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儿

极度杂食 冷cp战士 !大多数cp都吃无差/互攻 防雷请慎关 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下一对要萌什么
挚爱小排球和我英
微博@走三步就掉个冷坑

【出胜出】Neverland(十二)(十三)

继续双更
幼驯染开始谈恋爱啦!(
前篇  http://skyhigh1999.lofter.com/post/1e1ab2ba_11268182

大家来给我评论呀qwq

———————————————————


(十二)
上鸣带着一大半的世界消失的时候,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听到了些什么。
“……侵入心灵……素材……塑造世界……敌人已死……醒来才可逃出……”绿谷把大家听到的较为清楚的部分拼了起来,他端详了一会儿,转向众人问道,“你们有没有听到这句话好几遍?”
“有!”切岛举手说,“就像有人重复在我耳边说话一样,但是当时脑子很乱就没有认真听……”
绿谷又轻轻念了几遍这句断断续续的话,“我觉得,我们猜的应该跟事实差不了多少了。这一定是外面的人在试图提示我们,也许通过了某种方式在我们的身体旁循环播放这个……”
“当一个人醒来的时候,这个虚拟世界的构架会受到很大的创伤,外界的声音才有可能传达到这里来。”丽日接着说道,“现在饭田同学和上鸣同学应该都已经安全了。”
“嗯,但是问题是在这里。”绿谷屈起手指敲了敲纸条,“你们看,‘敌人已死’,那就是说把我们的意识关进来的家伙已经不在了。”
丽日绞紧了手指,“我本来期望这个人被抓住的话,我们的世界可以自动消失,但是现在看来……”
“没希望了,只能靠我们自己了。”绿谷叹了口气,“我的想法本来是模拟我们在原来世界的生活方式,在遇到危险产生应激反应的情况下能想起来什么……”
“切。”
“小胜不同意的话就想一下更好的方法啊!”绿谷故意不看爆豪,扭着头喊道,,“真抱歉啊!臭久的脑子就只能想到这里了!”
“哈?!你那语气是什么意思?!”
“人生气的时候就是会这样啊!”
“你们两个!吵架的话就出去!”丽日把魔杖往地上一戳,绿谷和爆豪都晃晃悠悠地悬浮了起来,自动飞向了门外,“切岛同学,拜托你关一下门!”
木屋里瞬间安静了下来,切岛坐了下来,确定那两人打架的声音越来越远之后才开口问道,“绿谷他,是不是对爆豪有什么偏见啊?”
“呃……”丽日的脸一下子皱了起来,“没办法,他们两个在那边就是这样,爆豪同学他……不算是能讲道理的类型……”
“诶?!”
“嘛,我也没办法说什么啦,毕竟也不是很了解……不过之前和爆豪同学在运动会的时候打过一架,我觉得他虽然脾气很坏又不讲道理,但是还是个很好的人哦!除了对小久的方面……”
“果然还是因为很在意吧。”轰殿下刚刚一直在默默地吃旁边的村民送来的自制乳酪,到现在才说了今天的第一句话,“两个好人,只在遇见对方的时候变得不可理喻起来,只能说有什么奇怪的渊源了。”
“但是我觉得没事啊?虽然老吵架,关键时刻其实还都是靠他们的配合啊。”切岛接过轰递过来的乳酪,大口吃了起来,“话说,小梅雨呢?。
“去买面包了。她最近经常在商店街那边转,所有的人都很喜欢她……小梅雨说,熟悉的店的老板,都不记得上鸣同学这个人了,只有之前去订的那套衣服还在,老板怎么也想不起来是谁来订的,看到爆豪同学的脸才恍然大悟。”
屋子里陷入了一时的沉默,切岛的胸前挂着上鸣留下来的唯一一片鳞,他盯着那个金光闪闪的小玩意儿,说道,“我们也该努力了。”
“嗯,外面的大家一定在想办法,我们也一定能搞定这个世界的!”丽日笑了起来,她用魔杖指了指自己的水晶球,还有六个闪着光的小球在里面旋转,“已经完成四分之一了哦,大家加油吧!”
“好!”
与此同时,正在打架的绿谷和爆豪。
“没了敌人都吃胖了吗你这个废物!”爆豪踩着树杈一跃而下,把前面正在躲避的绿谷一把拽住胳膊按住,“我不想和你废话,说吧,到底为什么那么烦我?”
“为什么小胜要在意这种事情?”
“哈?!为什么我非得被一个混蛋莫名其妙讨厌啊?”
“被混蛋讨厌才没什么关系吧!因为是混蛋啊!”绿谷狠狠喊道,他想到现实世界的自己,和现实的小胜,突然脚下发力,一个转身把爆豪扭到了身下,“能帮助到大家,也能保全自己,我和小胜的关系怎么样都没关系吧?!”
绿谷把爆豪抓得紧紧的,爆豪从他睁大的眼中莫名看到了一丝恐慌。绿谷的身体不停颤动着,他粗喘着气,慢慢放开了爆豪,“我回去了,小胜也早回去。”
“你是不是想起来了?”
“……啊,没有,没有啊?!大脑空空的感觉什么都想不起来……”
“上次你说你想起来了一点。”
“……”
“比如说,「欧尔迈特」是我们的老师之类的……怎么了,睡了几觉不小心忘记了?”
“……”
爆豪倚在一棵树上,“你,也该跟我说清楚了吧?”
绿谷回头看了他一眼,爆豪正等着他的答复,三秒后,绿谷突然拔腿就跑,一溜烟逃出了爆豪的视野所及领域。
爆豪保持着靠树的姿势,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绿谷留了个背影,愤怒的吼声吓坏了树林里的鸟,“喂,臭久———”
“让我再想想———现在——我——肚子!!饿了!!”绿谷头也不回地喊道。



