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儿

极度杂食 冷cp战士 !大多数cp都吃无差/互攻 防雷请慎关 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下一对要萌什么
挚爱小排球和我英
微博@走三步就掉个冷坑

【赤研赤】Alone together(下)

久违的下篇!
三十岁的他们23333
前篇http://skyhigh1999.lofter.com/post/1e1ab2ba_10d9f1bb
————————————————
                               (一)
       前不良少年村崎,现在在东京的一家小照相馆工作。他说他是被这里的老板捡回来的——一位不算很高,留着比较长的黑发,似乎人生宗旨就是混吃等死的人物。老板已经有30多岁了,平时的娱乐生活就是打游戏,却也没有游戏宅对待新发售游戏的热情,“今天阴天,不想出门”“今天太阳好毒,不想出门”,村崎发现自己逆反般地被催生出了老妈的心理,很想赶着他出去溜达溜达。老板在一个下雨天捡到了刚打完架还受了伤的村崎,之后机缘巧合多了解了几次,就把村崎留了下来,在这个小店里做帮手。
       “老板,你就吃这一点吗?”
       “嗯,你吃吧。我本来饭量就小。”
       村崎偷偷抬头看了老板一眼,他的黑发草草扎了起来,下巴上全是胡渣,若不是能看出脸长得很清秀,整个人的气质就像一个流落人间的摇滚诗人……
        “我吃饱了!”
       村崎跳了起来,跑去收拾外卖盒。凌乱的登记室在村崎来了之后终于能坐人了,有些昏暗的房间里,横竖纵横地挂着许多洗好的底片。老板撑着胳膊,在窗边的桌前坐着,融在了一片浓绿的树影中。
        “上野小姐的照片包好了吗?”
        “包好了!”
        “她大概还会有一个小时才来取,你先休息会儿吧。”
        “好!”村崎顿住了,他望向柜子上摆的收音机,又看了看老板,“那个……”
        老板的嘴角闪过了一丝微笑,“打开听吧。”
        “那么,今天我们带来的话题是,「学生时代做过什么样离谱的事情呢——」,下面是倍受欢迎的,来自“掉毛的猫头鹰”的投稿!”
       “那是在我高中二年级的时候,有个外校的同学,之前我也讲过的,在这里先叫他猫吧。我没有抑制住我想表白的心情,脑子一热,就想出了一个现在怎么看都很愚蠢的方法——我把他的名字满满地写在我的本子上,借了女生的水彩笔画了个相合伞,然后故意把它丢到猫的脚边,确保他能发现……”
       村崎没忍住笑了出来,旁边的老板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蹲到了他旁边,问道,“这有什么好听的?”
       他似乎认真打量了一遍村崎可以用魁梧健壮来形容的身材,“你……有这种爱好?”
       “不是!我不是喜欢八卦!”村崎感觉爱丽丝遇到的那只柴郡猫——比原著冷淡一点的——正在对自己产生兴趣,他慌忙解释道,“之前整理胶卷的时候无意间听到了几次,这个投稿人会说一些很有道理的话,偶尔还会提到那位「猫」,听了好几期之后发现,在他的讲述里,关于他们两个的事好像是往后发展的……我就有点儿想知道……”
       “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村崎点了点头。
       “你可以给电台写信哦。”
       “诶,但是这是投稿,可以吗?”
       “我相信那位猫头鹰先生会了解到你的愿望的。好了,去扔垃圾吧。”
       “好——”
       村崎在之前打工的店与人闹了矛盾,但那是在能满足学业的情况下最合适的一家店了,正在他后悔难当走投无路的时候,老板把他领了回来。
       “我正好缺一个能干体力活的员工。”名叫孤爪研磨的男人是这么说的。
       这家店在很偏僻的地方,当初孤爪带着他左拐右拐,走到一片黑森森的树林的时候,村崎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要被绑架然后卖个肾。没想到走过一条小路,隐藏着的竟然是个设施完备的小房子,上面挂着「洗照片」的牌子。
       这就是名字吗?!内心疯狂吐槽的村崎脱口而出。老板说想不出好名字所以就放弃了,反正知道这里的人还是会来的。
       就算村崎和电子产品完全无缘,他也是知道,胶片机在一定程度上早就被取代了。老板似乎看出了他的想法,解释说道,“最新的设备都有,洗胶卷是我被托付的任务,也算是一个小兴趣。工资按月发,但是不会很多,你什么时候来干活都可以。”
       村崎张大了嘴巴,觉得自己捡到了一份完全适合自己的好差事,除了疯狂点头不知道做别的什么事了。
       来的顾客老板基本都认识,他不是一个爱笑的人,也不很会开玩笑,可以说是不善于与人沟通了。“去锻炼社会人的交际才能吧。”这样说着,把所有要说话的事全部推给了村崎,自己在暗房里一呆就是一天。村崎曾认为他是痴迷于这项工作,但是不止一次他掀帘进去,都不小心发现老板正在装着没事人的样子把游戏机藏到凳子底下。
       尽管这样,村崎还是觉得他不是自述的那种“无药可救的中年人”,会在早中晚各喂一次野猫;虽然做饭很烂食量也小还是会逼自己均衡饮食;工作多的时候内心的烦闷全写脸上……但他反而散发着一种气质,像是在冷冰冰的车辆间安然找到了一块阴凉地的猫,或者是与窗外的藤蔓一同生长的树影,让村崎不由得想知道他以前的故事。
       村崎一边拖地一边想象,老板高中时是什么样的人呢?估计不大会跟人交际,但是那种长相,肯定很受女生欢迎吧?也许是喜欢写文章?一个人旅游?现在做这种工作,肯定是一个对生活很有追求,很有生活情趣的人……
      “我高中时是做什么的?”
      “是!”
      “排球。”
      “诶?”
      “我打排球。怎么了?”
      “运动量有点儿大吧?!”
      “啊,是很累。所以后来都打得少了。”
      “现在还在打吗?!”
      “有时候。”孤爪顿了顿,放下手里的工作,转过头来——村崎发誓他一定是笑着的,“我还染过金发哦,要看照片吗?”
       村崎目瞪口呆地看着比自己矮一头的老板,觉得这个人的人设突然又变得扑朔迷离起来。
      “永远不要从表面去判断一个人。”第二天的猫头鹰先生在广播里投了有关这句话的稿件。

