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儿

极度杂食 冷cp战士 !大多数cp都吃无差/互攻 防雷请慎关 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下一对要萌什么
挚爱小排球和我英
微博@走三步就掉个冷坑

【菅+濑】我来给你讲个故事吧

友情向小短篇,完全没有意义(。)
也许会写一个友情向的系列


——————————————————

      正如烟火大会不能没有穿着浴衣的情侣和独自一人的可怜虫,春天的川西不能没有花粉症,炎热的夏天,也不能没有冰棒和怪谈!
      “阿嚏!”
      说得慷慨激昂的天童给濑见递过去一张揉得皱巴巴的纸巾,濑见嫌弃地拎起来看了看,凑活着用了。
      “我是不会去你家看恐怖电影的,别努力了。”
      “诶——濑见见想去我家看青春恋爱电影吗——”
      “问题不在那里啊!阿嚏!”濑见吸吸鼻子,“明天有乌野和白鸟泽的练习赛啊!好不容易碰上放假,你不去吗?”
      “啊。完全忘记了。”天童眨巴眨巴眼睛,“你这么一说我才想起来,之前给白布打电话,那家伙毫不客气地说,有我在观众席上,球可能会在空中拐弯砸到我的脸上……过分吧?很过分吧!”
      “噗——然后你说什么?”
      “我说你的濑见前辈也会站在那边哦,确定球真的只会砸到我的脸上吗?然后你猜他说什么?”
      “说什么?”
      “「工一定会成为除牛岛前辈外最强的主攻手的,我一直这么相信着。」那家伙还是笑着说的哦?你敢相信吗?可怕——”
      “总感觉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濑见摸了摸胳膊,“工经常给我发短信,说什么白布前辈虽然很严但是人很好,虽然有时候很过分但是会给他布丁吃,虽然只凶他一个人但是下雨天还是会去抱起被遗弃的小猫……”
      “等等等等,最后已经完全变成不良的设定了吧?!”
      “对了,若利的电话号码是你给他的吗?”
      “是啊,怎么了?”
      “他问我,「怎么和牛岛前辈沟通才能引起他的注意」。”
      “他也问我了,我告诉他,就随便聊点平常的事,排球部的日常啊,中午吃了什么啊,喜欢的女孩子类型啊……”
      “完全不行吧!”
       天童耸了耸肩,“后来他就没有问过了吧?肯定是解决了,你得相信他嘛。明天就能见到若利和你可爱的后辈们了,开心吧?”
       “……开心。”
       “打起精神来!说不定明天还能见到那个及川彻,还有内里和表面完全不一的家伙——”
       “为什么你记二传记得这么清楚啊!”
       “因为我的好朋友濑见见就是一个优秀的二传呀!而且……据我所知,那个看起来笑眯眯的家伙,在大学还跟你抢二传的位置吧?”
       “他能力没我强。”
       “但是他人好,学习好,服装品味也比濑见见好——哎哟,疼,疼疼疼!!英太这可是公共场合!打情骂俏也得注意不要影响到别人嘛!”
       濑见拿着包往天童身上砸了最后狠狠的一下,“谁跟你打情骂俏!!我朋友也很多啊!现在这不是有你吗!”
       “濑见见……!!!”天童捂着嘴,好像是要喜极而泣的样子,他又打量了一番濑见一身跨越了五十个时代的着装,看起来更想哭了,“所以说,你们是不是朋友啊?刚见面就认出来了吧?”
       “不是!我还没跟他……说过几句话……”
       “濑见见,就算在大学,也得交几个交心的好朋友哦,要不然我离那么远会担心的。”
       “别说得那么恶心!再说谁说我没有交心的好朋友了!”
       “你很怕对上菅原孝支吧?”
       “……”
       “除了我你有跟别人说过吗?”
       濑见看了把头发散下来的天童一眼,这家伙刚刚跟着他去了一趟他们学校的体育馆,对着一个躺在地上的排球发了会儿呆。濑见走过去站在他旁边,天童一把抱住濑见的腿,脸埋在裤子里沉默了许久。
       谁能知道,作为刚入学就被评为SSS级的帅哥濑见,最好的朋友是这样一个不着调的家伙呢?他不想承认自己极度不擅长表达内心真正的感受,只有天童这种可以一眼看穿真实的人才会把他的想法从他内心的泥沼里强行拉出来。
      “不说这个了……我想吃冰激凌!附近有店吗?”
      “之前联谊去过一家,走吧。”
      “联谊?!怎么样怎么样,大帅哥濑见英太!有收获吗!”
      “怎么会有啦!走了!你还得赶班车的吧!” 


