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儿

极度杂食 冷cp战士 !大多数cp都吃无差/互攻 防雷请慎关 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下一对要萌什么
挚爱小排球和我英
微博@走三步就掉个冷坑

【出胜出】Neverland(十)(十一)

补偿之前更新慢的,今晚双更~
你们的小男友上鸣主场!
幼驯染都快被我搞成背景板了……
大家多来给我评论啊qwq我需要力量!

前篇 http://skyhigh1999.lofter.com/post/1e1ab2ba_112278c9


———————————————

(十)


“能——听——到——吗——”
“很——清——楚——”
绿谷冲着手里的海螺声嘶力竭地嚎着,感觉自己灌了一肚子风。他,爆豪,切岛和蛙吹正在前往敌国侦察的路上。蛙吹第一次骑在龙身上飞行,却没有害怕的样子,自己跑到龙头坐着兴奋地吹凉风去了。爆豪昨天晚上好像没睡觉,半夜跑去轰的卧室,挟持了睡意惺忪的王子殿下,去国库里抢劫了一堆金币回来——这是轰打着哈欠说的,爆豪似乎认为自己是态度良好地去借钱。
现在爆豪的脑袋靠在绿谷肩膀上,完全不小声地打着鼾。绿谷掏了掏耳朵,在考虑了1.装作不小心的样子把爆豪扔下去2.把他捆在龙身上3.把他的嘴堵住这三个风险满值的选项后,绿谷任劳任怨地继续做幼驯染的靠枕,自己研究起了地图。
轰派出去的探子画出来的地图可以说是一副玄幻大作,据说他回国之后就一蹶不振,到现在也拒绝和任何人见面。轰说他可能受了些心理刺激,绿谷的脸皱成一团,觉得这上面画的如果都是真的,那他确实是有疯掉的理由。
地图上看起来,大海的彼岸黑乎乎的,绿谷觉得这有可能是与龙岛上的迷雾相似的东西。
“我查了查藏书,它可能就是魔力产物,小久记着看包里的东西哦,可能会派上用场。旁边的小字写了什么?”丽日在魔法海螺的那边问。
“我看看……星辰坠落,太阳熄灭,永无希望之地……啊,后面还有一句,说这是在一块大石头上刻的文字。”
“我怎么感觉这句话这么熟悉呢?小久,你有印象吗?”
“啊……啊?!”
“你都想起来了,我知道的。”
“为为为什么知道!!”
“女巫的水晶球!我那个房子里摆了一百多个!跟电视一样播放不同人的实时行动!我,我没有什么偷窥的意思哦……不小心就听到了……”
“没事……没有第一时间告诉丽日的我才是过分。抱歉。”
“小久和爆豪同学的事,我们都没办法干预的,一定要加油哦!但是,现在看来……你们关系这不是挺好的吗?”
“不不不完全不好。丽日有静音咒之类的东西吗?”
“没有。”丽日忍着笑,“继续说吧,我总感觉在那边的世界见过这句话。”
“星辰坠落……唔……”绿谷一下一下地敲着额头,“上学的路上,好像……啊!那家饭店!新推出来的「变态辣麻辣猪排饭,让你体验世界毁灭的感觉哦❤️」,我记着海报上画了彗星一样的东西,旁边的字也差不多……」
“果然是现实的东西……但是这好像也说明不了什么。”
“不,这证明了我们的推断,这个世界应该就是由我们的意识创造出来的。”绿谷把爆豪跟刺猬一样扎的脑袋往后推了推,“但是,饭田同学的意识所创造的是「英格尼姆家族」,而且那是一个极度不完备的设定,所以他才会被他最重视的哥哥唤醒,给了我们看到真相的机会;轰同学创造的很有可能是那座城堡……这样来看的话,他们的「执念」都是他们的意识来源,那么为什么一个猪排饭的广告词会成为真实的事呢?”