                                 (二)
       “那么这里,作者在文中想表达的意思是……”赤苇推了推眼镜,骚乱的课堂满满安静了下来,只剩下一个剪着寸头的男生跟后位兴高采烈地讨论着什么。
        “哎哟!踩我干嘛!”
        “老——师——”后座的男生咬牙切齿地说。
        “你们——学园祭就这么开心吗?”赤苇老师把教科书往寸头男生的桌子上一戳,俯身用绝对不算小的声音说道,“下课来我办公室一趟。”
       班里的男生笑嘻嘻起了哄,寸头男生扁扁嘴,突然一拍桌子,“老师!”
       “怎么?”
       “来打个赌吧!”小寸头兴奋地一拍胸脯,“老师在这里回答我们的问题——要说实话!然后我保证……保证……”
       “保证什么?”
       “下次考试,语文一定拿九十分以上!”
       赤苇挑了挑眉,“先问,如果我选择回答,那就交易成立。”
       班里的男生女生都开始起哄,寸头男生和旁边的同学交换了一下眼神,清清嗓子开始了询问,“那么,一共是三个问题!第一个——老师现在是单身吗!”
       “不是。”
       “哇塞,秒答!那,那下一个问题,对方是男是女呢?”
       “是可爱的女高中生哦。”
       班里的人已经开始尖叫,小寸头兴奋地满脸通红,“长什么样子?!有照片吗照片!”
        “没有。那家伙不爱拍照。”
        “那……”
        “已经三个问题了哦——山下,是不是该考虑一下怎么履行你的诺言了?我看看……离下次考试还有一个月,好好加油吧。”
       山下底气不足地喊,“我知道了!但是,但是!老师和未成年人在交往吗!”
       “谁说我和未成年人在交往了?”
       “因为,你说,「女高中生」……”
       “那是那家伙的网名啊。给你看——”赤苇掏出他的手机给山下迅速看了一眼,“我没有不说实话吧?”
       山下一时语塞,他挠了挠后脑勺,气恼地一屁股坐下,趴桌子上不说话了。
       赤苇无奈地笑笑,摸了摸他的头,“那么现在,大家都心静下来了吧?我们继续上课。”

