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儿

极度杂食 冷cp战士 !大多数cp都吃无差/互攻 防雷请慎关 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下一对要萌什么
挚爱小排球和我英
微博@走三步就掉个冷坑

【出胜出】Neverland(八)

幼驯染万岁!

从此章开始有副标题【男子汉们在试图找到自己的位置】

注:这个世界里的久和卡因为记忆缺失和各种原因与原作性格暂时会有微妙差别

前篇:


----------------------------------------------------

   “这就是你的想法吗,焦冻。”

    “是的,父亲。”

    轰在王座前站得笔直,周围的大臣正惊慌地窃窃私语。国王的手不耐烦地敲着把手,他向他的儿子望去,正好对上了那家伙平静如水,但坚定如磐石的目光。

    “来人啊!把王子带回他的房间!”国王一甩袖子起身离开,旁边的大臣慌忙跟上,“真是不可理喻!我就是那么教他的吗?实力差距巨大?别小看我的国家!”

    两名穿着盔甲的卫兵一左一右站到身边,轰知道自己又被软禁了。他挥退了侍女,在放下厚厚帷幔的卧室里默默坐着,看着一本破破烂烂的书发呆。

    “喂———”

    发呆的轰被小石子打到,他站起身往窗户走去,趴在窗台上一看,城堡墙上镶嵌的装饰石头正在被一只看不见的手抠动,掉下来后,小石头在空中悬浮着来到轰面前,好像正要被往屋里扔的样子——石头停滞在了空中,教会了轰殿下怎么比斗鸡眼。

    “咳咳。”

    石头被放到了窗台上,两道风从轰的身边掠过,在屋里现出了原形。

    “是……隐身魔法吗?”

    “没错!丽日小姐给我们加上的!刚才看到屋里有人我们就没敢直接进来……”切岛揉着头不好意思地笑笑,“以后我一定会把你家的石头再安上去的!”

    “那倒是没关系……送给你当作纪念品吧。你们是怎么知道我被软禁在这里的?”

    “哎呀……绿谷说你到现在都没有传回来消息,肯定是遇到什么事了。我们用了隐身魔法,一路上也就撂倒了三四个卫兵,迷昏了几个魔法师之类的……请放心!!绿谷把他们的记忆都消除了!是吧,绿谷!”

    绿谷正看着墙上巨大的油画像出神,“啊……是,请轰殿下不必担心。”

    轰顺着他的目光往画像看去,“那是我父亲。”

    “啊……很像呢……”

    “诶?!我怎么完全看不出来长得像!”切岛瞪大眼睛在画像和轰之前转了几个来回,“眼睛,稍微有一点像……?绿谷你眼力也太好了吧!”

    “其实我不是……”绿谷梗住了,他叹了口气,“先让轰殿下说一下现在的情况吧。”

    轰和众人刚到达王城就只身一人去见国王,再次重申有关紧急应战的策略,却又激怒了他的父亲,所以现在他就是这样的状态。

    “先不说我那个父亲,更重要的还有一点。”轰把刚才看的书放到他们面前,“我在说那件事之前,先报告了英格尼姆骑士的牺牲,希望能为他的家人封爵,但是……英格尼姆家族已经不存在了。”

    “什么?”绿谷和切岛同时不敢置信地说道。

    “大臣们以为我受伤后记忆混乱,也就没有太追究。刚才我拜托我的侍女去取来了骑士的登记图谱,发现英格尼姆的徽章真的消失了。”轰攥紧了手里的书,“我无法不再相信这一切都是虚幻了,饭田用他的死……我知道他没有死,但是我还是认为我失去了我最好的友人,他告诉了我们这个世界的漏洞在哪……这本书,是我们认识后偶尔一次他落在我这里的。”

    绿谷接过来一看,封面上写着“骑士准则”,“这是他的书?”

    “是的,他几乎每天都带着这本书。除了这个,所有其他与他相关的东西都消失了。”

    “但是为什么啊?之前说过,这里是「意识」的世界,饭田的意识消失,与他相关的东西也消失了,那为什么这本书……”

    “是因为轰殿下的意识吧?所以它才没有消失。”绿谷摸了摸下巴,“我明白了,英格尼姆家族可能是由饭田的意识创造出来的,这本书则是饭田和轰殿下共同持有的东西……也就是说,如果说丽日所说的那个敌人是针对我们「创造」了这个世界的话,那么更准确地说,是我们的意识在给这个世界添砖加瓦……”

    “诶?那就是说,我和上鸣龙的身份,都是自己搞出来的?”