“也许是我们被扔进这个世界的前一天他刚吃了猪排饭?啊,小久,这不该会是你搞出来的吧!”
“不不不怎么可能!我……”爆豪继续酣睡,绿谷轻轻换了个姿势,舒展了一下,“我大概知道那个地方在哪,每次去那心里都会有奇怪的感觉,好像见到了老朋友一样。”
“那是哪……?啊,小久小心!切岛同学!!!你左前方有强大的魔力反应!!”
蛙吹在前面拍拍龙头,切岛放慢了速度,慢慢转向了右侧。蛙吹趴在鳞片上试图隐匿身型,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变浓的雾让她的眼睛很不舒服。
“御茶子,这里是什么地方?前面真的没问题吗?”
“目前看来是没有太大问题……”丽日眯着眼睛在闪烁的地图上看着,“等等,前面,前面不是没有东西!!是被什么隐藏住了!!对方的魔力比我高,我看不出来!!”
“切岛!马上回来!!转向!!”绿谷吼道。
红色的龙来了个急转弯,巨大的翅膀扇起了急风,可这并没有让旁边看起来是薄薄的雾的东西飘散。
“现在撤离!切岛!我们马上回去!小梅雨慢慢回到我这边坐着,抓紧了!”绿谷把爆豪拉到身前,一边使劲摇他一边冲着海螺说话,“我们离那里至少还有一天的路程吧!为什么那种黑雾会过来!它是活的吗?!”
“不,它不是活的……”丽日紧紧盯着面前的水晶球,恨不得现在就钻进去,她背上出了一层冷汗,“在你们身后的,是一座城——就是要来打我们的人住的那个。”
“魔力源离我们还有多远!”
“跟刚才没有变化!它也在高速移动!”
“开玩笑吧……”
“能找到它的边缘吗?”
“小胜!你醒了!”
“吵死了,闭嘴。”爆豪把绿谷按到了一边,“大饼脸,你快找这座城不会压扁的区域,我们要找一个岛,「它」在跟着我们跑,你们看不出来吗!”
“就算我们改变了方向,也不代表「它」找不到我们的大陆啊!可恶,隐身魔法怎么在这里完全没用…“…”绿谷吼道,“丽日!跟轰说了吗!”
“绿谷,我和上鸣都在。我们现在在城堡的顶端,已经看到了,那一团黑呼呼的东西。”
“怎么办……我还以为那边也会是个不算好但是正常的国王来正常地打架……能操纵这么大的王城,对方得是什么样的魔法师啊?”丽日猛地站了起来,“我可以把我们的国家隐藏起来!”
“可以吗?”
“我在书上看到过,不是很难的术阵,但是……”丽日颓然,“我没有那么大的力量能隐藏起来整个国家……”
“那个……我倒是有个想法,如果没办法直接隐身的话,那盖上点儿东西不就好了?”
丽日和轰转过头来看着上鸣,上鸣被吓了一跳,“我,我就是提出一个小建议……轰殿下的父亲现在已经在整顿军队了,但是看这玩意儿的移动速度好像来不及……所以,只要把准备时间延长,就可以了吧?”
现场和海螺里都静悄悄的,只能听到逃亡途中的风声,“请你继续说,上鸣同学。”
“我就想啊!那玩意儿不是有黑雾罩着吗!龙岛,跟这个一模一样啊!虽然很诡异,但是从来没有不携带着龙族信物的人成功穿过那层迷雾。对吧切岛?哦,抱歉,我忘记你在飞。”上鸣摊开手,一副演讲做完的样子,他使劲给面无表情的轰和丽日使眼色,被人情冷漠又一次打击到后只能破罐破摔,“我,我只能想到这一层了,你们没什么想法吗?!”
“迷雾……”丽日若有所思地捏捏下巴,“龙族的迷雾是可以被修复的,我之前看到了,但是,龙岛……如果没了迷雾,黑暗生物……”
“没关系啦丽日小姐,听说之前我们也应对过这样的事,为了保住我们的小命,请尽情去做吧!”上鸣笑了,“反正如果我们拯救了这个国家,也会被人类接受的吧?”
“是,我保证。”轰冲着他点点头,他转向丽日,“请开始吧。”

