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儿

人不应该试图互相交流的

【出胜出】Neverland(十五)

我回来填坑了!
已经进入最后的章节了hhh这章写了我一直构思的两段
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这篇文orz
http://skyhigh1999.lofter.com/post/1e1ab2ba_1146493f 前篇
—————————————————

我是谁。
我在做什么。
我是因为什么才站在这里的。
切岛的脑海中涌上万千记忆,它们像在风中被卷起的落叶一样杂乱无序。
无法帮助的人。
无法挺身而出的自己。
咚,咚,咚。
疯狂跳动的心脏,与死神的脚步声共鸣了。脑中那个黑发少年的记忆,一点点地被放大。切岛挣不开那双扼住自己咽喉的手,他记不起自己现在究竟站在那里,是梦想完成之地?还是不动如初的原点?
咚,咚,咚。
要窒息了——周围没有声响,没有光芒。对了,上鸣,小梅雨,丽日他们……我现在在这里死去,会见到他们吗?
我是……龙……不,是……高中生……一样……软弱的高中生……我想做的事是……
咚,咚,咚。
黑暗中缓缓射入了一道光,切岛的眼前浮现了一个貌似熟悉的背影,红色的头发,坚实的臂膀,他的影像随着颤动的心脏在闪动。
他……是……谁?
咚,咚,咚。
切岛的耳畔充斥着耳鸣声,眼前也变得越来越模糊。他奋力一挥手,那不知是谁的影像消失了。
他用尽全身力气,在一片黑暗中站起身,艰难地迈出了一步。

“小胜,切岛他的脉搏……”
“闭嘴!黑雾不是还没过来吗!”
“我知道,我是说,他的脉搏突然恢复了……”
爆豪还未做出反应,被护在身下的红龙突然拱起了身体。趴在他脖子旁边试脉搏的绿谷被一下子抬了起来。
红龙的眼神尚不清明,他晃了晃脖子,把绿谷冲着爆豪的方向甩了过去。爆豪还未发出的一句怒吼被一个卷毛给砸了回去。
两人连拖带拽地爬起,只看到红龙笨重而又坚定地飞向了那层层的黑雾。
咚。
咚。
咚。
他用他的身躯冲撞着不知道何时已变成一道实体的屏障的黑雾,一次又一次。
爆豪看起来想上前去拦住这个呆瓜,绿谷拉住了他。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冲撞发出的声音变得不再那么沉闷,黑雾好像在变得单薄。红龙的鳞片沾着鲜血从黑雾中落下,浸染了泥土,仿佛要燃起一场大火,烧却所有的孤独与迷茫。


“根据近期发生的诡异事件,和受害人的证言——国王陛下判定,魔女,丽日御茶子,有罪!”
咚。
丽日被人用凉水浇醒,在一群贵族的起哄声中被押向了王宫的广场。她在审讯室里呆了一天,倒没有很饿,王子轰中间派人来偷偷给她送了点面包。她只是很困,很冷,很想回家。
轰之前说他去找国王交涉,让丽日再坚持一会儿。但他到现在都未出现,丽日从自己看过的小说和电影的套路推断,轰可能被他的父亲软禁了。
她本想自己打破枷锁逃出去,但那玩意儿不知道是什么做的,现在的丽日一丁点魔法也使不出来。卫兵粗暴地把她推了出去,广场上,只聚集了那些穿着华服的贵族们——平民已经随着小梅雨的回归消失了。
丽日瞪着竖起的圆木,鬼使神差地自己走了上去。
“圣女贞德……我在想什么呢。”
锁链把她牢牢地固定在了上面。“处决她!魔女!”贵族们尖锐的叫声在下面此起彼伏,丽日望着他们,突然搞不清楚自己是在梦境还是在现实了。
她猛的一惊,突然疯狂挣扎了起来,“我不是——我不是!”贵族们因为她的挣扎更加愤怒了起来,“士兵!快!烧死她!”
丽日浑身泛起了无力感,她知道现在自己什么也做不到。士兵提着木柴,一根根地在她脚下堆好。她含着眼泪,颤抖着试图让自己镇定,“还没到最后,我得冷静……”
“我……是……丽日御茶子……”
士兵的铠甲发出碰撞的声音,他们正在搬起油桶,沉重的步伐一步步地踩在丽日的心脏上。
“雄英高中一年生……个性是……‘漂浮’……”
她能听到那滑腻的液体在木材上流淌渗透,贵族们屏气凝神等待那一刻的到来。她有些侥幸地想,既然自己已经什么都想起来了,那么像大家一样“死去”,就是回到了那边的世界吧?
尽管她知道并不是这样。
“等一下!”
“是,先生。”
“这些木材不够啊,根本烧不到她吧?”
“那个……但是这是现在王宫里仅有……”
“树林里没有吗?蠢材!”不知是敌是友或者只是单纯是个NPC的贵族老爷怒斥道,“现在去找!出了差错怎么给国王陛下交代!”
“是!”
丽日松了口气,转头看向城堡,那是她最后的希望。

