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儿

极度杂食 冷cp战士 !大多数cp都吃无差/互攻 防雷请慎关 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下一对要萌什么
挚爱小排球和我英
微博@走三步就掉个冷坑

【出胜出】Neverland(六)

幼驯染日常打架

前篇 http://skyhigh1999.lofter.com/post/1e1ab2ba_10e225b5

大家请多给我评论呀XD

—————————————————


       绿谷做了个不怎么美丽的梦,梦里他和爆豪正在悬崖边打架。爆豪把他压在一块大石头上,一边揍他一边骂他弱鸡,绿谷气得差点儿拿起旁边的石头砸上去,想了想还是用了另一种比较文雅的方法——他狠狠地向爆豪的裆踹了下去。
        两个人忍着疼痛各自缓冲了一会儿,绿谷顶着头晕脑胀的感觉摇摇晃晃地站起来,看到那边的爆豪的身影正不停闪烁着。他揉了揉眼睛,依稀看到爆豪好像换了一身很难以言喻的服装……手上好像垂了两个大椰子,头上插着森林里的炎鸟羽毛似的装饰……
        绿谷想也不想就说出了口,“你品味怎么这么烂啊!”
        爆豪瞪着他捂着裆骂了回来,“你他妈才是土得掉渣!”
        绿谷感觉头传来了一阵疼痛,梦里的他隐隐约约想起了白天的事情,是和饭田最后一样的感觉吗?那边的世界到底是什么样子?为什么他总会感到深深的恐惧感?
       他扶住石头,使劲拍了拍头,试图让自己醒来。他看到爆豪又一次冲了上来。绿谷本能般的做出了迎战姿势,用一个坚硬的头槌问候了爆豪。
        他们两个双双向后倒去。绿谷在意识陷入黑暗前听到了一声轻轻的叹息,像是中年人对着不听话的孩子,怜爱又无奈地管教一般。那个人在绿谷的梦里,好像是在他的耳边一样说道,“只能靠你们了,我们在这边等你们。”
       “快回来吧。”