切岛突然嗷呜嗷呜地叫了起来,爆豪翻译道,“这家伙说感觉尾巴尖刚才被碰到了,问还有多久才能到。”
“我们之前才赶了一上午的路,现在这个速度,回去也不用多久了。”绿谷没发现他一直拽着爆豪的手,“我还以为小胜吸了黑雾醒不过来了!”
“说什么鬼话!大饼脸那边怎么还没有消息!”
“丽日一定没问题的,对吧小梅雨?”
“嗯!”
“你们……”
“小胜,把我的包给我拿过来可以吗。”
“这个?”
绿谷跪在龙背上,从包里掏出了一堆诡异的玩意儿。
“烟花?!”
“魔法烟花!一会儿快到都城的时候,我们一起拉动这个绳子,丽日说为了保质期长一点,它用了黑魔法……所以应该是能穿过那层黑雾的,不管怎么样只能拼一下了。”
“大饼脸,还真是……喂臭久,你不会想着直接逃到最中心去吧!”
“怎么可能!等到轰殿下准备好了队伍,站在最前面就会是我们!”
巨龙发出低啸声,龙上的三人向着前方望去,只见他们熟悉的王国正被一片再熟悉不过的灰雾笼罩着,丽日的声音从海螺里传来,“对方已放慢速度,就算他们的士兵现在就出击也不会找到城门在哪里的!——没有龙岛魔力支撑的迷雾坚持不了多久,请大家迅速开始行动!”
巨龙展开翅膀开始低空滑翔,冲着只有他能看到的城门飞去。龙上的三人交换了一个眼神,同时冲着隐藏在黑雾里的敌方都城拉响了烟花。耀眼的光芒畅通无阻地抵达了庞大的敌方都城,在他们的城墙上绽放出一朵又一朵的艳丽花朵,如同吸食精魂的恶鬼一样,吞食了大片大片的黑雾。
“完美!”丽日的声音传来,“大家,请务必注意安全,我在后方支援你们!”
“干得好,女巫小姐!”上鸣吹了声口哨,他把外套一脱,“再见了!等我们凯旋归来!”
他从城堡最高处的窗户一跃而出,在一阵白光后展开了巨大的双翼,龙头高仰发出阵阵长啸,金色的麟片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带着不可置疑的力量冲着城门飞了过去。地面渺小的人们发出阵阵欢呼,身着盔甲的王子殿下拔出了剑。 


       “我保证,我们会活着回来!”









(十一)


“奇怪的感觉?”
“是啊,从刚才开始就有了,总感觉心里痒痒的……”
轰不敢置信地看了上鸣一眼,丽日正在通过那个海螺声嘶力竭地跟绿谷沟通,一座巨大的城池正以赛跑的速度往这边飞过来……上鸣电气说他心痒痒。
“你是不是饿了?”
“啊?不可能吧!我早上吃了双份火腿!”上鸣搔了搔头发,“总感觉越来越强烈了……我不会又要走桃花运了吧?!哎哟丽日小姐!好疼!不要拿海螺砸我啊!”
“我马上就要开始布魔法阵,把龙岛的迷雾暂时转移过来了。快去干活!轰殿下你也是!”
“好——”
整齐的队列在城门前排好,金色的巨龙在城墙上着陆,长长的尾巴垂了下来。轰望向它,总感觉内心有点儿不安。
“殿下!已经做好准备了!”
“哦。”事已至此,也无法在别的事情上纠结了,“打开城门,迎战——!!”
迷雾和黑雾都快要散尽,逐渐变得清晰的视野给了士兵们极大的信心,他们听从王子的指挥,高举枪剑冲了上去。
红色的龙灵巧地一甩身子,把上面的三个人放了下去。他突然听到一声焦急的长啸,城墙上的龙像发出警报一样不停地嚎叫了起来。
“等一下切岛!你要去哪!不要冲得太快!”绿谷拽住他的尾巴喊道。
切岛扇动着翅膀,冲着城门的方向甩了甩头,他看向爆豪,发出了低低的叫声,爆豪的表情一瞬间变得僵硬,“什么?”
“小胜,怎么了?”
“告诉阴阳脸马上撤退!!跑,赶紧跑!!”他攀着红龙的脖子爬了上去,“你们现在赶紧……”
“怎么了?!前面有什么?!”绿谷还不等爆豪回答他就也爬了上去,“小梅雨,去找丽日!她应该也觉察到了!”
“你们……”
“我们会回来的!”
“傻瓜!你还不知道情况瞎说什么大话!”
“啰嗦什么啊小胜!快走了!”
“你他妈……”
称职的司机切岛果断忽视了他们的争吵,他冲着蛙吹点点头,冲着城门飞快飞了过去。

