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儿

极度杂食 冷cp战士 !大多数cp都吃无差/互攻 防雷请慎关 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下一对要萌什么
挚爱小排球和我英
微博@走三步就掉个冷坑

【出胜出】Neverland(七)

五千字更新!

前篇 http://skyhigh1999.lofter.com/post/1e1ab2ba_10f5b0fe
铺垫章节基本完工!
欢迎大家给我评论qwq
—————————————————
       在魔女丽日提到过“绿谷出久的头发颜色完全不符合这个世界的设定”之后,爆豪越看这头绿色卷毛越觉得糟心。绿谷昏过去之后并没有怎么样,跑过来的丽日对着他又是揪脸又是揪耳朵,最后她看着枕着爆豪膝盖翻了个身的绿谷得出了一个结论——他睡得很香。
        “绿谷这几天都没有睡好吧,今早上还看见他做噩梦,起来的时候那么大两个黑眼圈……”切岛低头看了看他,“爆豪,他就那么睡过去了?”
        “不是睡过去!刚才绝对是昏过去!等等,噩梦?什么噩梦?”
        “我今天早起床的时候,看到绿谷在地上滚来滚去,嘴里不停地叫「小胜,小胜」……呃……”
       “怎么了?”
       “「小胜!放开我!你这个没有人性的爆炸头!一天天光着身子跑来跑去!」之类的……话说啊,绿谷昨天是不是喝了不少酒啊哈哈哈哈哈!!”
       丽日和上鸣眼疾手快地把绿谷从爆豪腿上拖了出来扔到一边。丽日拍拍手,“小久他可能只是太累了,让他睡会儿吧。来,让我给你们介绍……小梅雨,快过来!”
       穿着红纹短裙的少女光着脚,踩在草地上从大树后慢慢走了出来。她拎着一个小篮子,里面不知道装了些什么——丽日看了一眼切岛嘴边的蛋糕屑,表示自己不再好奇了。
        切岛一大早从跑出去,用人类的双腿跑过了虬结的树根,路过了趴在树洞里睡觉的巨狼,跳过了正在搬家的蚂蚁一家,最后在波光粼粼的湖边停了下来。他张望了一下看着旁边没人,把衣服一褪就跳了下去。
       龙不经常有这么舒服的湖可以用来洗澡的。
       他在湖底向上望去,太阳的光芒如水波般荡漾着。他有一点他小时候的记忆,关于自己偷溜出去,看到人类用细弱的身体试图统治整个世界,自己带着一只在箭下受伤的兔子逃跑的记忆。
       龙,也伤害弱小,他们每天都在捕食鱼类——但是为什么,在他看到那些人类的表情时,却会感到莫名的恐惧感呢?
       他曾问过爆豪这个问题,爆豪沉默了良久,问他,人类里分好人坏人,或者说是想法不同的人,有些人认为掠夺是一件爽快的事,有些人甘心约束自己也要保护他人……龙没有这种分类吗?
        切岛想了半天,说至少他见过的没有。但是传说里也会有那种去向人类发起战争的恶龙,他曾经好奇去向岛上的长老问,这些龙最后获得了什么?
       死亡。这是切岛得到的答复。
       爆豪嗤笑,他说反正无论如何都是一死,为什么不放开折腾一下呢?现在的龙只能老老实实呆在岛上,度过漫长且无趣的一生……
        切岛说,所以他才想变强,然后再出去。
        “龙是强大的生物,人类也是强大的生物,总会有办法让我们和平共处的……人类有美丽的住房,在山坡上和绵羊玩耍的孩子,面包房里飘出的香味……我想拥有那些东西,而不是毁掉它们。当然,如果有人要来破坏我们的家园的话,我也不能跟他们客气的!你说对不对,爆豪!”
       那时的爆豪不知道想起了什么,一个人沉思了一会儿,拍了拍切岛的肩膀,转身去了海边。
       上鸣说他没有小时候的记忆,他呢?他的记忆有什么不符合常理的地方吗?切岛发现自己完全无法证实自己所生存的这个世界是「假的」,他所触摸到的这冰凉柔软的水竟然都是幻觉吗?