“为什么您就是听不进去我说话呢,父亲!”
“你果然是被那个魔女迷倒了,焦冻……!”
“我没有,她不可能迷惑我。”轰抬起头,“我喜欢男人!”
国王陛下愣了两秒,“那你的问题就更大了……士兵,给我把他关进禁闭室里!”
“谁敢!”
轰唰地抽出了旁边士兵的剑,趁其不意将他撂倒。他将剑指向另一名士兵的脖子,“给你时间,要命还是忠心?”
士兵回头看了一眼国王,在他的怒斥声中头也不回地跑了。
“父亲,您还不明白吗,您做出的选择,很多都是不正确的,为什么要一意孤行呢?”
“焦冻,你想干什么?”
“我只是想跟您讲道理,那位魔术师是我的朋友,并不是什么魔女,如今发生的事与她绝无关系,请您签下文印,撤回那个命令。”
“你想篡位?”轰没有注意到国王的声音变得奇怪了起来。
“我没有……唔!!”突如其来的巨大力量把轰掀翻到了一边,他扶着墙站起,“父……亲……?”
眼前的国王,浑身燃烧着熊熊火焰,已不是人类的样子。

丽日闭上眼睛,努力不让自己去看那已经燃起的火焰。事到如今她扔存有一丝侥幸,这一切都是梦,醒来就好了。她还能穿好衣服去上学,见到小久和饭田他们,爸爸妈妈会为她而自豪,因为她将会是挣钱最多的女性英雄之一……
“我……没了个性就一无是处,连梦想都这么浅薄……”丽日很想找到爸妈在他们的怀里大哭一场,可她不知道这是否能实现了。
“为什么呢,我所有的事情都记得清清楚楚,为什么不让我回去呢!”
噼里啪啦的声音蔓延而来,火舌即将要舔上自己的脚尖。丽日的泪流了满面。

轰仿佛看到了自己梦中的那个“魔神”,他果然如同他想象一般的巨大可怕。轰来不及回忆梦中他的样子,就狼狈地挥出一剑做格挡,挡住来自那人的攻击。
“竟然违抗我———焦——冻——”
轰的剑被“父亲”的一掌抡飞了,他被逼到窗前,眼睛的余光看到了已经被绑上火刑架的丽日,咬咬牙打算先逃脱去救丽日,再解决这边的事情。但这个“父亲”不给他丝毫的机会,就像拎小鸡一样拎起了他,把他扔到了卧室。
“焦——冻——听话——”
轰颤抖着看到自己的身上燃起了火,却没有感到任何滚烫的感觉,“这是……”
“没错——我的孩子——火——怪物——你和我一样——都是怪物——”
轰仿佛被触及了最敏感的一根神经,颤抖着大喊起来,“我和你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你看看我们———”
轰喘着气,在“父亲”的逼近下后退着,他听到广场上传来了阵阵欢呼声,不啊,求你们了再给我点时间,不啊—— 我答应了他们要一起回去,他们是我重要的朋友……为什么,头会这么痛……
他挣扎着退到沙发上,恍惚间看到了“父亲”背后墙上挂着的画像。
“那个浑身着火的家伙,应该就是你真正的父亲哦。”
轰看着那幅画,突然想起了绿谷对他说过的话。
“没错,是父亲,但不是……”
那浑身是火的形象终于与某个熟悉的的形象相重合,轰的脑海里一团糟,他终于明白当时饭田的痛楚了。
“焦冻?”
轰头痛欲裂,他指着画像念念有词道,“那就是你——安德瓦。”
“哈哈哈哈哈哈——没错!我的孩子!”“父亲”身上的火似乎着得更旺了一些,“能想起来就好,我就是——”
“你不完全是。”
“什么?”
轰的额头上全是冷汗,他踉跄着向着“父亲”走去,“霸道。强权。不听人话。是你,没错。”
“但是这个世界的我忘记了一件事。”
“安德瓦是个英雄。”
他摇了摇头,“国王陛下,您有着和他一模一样的缺点,但是……”
轰拔下挂在墙上的佩剑,“但是,安德瓦绝不会做出这种滥杀无辜的事,因为无论他是一个怎样的人渣,他是会去拯救人的。”
“焦冻,你在说什么胡话!我就是安德瓦啊!你的父亲!”
“你只是一个由我的怨恨捏造出来的假想人物……”剑在地毯上划过,轰步步紧逼,“父亲”一步步地后退。
“我有……他的力量……”
“我是,他的儿子。”
“但是,我要成为和他完全不一样的英雄——我已经不需要仇恨作为力量了。”
“对不起了——国王陛下——”
轰举起了手中的剑,面前的“父亲”被贯穿了胸膛,还未发出喊叫,就化作一缕黑雾,消失了。
王子殿下篡位成功,他慌忙掏出国王身上携带着的信物,疯狂向广场跑去。