       “这里,把主人公说的话先画出来,然后……”
       “老师。”
       “怎么?”
       “我不会告诉其他人的,告~诉~我~吧~”
       “告诉你这次考试能考多少分?”
       “不是!”山下拍桌而起,“老师的女朋友!伴侣!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告诉你你也不认识吧?”赤苇叹了口气,他从公文包里掏出了一沓纸,“你要的,我二十出头的时候写的,稍微改了改。”
       “真是的,又转移话题!”山下接过稿纸,稍微扫了一下,“题目是……《初恋》……等一下,老师,这是?!”
       “文如其名。”
       “播出去真的没问题吗?”
       “没事,反正也没有说什么难以启齿的事,你们几个青春期小屁孩接管的电台,不就是需要这种话题吗?再加上……我的「初恋」……”赤苇说到这里微微笑了,”他还在呢。”
       “……等等!”
       “我先去交一下文件,你去帮我买个炒面面包吧。”
       “老师!你刚才是不是用了什么奇怪的人称!”
       “好像有,好像没有呢。要保密哦。”
       “老师————”
       赤苇京治,现任某高中国文教师,外号是“奇迹般的冷淡系帅哥”,自称“可取之处也只有脸了”,实际上本人和同学们很合得来,是一位受全校师生欢迎的好老师。去年冬天,赤苇担任班主任的班级里的学生山下,被他的爷爷赠与了一份奇特的传家宝——一个电台。几个要好的男生女生,商量着要重新振兴这个电台,于是找到了赤苇来商量。赤苇提供了一些基本的建议,还把自己年轻时写的文章赠给他们,帮他们丰富内容。
       山下作为一个热爱打电动不好好学习的小青年,被赤苇带着,用鞭子与糖的政策,成功燃起了对国文的兴趣——虽然本人连汉字都写不好就是了。之前,在他又一次因为考试成绩被训斥,由内到外都感觉自己什么都做不好的时候,一边抹着男子汉的眼泪,一边撞上了偷偷抽烟的赤苇老师。
       “……我觉得我们可以达成互相保密的协议。”肮脏的大人赤苇如此说道。
        在山下豁出去,把自己的困扰全部说了出来之后,赤苇捻掉烟,长长舒了口气,“你觉得你脑子蠢,身形瘦弱,不管哪方面都做不好?谁说这就是全部的方面了?”
       “至少在我看来,你的声音是我听过的最完美的音源之一——虽然你平时都在扯着嗓子乱叫,读课文的时候也是磕磕巴巴的……”
       “对不起……诶,我的声音?”
       “是啊。你以为我叫你读课文是发现你跟后桌传纸条吗?”赤苇挑眉,山下惶恐地点点头,坏人老师没忍住笑了出来,“嘛,也有一部分那个的原因啦。”
       “但是,有什么用呢?只是声音好听而已,我又不会唱歌……”
       “讲故事很好听啊。你脑子里有时候会有些常人想不到的观点,但是你不会表达。这没有关系,不会讲就先写,不会写就先读。放心,你一定能找到属于自己的方式的。”
       “老师……”山下感动得要落泪,“对不起,我一直给您添麻烦……”
       “没事,我高中时还见过比你更麻烦的家伙。”
       “诶,真的吗?!”
       “是排球部的前辈,当时是我们的队长——很麻烦但是是个很好的人。”赤苇好像想起了什么,轻轻一笑,“虽然做他的二传的时候要操心很多事情,但是后来,因为有了他的感染,等到一个人的时候,就发现自己不会那么偏执地看问题了——生活总会变好的,我就是这样相信着这句话。你也多交点儿朋友啊?啊,还有,不许抽烟。”
       山下翻了个白眼,“老师才是,女孩子们都觉得你是面瘫冷静系帅哥哦?没想到是个……”
       “什么?”
       “……假正经。”
       “哈。”赤苇笑了,雨后藤蔓上的露水滚落下来,沾湿了他的肩膀,“他也这么说。”
       “诶,谁?”
       “没什么,快回去吧,一会儿上课了。”
       山下远远看着赤苇靠着墙掏出了手机,不知道是跟谁打起了电话。他脸上挂着山下从未见过的,愉悦中带着狡黠,甚至还有一点满足的微笑。
       对面是谁呢?山下从那时起就好奇了起来。


