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儿

极度杂食 冷cp战士 !大多数cp都吃无差/互攻 防雷请慎关 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下一对要萌什么
挚爱小排球和我英
微博@走三步就掉个冷坑

【出心出】眷顾·一

注意cp!心操和出久!互攻!
很多关于心操的个人设定注意
最后求同好qwq

运动会之后,心操同学就像受到了莫大的鼓励一样,打定主意要考入雄英科。“我觉得他人变好了一点诶,在心灵操纵后会问我们的用户体验了。”“他现在会不完全控制人地影响别人,不回答他也会受一定影响。”“真的超厉害的啊他!”普通班的同学如是说。
心操的房间里有一墙的书,来自那个超能力还未成为常态的世界。那时候人们捏造出来的具有超能力的人,在现在已成为了现实。唯一相同的一点是,“英雄”,被上天眷顾的人,永远只有那么几个。不管世界是什么样子,强弱差距永远存在。为什么自己就没有帅气又强劲的超能力?为什么几亿分之一的概率只会降临在那些人的身上?心操讨厌自己的能力,却又不可抑制地一次次地想用到它——那些强者,可以被他用这样简单的方法压制住,让他觉得好笑又可悲。这一切都在遇到绿谷出久之后变了。
于是,“不起眼”的心操同学每天都卯足了劲儿地试图扩展加强自己的能力,研究更适合他的战斗方式。在连续的用脑过度后,心操终于撑不住去了医务室,他觉得自己要开始脱发了。
治愈女神狠狠地敲了他的脑袋,“现在的学生怎么都这么拼命,一个个都被那个金毛臭家伙传染的吗!”经过简单的治疗,心操被强行按到一张床上,被命令好好休息两个小时,而且以后练习必须要适度。
心操躺在床上,看着白色的天花板,回忆着那个绿头发小子。最后被他用格斗技,而不是超能力撂倒,真的让他很心塞。至少赢回了一把,那家伙不甘的眼神还真可爱…
顺便一提心操人使是个gay。
他猛拍脑袋让自己回到现实,那种靠运气的人有什么可爱的!他弄出的动静过大,在安静的医务室里显得格外嘹亮,旁边床上突然传来了几声动静。心操顺着灯光看过去,白色的帘子上映着一个影子。
很明显是个卷毛。
不如说是个他认识的卷毛。
心操很不客气地拉开了帘子,果然看到了他想了几个月的人,绿谷出久。
是浑身是伤的绿谷出久。
是露出上半身的,肌肉丰满的,绿谷出久 。
“哦我的天哪,他的肌肉,感觉比我的还厚…这么小的身板有肌肉竟然一点也不奇怪…”
“哦!天哪!看他随着呼吸上下起伏的小雀斑!就像我家楼下那只在太阳下睡觉的猫咪的颤动的小胡须一样!”
“他的身上,全是伤疤…他的手,天哪…”
心操同学觉得自己现在很是窘迫。没有什么能比偷窥一具美好的肉体更让他感到羞涩的了。更何况在目睹了这家伙的身体之后,他忽然对自己以前对绿谷先入为主的理解有了那么一点点的愧疚。
他把旁边床上的被单扯过来轻轻的盖在绿谷裸露的肌肉上,默默地往后退,克制住了自己去揉揉那坨卷毛的欲望,却不小心碰到了放在桌子上的书包,一个小本子滑了出来。
心操同学怎么会为偷看一个伤员的私有物而感到内疚呢?他毫不犹豫地翻了起来。“这是,战术,研究?” 本子上密密麻麻地纪录着超能力形式和作者自我分析的应对方式和合作方式。爆豪胜己、轰焦冻,运动会出现过的大多数人的能力都在录。
“那就是,也会有我吗?”心操的内心突然克制不住地翻腾起来,翻过几页后果然看到了“心灵操控”。心操对于这一页写的东西比起他人来要多上一些这点,非常开心。绿谷分析的十分全面,甚至与心操近期为自己设计的战斗方式有所重合。
心操不想承认他已经很佩服这家伙了。被上天如此眷顾却还是如此努力,世界的顶端就是属于这种人的吧。
“嗯……”
接受了无数怨念的绿谷出久终于悠悠转醒,一抬头就看到了站在床边的心操。“心,心操同学为什么在这里?啊四点了!!翘课又要被挂了啊啊啊啊啊!”心操看着手忙脚乱穿衣服的绿谷,张张嘴说不出话。
“心操同学那我先走了——诶,那是我的本子??”
心操瞬间有种被捉奸的感觉,他愣了几秒才缓缓开口:“对…不起。”不敢看绿谷瞪得大大的眼睛,他把本子递给了绿谷:“你写的很好。我觉得很好。”
说完他就要走出医务室,走到门口又硬生生地加了一句:“我会考入雄英班,打败你。”
“心操同学!”
“我想请你听我说。「被上天眷顾的人」,我……是这样的人没错,但请你相信我,我完全能明白一个人会多么渴望上天的眷顾!”
“超能力,不管大或小,都是上天的眷顾!现在的我也许完全称不上是强大,但我会抓住所有我所拥有的,尽我所有的努力!心操同学也许会变的很厉害,但是我!!”
“但是什么?”
“我绝对会打败你!”
咔嚓。
相机快门的声音。
“运动会的那三次还不够吗绿谷同学?还是这么没防备心真的没问题吗?”
心操把手机屏幕转向绿谷,绿谷看到自己说的太激动时挥起的拳头,变得伸出了大拇指食指和小拇指。“很rock哟绿谷同学。”心操笑得很是阴险。
“心操同学能力升级了吗?!”
“有点儿吧。”不如说早就该努力的,是他自己耽误了自己的“眷顾”。看着绿谷一脸“敬畏”的兴奋样子,心操咽了口口水。
“我说,晚上…我请你吃拉面吧。”
“为,为什么?”
“钱多的用不完了不行吗。”
“那我就不客气了…?”
傍晚放学,绿谷看到在校门口等他一起去吃拉面的心操,挥了挥手。旁边的尾白一脸见鬼地看着他,“绿谷,绿谷?你没事吧?又被那个混蛋黑眼圈控制了?”尾白的尾巴焦急地上去挡住绿谷的眼睛,绿谷笑了起来,“不是啦,我和心操同学约好了一起去吃拉面。而且就算被控制了,我也有办法脱离的。”心操已经迎了上来,出久跟尾白告了别,上去问更多关于心操能力的事了。
尾白伸着一只手不明所以,尾巴拍了拍他的肩膀。
“那只猴子…”遭到绿谷怒视的目光,心操很不情愿改口:“尾白同学…”


心操和出久并排走着,他觉得这剧情很莫名其妙,明明前一秒还是战场上的仇敌,下一秒怎么就一起去吃拉面了呢?虽然是他心血来潮建议的。


“我呢,之前看过很多以前世界人们画的超级英雄的漫画。”
“我果然还是和他们一样,不甘心于自己的力量。”
“但是我至少还有超能力,这已经很好了。”
“这份能力在我手中发挥的作用,会比它在其他任何人手中发挥的能力都大。”


晚霞燃烧了半边天空,出久的瞳孔中倒映的霞光绚烂夺目。


“我会赢的。”


出久笑了。


“心操同学,意外的是个好人呢。”


天使在他周围唱着圣歌,心操又想起了楼下那只可爱的猫,霞光把他的脸染的一片绯红。

我,是不是恋爱了?

评论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