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儿

极度杂食 冷cp战士 !大多数cp都吃无差/互攻 防雷请慎关 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下一对要萌什么
挚爱小排球和我英
微博@走三步就掉个冷坑

【月缘】Brother!

送给红茶的生贺小短篇!这两天一直昏睡忘记发……
又是这个tag的第一篇(呕血)
暗暗许愿以后缘下前辈的大活跃!
————————————————————

在月岛明光过生日的前一天,他正在洗水槽前洗着碗,他的好弟弟装着不经意的样子一边喝咖啡一边问道,有没有什么喜欢的东西。
明光想都没想,说想和萤一起去游乐园。
月岛呛到,放下杯子实实在在咳了一会儿,抬起头来用又不解又怜悯的眼神,看着他已经上大学的好哥哥。
愚蠢的哥哥有点儿不好意思,用沾满泡沫的手戳了一下弟弟的眼镜,说只要是萤给的,他都会很开心。说完他手上的动作顿了顿——他才想起在弟弟的禁言名单上排名最靠前的词汇之一就是“随便”。
他看到弟弟推了推眼镜,转身去了楼上,只能问道,“你去哪?”
他的好弟弟说,“去买票。”
月岛明光在回学校后跟同学聊天的时候自豪地提到,自己可以把“成年仍和弟弟保持良好的兄弟关系”这一点写到以后的简历里了。同级的男生笑着嘲笑他弟控,明光不可置否地摇摇头。他起身拿起了放在男生桌子上的gay向杂志,被狠狠拍了一下手。
明光说我就看看,男生说你直得跟个松树似的看什么看,明光说你怕什么,还怕我爱上你男神吗?
他趴在床上翻了两页,男生凑到他旁边问道,你是不是碰上什么有关男人该用哪里做的问题了?
明光把杂志往他脸上一拍,让他闭嘴——这本就是那本被他弟弟伪装成女性泳装杂志的读物。明光说,你现在别跟我说话,我怕我迁怒你。
男生愣了一下,随即拍了拍明光,说知道了。是你弟弟?
明光的头埋在枕头里,使劲点了点。
他说,那天下午,他们玩完了海盗船和过山车,在园子里走得有些累,就找了个地方休息休息。
那时候太阳很大,他们面前的广场正喷着喷泉,彩虹在阳光下轻柔地穿梭过水柱。月岛弟弟被一个拿着蛋卷冰激凌的小姑娘撞到,在那孩子盯着地上慢慢融化的冰激凌球要哭出来之前,月岛兄弟一个对视,达成了一个不怎么相似的共识——明光飞奔去了旁边的店铺,留下月岛弟弟愣在原地,半天才反应过来自己被哥哥抛弃,咬着牙蹲下来哄小姑娘。
明光拿着冰激凌回来的时候,看到旁边多了一个人。在家时,虽然很不愿意谈排球的话题,月岛还是会跟明光说一些有关同学的事。他眯着眼睛认了一会儿,发现那好像是月岛在排球部的前辈,二年级还是三年级他记不得了,好像是叫,缘……缘下?
那位黑发的前辈轻轻抹去小女孩脸上的泪,揉了揉她的头,小女孩吸吸鼻子冲着月岛鞠了一躬,月岛见状也冲着她鞠躬,一不小心撞到了前辈的头。
月岛似乎是很慌张地在道歉,缘下笑着摆摆手。明光看到月岛的手伸出去又收了回来,似乎是差点就直接摸上了对方额头的样子。
缘下刚刚听到小女孩的哭声,拎着包从喷泉就穿了过来,白色的衬衣湿了一片。月岛扯了扯自己的衣服,好像是说自己套了两件,要不要凑活换一下。缘下说没事,在包里找了一会儿,不好意思地笑笑,向月岛伸出了手。
明光看到自己的弟弟很是默契地从包里掏出了一包纸巾递给缘下,默默看着对方擦着衣服。缘下毫不客气地用完了一包,明光正想着他们前后辈关系真好,一点儿都不见外的时候,他的好弟弟伸出了手,用手背擦了擦缘下额头上的汗。
缘下似乎是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明光觉得自己也快被吓出心脏病了。然而这位前辈很快冷静了下来,用手里剩下的最后一张没用过的纸巾擦了擦月岛的手,又任凭他把自己的刘海整好。
“啊,和眼镜哥哥长得一模一样的大哥哥!”
小女孩蹦跶着冲着看傻了的明光跑来,手背在身后眼巴巴地看着明光手里的冰激凌。明光心如刀绞地揉了揉她的头,把冰激凌递给了她,说这是赔给她的。缘下从那边跟了过来,见小女孩已经开始舔了,只能叹了一口气,向明光鞠了一躬,说让他请他们兄弟吃饭吧,本来乱跑碰掉冰激凌就是这孩子的错。
小女孩看了一眼缘下,嘴边沾着冰激凌又去跟月岛道歉。月岛说没事,不用了,他和哥哥还要继续去玩,以后再约。说完他挤出来了一个努力温柔的微笑。
缘下也冲着他笑笑,明光在旁边胃疼肝疼加头疼,因为不管是弟弟房间里的杂志还是弟弟喜欢演员的品味都似乎一下子有了解释……
“所以呢?你跟他谈谈了吗?”
“没有。”明光抱着枕头坐在床上,“我弟弟他是我认识的人里面最聪明的人了……”
“好好说话,别夸你弟。”
“我就是想说,按理说我觉得他不可能察觉不出我知道了他是……所以最大的可能就只有一个了。”
“可爱的男高中生在恋爱中。”
“你能不能把那个形容词去掉?”
“我可爱室友的男高中生弟弟正在恋爱中。”
“请您闭嘴。”
“请您继续说。”
“但是我去逼问了我弟弟的发小,他说他敢拿人格担保萤没在恋爱,你觉得呢?”
“暗恋中?”
“……”
“所以说……你烦恼的原因就是,弟弟喜欢上了一个人却不知道怎么告白,等这一天等了十七年的你却悲伤地发现这个人是男的……按理说你应该是要帮他的,传授点儿经验什么的……”
“……”
“但是你在这方面完全没经验。”
“不对啊!!重点不应该在我弟弟他是个……”
“你歧视我们啊?”
“没有,只是,真的到了自己身上,有点儿不知所措……”明光捂着脸哐当一下躺到了床上,“……但是我还是挺开心的。”
在薄薄的彩虹间,喷泉的声音哗啦啦响,他的弟弟和他暗恋的人站在广场中央,如同在表演一场没有动作的华尔兹。萤在他面前,第一次露出了高中生青涩的微笑。
他怎么会不知道呢,那一定是喜欢的不得了才会露出的表情了。



The End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