       天童的话还在脑子里叽叽喳喳地回放,突然插进了一段更不和谐的刺耳鸣笛声。濑见睁开眼睛,趴在窗前往外一看,“堵车了吗?”
       “是啊小伙子,刚刚听说是前面发生了事故,没有个一两个小时是过不去了。”司机转过头来,“你有急事吗?”
       “现在几点了?”濑见匆忙掏出手机,天童的几条消息已经刷满了整个屏幕,“一点了……还有两个小时!这里离体育馆还有多远?”
       “十好几公里呢,小伙子,你不会想走过去吧?这么热的天,不中暑你也得累趴下啊。”
      “是很重要的事!!”这是他的后辈们在那场失利之后,和他们的死对头的第一次对抗,不管怎么样,气势都不可以输,“那个事故点在哪里?”
      “前面,隧道那里,好像有滑坡,你都不一定能走过去啊。”
      “我去试试吧!”濑见掏出钱递给的士司机,“谢谢您了。”
       从公路下去,濑见在树林的小路里走了一会儿,很快到了那个刚发完脾气的山坡,“开玩笑吧……这可是真的过不去啊……”
       他沿着警察封锁的地方往周边摸了摸,发现并没有什么幸运的事让他可以一试。濑见叹了口气,叉着腰望向了天空。几只小鸟欢叫着旋转上升,悦耳的歌声此时此刻在濑见听来很是恼人,他把包扔到一边,一屁股坐了下来。
       “要是会飞可多好。”
       他从包里拿出了一盒要送给后辈们的点心,打开一个角掏出来了一个。濑见撕开包装纸,蹲在山脚,一边啃一边生闷气。
       “那个……”
       嗯?谁在说话?濑见猛地抬头,四周并没有人。他又啃了一口点心,莫名其妙想起了天童之前给他讲的怪谈。
       说是有一个女高中生,为了找出和前男友一起埋在树下的美好回忆,一个人哭着跑到了山里,她拿着铲子到处挖着,却不小心挖到了山神之树的根……这时候,她听到了她前男友的声音。
       “你在哪?……你在哪?……怎么,在这里?”
       那个女生惊喜地站了起来,冲着声音的方向跑了过去,“我在这里!你在哪!”
      “我在这里……你应该在这里……”
       女生惊恐地睁大双眼,看着那个树洞里正在说话的头骨,她惊叫着向后退着,却掉入了一个深坑中。那里到处是森森的白骨……
        “……不敬之人。”
        濑见咬点心的动作停下了。
       他的冷汗唰的一下出了全身,像冰冷的爬虫一样在身上蠕动。毫无感情的,在耳边响起的声音像是标准的恐怖电影里的死亡宣告书,天童无数次告诉他的影片套路……
        头骨?他会看到头骨吧?这样的话,不要乱跑,乖乖承认自己的错误比较好……
       “那个……山神大人……”
       “哈?”
       “……哈?”
       濑见缓缓抬起头,眼角有泪痣的灰发男人正在濑见身后的山坡上,好整以暇地看着他。他微微笑着,眼神里带着惊讶,还有刚刚意识到某人的愚蠢而泛起的恶作剧之意。
       “哇呀!!”
       “啊!!!”濑见又被吓了一跳,他一个打滚就退到树旁,“你这家伙!”
      “随便在这里乱跑,你这个不敬的人类!还有……”菅原捡起刚才濑见扔在一边的包装袋,拎起来贴在濑见面前晃了晃,“乱扔垃圾,不——敬——”
       “对不起!”
       “但是为什么会被吓成那样啊……”菅原在濑见面前蹲下,“对不起哦,我不知道你想东西想得那么入神……濑见君。”
       “没,没事,我就是,呃,突然想到一个朋友讲的……有点儿吓人的故事……不必道歉……菅原君。”
       “这样啊!”菅原笑着伸出手,“你记得我的名字真是太好了。你也是回去看比赛的吧?真不巧啊,现在过不去了……”
       “是啊……”濑见拽着他的手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虽然想无论如何都要过去,但是现在看来,好像是不可能的了。只能等路通了再过去了,比赛那时应该还没打完。”
       “嗯——但是果然很可惜吧?看不到小家伙们开局是什么样子的,紧张还是镇静。这么久没见了,他们的每一丝改变都想看到啊……你也是这么想的吧,濑见君?”
       “……是。”
       “那,我应该就有办法了!”
       “诶?”
       “能不能请你把东西收拾好,把包背上呢?”菅原笑着把自己的包递给了濑见,“还有这个,能不能也帮我背一下?反正也不沉。”
       濑见完全搞不懂情况,但是菅原笑眯眯地看着他,眼睛闪着光似的向上看着自己,好像在说,“不管怎么样你都会答应的,快做吧”。濑见觉得有些憋屈,却又一头雾水,只能把包背上了。