                            (三)
        孤爪是在三年前开始这份工作的。
        他在高三老老实实学习考上了一所不错的大学,之后也找到了一份很好的工作。公司的老板是个很通达的人,对于孤爪的不善交际他更多的是调侃,“反正工作做得好就行了吧?就算是我,晚上也会想回家窝在沙发上看肥皂剧的。”然而这样近人情的老板似乎有些不靠谱,在三年前,他突然说自己想出去转转,要把现在的位置让出来。孤爪去机场送行的时候,穿着夏威夷风格衣服的老板突然握住了他的手,把一把钥匙交到他手里,说,“帮我看管我的小宝贝们吧,我每个月会付你工资的。”
       “小宝贝们”不是什么不可言道的东西,只是被好好保存在一个小房子里的一堆老式胶片机和一些洗照片的用具。孤爪曾被强迫着观看了老板洗照片的过程,偶尔在周末会去帮他的忙——因为老板似乎担心不把他带出来的话,孤爪会在屋里一个人闷死。
       一开始只是去擦相机,冲洗几个留存很久的胶卷,顺便整理一下屋里的东西而已。后来不知道公司的同事从哪里听说了这件事,兴冲冲地跑过来问能不能在这里冲洗,说要付钱也是可以的。得知这件事,不知道在哪里浪的老板很不负责地说,他的兴趣已经变了,那件屋子就暂时都托付给孤爪吧!孤爪瞬间感受到了自高中以来再未出现的胃痛感。
       “为什么他们都会信任我呢?”孤爪窝在被子里,很是憋屈地问赤苇。
       赤苇端了两杯牛奶过来,给孤爪的那杯加了点儿糖了搅了搅,递到他手里,“是因为在意吧?”
       孤爪不解地看着他,赤苇喝了口牛奶,钻进孤爪的被窝里,“因为你对他们很好,谁和孤爪相处都会觉得很舒适,但是他们不知道对你来说,适当的距离才是最舒适的。这么想,你这家伙真过分啊?”
       “闭嘴。”
       “因为知道你是很好的人,所以在意你,想帮你,想让你更快乐。怎么了?不就是洗照片吗?”
       “老板年轻时的愿望是开个照相馆,但是后来好像不小心做生意做大了,准备好的东西全部白费了。他希望我能完成他的愿望。”孤爪枕着赤苇的胳膊,把睡衣弄得皱皱的,“就算我拒绝他也不会说什么,但是……”
       “他对你太好了。”
       “是。”
       “可恶的人情社会。”
       孤爪上去挠赤苇的脸,“那你笑什么?”
       “看你纠结是我日常生活的娱乐项目之一。”赤苇搂住他,“先睡吧?慢慢想,反正也不急。”
       之后的孤爪,往小房子跑的次数变得多了起来,最后干脆辞了公司的工作,全心全意开始搞这个“洗照片的地方”。赤苇周末回来去那里,看到孤爪在小沙发上盖着小毯子躺着,显然是等照片显影的时候睡了过去。
       大学毕业后孤爪问赤苇,为什么要去做老师呢?赤苇说他希望跟更多人类打交道,孤爪知道他又蒙自己,走的时候把他一冰箱的布丁都顺走了。
       他觉得孤爪现在也应该明白了,他们只是又各自找到了喜爱的事情而已。到现在为止他们已经交往了十多年,就像林间的溪流一样,有奔涌的时候也有细流的时候。大学不在一起,工作的地方也不在一起,每个星期只能见一两次面,这种生活竟然安然地延续了这么多年。
       孤爪说,只是习惯了就丢不掉了而已。
       赤苇很喜欢这句话。