       龙的血液在体内蠢蠢欲动,切岛发现他终于找到了那条道路——有他的梦想在,也有更多的挑战在的道路。
      切岛畅快无比地从水面冒出,手里还抓着一条湖里的鱼。他感到自己被一个黑影笼罩了。切岛慢慢抬起头,看到了一个看起来和丽日差不多大的人类女孩,正举着鱼叉直冲着自己。
       “抱歉!我以为那个阴影是……”
       “没事没事,反正我也不怕这东西!”切岛笑着拨开那个鱼叉,余光瞥到了旁边堆着一坨还在摇尾巴的鱼和一个小篮子,“你是来捕鱼的吗?”
        “嗯。这个湖在大雨后会出现。我这两天还要赶很远的路,所以想多捉一些做食物……不说这个,请问你是?”
        “我只是和朋友一起路过这里,叫我切岛就可以了。”
         “……”
         “怎么了吗?”
         “切岛,锐儿郎?”
       切岛瞪大了眼睛,差点从水里蹦出来,“为什么你会知道我的名字?!”
        女孩把他扔在岸上的衣服递给他,“我也不知道,说来话长了……这么说你可能也听不懂,我觉得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蛙吹?蛙吹梅雨?!”切岛套上衣服就跳了出来,他拽起蛙吹就跑,“丽日!丽日你是不是知道?我们快去见她!鱼一会儿再回来拿!”
        几个人围坐成一圈,中间的蛙吹一个个叫出了他们的名字,也认出了躺在地上还在睡觉的绿谷。
        “很抱歉,我只是能马上叫出你们的名字,但是连自己为什么会脱口而出都不知道……我在一个月前发现自己躺在一个村落旁的树林里,那里的人救了我。我发现我靠直觉能说出或写出一些东西……”
        “所以你靠着直觉来到了这里?”丽日抓着她的手轻轻问道。
        “嗯。我挨个说出了自己知道的名字,上鸣,那位很有耐心的先生告诉了我一些事。”
        “诶等等等等?你说我告诉你的?不可能啊!”
        “那时候上鸣先生喝醉了,我不小心占了便宜,知道了「切岛」和「爆豪」是在这边的,「绿谷」和「丽日」就在森林里,但是我没有找到你们……”
        “那时候我和小久正好在路上吧。”丽日站了起来,“这样的话,我和小久的推断就都能被证明了。一会儿我跟小梅雨慢慢说清楚这些事,现在先商讨一下之后该怎么办吧。”
        “就算我们现在都确定了这个世界确实是假的……也很难像饭田那样,正好碰上能让他醒来的事啊!”上鸣挠了挠头,“如果按绿谷说的,要找到「最难以忘怀」的事,我上次和人打架掉了半颗牙,要不是找到了那个补牙的老医生,这辈子都毁容了!这也是难以忘怀的事吧!”
         “呃……”
         “我觉得还是有区别的。” 从饭田离开这个世界后就没怎么说话的轰突然发声了,“在我的记忆里,我和饭田自从刚成年就认识了,他作为我的贴身骑士,一直和我很亲近。他知道有关我家庭的事,他也会跟我讲有关他兄长的事情。每次他跟我说起他的兄长,都像小孩子一样双眼放光。虽然我后来在查了有关他们家族的事之后感到奇怪,却还是没有忍心问他事情的真相。”
        “你原来能说这么多话的吗……好疼!”上鸣被爆豪敲了一下脑袋,只能继续好好听了。
        “丽日小姐说,饭田在那边所遭遇的事情是哥哥受伤,无法再作为英雄战斗这样的惨祸,也就是说,这件事对饭田的影响一定会非常大——依我在这个世界对他的了解也可以推出这个结论……”轰停了下来,看着认真听他说话的众人。
       大概沉默了快一分钟,爆豪忍无可忍地说,“你他妈倒是继续说啊?”
        “我不知道了。”
        “你这混蛋!这不是什么都没解决吗!”
        “我只是觉得,绿谷所说的「最难以忘怀的事」是正确的,只不过这件事需要一个方向……” 


         “是英雄吧。” 