越海而来的敌国停在了离王国不远的地方,士兵们抢占先机,踩着奔渤的浪花一鼓作气地冲了上去。对面好像在失去了黑雾的庇护后就开始做缩头乌龟,迟迟没有动静。
天上突然传来噼里啪啦的声音,紧接着,几道雷光在离士兵们不远的前方齐齐落下,像篱笆一样挡住了他们的步伐。骑着白马的轰顺着啸声回头看去,金色的龙又降下了第二层雷。轰读懂了他焦急的叫声,看了面前黑洞洞的城门一眼,毫不犹豫地下令了。
“撤退!!!”
金色的龙俯冲下来,一爪子把轰带了上去,士兵们虽然一头雾水,但是看到王子在空中认真做出的指示,还是开始有序地撤离。
“这是干什么啊,怎么突然就撤离……喂,喂!那是……什么?!”
敌国的城门如同溃烂一般涌动了起来,从中伸出了无数条章鱼触角般的黑色物质。
红龙从天而降,巨大的火焰瞬间卷上了上去,人们依稀看见,那些诡异的玩意儿又从火中挣扎扭曲着钻了出来。
“跑,快跑!!!”绿谷冲着地面上的人大吼道。
地面瞬间变成了恐慌的海洋,士兵们丢兵卸甲疯狂逃窜。上鸣和切岛拼劲全力阻挡那些恶心的东西,却收效甚微。爆豪一把拉住了打算跳下去帮忙的绿谷,“那些都不是真人,不是你说的吗?!这玩意儿是黑魔法,上一个龙岛就是被这样吞噬的……”
“小久,保证自己的安全,现在的我们必须活下去。”丽日的声音传了过来,“我们都没有注意到,对面的敌国早已不属于他们的国王了。应该是他们的大法师动用了禁术,把整个王国都炼成了这样一个没有意识的产物……”
“你是说,这里面的人……”
“已经完全都不在了。”
绿谷不敢置信地向黑雾不断泄出的这座城看去,“那我们……”
“这样的产物会不断吞噬与自己相似的存在,也就是说这个王国现在是它的目标。都怪……都怪我没有注意到,如果能早一点发现的话……”
“大脸女你别犯傻了,你那点破魔力,就算知道了,能做什么?”爆豪喊道,“拦不住就去龙岛,别在无意义的地方浪费时间!喂,上鸣!去带着阴阳脸把那边的城门打开,能保多少保多少!”
“但是,这片大陆迟早会被吞噬吧?”绿谷吼道。
“那你能怎么办!留下来陪葬吗!就他们两个,什么都干不了!我再说一遍,这些都不是真正的人!”爆豪一把拽起绿谷的领子,“别让我再看见那个你,火大!”
绿谷怔住了,他嘴张了张却没能说出话,眼神黯淡了下来。他把爆豪推开,轻轻说道,“撤离吧。”
“上鸣,喂,上鸣!”此时轰的声音却从一旁传来,几人向那边望去,只见金色的巨龙正在被烈火炙烤般挣扎着,发出阵阵痛苦的嚎叫。
地面上,无人能挡的黑魔法已经把它的触手伸向了无助的人类。尖叫声,哭泣声不绝于耳。上鸣用尽了全力才从痛苦中缓过神来,他往下望了望,轰冲他挥挥手,说自己没被抓伤,让他带着自己继续去指挥撤退。
上鸣点了点头,他向着切岛发出一声长啸,转身离去了,只留下了一个坚决得不像他的背影。 