                                  (四)
       “孤爪哥———”
       身材高挑的卷发女高中生挥着手向站在街边的孤爪跑来,“感冒了吗?怎么带着口罩?”
      “没有,人有点儿多……”
      “真是的,孤爪哥又不是高中生了!”山本茜上去扯他的口罩,“我可是告诉我的朋友我哥哥有个超帅的朋友哦?不要遮着啦!”
      “小茜……”孤爪有些不自在的摸了摸脸,“你哥哥知道你出来吗?”
      “当然不知道啦!给他挑生日礼物,怎么能告诉他!”小茜笑嘻嘻地挽住孤爪的胳膊,“我跟赤苇哥打过电话啦,他答应我把你借给我一天~”
      “那家伙……”孤爪瘪瘪嘴,“情人节也快到了……”
      “那不是正好吗?”小茜瞪大眼睛看着孤爪,“你们不会,从来不互送礼物吧?”
       孤爪点了点头。
      “那走吧!!给他一个惊喜!!”
       商场里有许多情侣拉着手在逛街,孤爪看到,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拉了拉自己的帽子。小茜拽着孤爪往男装区跑,拿起一件衬衫就在他身上比划,“这件怎么样?”
       “虎他,一直不喜欢我的品味……”
       “诶——哥哥没理由嫌弃别人的啦!你知道吗,上次他去学校找我,穿了一件红绿相间的衬衫!领带还是深蓝色的!”
       孤爪露出了惨不忍睹的表情,他和小茜对视一下,想象出那个场景,不由得一起笑了起来。
        “学校怎么样?”
        “很好!”小茜很兴奋,“孤爪哥,你现在看到的可是未来的王牌哦?”
        孤爪点了点头,“加油。最近赤苇他,不知道为什么劲头又上来了……我都好多年没垫球了。”
        “诶——赤苇哥他真的是和看起来完全不一样啊——”
        “嗯,他闪到腰了。”孤爪靠着墙,一副不想回家的样子,“我很生气……他本来就坐太久,腰不好。”
       山本茜后知后觉,明白了这两个人很有可能是吵了架,孤爪很生气但是还是心疼赤苇,前所未有地想到了要买礼物……
        原来男人谈恋爱也这么麻烦,她这么想道。
        “不说这个,排球队还适应吗?”
        “嗯!嘛,虽然也有不讲道理的前辈,但是大家一起打,真的是非常开心!上个月我成为正选了,哥哥他总是在看台上大喊大叫的……孤爪哥你也说说他!”
        “没办法,我大概能理解。”孤爪微微笑着,“毕竟那时候你还那么小,就已经是我们当中重要的一员了。大家都是看着你长大的。”
        “我知道啦!但是他还是保护过度……你敢相信,他拜托了你们之前的老师,去打听我的男朋友是谁吗?”
       孤爪捂着嘴,肩膀颤抖着,“虎,确实是这样的……”
       “不说了!咱们继续去挑!”
       “其实我觉得你找阿黑更靠谱一点……”
       “黑尾哥哪里靠谱了?!”
       孤爪一不小心呛住了,咳了半天,他觉得黑尾一定在某个地方打了个大喷嚏。
       大概是高三的时候,孤爪去过了赤苇家,赤苇也去过了孤爪家,但是没有任何一个人看出他们两个的关系,包括黑尾。
       高考的前三个月,孤爪请黑尾到自己家来,跟他说,自己有个在交往的人。
       孤爪说出这句话之后,黑尾先是愣住了,他似乎用了一分钟来辨别这是现实还是梦境,然后露出了老母亲般慈爱的微笑,“是谁呀?”
       孤爪对他的微笑表示了由内到外的鄙视,“你认识。”
       黑尾的大脑里瞬间过了一遍自己在校内校外认识的所有女生,然后得出了他完全不知道什么样的人才适合孤爪的结论,“告诉我吧。”
       孤爪坐在床上,和黑尾互相瞪了一会儿,他拽着床单慢慢说道,“你准备好……”
       黑尾使劲点头。
       “是赤苇。”