蛙吹回来的时候,丽日正坐在木屋里的盆栽植物上,看着一个水晶球发呆。
蛙吹轻轻地走过去,探头一望,发现水晶球里面浮现着一对中年男女的面容。丽日呆呆地望着那两人,手指轻轻地抚摸着水晶球的表面。
“御茶子?”
“唔啊啊啊啊!!小梅雨!”丽日猛地站了起来,不小心打落了水晶球,蛙吹连忙接住,捧着它还给丽日,“这两位是……”
“我,我在那边的爸爸妈妈……”丽日把水晶球放回架子上,转过头来笑着说,“在那边转得怎么样?那家面包店超好的吧!”
“御茶子……”蛙吹拉住丽日让她坐下,“一开始我就说了吧?御茶子一个人太辛苦了,明明就可以依靠我的。”
“但是,但是……如果我慌了的话,大家也会很着急吧……毕竟我是那个揭露这个事实的人。”丽日紧紧握着蛙吹的手,眼泪止不住地掉下来砸在手背上,“我不能再哭了啊,大家每天都是面带着微笑去努力找寻自己的记忆的……但是,我真的好怕,我们谁都不能保证我们肯定能回去……”
蛙吹把丽日揽过来,把她抱在怀里,丽日再也抑制不住抽泣,“对不起……但是我真的好想家……”
蛙吹默默地抱着她,过了一会儿,丽日渐渐自己安静了下来,她抹抹泪,吸了吸鼻涕。擦干泪眼朦胧的眼睛,丽日一眼看到蛙吹的裙子被她搞上了什么,扯过旁边的手帕就开始疯狂擦拭。
“对不起啊啊啊啊啊!!”
“没事的御茶子。”蛙吹笑着摸摸她的头,“关于那个「执念」,御茶子有想法了吗?”
“有!当然有!我啊,就是为了挣钱所以想做英雄,执念肯定就是这个了啊!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一直醒不过来……能留下来帮大家我也是很开心的,但是万一……”
“唔,御茶子想到的只有这一个吗?我觉得肯定是什么更大的东西,更虚幻的一种……”
“我不觉得我有啊,像小久的那种梦想……”丽日支支吾吾地说,“反正!跟小梅雨一说我也没有那么难受了,肯定没问题的,对吧!”
“嗯。饿不饿?想吃什么?”
“小梅雨做的奶油炖菜~~”
“好。”蛙吹上去抱了抱还在强扯笑容的丽日,“一定会没事的,我保证。”
说完,蛙吹转身离去。她从丽日树上的木屋轻轻跃下,看守的大蛇上来蹭了蹭她,蛙吹摸了摸它冰凉的麟片,指指上面的屋子,“有什么事,立马去告诉绿谷同学他们。”
大蛇点了点头。蛙吹放心地离开。她的身体特质在这边没有变化,甚至还增强了一些。这可以允许她在森林里自由地穿梭,越过枝条纷杂的大树,越过波光粼粼的湖泊。蛙吹知道丽日会没事的,自己作为一个夹在现实世界和这个虚拟世界之间的人,除了给予她感情上的支持,在其他方面可以说是毫无用处了。怎样才能快想起来更多的事,让丽日不用一个人支撑着所有的人,蛙吹急切地想知道。
