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儿

极度杂食 冷cp战士 !大多数cp都吃无差/互攻 防雷请慎关 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下一对要萌什么
挚爱小排球和我英
微博@走三步就掉个冷坑

【出胜出】Neverland(九)

影帝久上线(。)
这一话标题为《友人》
抱歉一直拖更!军训还有十天才结束……谢谢还在等待的大家!

前篇 http://skyhigh1999.lofter.com/post/1e1ab2ba_110455aa


————————————————

夏日的海边凉风习习,巨大的礁石上仿佛有人影,隐隐传来歌声,好像要将过路的旅人,诱惑至无底的深海中……
“跟杀猪似的,唱个屁啊!”
“小胜!对人鱼好一点啊!”美人怒气冲冲地看向这两个不解风情的男人,绿谷揉着头不好意思地赔笑,“抱歉!您的歌声真的很美!我们这就走远一点!”
“嘁。没出息。”
人鱼的鱼尾在金光浮动的海面上扬起一阵水花,然后消失了。爆豪坐在礁石上,看着绿谷任劳任怨地烤着刚捕上来的鱼。这家伙与爆豪记忆中的那个弱不经风的小男孩一点儿也不一样了。这个想法一冒出来,爆豪突然感到一种没来由的愤怒填满了胸腔。
绿谷拿着鱼走过来,一抬头就看到了用不敢置信的眼神看着自己的爆豪。他莫名其妙地审视了一下自己的全身,确定了没有粘上海星海胆或者鲸鱼之类的生物,“小胜,怎么了?”
爆豪把鱼接过来,还是有点儿不敢相信,这混蛋在「那个世界的我」的心中占了那么大一块地盘吗?
“我问你,为什么要来龙岛找我?”
绿谷愣住了,他看着脚下的沙地想了一会儿,“没什么……特别的原因……”
“哈?”
“因为,我们认识啊!小时候还算是,那个,好朋友吧……小胜感觉也没有什么好朋友的样子,要是死在那里……还有,就是,听到的传闻和我想象的不一样,有点儿好奇……”
爆豪锐利的目光直直地插在绿谷身上,绿谷尴尬笑笑,挠了挠鼻子,“当时想了,如果小胜真的是在肆意屠龙,我就要在那里呆一阵,用自己的眼睛去确定一下,龙到底是怎样的一个种族。”
爆豪知道,绿谷这混蛋看起来不怎么能打,实际上比谁都倔。他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有了“去帮助小胜,不管是用帮忙还是打倒他的方式”的潜意识。
“我没有错。”
绿谷瞪大了眼睛,他看着蹲在礁石上,用这种平和的方式丢出这句话的爆豪,笑了起来,“我也没有错。因为我无法在了解陌生生物的同时保护我自己,所以我之前的想法是错的。但是我现在已经拥有了足够的力量,已经可以在不误伤无辜的情况下保护我自己了,所以我现在是对的。但是……”绿谷好像想起了什么,目光一下子变得黯淡起来,“没事,我就是想说,我学习了小胜正确的部分,这一点我还得感谢你呢。”
爆豪嘴角抽了抽,他跳下礁石,站在和他齐身高的绿谷身边,“你可真恶心啊。”
“噗——那是什么形容词啊小胜,太过分了吧。”
“吵死了!你这个烦人的绿藻头!”
“我有什么办法!!这是天生的!!”绿谷不满地大声抗议,他突然感到头上多了一只温暖的手,毫不温柔地在抓来抓去。
“你干什么啊!!!”
“软得很烦人啊!!!”
“小胜才是烦人吧!!!”
“哈??那你干嘛笑啊!!恶心死了!!”
绿谷没声了,他摸了摸自己无意间上扬的嘴角,轻轻往后退了一步,离开爆豪的蹂躏,“天色不早了,小胜就是想问我这个事吗?”
“不是。”爆豪抽回了自己的手,走到绿谷面前,“臭久,我再问你一次,你到底有没有关于那个「欧尔迈特」的记忆?”
绿谷的嘴张了张,一个犹豫就被爆豪按到了石头上,“昨天你晕过去,是不是看到了什么?喂,回答我!是个人都能看出来你哪里不对劲!”
“嘛……”绿谷清了清嗓子,“我,我确实是想起来了一点点啦,因为信息太少了,除了让我绞尽脑汁联想以外没有什么别的作用,就很困扰……”
“想起了什么?”
“呃……那个人,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我们的老师,还是我,我们很敬爱的老师。”
“……你跟他是什么关系?”
“除了师生还能是什么!”绿谷攥住爆豪的手,“小胜,手能不能松一松,后背硌得好疼……”
爆豪有一种近乎鲁莽的直觉在告诉他,绿谷隐瞒了很多东西。这家伙嘿嘿笑着,却比任何一个身着盔甲的士兵都要油盐不进。
我自然会一点点找出来你这混蛋在隐瞒什么,爆豪这样想道。

“阴阳脸有什么打算吗?”
“他父亲……国王陛下太顽固了,一时无法撼动他的想法,小胜觉得我们现在应该干什么?”
“敌国敌国的,到底什么样,根本不了解吧。”
绿谷笑了,“跟我想的一样,是时候去探一下路了。今晚上跟大家商量一下吧,看看谁愿意去。”
“你去?”
“去,小胜呢?”
“去。让切岛或者上鸣也去,路上方便。”
“好。”绿谷伸了个懒腰,后仰躺到了礁石上。星空在流淌,海水泛着潮湿的气息好像要扑到面前。爆豪刚刚洗了把脸,脸颊在夜空下闪着水光。绿谷轻轻地伸出手,“小胜……”
“干啥?”
“我想睡了,你给我讲个故事吧。”
“不会。”
“也是。梦里要是还有梦,就太奇怪了。”
“说什么奇怪的玩意儿……喂,喂!”
身心都疲惫至极的绿谷枕着爆豪的手睡了过去,爆豪瞪着他,毫不迟疑地抽出了手。
“好疼!!!小胜果然不管在哪里都……”
“啥?”
“没,没什么……”绿谷抹了一把冷汗,“走吧,回去了!”