       黑尾铁朗的脑子当机了五秒,随即他的记忆争先恐后地涌了上来,无论是在他给木兔看他和研磨小时候的照片时,凑上来露出微笑的赤苇,还是在闲暇时刻会来跟自己搭话,字里行间透露出对他与孤爪友情的向往的赤苇,通通都有了比「一个善良友好的研磨的同级生」更好的解释。
      “阿黑?”
       天哪,以他的经验,怎么会一点儿也察觉不到呢。木兔知道吗?不,他肯定不知道,他要是知道肯定不会聪明到不会透露给自己。赤苇京治,这个深藏不露的男人!
       黑尾完全没有意识到孤爪恋爱对象的性别问题。孤爪看着一脸生无可恋的他,实在有些于心不忍,“阿黑……”
      “什么时候开始的?”
      “高二。”
      “为什么没告诉我!”
      “第一次这样,感觉有点儿诡异……没确定心情之前不想麻烦阿黑。”
       “然后呢?”
       “他告白了。”
       “……”上了大学的黑尾,对自己竟然被一个外校的学弟骗了过去,感到非常不甘心,“你是,就喜欢他,还是本来就喜欢……男人?”
       孤爪摇头,“我不知道,但是我确实很喜欢他。”
       “很……喜欢?”
       “嗯。”
       黑尾摇晃着站了起来,又颓然地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这样啊……”
       “阿黑……”孤爪爬过去看他,“……怎么在哭?对不起……”
       “不是,我没事。”黑尾长吸了一口气,眼睛朝天花板看去,努力不让自己的泪流下来,“我其实,一直在担心,以研磨的性格,到底能不能找到喜欢的人……然后就会想,等我们都成年了,不管研磨是找了可爱的女孩子,还是有钱的富婆……”
       “喂,阿黑。”
       “咳,我都会支持你的!但是,但是,我就是没有想到……”黑尾吸了吸鼻子,“没想到会是个男人……”
       “……对不起。”
       “你真的开心吗?”
       “嗯,目前来说是的。”
       “有什么不开心的就来找我哦,我第一个赶过去揍他!”
       孤爪笑了,“不管以后会怎样,阿黑都会永远是我最好的朋友的。”
       “研磨……!!”
       “所以说不要哭了……”孤爪给他擦去眼泪,“对不起,我不想让你伤心的。”
       “没事……我改天去约木兔吃饭,打他一顿就解气了。诶对了,你们,那个,谁做,呃,上面的那个……?”
       孤爪笑了,“还没定呢。”
       后来,听到这个消息的木兔,先是愣了一会儿,然后在餐馆里很不自觉地大笑了起来。他一个劲儿地拍着黑尾的背,“黑尾!!我们是亲家了啊!”
       黑尾简直不敢相信这混蛋的脑回路,按着他狠狠打了一顿解气。结果结账的时候,满心诚意要道歉的木兔竟然没带钱包——自然是又被打了一顿。
       孤爪现在想起黑尾当时的反应,都觉得自己有黑尾做朋友真是太好了。后来,赤苇不知道怎么讨得了黑尾丈母娘的欢心,两个人还经常一起喝酒……
       “孤爪哥,这个怎么样?”
       孤爪抬起头,看到小茜手里拿着两件毛衣,上面分别写着“世界上最好的哥哥”和“世界上最好的妹妹”。小茜有点儿担心地看了看毛衣,“他会不会不愿意穿啊?”
        “放心吧,虎会打死都不脱下来的。”
       之后在同学聚会上,山本猛虎脱下了的大衣,骄傲地露出了里面的衣服。黑尾喝着酒嘲讽他,“你是cup增了吗,干嘛一直挺着胸。”
       “黑尾前辈就是嫉妒吧!”
       “啊——嫉妒,超嫉妒的!”
       福永问孤爪山本拿到衣服的时候是什么反应,孤爪说,就是像平常那样,一边说着哎呀这什么呀真没品位,一边在没暖气的房子里瞬间脱光了所有的上衣,套上就想出门呢。
       真嫉妒啊,福永说道。他转过头问,和赤苇怎么样了?
       孤爪说之前吵过一次架,但是送了他一个毛线帽之后就和好了。 