       “那么现在,请濑见君闭上眼睛,两只手都伸出来——”
      濑见心想这也不可能是树林里的妖精装着菅原的样子来害人,于是破罐破摔,干脆全部按着菅原的话照做。闭上眼后,他听到鸟叫声更加响亮,树林的泥土味道更加浓郁,甚至还能感受到阳光是怎样从树叶间坠落的……
       他的手突然被紧紧抓住,巨大的气流在耳边掠过,他的心脏一下子被提到了最高点——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绝对不能放手哦濑见君!很快就到了!”
        “我,我可以睁眼吗!”
         “当然可以!先抓紧我,濑见君的体重可不是好说的。”
        濑见听到风在自己耳边呼啸而过,他当然知道自己的脚是悬空的,也知道刚才他们上升了很久,绝对要比坐过山车的时间久。他颤抖着睁开眼,看到了近在眼前的白云,还有在地面上流淌的绿色。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也可以抬头看一下哦?”
       濑见透过菅原紧紧抓着的自己的手向上看去,看到了菅原在风中颤动的发丝,和背上那对,巨大的,黑色的翅膀。
       “鸦,鸦天狗……”
       “没错!”菅原把他往上提了提,“很巧是不是?鸦天狗正好在乌野上学!”
       “是,是啊!”
       “你的反应比我想象的要小诶,喂,不觉得很厉害吗,高中生的背上会长翅膀之类的事……”
       “不是高中生了!不对!翅膀!翅膀啊!!!”
       “嘛……等下去再冷静下来想这件事,现在就好好享受一次吧!这样的特快专递以后可能都不会有了哦?”
       濑见欲哭无泪,根本没法冷静啊!
       他喘着气又一次使劲睁开了眼,看着他们飞过他认识的街道,他蹚过的河流。天童跟他说过,地上的人,很少会往“上”看,大多数的人类,都喜欢往“下”看……
        “开心吗!”
       濑见在脑子烧糊的状态下,好死不死地又想起了天童拉着他看的一部动画片,“哈,哈……”
       “什么?”
       “有点儿像那个,哈尔的……移动……城堡……”
       “哦!!那部吗!你想尝试那样的姿势吗?”
       “不不不不用了!我们马上就到了吧!”
       “当然~抓紧了!我先到个隐蔽的地方把你扔下去!”
        “等等等等等等一下!!啊—————”
        濑见身心俱疲地趴在地上,旁边的菅原神清气爽地看了一眼手机,“正好!快走吧濑见君,他们应该马上开始了。你听到没有,我们家的日向已经和你们家的那个……叫什么来着?锅盖头的那个孩子对上了……”
        “等,等一下……”
        “等什么啊!你平时都这么婆婆妈妈的吗?!”
        “我,我没有!”
        “那就快走吧!”
       濑见被菅原拉了起来,他晃悠着往前倾倒了一步,路上不会有人看见他们吗?菅原的翅膀平时都藏哪?会掉毛吗?妖怪原来真的是存在的吗?濑见的脑子已经无法处理更多信息,他转头向菅原看去,发现对方也在看着自己。
        “还有一件事……”
       要被灭口了吗,濑见绝望地想。
       “以后都不能在树林里乱扔垃圾。”菅原笑得眼睛眯了起来。
        “人类。”

       “你和菅原成为好朋友了吗?快给我讲讲!”
       “这有什么好讲的?!”
       濑见坐在学校的台阶上啃着鲷鱼烧,他悄悄看了一眼不远处被人围了一圈,在其中爽朗笑着,逗得大家也很开心的菅原。
       濑见打了个冷颤,正想拽着天童换个地方,突然看见菅原的目光直直地投了过来。
       他笑着,在自己的嘴边放了一根手指。
       “要保密哦。”
       濑见撇撇嘴,冲着他点点头,拽上天童走了。
       “我在给你讲个鬼故事吧,这次是在……”
       “这次换我讲。”
       “诶。”天童瞪大眼睛看着濑见,“你竟然会讲鬼故事?!不得了不得了,天童洗耳恭听……什么类型的?”
       “妖怪。”濑见轻轻笑了起来,“关于一个,会吃掉乱扔垃圾的小孩的妖怪故事。”
      “诶——这妖怪其实是个好人吧——”
      “当然!”

                    The end







评论(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