她到了商店街,跟几个老板笑着打了招呼,正准备去菜店多买点儿东西,突然发现了一个熟悉的人站在那里,被一群小孩子拽住裤腿叽叽喳喳地骚扰着。
“爆豪同学?”
几个小孩子见到蛙吹就扑了上来,“姐姐,姐姐!给我们看那个吧!”
“这里是公共场合,会打扰大家做生意的,不可以。”
“诶——”
“晚上你们不是要去城边玩吗?我到时候去陪你们好吗?”
“好——!!”
小孩子们欢呼着跑开了,蛙吹转过头来看着估计是被烦了很久但是一直忍着没发火,现在已经接近爆炸边缘的爆豪,“毕竟是王国的英雄,小孩子都很喜欢你的斗篷呢。话说爆豪同学,已经快秋天了,你只穿这些不会冷吗?”
“还行吧。”
“你是来……”
“路过。”
“这样啊,那我先去买菜……”
“等等。”
蛙吹抬起头看他,最近被传为“凶猛的御龙师”的爆豪挠了挠头,咬着牙说,“有点儿事……想问你。”
“这里是面包店家的女儿开的店,日常会给贵族们送蛋糕,但是价格还是很好的,人也不多。”蛙吹指了指墙边的桌子,“去那里坐吧。”
老板笑着送来了两杯热可可,蛙吹愣了,“我们没有点……”
“给我们的大英雄的,免费。请慢用~”
蛙吹只得笑着接下,她看了看爆豪,见对方还没有说话的意思,只能开个话头,“之前的混乱已经完全消失了啊,大家现在又开始正常的生活了。”
窗外,地面上还残存着战斗痕迹的商店街依然热闹,孩子们仍在打闹欢笑,大家都过着平常而安稳的日子。
“就算是虚拟的,也感觉很开心啊。”蛙吹由衷地说道,“爆豪同学,你是想问……?”
“你有没有关于我和臭久的记忆?”
“关于你们的记忆?”蛙吹很惊讶,“很抱歉,我能想起的只是你们的名字,和隐隐约约的一些关于御茶子的事,毕竟我们在那边就是很好的朋友……御茶子没有告诉你她知道的事吗?”
“她说了,讲完之后我不相信,她很生气,我不小心打碎了她一个花瓶……”
所以才来商店街吗,蛙吹有点儿想笑。
“她说,这边的我和那边的我完全不是一个人,像是把我在那边恶的一面全部抠掉了一样……嘁。”
“爆豪同学是怕自己在那边做过什么非常过分的事吗?”
“哈?我为什么要怕?臭久那种混蛋,我从以前开始看见他就烦!现在碰上这种事,那家伙倒是不像以前那么碍手碍脚了,但是就是让人火大!!”爆豪一拍桌子,震得桌子上的水杯颤动了一下,“不管在哪里!我绝对不会有错!”
说完,爆豪怒气冲冲地跑出了蛋糕店的门。蛙吹在原地看着没吃一口的蛋糕,耸耸肩,拿起叉子正准备下嘴,蛋糕店的门又被猛地推开,爆豪把金币往柜台上一扔,“结账!”又迈着狠狠的步伐走了出去。
不管刚才经历了什么诡异的事,蛙吹认为,蛋糕还是非常好吃的。