    “确实可以这么想……啊,轰殿下,同理,这个城堡可能就是你自己创造出来的。”

    “……我自己造出了围困我自己的牢狱吗。真是讽刺。”轰叹了口气,“准备战争的事我会继续努力的,我本来甚至还想到要用饭田的「死」来掀起紧张的气氛……我真是……”

    “请不要这样。在找到逃出去的方法之前,我们都要努力活下去,无论做什么都是情有可原的。”绿谷的眼神暗了暗,“切岛,你先回去吧。”

    “诶?!”

    “上鸣和小胜在市场吧?我稍微有点儿担心……”

    “这么说的话确实有一点……毕竟爆豪他好久没和真正的人类打交道了啊!”切岛连接上丽日画在自己手上的魔法阵的最后一笔,变成了一团透明的空气,“一会儿你一个人没问题吧?”

    “我怎么会有问题!”

    “因为绿谷你,虽然脑子好用打架也厉害,但是不打的时候看起来还是很瘦弱嘛……”

    “我和小胜不一样!我是爆发型的!”

    “为什么他们在市场?”轰插话了。

    “因为小胜那身衣服,怎么也不像正常好市民会穿的嘛,上鸣带着他去扯布料做衣服了。”

    “那我走了,绿谷你回来的时候要小心啊!”

    “好——麻烦你给他们转达一下我们的讨论结果——”绿谷看着一只隐形的手顺走了窗台上的小石头,放心地走了回来,“现在,轰殿下,我有事要跟你坦白。”

    轰愣了一下,随即站了起来,“你……”

    “你请坐!!”绿谷站在那幅巨大的画像下,咬牙挣扎了一会儿,“饭田不在了,我也不想让丽日替我担心,我唯一能倾诉的人就是你了。而且这件事,应该也能帮助到你……”

    绿谷指向墙上的那位国王,“国王陛下……我之前说他很像一个人,那个人并不是在指你。我说的是,另一个世界里的,你的父亲。”

    “……”

    “嘿嘿,我都想起来了哦?”绿谷有点儿不自在地挠挠头,“之前小胜跟我提起我最尊敬的人的名字,昏过去的时候就想起来了。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都以为自己要「醒来」了呢。”

    “你……都想起来了?那为什么……”还没有回到那边?

    “因为还没有解决那个「执念」?虽然我觉得我已经解决了,但是还是完全没有醒来……之后慢慢弄清楚吧。现在,先让我来给你讲一下关于你和你父亲的事。”

    

    与此同时,爆豪正强压着怒气,在一堆吃手指头的小孩的围观下坐在店外的台阶上,听着上鸣在里面和老板娘讨价还价。

    “十个金币……你这是在打劫吧!我看过的比这个好多了的都只要八个金币!”

    “十个!不可能变了!”

    “八个!”

    “十个!”

    “八——个——话说老板娘,你没看见坐你们门口那个帅哥吗,虽然,比起我来是差了一点……但是!那样的家伙穿着你的衣服在王城里转!我们这是在给你免费做宣传啊!”上鸣痛心疾首地一抹额,“唉!老板娘你天生丽质,要不是天生爱自由,我都愿意来做你的女婿哦?”

    “你这个满嘴胡话的小滑头,说什么呢!看起来风流大方,怎么这么婆婆妈妈的!”老板娘拿起木棒不轻不重敲了上鸣一下,“把你认识的人都介绍来哦?拿去!”

    “嘿嘿,谢谢!!”上鸣冲她飞了个吻,转身跳出了店里,“我们还会再来的!走咯!爆豪!小梅雨说她会裁衣服,这样就一共省了三天的饭钱了哈哈哈哈哈哈!!”

    爆豪狰狞着脸瞪了他一眼,接过布来,光速逃离了现场。

    “爆豪你慢点啊!那些孩子们都说你的斗篷好帅,你跑什么啊!”

    “吵死了!”

    “真是的……啊,正好到这,去那里吃点饭吧!我和那家店的老板很熟哦……”

    爆豪看着兴奋的上鸣,突然想起来了什么,不热衷于八卦的他只是随口问了一句,“玛丽呢?”

    “啊?”

    “……”

    “哦……呃,吹了。”

    “哦。”

    “嗯。”

    “……”

    “所以去吃吧哈哈哈哈哈哈!人多了就会有又高又壮的砍柴工占领吧台了!”

    爆豪没有多问,也不需要多问,五分钟后,拿到酒的上鸣就一咕噜全部倒了出来。

    “给你说啊……丽日给我算出桃花运之后,我超高兴的……没想到刚回到王城,就遇到了一位美丽的小姐!嗝!”