       那天赤苇戴上帽子照了照,说自己像个老头子。孤爪说能闪到腰的不是老头子是什么。赤苇看了看他,突然抓住他的手,连拖带拽地把他带去了商场。
      “我们还第一次手拉手在商场逛了逛,真的……很开心。”
      老年人赤苇后来戴着毛线帽去上班,得到了学生们的一致嘲笑。


                        (五)
        这是在他们高三的时候。
       “我不能理解你的生活方式。”赤苇老老实实地说。
       孤爪看了看他,觉得他实话实说这点很好,但是自己还是有点儿生气,“为什么?”
       “为什么要深夜打游戏,白天睡觉呢?如果说用白天打游戏,晚上睡觉,这样至少能少一点罪恶感……”
        孤爪认真思考了一下这个问题,发现自己也说不出来一个正经的理由,“也许我这样确实是没有意义的。”
       “不,我没有说你不对,就是觉得,晚上多睡会儿话对身体比较好。”赤苇说完,咬着嘴在椅子上蹭了蹭,孤爪知道他这样子就是有什么话要说但是不好意思说,就默默等着他说话。
       “你下周末有时间吗?我爸妈要出去一趟,要不要来我家?”
       好吧,他没有料到赤苇要说这个。孤爪想道。
       那一天想起来真的是非常颓废,他们两个到赤苇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了,姑且收拾了收拾,两个人都筋疲力尽地瘫倒在了床上。赤苇记得自己当时眼皮子都睁不开,却还是不由自主地和孤爪有一搭每一搭的聊天,聊学习,家庭,最后两个人握着手,在一个被窝里,什么都没做就睡着了。
       赤苇觉得他们好像睡过了斗转星移,银河流逝,星星在窗外坠落,太阳悠闲地升起……直到正午,他们两个才慢悠悠地醒来。
        “舒服吗?”孤爪问道。
        “真舒服。”赤苇抱着被子和孤爪,似乎通过实践认同了孤爪的做法。

        “不是吧,你们在一个床上睡诶!什么都没发生!”
        “因为很困。”
       山下被噎了回去,他只能把这个事情再次归到“不要轻易去理解赤苇老师”的分类里。
       “今天我要读《初恋》了。”山下揶揄道,“老师,你什么时候才能告诉我你们现在是什么样啊?我只知道那是一个网名叫女高中生的人啊!”
       “怕你说出去。”
       “我不会的,真的不会的!!”
       “好了,我回去了。”赤苇拍了拍他,转身走了。他稍微有点儿兴奋,想知道孤爪会不会听到这个,即使他们已经直接讨论过无数次有关他们的相识和关系发展,这种电视剧般的情节,赤苇还是很乐意搞一次的。

       休息时间,村崎稳稳地坐到了收音机前,拧开了开关。那个磁性的男声再次从中传来,“那么,来自我们的猫头鹰先生的投稿——《初恋》。”
       村崎瞪大了眼睛,这是猫头鹰先生第一次在广播中直接投恋爱相关的话题。他不由得凑到了收音机前去,又大声叫道,“老板,快来听!”
       “我还记得……那时候我们还不算很熟,他拿错了我的衣服,我去找他。太阳快下山了,他在窗户前认真打着游戏,凳子很高,他的右脚裸着,另一只脚袜子还没有脱,松松垮垮地挂在脚尖上。傍晚稍微有点儿冷,他披着一件衣服,一只猫在他的大腿上趴着。夕阳的光辉穿过浓绿的树林,在地上印出了一个个的光斑。我大概是看入迷了——因为他披的是我的衣服。在那个黑夜将要降临的时间,他慢慢抬起了头,用那双又大又明亮的眼睛直直地盯着我。”
       村崎着了魔似的往身后望去,只见他的老板正坐在窗前,整个人都融入了那片绿荫中。他听着这段话,像是在品味一块刚做好的蛋糕,那是满足又怀念的表情。他仿佛觉察到了村崎的目光,直直地看了过来——
       “猫跳进了我的怀里,他的脸颊红了,‘你吃饭了吗?’他这样问道。 

       那是让我感到最幸运的事,直到现在,仍能与他一起共度晚餐。” 


      村崎听着收音机里的男生播送结束语,背对着孤爪轻轻问道,“所以,猫头鹰先生和他的猫,很幸福吗?”
       “毕竟他们都喜欢白天睡觉。”孤爪说道。
       “是这样吗?”
       “是的。”
       之后的村崎,在见到赤苇的时候表示,这个人好像和看起来的感觉不大一样。
       “我有那么假正经吗?”赤苇问道。
       “如果和阿黑比的话,赤苇在这方面应该是更厉害一点的。”孤爪评论道。
       “那我真应该改改了。”
       在喝酒的黑尾,莫名其妙连打了好几个大喷嚏。
       也许这时候就应该用上木兔光太郎的名言了,“大家都超——幸福的!”
        “我真的好开心啊!”







The end

评论(6)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