“诶,小梅雨也要去吗?!”
切岛收拾着包,惊讶地叫了起来。
“御茶子要留下来研究魔法,我在这里也派不上什么用场……请放心,我不会拖后腿的。”
“啊,我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相信小梅雨的!只是最近总会有点儿担心,感觉并不知道接下来的目标是什么,会遇到什么也不知道,嘶……!上鸣!”
“你担心什么,平常有这么婆婆妈妈的吗?”
“我担心的也包括你啊!”
“天哪,我好感动。”上鸣捂着脸虚假地惊叹道,“我会努力和王子殿下打好关系的,别担心。别看传闻说他不好相处,其实就是个有点儿奇怪的好人啊。”
“哦对,绿谷让我提醒你一下,没有正经的骑士身份,作为王子的侍从也是无法进入宫廷舞会的。”切岛紧了紧包裹的绳子,面无表情地转达道。
“哈??太苛刻了吧!”
“你不是说轰殿下是个好人吗,陪他去对付国王殿下吧。”
“切岛——你留下来吧,我要去!”
“已经都说好了。”切岛目光慈祥地拍了拍上鸣,“我都没有出来过几次,机会和危险就都让给我吧?
上鸣撇了撇嘴,“真没办法……我要纪念品!”
蛙吹拿着衣服没忍住笑了出来,“我们很快就回来,有危险的话还会向上鸣同学求助的。”
“哈!没问题!!上鸣电气,为您效劳!”
“还真是容易开心啊……上鸣,拜托你整理地图了,我们明天就出发,在这边和丽日小姐好好相处,多帮她的忙。”
“这还用你嘱咐吗!”上鸣一拍胸脯,蹦蹦跳跳地出了门,又好像想起了什么一样转过头来趴在门框上,“对了,小梅雨!我晚上想吃你做的面包布丁!”
切岛一脚把他踹出门去,“怎么这么不要脸!快去干活!”门吱呀一声关上,切岛回过头来,不好意思地冲着蛙吹笑笑,“抱歉,那家伙一直这样,不用在意。”
蛙吹搬起地上的篮子,“没事。上鸣同学看起来轻浮不靠谱,实际上还是个非常好的伙伴的——这是我的直觉告诉我的。。
“你又想起来什么了吗?”
“一点点……我的记忆就像长在水底的水草一样,虽然隐隐约约看得见,但是完全抓不住。”她把头发挽到耳后,看着不远处在大树下玩耍的孩子们,“两个世界的记忆我都没有,虽然记得大家的名字,但是还是会禁不住想相信眼前的一切……因为太美了,不是吗?”
“是。”切岛跟着她的目光望向远处,“太突然了,真的太突然了。我知道这是证据确凿不得不相信的事,还是感觉有点儿诡异。但是,小梅雨也感受到了吧,身体里有什么在不安地躁动……梦里会有人在喊自己,还会有好像并没有出现过的伤口在流血在疼痛。大家,听到丽日说出真相的时候,都没有太挣扎就接受了,也是这个原因吧……那个世界的「我」在尽全力要把我叫醒,我也不能辜负他。”
“嗯,切岛同学说得很对。”
“你现在要去哪?”
“去街上买面包。”
“你还真给他做啊!那家伙……唉,算了,我跟你一起去吧。”
“上鸣同学怎么了吗?”
“诶,没什么啊!!为什么这么问!!”
蛙吹盯着他,“因为切岛同学看起来有点儿奇怪,总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
“怎么了吗?如果有事的话要不要和他谈谈?我们马上要出发了,我认为先把在意的事情都解决比较好。”
“小梅雨说得对……”切岛叹了口气,“等我一下。”
切岛三下两下爬上了旁边的大树,在树顶探出头来,“啊,果然在那里!”
“在哪?”
“呜哇,吓我一跳!你也太敏捷了吧!”差点摔下去的切岛被不知道什么时候跟着爬上来的梅雨拉住了,“你看,那边,上鸣说树林里有座废弃的塔,我之前没忍住在王城上方飞了一圈,就看到了。”
蛙吹往森林中心望去,只见一个微微露出来的纯白塔尖上好像坐了一个人,虽然看不清脸,但是他的胸口有什么在阳光下闪烁。
“那是他的麟片……我不知道为什么他最近老一个人到那里去,他以为我不知道,但是我已经跟踪他好几次了。”
“嗯……能把我举高一点吗?”
“诶,好,小心一点!”
蛙吹踩着切岛的肩膀站得更高了一点,“切岛同学,请你忍耐一下。”
切岛还没明白她什么意思,就感到自己被狠狠踩了一脚,蛙吹在空中高高地翻了个个,稳稳地落在了他身边,“抱歉。但是我看到了,从上鸣同学的高度看,应该是能看到一点敌国方向的那片海。”
“那他……是在担心吗?我这两天经常问他是不是有什么在意的事,他总是和平常一样打着哈哈过去,什么也问不出来。”
“战争很快就要来了,还是跟我们自己的未来密切相关的战争,谁都会紧张的吧。”
“是这样,但是……”
切岛望着塔尖上闪烁的光点,和远方似乎能看到的,在阳光下翻着金色波浪的大海,他仿佛听到了飘渺的号角声。
龙没有可以祈求的神明,他想。这样的话,就希望自己,能帮助大家,能和大家一起,回到那个真正属于他们的地方吧。





TBC

评论(2)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