    “她在去面包店的时候,被飞驰的马车带倒,我救了她……我们很快聊了起来……她就像,嗝,清晨的露珠一样美丽!”

    “她带我去了她的小店……就在我们,情深意浓的时候……她那只猫!那只猫………出来了。”

    爆豪刚刚把盘子里的食物清扫完,看着上鸣说到一半,枕着胳膊在桌子上趴着,很赏脸地问了一句,“然后?”

    “然后!然后……哈哈,你知道吗爆豪……龙,龙……对猫过敏!”

    “……”

    “她说,不能和她的猫咪亲近的话……就不可以了……”

    爆豪在心里算了算,上鸣的桃花运从中午开始,在傍晚结束,持续了大概五个小时。

    夕阳西下,王城笼罩在绚丽的霞光中,爆豪走在护城河边上的小道上,听着上鸣怀念他五小时的美丽时光。

    “龙,竟然比不过一个只会咪咪叫的生物……当然很可爱啦!我能理解啦!但是……唉,爆豪,我这样的人,也就只能做做这种事了吧……让你听了一耳朵牢骚不好意思……”上鸣叉着腰面对着天边的夕阳,酒劲儿上头感觉想流泪,“上鸣电气!打架没切岛厉害!长得没爆豪帅!头脑没绿谷好!还情场失利!……仔细想想,我还给你们添了不少麻烦……我这种人……啊,你干什么,爆豪!啊啊啊啊啊啊!”

    自暴自弃的上鸣电气,被身披斗篷的爆豪胜己,一脚踹进了河里。

     

    与此同时,王子轰的卧室中。

    “所以你是说,我梦里经常看到的那个,那个浑身冒火的男人,不是恶魔?真不是?”

    “不是。”

    “也不是什么,凶恶的歹徒……”

    “不是。”

    “是我爸。”

    “没错。”

    “啊。”轰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总感觉心情更复杂了。太丑了吧那样。”

    “……这句话请务必不要让他本人听到!”

    “父亲他果然在哪里都一样……”轰抹了把脸,“按照你刚才说的那些事,我在那边的世界,曾经经历过很久的叛逆期?”

    “按你给我讲的,应该是。”

    “我大概明白了,为什么我会对饭田和绿谷有种既视感。那个,真的非常感谢,在这边和那边都这样帮助了我。”

    “没事的!因为我们是朋友嘛!”绿谷笑了起来,“我对轰同学和饭田同学是最了解的了,希望你们能快点儿回去啊。”

    “谢谢。”轰微微一笑,“我想我知道了,依照在这边我的心理,和在那边的情况结合来看,我的「执念」,大概大部分在于我的父亲吧。”

    “嗯……”

    “你还有别的想法吗?”

    “轰同学是一个很厉害的人,不管是从能力还是心理素质来说,都很厉害……所以我想,大概这个「执念」可能不仅限于此……这也只是我的直觉而已啦,请不要在意。”

    “我现在能想到的只有这个了。谢谢你绿谷,我会再好好考虑的。但是还有一点我有些奇怪,为什么不告诉丽日小姐呢?”

    “我,我想再等几天,等我自己再冷静一下。”

    “遇到什么事了吗?”

    “你知道啦,这边世界和那边世界的记忆突然就这么融合起来,一样的地方有,不一样的地方也有,一下子……很难接受……”

    “是有关爆豪的问题吗?”

    绿谷从沙发上跪到了地上,“为,为什么知道!”

    “因为大家都觉得你们有些奇怪。”轰很认真地说,“我们没有在背后议论你们,但是,你们是儿时玩伴吧?绿谷还为了确定爆豪是否安全去了危险的龙岛,爆豪也没有什么讨厌你的理由,他脾气虽然很坏,但是我觉得他是个好人……为什么关系会……抱歉,我想太多了。”

    “没事!其实你说的问题我也在想,为什么——我和小胜关系会这么不好呢!为什么呢……”

    “在那边你们也是这个样子吗?”

    “……其实这边要比那边好很多了。”

    “好很多?”轰有点儿惊讶,“爆豪在那边还要更过分吗?”