后来,切岛说,当上鸣在闲暇时候不去勾搭女孩子,反而跑去吃东西或者做别的事的时候,就该怀疑他是胃痛,失恋,或者是,准备成为最好的英雄了。



“援兵来了?”
切岛冲着远方的龙群发出阵阵叫声,地上布满了灼烧的痕迹,黑魔法虽然没有减弱势头,但还是被拖住了。
“他们愿意来帮我们?”绿谷惊讶道。
“如果不在这里把它解决,龙岛就是下一个被吞噬的对象。”赶到城墙处,一次次布起防护阵的丽日已经累得筋疲力尽,靠在绿谷腿边大喘气。
“胜算有多少?”
“没有。”
“……”
“爆豪同学虽然说着不能把这些人看成真人,结果到现在,加上他,我们还是一个人也没有撤离呢。估计民众现在已经接近大陆边缘了吧。”丽日苦笑了一声,“恢复记忆了的还好说,他们几个……果然都是出色的英雄啊。要是我真的只是一个普通的巫女,现在估计已经吓得爬不起来了。”
“丽日太贬低自己了。”绿谷拔出剑,朝着想偷袭的触手狠狠挥去,“也许我们应该考虑放弃了……小心!”
丽日第一时间张开了防护阵,但她只听到了它支离破碎的声音,“糟糕了,刚刚它好像完全被吞噬了!下一个就是这里……”
“切岛!”绿谷冲着空中喊道。红色的龙俯冲下来,把苦苦支撑的两人卷走。发出一声信号般的长啸后,全力阻止着黑魔法渗透的龙群,全部开始边攻击边撤离。
看起来坚硬无比的敌国城池突然变了形状,扭曲了起来。它如同一块巨大的面团,要把面前的都城包进去。黑色的乌云隐天蔽日,落在后面的人类发出了阵阵惊呼声,丽日攥紧了自己的袍子,突然抓着绿谷尖叫了起来,“不行,不行!!还有布朗太太定的爱情魔药,小波特要的魔杖……不能走!不能走啊小久……”她绝望地在绿谷的背后哭号,除了紧紧捂住眼睛,无助地无法做任何事。
地面上的恐慌和绝望如同被吞噬一般渐渐消失了,丽日像秋雨中的树叶,颤抖着不敢看那一刻的到来。她感到自己的手被绿谷掰开,耀眼的阳光透了过来,她颤抖着问道,“怎么了?”
“没事了。”绿谷喃喃道,他看向身后的爆豪,对方也瞪大了眼睛,显然是不敢相信的样子,“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就没事了。”
龙在空中平稳地滑翔,丽日熟悉的王国没有变,还是有着茵茵绿地和浓郁的森林。聚集在王国边缘的人们突然发出了阵阵欢呼,享受着这劫后余生的欢喜,喜极而泣。
“但是,为什么?”丽日抹干眼泪,慢慢站起来,向着刚才还近在眼前的敌国看去,“它,正在消失?不可能的,这种积累了无数人生命和怨念的产物,怎么可能这样就……谁做了什么?小梅雨呢?上鸣同学和轰同学在哪?”
“丽日,不要急,我们马上就……”
“喂,你们两个,快看。”爆豪的声音前所未有地颤抖着,他拽着绿谷把他揪了过来,“那边。”
绿谷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见那一望无边的蔚蓝大海,海水化作白色的浪花,浪花绽放又逝去,如小美人鱼的结局般,大海,正在化作泡沫消失。海水逝去的地方,只留下了诡异的白色物质,像一个装满水的房间被抽干了水……绿谷不由得这么想道。
“那边,地平线越来越近了……”丽日叹道,“大海真的是在「消失」,小久,这个世界……”
“在缩小。”绿谷猛然瞪大了眼睛,“切岛!快带我们去找他们三个!!一定出事了!小胜,你有上鸣的麟吗?”
“有。他们在城堡。”

“去城堡!快走!”