       众人闻声向后看去,绿谷正趴在地上,眼角还有刚刚打哈欠打出来的泪,他抑制不住地又打了一个大的,引得一圈人都跟着他打哈欠。
       “抱歉,我刚刚已经醒了,不是很清醒,但是大家说的话都大概听到了。”绿谷扶着树爬了起来,看到自己屁股上蹭的一堆泥,有点儿疑惑地看向前方,丽日和上鸣瞬间转头,爆豪也“啧”了一声,移开了目光。
       “嗯……那我继续说了。丽日可能因为太过于习惯那个环境,忘记了「英雄」这个最重要的词。「为培养英雄而建立的学校」,而我们又是在其中就读的学生,彼此都是一个班的同学,不觉得太巧了吗?”绿谷似乎还没睡醒,身形摇晃了一下,离他最近的爆豪伸出一只手,不自觉地扶他一下。绿谷却往另一边歪去,躲开了他的手。
        他们的目光在空中交汇,绿谷好像意识到自己的动作有点儿故意过头,眼底闪过一丝失落,却还是决绝地把手收到了身后。
        “我是这么想的,这个「最不能忘怀的事」绝对和我们当初在那个世界的经历,准确的说是学习成为英雄的经历有关。丽日,敌人想要摧垮的是作为英雄的我们,这么说对吗?”
         “嗯……可以这么说。”
         “所以,什么促使我们成为英雄,什么坚定了我们的信心……这一定是最需要我们找出的事了。这件事其实很容易得出结论,现在的问题是,为什么我们的记忆差别这么大。有的人缺少部分记忆,有的人多了一块记忆,有的人根本没有记忆……既然这个世界是由我们的意识生成的,那么是不是和这个有关呢?”
        丽日低头沉思了一会儿,“结合大家在那边的经历和这边记忆完整度看……难道是「执念」?”
        绿谷靠在树上点了点头,“我觉得是有可能的,执念越深,有可能意识越强,在这边也就陷得越深……但是这也仅仅是我的猜测而已。要是想证明的话,我们必须再把我们其中的一人,或者两人,或者更多,送回去。”
        “这不是又回到最初的话题了吗?!到底要怎么才能找到那件「难以忘怀的事」!”
        “丽日可以帮助大家……另外,轰殿下,你之前有说过,王国之间要开战吗?”
       “是的,我本是就想来寻求帮助龙的帮助。那个国家是个极为强盛的国家,魔法师,武斗士,都比我们这边要多得多。那个国王……就是我的父亲,认为我们占据了良好的地势且实力较强,完全无所畏惧。”轰看了一眼旁边的切岛和上鸣,“于是我就出来寻求这个看似不存在的帮助。没想到,竟然让饭田……”
        “不要再想了,殿下。要不是饭田,我们还得不到这么多信息呢!现在我们只要能紧随其后逃出去!就能不辜负他了吧?”
       “你说的是。”轰从怀里掏出一只鸽子,“你们看,那边我们的人传回来消息,说那里的人已经开始准备船只和粮食了,说他们是要远航也是可以的,但是一箱一箱的武器,就无法解释了。”
        轰转向绿谷,“绿谷你继续说,我们该怎么做?”
        “参战。”
         “……诶?”轰有点儿惊讶,“既然是假的,就没有必要参战了吧?”
         “轰殿下肯定会去的吧?”
         “是的。虽然知道这些事情都是虚幻的,但是在我的感情里,那还是国家的民众,不能辜负。大家没有必要牵扯进来。”
         “臭久的意思是,只有打架,才能做那什么「英雄」。”爆豪在后面掰开挡在面前的轰和丽日,“喂,你这混蛋,是想让我们在临死前想起什么吧?”
        “比起在岛屿和村庄之间闲逛,那明显是最有效的方法吧?”绿谷低头,他的头发刚刚被树上滴下的露水沾湿,显得更卷了,“英雄……英雄,我们在另一个世界是为了拯救人而存在的英雄,在这边,帮助我们的伙伴,保护无辜的居民,即使做不到什么,只要挺身而出,不也是英雄吗?看开点儿小胜,说不定很快我们就能回去了呢。”
       爆豪的拳头越攥越紧,如果不是绿谷现在所说的都是有用的信息,他早就一拳抡上去了。在场的人似乎都没有发现绿谷的不对劲,爆豪怀疑自己也只是神经过敏。
       他的态度和他昏倒前大相径庭,就像,他在刻意回避和爆豪的交流一样……