(十三)

“我回来了——有人在吗——”
“啊,你来的正好!”丽日拿起桌子上的一件毛衣递给绿谷,“小梅雨之前说,天气冷了,想给大家织毛衣,然后——
锵锵!我从小时候看过的动画片得到灵感,让拖把长出了手帮她哦!快试试!!”
“给我的?!”绿谷抱着那件厚实的毛衣,马上脱掉外套套了上去,“辛苦你们两个了,我很喜欢……大家都有吗?”
“嗯!不过切岛同学的毛衣,因为他兴奋过头不小心变成龙,被撑坏了。”丽日指了指里屋,“小梅雨正在给他补织一件,顺便给他的龙脑袋织个小帽子。”
绿谷往里面探头望了一眼,切岛正乖乖坐在蛙吹面前,充当她的架子帮她整理毛线。他抬头看到绿谷,“哦!你的也好合适啊!”
“很暖和,谢谢你和丽日,小梅雨。”
“没事的。”
“话说小胜呢?还有轰同学,他们两个也有吧?”
切岛大笑,“你真该看看爆豪那时候的表情,绿色超适合他的!看起来就像一棵头顶营养不良的圣诞树!不过绿谷……”切岛打量了几眼绿谷的毛衣,“你这个黄色……看起来就像你和爆豪交换了颜色一样!”
“诶——我可不想那样——”绿谷开着玩笑,帮切岛摘掉了粘在他头上的毛,“轰同学拿到了吗?”
“没有,你现在没事的话给他拿去吧。”
“好。”
绿谷拿着包在包裹里的毛衣出门了。在上次爆豪正面来问他到底想没想起来之后,他认真地思考了很久怎么给他答复。但是当绿谷终于豁出去想告诉爆豪自己纠结的原因时,爆豪突然又对这事没了兴趣。
他们几个人每天都会来蛙吹和丽日住的这个木屋里转转,帮丽日整理一下她的魔法材料,再一起梳理目前为止想起的事情。爆豪仍在做赏金猎人的工作,整天在外面跑来跑去,回来的时候带着满袋子的金币和各种稀缺的资源。
绿谷不知道该怎么看待这个爆豪,他和那个世界的爆豪一样,自大,气量小,不讲理,但是他并不在意绿谷之前的弱小,不如说他在幼年时代就根本没有把绿谷看在眼里,而现在实力增长的绿谷又没有理由被他鄙视。他们现在,仅仅是实力相当,配合良好,性格不是很对盘的一对正常朋友而已。绿谷不明白,饭田的执念在于他的哥哥,上鸣的执念在于还未实现的梦想,从这个世界看来,绿谷并不属于爆豪的执念,那为何他又会出现在他的记忆中呢?
为什么我就摊上了个这么麻烦的幼驯染,绿谷痛苦地想。
到了宫殿门口,绿谷还没跟守卫申请,就看到轰骑着白马从正门跑了出来,他平时梳得整整齐齐的头发很是凌乱,衣服扣子也没有系好。看到绿谷站在门口,他兴奋地冲他喊道,“绿谷!我找到了!”
上鸣在消失之前,稍微提及了一点他之前喜欢去的那个地方——森林里的那个高塔。轰在之后无意中听到宫殿里一位资质很老的管家说,“那位大人的妻子,曾经在一座塔里孤独生活……”在拜托了切岛带他在森林上空飞了一圈后,他们成功锁定了塔的位置,只不过因为树林太过繁密,切岛没办法直接降落,他们只能从地上找路进去。
“你的母亲……”
“我只记得她的模样了,其他的,她的声音,她和我一起做过什么,通通都记不得了……绿谷,她一定是位非常温柔的人吧?”
绿谷愣住了,“你是说,现实的那一位……?”
“嗯。”
绿谷看着轰期待的表情,挣扎了一会儿,把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是的,她是一位很好的女性。”
