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儿

极度杂食 冷cp战士 !大多数cp都吃无差/互攻 防雷请慎关 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下一对要萌什么
挚爱小排球和我英
微博@走三步就掉个冷坑

【出心出】眷顾·二

注意cp!!!心操人使和绿谷出久!
纯情boy心操!!特纯(蠢)那种!!
上一章见眷顾·一
顺便继续求同好!


心操人使觉得自己恋爱了,而且是单恋,对一个不久之前还是敌人的男人。我只是觉得他的笑容像天使才喜欢他的——心操人使这么安慰自己。
绿谷出久和他已经成为了一起吃过拉面的朋友,偶尔在楼道里打个照面,绿谷总是笑着跟心操打招呼,每到这时,心操总觉得最难被施加心灵操控的不是哪个超厉害的大英雄,而是他自己。他觉得的自己的脚和手都不听使唤,叫嚣着想要跑上去抱住绿谷扛回家然后过同居生活———他那么可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然而心操暂时并没有告白的意向。他想等到他和出久能并肩站在一起的时候,再提出结婚,呸,交往申请。
绿谷出久,心操知道这个一头卷毛的家伙大概就是热血的漫画里的男主角。天赋,毅力,努力,爱管闲事,男女通吃。加上有时他会操纵那个B班的会复制能力的神烦小子去偷窥绿谷,最终得出的结论只有一个:绿谷出久是「太阳」,会温暖、融化所有人。但人要怎样才能与炽热的太阳保持负十八厘米的距离呢?
心操成功地把自己的整张脸都想得通红。
与出久的见面不难,三天两头跑一次医务室,保准能见上一两次打着绷带被治愈女神训导的小卷毛,坐在医务室的凳子上低着头。他永远不会在想自己的伤有多严重吧,心操把自己埋在门外的阴影里想着。


大概是雄英课从森林回来后不久,all might受重伤暂时昏迷不醒,绿谷和爆豪的关系开始渐渐转好。「这样的肌肉,大概够了?」带着嘲讽脸去挑衅的心操同学在天台上被轻而易举地撂倒了。心操看着弯下腰来拉他的出久的脸,「什么时候才能和你一起战斗啊。」反应过来时已经把这句话说了出来。
绿谷怔了怔,笑了:“可能的话也许明天,麻烦一点的话也许十六年?”“那是什么,你在嘲笑我吗?”“不是的心操同学……”心操看着他放下伸出的手,走到自己身边,一屁股躺下。
小卷毛的头慢慢地转向了自己。
两个人在天台上并排躺着,白云的影子穿过两人身边,风很大,天很蓝。
心操从出久的眼睛里看到了自己。
妈妈妈妈妈妈啊谁能告诉我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出久缓缓开口:“老实说,当初在运动会时遇到心操同学时,我是完全手足无措的。”
“我一直在受到他人的帮助。高中之前的我大概完全不会想到,有能像这样战斗的一天吧。”
“你之前的能力,没有被激发出来?”
“差…不多是这样。那个时候,虽然在认真的做着分析,但是仔细想想,做英雄,或者是像现在这样在雄英,跟心操同学这样有超能力的人说话,是怎么也不可能的。”
“所以你太受上天的眷顾了啊。”
“诶?”
“好的绿谷同学用手托着脑袋侧躺——”
咔嚓。
“很诱惑哦绿谷同学。”
“心操同学!!!你又!!!”
“你又被我控制了。你运气真的是好得上天才能这么多次体验到被心灵操控的美好感觉。”
“心操!!!!!”
心操第二次被绿谷撂倒,扑街。
“至少你在我这里是输的最难看的。”
“为什么要争这个啊心操同学。”
心操笑了起来。
天高风吟,阳光正好。这大概是他这一辈子最想铭记的时刻了。
直到上课铃响起两个人才地上爬起来,出久伸出手帮心操拍去领子上沾上的灰,校园里格外安静,只有风在耳畔。
“绿谷同学。”
“我可以和你比好朋友更亲密吗?”
心操同学迈出了有生以来最大胆的一步。

TBC


后记:
“心操同学笑起来真的好像反派。”
回家对着镜子笑了一天的心操觉得前途渺茫。




评论(7)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