吗?”

     “是的。还有你的头发。”

     “是,我的头发。”

     “这个世界恐怕是那个敌人依靠他的个性创造出来的世界,如果我们不醒来可能就会一直睡下去……但是,这个世界过于庞大,还是出现了一些小漏洞可以让我们钻!比如——这个!”

       丽日举起了她的水晶球,“大家看看,里面是七个小球吧?”

    “是……大小还不一样,在浮动着……”

    “在饭田同学消失之前,这个里面有八个小球,小久可以作证。饭田同学消失之后,这里面也少了一个小球。”

    “等一下,也就是说丽日的能力!”

    “我作为知晓一切的魔女,可以对这个世界发起挑战。”丽日叹了口气,“现在我们有六个人,也就是说还有一个属于那边世界的人不在场。那个人必须尽快找到,如果我的记忆没有出错的话,她应该叫‘蛙吹梅雨’。”

     “……你就这么肯定?”

     “当然!而且只要她出现了,就也可以证明我说的是实话了吧?”丽日一挺胸,“你们要怀疑我我也没办法,但是你们不能阻止我让大家醒来。”

     “刚才那句话好帅啊丽日小姐!我们也会努力的!”切岛兴奋地一握拳,“是吧上鸣!”

      上鸣被切岛狠狠一拍,差点没把肺吐出来,“是的,鉴于我的桃花运,我很愿意相信丽日小姐。”

       轰也点点头,“我相信饭田,所以我相信丽日小姐。”

     “真的吗?!非常感谢!!”

    “爆豪!不管怎么样总之先努力看看吧!”切岛笑着揽住爆豪和轰,“王子殿下也是,这种感觉真的太诡异了啊……我可不想睡一辈子啊。”

     “睡美人……”轰若有所思地说。

     “对啊!!要被王子亲一下说不定就醒过来了!!”

     “不是吧……我可不想被男人亲啊……但是豁出去了!”

       轰往墙角退了退,“你们想干什么……”

       爆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推了一把上鸣,后者被绊了一下往前扑去,就在人间惨剧要发生在王子轰身上时候,绿谷发话了。

      “等一下。”

       爆豪一把拽住上鸣的背带把他拎了回来,“怎么了?”

       丽日试探性地走上前,“小久?”

       绿谷挠了挠头,“抱歉,我不是不相信丽日。但是我们要怎么醒过来呢?大家现在其实也都还是一头雾水吧?虽然证据很多,但是就是不能完全抛弃自己看到的一切,因为它们太真实了啊。上鸣和饭田的记忆确实有漏洞,但是如果说除了我的发色,那我和小胜的经历,基本上是无可挑剔的啊。”

      “丽日,我觉得我们需要冷静下来整理一下几个人的记忆,看看哪里还出了疏漏。然后,我们需要更多的证据……首先从……”

      “找到那个‘蛙吹梅雨’开始。”

      “没错,小胜说得对。”绿谷不好意思地蹭了下鼻子,“抱歉,我不是有意泼冷水的,只是现在的情况实在有些诡异。丽日,一会儿能不能把你知道的全部告诉我?让你一个人承受那些记忆也太辛苦了些,我们会努力帮助你的。”

      “嗯!”丽日露出了微笑,“我也会加油的。”

      “话说啊丽日小姐,我在那边的个性到底是什么啊?”

      “嗯……是雷电哦。”

      “开玩笑吧!!一模一样……”

      “诶?!在这边也是吗??”

      “太神奇了!!”

       绿谷跟在准备去吃烤鱼的众人后面,缓缓摘下来了自己的手套。上面的伤沟横交错,绿谷轻轻抚摸着粗糙的伤疤,记忆如同雷声般在脑海中回荡。

       他抬起头,看到了在他不远处愣住的爆豪。

       绿谷慌忙地戴上了手套,冲着爆豪点点头,去追前面的几个人了。

       爆豪呆在原地,呓语般地说出了那个名字。

     “欧尔迈特。”

                                         


                             TBC

 

 


评论(10)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