      “喂绿谷!绿谷!!”
       绿谷猛地睁开眼,他粗喘着气坐起身,在原地坐了一会儿平复心情。一个水壶递了过来,绿谷想也不想就接过来猛灌了两口。
       切岛蹲在他旁边,小声问道,“你做噩梦了吗?没事吧?”
      “谢谢……没事。”绿谷抹了一把一头的冷汗,看到切岛一身备好的行装。旁边,轰正枕着行囊睡得正香,丽日有点儿不雅地蹬了半边毯子流着口水,上鸣的手正在空中试图抓取着什么东西,嘴里念念有词……
       绿谷把丽日的毯子扯好,切岛随手往上鸣怀里塞了只咕咕叫的野鸡,这俩人同时满足地砸吧了一下嘴,继续睡了。
       “切岛现在要去哪?话说小胜呢?”
       切岛耸耸肩,“我也不知道,我醒来的时候他就不在了。”他有点儿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这是我第一次这么靠近人类这边,有点儿好奇,想出去转转……”
       “你带丽日做的那个信号弹了吗?有事的话可以求救。”绿谷在怀里摸了一会儿,掏出来一支匕首,“你没有人类的武器吧?拿着这个,实在不行先应急。”
      “谢谢你啊绿谷!!”切岛看着拔出匕首,端详了一阵它的刀刃,“其实我还没有真正意义的和人战斗过。你知道,龙有直觉的,我们会提前感知到危险,但是那个危险的大小和强度还有什么时候会到来我们都不知道……”
       “切岛现在感觉到了什么吗?”
       “有一点。就是那种,轻微腹痛的感觉吧!!”
       “那就不是很严重?”
       “是。但是还是会有些担心啊,我在这边不能现出龙形,又不像上鸣那样已经在人类那边生活了很久,总怕,拖累爆豪和你们……”
       绿谷笑着把包好的干粮递给他,“没事的,现在的切岛只是实力被隐藏起来了而已。我们的当务之急是解决丽日所说的问题。在这种特殊的事情上,谁具有真正能派上用场的刀刃,还不一定呢。哦对了!能不能给我一片你的龙鳞?我怕到时候找不到小胜又找不到你……”
       “好!”切岛的一只胳膊瞬间生出了红色的鳞片,他毫不客气地揪了一片下来,蹭了蹭上面的血迹,“给!我就往那边走一走,不用担心。”
       “好,一会儿我们也出发了。”绿谷瞪着切岛瞬间愈合的伤口,拼命忍住了吐槽的欲望,“丽日说那位「蛙吹梅雨」是一个有着大眼睛和黑色长发的女孩子,可以的话也请切岛注意一下吧。”
      “这样吗!我记住了!”
        绿谷看着切岛的身影消失在树林里,叹了口气准备把地上的三个人摇醒。他刚使劲摇了摇上鸣,还不幸地被认成了上鸣所说的“玛丽小姐”,差点被抱住啃一顿,就看到王子轰的那匹白马,慢悠悠地走了过来去啃轰的头发。轰迷迷糊糊地醒来,看见马,轻轻拍了拍它的头,翻了个身继续睡了。
       丽日也睡得如痴如醉,绿谷哭笑不得正准备强行把他们叫醒,就看到爆豪拿着一堆摘来的浆果从森林里走了出来。
       绿谷咬了咬牙,冲着爆豪一声大吼,“小胜!你的衣服真是诡异到极致了!”
       “哈!?你说什么混蛋臭久?!”
       巨大的爆炸声吵醒了林子里的鸟,还有三个躺在地上酣睡的家伙。绿谷揉着有点儿疼的脸,往嘴里塞了一堆爆豪摘来的浆果,觉得挺值的。
        “呼——真是太舒服了!!”
       上鸣在马上痛快地伸了个懒腰,丽日在后面抓着他问道,“第一次骑别的生物很新奇吗?”
        “当然!!”上鸣摸了摸白马的头,“我之前一直怕啊,万一它们认出来我是什么东西,一屁股把我撅下去怎么办……不愧是王子殿下的马,真乖啊!丽日小姐请抓紧我~”
        “抱歉,轰殿下……”丽日侧坐在马上冲着牵着绳的轰笑笑。
        “没事的。丽日小姐的魔法要留着用在更切实的地方。”轰冲着丽日点点头。
       绿谷和轰并排走着,他偷偷看了一眼远远走在前面的爆豪。梦里的爆豪穿着奇怪的衣服,不论怎么说在这个时代都是不合常理的。爆豪好像觉察到了他的目光,猛地一回头,绿谷吓得连滚带爬地跑到了马屁股后面。
       他扶着马屁股叹了口气,稳了稳心神,轻轻拽了下丽日的长袍。
       “小久,怎么了?”
       “丽日,有件事我昨晚上想了想,果然还是想不通……如果你说,饭田是因为和我和轰殿下在特殊情况下的相遇想起了以前的事然后醒来的……那为什么丽日,还在这里呢?……我没有怀疑你的意思!但是总感觉应该搞明白这件事……”
       “没关系的!其实我也一直在想这个事……”丽日低垂下眼睛,显得有点儿沮丧,“我应该已经「醒来」来了啊?如果这样的话都不能回到那边,我都不知道要怎么找出那条回家的路了……”
      “不要沮丧!一定没问题的!”绿谷开始反过来安慰丽日,他敲了敲太阳穴,“诶,你说,你们两个的区别是不是在那个「使记忆恢复的关键事件」上?你看,丽日只是摔了一下,偶然恢复了记忆吧?”
      “虽然挺有道理……但是这么说也很奇怪啊!「记忆恢复」难道不是回到现实世界的钥匙吗?”丽日疯狂挠了一会儿头发,炸得跟鸡窝一样,“总感觉离答案又近了一点,就在嘴边但是说不出来……”