        如果只是针对自己一个人的,爆豪只会觉得这人有病,该被按在地上狠狠揍几顿,不呼吸一个地方的空气,不走同一条路。但是,如果这个绿谷在引领他们走向一条错误的道路……为了在场的所有人,爆豪知道自己必须解决掉他。     然而爆豪发现自己不想信任他却又不得不信任他,因为什么,存在于那个世界的潜意识?
      “那现在就赶回王城吧。”爆豪的话是冲着众人说的,目光却狠狠地钉在绿谷身上,“不是我挑拨离间,在这个世界里,我们的关系确实没有大脸女说的,像在那个世界里那么紧密。在这个世界死了,估计也是死了吧?所以每个人都不能单独行动。你们,没什么意见吧?”
       “没有。”众人齐声回答。
       “王子殿下,您发话吧。”
        轰站到一块石头上,用剑戳了戳地。
        “大家,这会是一场没有目的的战斗——但是,大家也应该和我一样微微地感觉到了,那潜藏在内心的英雄心理。这场战斗,也许会让我们找到自我,也许会让我们命殒他乡,但是,如果不出击,我们只会让那个世界存在的我们的家人、朋友等待更久的时间。”
        “正因如此,我以王国王子的身份,诚心地邀请你们一起与我击退敌人。我会尽全力保护你们的安全,让我们作为「英雄」回到故乡。”
       轰顿了顿,把剑挂回了腰上,又开始和下面一圈的人大眼瞪小眼。
        “没了啊?!”
        “没了。”
        “真是的……不愧是传说中虽然长得帅性情有点怪的王子殿下……”上鸣脱下了帽子,“没办法,就跟着你去吧!”
        “你这回答也太不正式了吧!”
        “那还能怎么办!我还想被授为皇家骑士呢!”
        “等一下,那丽日和小梅雨……”切岛转身看了看两位女孩子,“要不然我把她们送回龙岛?”
       “没关系的,切岛同学。”蛙吹微微笑了起来,“我对我的体术还是有信心的,虽然并没有什么记忆,但是凭借直觉,还是能干掉四五个巨兽的。”
       “四,四五个吗!真是太可靠了!”
       “比起这个……丽日,能不能过来一下?”蛙吹把丽日拉到一边,“你没有事吗?”
       “诶,诶?!我没事哦!完全没事!为什么会这么问?”
       蛙吹拉住她的手,“见到你们之后,总感觉大脑里有什么变得清晰了起来……丽日是唯一一个完全记得那边的事的人,一定很辛苦吧?”
       “我,我……”
       “抱歉,虽然我很想帮上你的忙,但是,现在能想起来的也只有一点零星的片段而已……比如说,御茶子是我的好朋友这种事。”
        丽日惊喜地捂住了嘴,蛙吹抱住了她,“我会尽全力帮你的,有什么事,都可以跟我说哦?”
        “小梅雨——”丽日眼角一酸,存了快俩月的眼泪瞬间就流了下来。
        几个男生看到丽日埋在蛙吹怀里哇哇大哭,都自觉的避到了一旁。
        爆豪感觉到自己的斗篷被轻轻扯了一下,他转头看去,竟然是绿谷,又自己凑了过来。
       “你这混蛋……”爆豪拎起他的领子打算一拳上去,却被绿谷的笑容给挡住了。
       “小胜,我对我的能力还是有自信的,请你不要小看我哦。”绿谷笑着,“我会尽全力帮助你的,也请你……帮助我。”
        爆豪看着他的笑容,觉得内心又闷又烦,百思不得其解。他把领子松开,一个人转身回去收拾东西了。走了两步,爆豪还是觉得堵的慌,蹭蹭蹭走回来,又把绿谷拎了起来,“你他妈要是乱搞事我把你扔海里喂鲨鱼!”
        “我哪里看起来要搞事的了!”
        “我说有就是有!”说完,爆豪用一步能踏平一座房子的气势走掉了。
        绿谷看着他的身影在树丛消失,在原地慢慢蹲下,喃喃自语道。
        “这还真是一个……美好的世界。” 

                     TBC

评论(6)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