丽日被包裹在火苗里,意外地还没事。蛙吹之前说喜欢潮湿的环境,丽日想办法给她做了两个能把人包裹在里面的魔法水珠,没想到虽然没能及时交给她,但是在这里派上用场了。
“小梅雨……”
丽日摇了摇头,她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再见到她。炽热的火舌逐渐逼近,丽日闭上眼睛,开始做那个即将化为泡影的梦。
“爸爸妈妈……会有钱……一起……去各个地方旅游……”
“我……继续做英雄……挣钱……”
水珠罩产生了裂痕,火苗正迫不及待地想钻进来。丽日在热度下有些恍惚,“英雄……”
她突然感到头部一阵剧痛,这个世界的记忆和原来世界的记忆胡乱掺杂在一起,“这怎么有点儿像要回去了的反应?”
“要明白,真正渴求的事?”
水珠罩啪的一下碎裂,火苗疯狂地舞动着。丽日在噼里啪啦的燃烧声中,远远听到了一阵声嘶力竭的喊声。
“丽日———想你最想要的东西——梦想——最想实现的事——”
“我想要的,就是钱啊!我是为了挣钱才做的英雄,除了这个并没有什么远大的理想——我这种人,怎么会——”
挡住了那座城池的进攻,重归和平的王国;商店街的大家,小木屋的日常……所有的记忆都在丽日的眼前随着火苗燃烧发光。
“英雄……”
“原来是这样吗……我的梦想……”丽日哽咽了。面对着冲天的火光,她坚定地喊了出来。
“我就是想成为英雄!为了所有人!也是为了我自己!”
“拯救人,为大家带去笑容……”
丽日热泪盈眶,她发现自己的身体在逐渐变轻。她正在火刑架上慢慢变得透明,她看到了爆豪和绿谷扒开人群向这边跑来,轰也已经赶到,命令士兵去抬水浇灭火焰,自己已经上来来开始拆除火刑台了。
丽日知道自己马上就要回去了。她仍挣脱不了锁链,只能冲着下面忙碌的几个人笑笑,喊道,“我没事的,你们放心吧。”接着,她做了一件凭她现在的力量仅能做到的事。
“在此,以丽日御茶子为祭品,换取世界规律之颠覆——”
绿谷听到她念念有词,以为她又要做什么出格的事情,扒住柱子喊道,“丽日!你在做什么!”
“将全部的记忆归还给绿谷、爆豪和轰同学——”
话音刚落,丽日留下一个微笑,在半空中消失了。绿谷才反应过来,丽日是借着自己要回去了的契机,将本该要消失的东西用作了祭品,换取了他们几人的记忆——包括爆豪的记忆。
“绿谷,切岛呢?”
“啊……他已经回去了,放心吧。”
绿谷注意到,随着轰走过,那些贵族如同凝固一般静止在了原地,就像一尊尊完美的雕像。但他已经完全没有去询问的心情,只能机械地跟在轰的身后回到城堡。
“愣什么,快走。”
毕竟后面的爆豪,态度一瞬间变得诡异起来。



评论(20)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