    “小胜他,超强的!做事肯定有他的理由啦……”

    轰看了勉强笑着的绿谷一眼,又看了看墙上挂着的画像。他站到绿谷面前,“绿谷,请你听我说。”

    “听了你的描述,我无比相信,这个城堡一样的牢笼是我自己建造的。我的母亲,她被父亲关在一个隐秘的高塔里,我想要作为出色的王子去救她,却总是在顾虑其他的事。我在那边,真的已经去见过她了吗?那样简单的事情,我竟然到现在也没有做……我已经决定了,我明天就会去见她,不管结果怎么样,我都会把我自己从这个牢笼里救出来了。”

    “绿谷,我不了解你们真实的情况,但是作为朋友我还是想说,有什么事一定不要逃避——但是绿谷看起来不像是会逃避的人,我大概是多担心了。”轰顿了顿,他低垂下头,轻轻说道,“那边的我,也许还有很多话没有传达给我的母亲,我的姐姐,还有我的好友。如果回不去了……”

    “一定能回去的!这一点请轰同学不要怀疑,我们一定能回去的!”

    “我知道。我相信你们。但是,还是会想,有些话为什么没有早一些说出来。抱歉,作为外人说了大话。”

    “没有没有没有!轰同学一说我反而有些释然了!等过两天我就去告诉丽日!但是我恢复记忆的这件事,请一定一定要保密!我不想让小胜知道……”

    “好的。请加油。”

    “嗯!那就按计划的走,我们这几点先去临海的地方考察一下情况,回来再向国王陛下报告。”

    “我会尽全力帮助你们的,路上请小心。”

    绿谷隐了身,从窗户翻了出去。轰的话在他的脑内不停地回响。

    为什么小胜和他关系会这么不好呢?

    是小胜在逃避,还是他在逃避,还是他们两个都在逃避?

    他盯着自己的鞋看了一会儿,出门前,爆豪吼他说之前穿的那双声音太响,是想故意被卫兵抓住吗,然后强行把他按住给他换了鞋。

    是在做梦吧?就是在做梦啊。

    现在他们两个人分工合作,隐隐约约竟然有了一丝“伙伴”的感觉,这种事,在那边那个世界怎么可能的?但是在这个世界却确确实实地发生了。

    “每天脑子里不知道在想什么的混蛋臭久”砰的一下撞到了树上,四仰八叉地躺到了草坪上。在轰的房间说了一下午也没有被那位掉线王子招待吃到一个茶点。

    绿谷出久,对爆豪胜己的仇恨值——包含新仇旧恨和迁怒——史无前例得高了起来。

    

    切岛刚刚找到河边,就看到了一个踹人的腿还没收回来的爆豪,和一个屁股朝上栽在河里的上鸣。

    “上鸣!”

    “清醒了一点儿了没有啊混蛋!”

    上鸣吐着泡泡,咕噜噜地从河里冒出来,他摘掉头发上的小螃蟹,生无可恋地点点头。

    切岛正要伸手把他捞上来,就听到上鸣发出了一声哀嚎。

    “我能怎么办啊!!我还不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吗!轻浮又不靠谱,一点儿也不像你们一样!!”

    爆豪正准备跳下河打他一顿,被切岛拦住了。切岛下了水,一把揪住上鸣的领子,狠狠地给了他一个头槌。

    “很疼啊混蛋!”

    “你仔细想想啊上鸣,意识到我们生活的环境不对劲的不就是你吗?谁会有怀疑自己生活的世界的勇气?你有啊!”切岛湿淋淋地站在河里,“绿谷说,这个世界里与我们相关的东西,可能都是我们的意识创造出来的,你看看你的意识干了什么!你是一条龙啊!”

    “没有方向,不知道自己是谁的龙……我的执念一定很微弱吧……”上鸣抹了一下鼻涕,“但是,我很高兴啊。在那个世界,我竟然在为了成为「英雄」在奋斗……我感觉好开心啊……”

    “吵死了你这个白痴脸!”爆豪跳下水,一手一个把两只龙拎上了岸,“说是还有一个世界,商量的时候叫好叫得一个比一个响,我还纳闷你们接受能力怎么那么强!都被混蛋臭久灌了迷魂药吧!”

    “因为,绿谷说的就是有很道理嘛……”切岛嘿嘿笑着,和爆豪一起把上鸣架了起来。

    “闭嘴!等那家伙,还有那个阴阳脸回来再重新商量一次!一个个的都是看起来靠谱……臭久说的那话什么意思?”

    切岛简单转述了一下他们的讨论结果,爆豪听完,没有发表任何意见,“臭久回来让他来找我。”

    “诶,你去哪?”

    “你说树林,他就知道了。”

    “好……”

    爆豪决定找绿谷问清楚,他昏过去的时候,到底看见了什么。

    欧尔迈特……在丽日的描述里如同太阳一般的人,是绿谷的偶像。丽日说他的对欧尔迈特的执念也很强,他对绿谷的那些不合常理的感觉,难道是来源于这里?

     将要沉睡的王城中,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人们,都在试图找到真正的自我。

    

    

                                           TBC

评论(15)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