       “唔……「记忆恢复」……「使记忆恢复的关键事件」……对了!饭田的那件与他哥哥相关的重大事件!”
        “嗯……怎么了?”
       “饭田的哥哥不应该在这个世界存在,但是饭田却认为他存在……也就是说,让饭田最在意、最不能忘怀的事情给了他通往那个世界的钥匙……”
       “啊!!!那就是必须找出本人最不能忘记的事情!”丽日兴奋地一拽,揪到了上鸣的肉,让他在前面嗷嗷叫唤,“抱歉!我太激动了!但是小久……我和大家都只做了时间不长的高中同学,我,我可能会不知道怎么帮你们啊!”
        “没关系,丽日只要把知道的慢慢都告诉我们就好了。上鸣,轰殿下,你们听到了吗?”
        “听到了!没问题!”
        “嗯,我大概明白一点了。对了,绿谷,你和那位魔神要是累了也可以上去坐一会儿。”
       绿谷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魔神……”
       “喂!偷偷摸摸说什么呢你们!快上来看看这!”
       “我爽够了!爆豪你要不要来坐一会儿?”上鸣从马上跳下来跑上前去,“这一段路我记着呢,不用担心!”
       “小久!你上来坐一会儿吧!我去看看路!”
       “我也去,绿谷,给你马。”
       “诶,诶?!等等啊你们!喂!”
       绿谷牵着一匹马傻兮兮地站在原地,看到三个人又蹦又跳地跑到前面,留下他和一个“魔神”,还有一匹试图啃绿谷头发的马。
       “小胜,你看,两个人牵着一匹马不骑,挺傻的……要不然你上来?”
       绿谷牵着马在爆豪身后慢吞吞地走,“喂,小胜,听见了吗?”
       “我才不想骑!”
       “那我骑了?!”绿谷拽着马,瘪着嘴嘟囔着说道,“反正小胜也会觉得,「为什么你骑我不能骑」吧……”
       “你这混蛋,是不是对我意见很大?”
       “很大又怎么了?!现在我们面临着关乎生死的问题,小胜还是这样!”
       “哪样?!”
       “不配合!对我不好!半夜和我打架!”
       爆豪一脸不敢置信,“我干嘛要对你好?!还有我哪里跟你打架了?!”
       “昨晚上!”
       “哪里有?!你这混蛋睡糊涂了吧!”
       “啊。”
       “哈?”
       绿谷拽着马悄悄走快了一点,“那个,对不起,我不小心,把做的梦当成现实了……”
        “……你这傻逼!!!”
        “小胜,坐马吧!一大早出去找早餐很累吧?我帮您牵着……哎呦别打!”
       绿谷闭着眼睛想逃到丽日那边去,却突然感觉到身体悬空,下一秒,自己已经稳稳当当的和爆豪一起坐在了马上。
       绿谷理亏,只能默默地驾起马来。爆豪和他背贴背坐在后面,一言不发。
       “臭久。”
       绿谷吓得扑到了马上,他挺了挺胸脯,问道,“怎么了,小胜?”
       “你知不知道一个叫……欧尔迈特的人?”
       “欧尔……迈特?”
       “欧尔迈特。”爆豪靠着他的背慢慢说道,“我一开始是不信那个大脸女的,但是又见到你这个混蛋之后,这名字就开始动不动从我脑子里冒出来。你有印象吗?小时候认识的人之类的?”
        “喂,臭久?”
        绿谷的手狠狠攥着缰绳,背上出了一身冷汗,爆豪回头看到他颤抖着的手,把他的头强行掰了过来,使劲扇了他一下,“喂,臭久!脑子报废了吗!”
       绿谷惨白的脸泛上了个红色的手印,他好像一点儿没有感受到疼痛,“欧尔迈特……还有……”绿谷看向爆豪的脸,伸出手去轻轻戳了一下,“小胜……”说完,他耗尽气力似的直直向前倒了下去。
       爆豪眼睁睁看着绿谷昏了过去,无论怎么捏他脸都醒不过来,“可恶……怎么回事……喂!大脸女!你们在哪!”
        他跳下马,把绿谷拽了下来,确定他还在呼吸后松了口气。爆豪看着绿谷的脸,这家伙的一切都与那时没有什么变化。通过魔女丽日的话,他和绿谷都第一时间意识到了一件事,同学关系在这里已经不存在了,只有他们两个在这个世界还维持着「与之前一样的关系」——那就是儿时玩伴这件事。
       如果说饭田的执念在于他的哥哥,那么他的执念就在于绿谷。爆豪认为这件事是没有道理的,他和绿谷所经历过的事完全不足以让自己对他有那么强的执念。换句话说,如果绿谷没有脑子烧掉来找他,他们早就相忘于江湖了。
        但是,为什么?这种好像是不属于自己的感情,愤懑,厌恶,和无法放弃,难道是属于另一个世界的自己?
        爆豪没有意识到自己不知不觉中已经攥住了绿谷的手,他看到切岛拽着一个黑发的女孩子和其他人一起向他跑来。
        还真找到了?爆豪的大脑已经无法处理这层信息,他只知道,自己和绿谷,已经要开始走向一条可能会能击垮他们的真相之路了。





TBC

评论(4)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