轰低头看了一眼身上大红色的毛衣,微微笑了起来,“我真的,十分期待。”
绿谷默默跟着快乐的王子殿下,低垂下头。他在跟这个王子轰讲述他在现实的经历的时候,并没有刻意提起他的母亲。虽然现实中的轰在那之后已经释怀了,但是,如果让这个世界的,仍持有希望的轰一下子看到现实,又会怎么样呢?
如果让爆豪看到真正的现实,他和自己的关系又会怎么样呢?
绿谷沉思着,突然听到马蹄声快了起来,他抬头一看,看到轰也不交待一声就快马加鞭。
“喂!轰同学!!稍微慢一点!!小心前面会有奇怪的东西!慢慢来!!”绿谷奔跑着越过前面的树林,洁白的高塔近在眼前,“轰同学!”
“抱歉,绿谷,我太兴奋了。”轰翻身下马,准备上前去,“我去找找入口。”
绿谷没有办法,只能跟在还勉强保持着理智的轰后面,“你父亲知道你来吗?”
“不知道,每次我问他有关母亲的事,他都会大发雷霆。”轰踹开了塔底的木门,“不管这里是不是母亲的所在地,我都觉得我有希望了,等到找回有关母亲的记忆,我应该就能回去了吧。”
“确实有可能。”绿谷让轰走在后面,“小心一点,还不知道这里面会有什么呢。”
长长的阶梯盘旋而上,角落是滑腻的青苔,空气中散发着霉味。靴子踩在台阶上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悲伤地诉说着想见而不求的苦痛。
“快到了。”
绿谷推用力开了塔顶门,他先扫视了一遍室内,让开身子让轰进来,“好像没有什么东西……”
阳光透过破烂的彩绘玻璃映进来,地板上流光溢彩。满是灰尘的屋子里,摆着桌子柜子还有床一类的生活用品,显然是很久没有人住了。绿谷揉了揉鼻子,却看到轰在房间中央伫立着,一动不动。
“轰同学?”
光束穿过空气中悬浮的灰尘,像一根根利枪穿透了王子的胸膛。绿谷上前,看到他竟然在微微颤抖。
“轰同学?!你看到什么了?!”
轰突然跪到了地上,如困兽般号叫了起来。绿谷慌忙上前扶住他,环顾四周也没有任何东西,“轰同学!你是不是想起什么了!清醒一点!这里不是现实世界!”
“妈……妈……”
“诶?”
“妈妈—————”狠狠抓住头发的轰吼了出来,他面前的桌子突然有缕缕黑烟冒出,刹那间形成了一团黑云,疯狂地向神智不清的轰飞了过来。绿谷当然知道那不是什么好东西,他拽着轰离开原地,同时向那玩意儿抛出了几个魔法弹。
“没有实体?!那是意识……喂,轰同学!清醒一点!!我不知道你看到了什么但是已经没事了!!你已经靠着自己的力量从小时候的噩梦里逃出来了!和你的妈妈,也能再次笑着说话了!!可恶……早知道就早点告诉他……”绿谷后悔不已,可惜现在没有时间给他让他去谢罪,他急中生智,一边吼着让轰保持基本的清醒,一边在地上滚来滚去画出了个简易的魔法阵。
“我在此宣告——以龙血之麟为祭——赐我穿越时空的力量——”
绿谷拉着轰跳入了魔法阵。他还没回头看那玩意儿追上来了没有,就浸入了冰冷刺骨的水中。
轰如同从噩梦苏醒一样,在水中猛然睁开了眼睛。他看着正拉着他的友人,和水面透过来的耀眼阳光,脑海里的记忆变得愈加鲜明,却也愈加平淡起来。黑云慢慢消散,绿谷知道这个方法管用了,拉着他往水面游去。