王国的城堡,在刚才传来消息后,就变得空无一人了。地上还有撤离时慌乱间扯下的布料,空旷的大厅中央,轰正跪坐在地上,蛙吹蹲在他旁边,握着躺在轰大腿上的人的手。
“那个,我说啊殿下,人都快死了,至少也得给我个女孩子的膝枕吧。”
“那我让开……”
“哎哟别别别!!我脑袋疼……”上鸣叹了口气,他看了看自己已经变透明的手,“那个,我可能是要回去了。”
“嗯。”
“我要留遗言了啊!”
蛙吹拿出了笔和纸,“我会记下来的!”
“你们两个,姑且也悲伤也一点啊!”
蛙吹和轰对视了一下,蛙吹说道,“对不起,因为上鸣同学现在是大英雄,无论是敬佩还是感激,还是为你能回去感到开心,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大英雄……哈,我不是啦。”
“为什么这么说?”
“绿谷说了,这里是我们用意识创造的世界……我在城门的时候,看到那些人,就那样无助地死去……然后就想起来那边世界的事了。但是脑子一团乱,想着现在还不能消失,还得带着殿下带领人们撤离,竟然撑到了现在……真没想到,那个大玩意儿就是我搞出来的。你们看不到,但是我知道,现在,外面的那个黑玩意儿和大海,和所谓的「未征服的远方」,都在消失。”
“你的头不痛吗?之前饭田完全说不了话……”
“吵死了!我就是话多怎么了!哎哟疼!”上鸣不服气地一蹬腿,又把自己疼得哎哟哎哟叫。
“我,活到现在也一直没什么切实的梦想,从小到大都是因为那份个性,做梦都想过「不平凡」的生活。但是啊,比我厉害的人太多了,个性有限制加上我脑子蠢,这份个性给了我总感觉太浪费了。”
“那不就是中二吗?”
“你回去之后绝对要请我吃饭赔我啊听到没有!”
“好。你继续说。”
“我渴望能像JXXP漫画男主角一样,过不一样的生活……结果,呃,可能做白日梦太厉害,就创造了出了那样的东西……我只不过是解决了因我而出现的祸患而已,没有什么英雄不英雄的。”
“那么想是不对的哦上鸣同学。”蛙吹轻轻说道。
“诶,为什么?”
“我们的目标都是成为帮助人们,拯救人们的英雄。那个敌人确实是由你创造的,但是你没有犹豫地就去对抗它,坚持着要在消失前帮助人类……从内心的坚持上来说,上鸣同学已经是一个完全合格的英雄了。”蛙吹笑了起来,“请安心回去吧,我们会转达你所有的话的。”
“上鸣,你在哭吗?”轰轻轻抹了抹上鸣的眼角,“你已经完成你的任务了,就算这个世界没人记得你,你也和饭田一样,是我们以之为傲的荣誉骑士。”
“我没事啦……”上鸣狠狠地吸了一下鼻子,“真是的,被耳郎看到的话又得被笑话了。”
他忽然感觉意识模糊了起来,原来是这样,执念被完全解决之后,就能回去了吗?
“上鸣———”
切岛的声音远远传来,爆豪和绿谷的声音也能隐隐听见,上鸣在朦胧中嘿嘿笑了起来。赶来的几人只看到他接近透明的手抬起挥了挥。上鸣电气,脸上带着满足的微笑,回到了那边的世界。


“我的好朋友们啊,那边见了。”





TBC

评论(4)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