“阿嚏!”
“你们两个是怎么回事……”丽日用魔杖给他们照着人造光源,“现在冷成这个样子,怎么想都会感冒的吧!”
“都是我的错,连累绿谷了。阿嚏!”轰裹了裹身上的被子,“蛙吹小姐织的毛衣……”
“没事,泡水了也没有事的。” 蛙吹端着姜茶过来,在突然进入神游状态的轰面前挥了挥手,“轰同学?”
“嗯?啊,我没事。谢谢你。”
“话说,殿下的马呢?没骑来吗?”切岛往外面望了望,转过头来问轰。
“……忘记了。”
“啊,原来这样……”
“忘在塔下面了。”
“诶?!你们把它丢下了吗?!我去找它回来!”
“拜托你了,切岛。”
“没事没事~”
绿谷正裹着毯子喝着热姜汤,就看到爆豪靠在门框,冲着他抬了抬下巴,绿谷怔了一下,跟着他去了旁边的卧室。
“怎么回事?”
“去找轰同……轰殿下的母亲,在那里他应该是想起了现实里什么很痛苦的东西,催生了一团不明物质,差点直接吞噬他。我为了让他醒过来,带着他跳进那条河里了。”
“吞噬?”
“啊,是。一团黑云。当时轰殿下的身上也在隐隐约约冒着黑烟。所以我推断,这个世界不仅仅是能让我们沉湎在其中的慢性毒药,还是能在你纠结于过去不能自拔时出现的一剂猛药……如果刚才轰殿下没有清醒过来,估计他现在就已经被这个世界吃掉了。”
“我刚才问他,他说想起了他母亲和他之前发生的事,你听到了?”
“嗯,「被惩罚的魔女」,「降下罪责的国王」,这些用词都明显不适用于那个世界……”
“别费劲儿装了,你都想起来了吧?”爆豪轻蔑地笑了一声,“别「殿下」「殿下」的,我都听着替你累。”
绿谷长大了嘴,“小胜……”
“你他妈还说不说?”
“……轰同学想起的是他在现实世界映射在这个世界的记忆,在这个世界,他和母亲的关系并没有得到改善,所以他还不能醒来。”
“哦。”
“小胜问我这些干嘛啊。”
“没什么。还以为你傻不拉几的跟着呆头王子去跳河。”
绿谷莫名其妙地看着他,“我要真跳河了你不应该开心吗?”
爆豪愣住,“是啊,我应该开心到要放烟花啊!”
“那你生什么气?”
“我他妈怎么知道我生什么气!”爆豪恨恨地吼道,他几步走开,绿谷突然从毯子里蹦出来抓住他,“你等等!”
“干啥?”
绿谷看着爆豪厌恶的眼神,想问的话突然都说不出口了。你现在是怎么看我的?我们到底是什么关系?为什么知道我想起了一切却不问我们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事?如果知道了会有什么反应?一切的一切,到了嘴边突然就僵住了,绿谷轻轻放开爆豪的衣服,“没事,小胜去告诉大家我的推断吧。拜托你了。”
爆豪轻哼一声,转身出了门。
那天晚上,被众人用各种方式捂了半天的绿谷和轰总算是没有感冒。轰的马被切岛牵了回来,王子殿下跟自己的随从交代了几句,就留在了小木屋里。他们吃着热热的炖菜,喝着温暖的可可,围在火炉旁讲最近的见闻。爆豪靠在一边,被丽日和切岛强行推出来讲了赏金猎人的那点儿事;绿谷笑着看切岛跳着跟人类女孩学来的舞蹈,丽日让自己的鹦鹉吹起了笛子;轰说自己要跟父亲申请,把留给已经不可能存在的敌人的军备钱腾出来,减轻民众的税金负担……
小木屋里温暖而快乐,所有人都没有看到,蛙吹梅雨抿嘴微笑,看着他们玩闹,如同融入了火光般一样沉静。
丽日的水晶球在发烫,其中的一个小球在旋转发亮。玩闹完,十分满足的众人各自归家。第二天清晨,他们在得到丽日的求救信号后急急跑到了这个小小的木屋。
丽日抱着水晶球,大腿上放着一封信,她满脸都是泪水。

“小梅雨回家了。”


TBC

评论(4)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