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儿

极度杂食 冷cp战士 !大多数cp都吃无差/互攻 防雷请慎关 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下一对要萌什么
挚爱小排球和我英
微博@走三步就掉个冷坑

【出心出】眷顾·四【完结】

我爱心操人使和绿谷出久两只小可爱!!表白写的我好紧张qwq
完结啦!!!!谢谢大家的支持!!!!
以后会努力产番外的!!
希望有更多同好qwq






心操人使在一次的告白失误后似乎就完全放弃了与绿谷出久交往的念头,安安心心在绿谷身边做个暖宝宝。
怎么可能安心啊!!!!
那个凶恶似狂犬的炸毛幼驯染每天都狠狠地瞪他!眼镜男总在他来找绿谷时大声朗读中学生守则!尾白在路过时总是用尾巴把他推向出久!A班的女孩子一看见他就凑成一堆诡异地笑起来!还有那个红白相间的家伙!上次莫名奇妙地过来拍了拍自己的肩膀,竖起了大拇指!大拇指!!还说「加油哦」!
合着是整个A班都看出来自己的想法了吗!!
出久那个迟钝的家伙为什么还是什么也看不出来!!
不对, 难道他已经觉察到了我的感情?但是却……
心操转过头向并肩走着的出久看去,啃着面包的出久觉察到他的目光,抬起头来,嘴里塞得满满的笑了。
心操捂心口。
管他呢,反正这是我的天使。



绿谷出久在看到像往常一样的「心操人使专有反派笑(夏日清爽版)」后,安心地低下头继续吃面包。
「我要怎么跟心操说明白我的心情呢…万一他不是喜欢我怎么办…我们会不会连朋友也做不了…」
「啊啊啊啊但是这样已经忍耐不下去了!心操他能力又强长得又高笑起来又…帅!万一他又喜欢的人了…」
“我去洗把脸!”
心操默默站在拿水胡噜脸的出久旁边,也洗了一把。「刘海湿了…」手不受控制地伸出来帮出久把湿掉的几缕头发撇到一边,露出出久光洁的额头。
出久怔怔地看着他,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
“为什么总是用发胶把头发捋上去呢?”
“是我控制头发自己竖起来的哦。”
“……”
“…洗脸的时候方便。”
“……”
“…因为我觉得这样比较帅。”
出久沾湿的头发滚落了几滴水珠,夏日的躁动在水中的倒影唤起涟漪。
心操避开出久的目光,看到他还滴着水的双手。他下意识地拉起出久的手,用纸巾擦过去。
纸巾很薄,心操的手指随着纸巾感受到了出久一个个鲜明的骨节。「长得这么小手却一点都不小…真是粗糙…」抬起头,正好对上了一张番茄一样的脸。
“啊——我,我就是帮你擦擦…”
“心操同学。”
“嗯?”
出久把另一只手伸了过来,“这只,也要擦…”
心操同学把自己内心要爆发的火山硬堵了回去,又开始偷摸出久手的伟大事业。两个人在水池旁耗了一大会儿,出久觉得自己的手快秃噜皮了。
炎热的空气间流动的微风格外使人惬意,两位少年顶着青春期的红晕无言地前后走着。
「心操的手,真滑嫩啊。」


最近心操人使这个人越来越放肆了。
A班的人一致这么想。



心操觉得出久可能也是喜欢自己的,关于这个设想他都不敢多想,这是件让人兴奋到可怕的事情,他怕他控制不住自己体内的洪荒之力。
出久对亲密一点的行为并不排斥…得到这个结论的心操开心得像一棵水中狂舞的海藻。
某个周末的下午,出久又跑去心操家里看那些旧世界的书。出久敲了门后过了好长一阵心操才来开门。 带着睡意惺忪的双眼和垂下的刘海。
“抱歉…开着空调不小心睡过了…”
“心操君好帅!”
“?????”
心操觉得自己还在梦里。

出久喝着心操准备的冰镇果汁,酸味的果汁随着喉结的汗水抖落而咽下,冷气想要拐带着汗水离开,他却觉得自己愈发升温。
心操放下头发来更像反派了(?)好帅啊啊啊啊啊啊啊!
心操看到出久的脸红扑扑的,“冷气不够吗?还觉得热吗?”
房间关着门隔绝热气,两个人在这个小地方里独处,心操突然也觉得热了起来。难道今天要发生什么??
啊不不不不行我们还没成年!
呸!我们还没发展到那一步呢!

这辈子,会有那一天吗…

出久趴在心操的床上翻着旧世界的漫画,那时候的人们并没有超能力,对超能力的描述也是神乎其神。这个内裤外穿的家伙也厉害地过分了吧…
出久看向心操,他在书桌前写着作业报告,他考入B班后愈发努力,出久觉得他的黑眼圈又加深了一圈——虽然心操解释说那不是黑眼圈,那是反派特有的阴影。
「哪里有这么好相处的反派。」出久这么想。
两年前他还跟这漫画书的作者一样是个毫无能力的普通人,现在却能继承all might的力量,继承one for all的力量,强大着,为和平和正义战斗着。
就像心操的说的那样,他就是受了太多的眷顾,才能与现在的同学老师相遇,才能与眼前的这个人相遇,他太幸运了。
「但这个人,他会……眷顾我吗?」
他的眷顾并不是坐着干等就来了。在黑暗中向着没有尽头的天边拼命不懈奔跑,他踏入了光明一片的世界。如果他更加努力地奔跑,他会与这个人的道路有所交集吗?

出久发着呆看着心操的侧脸。



心操像是做着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回了头。
他们的目光再一次交汇。
蝉聒噪叫着,猫咪在窗外伸着懒腰,小孩子拿水枪在打闹,这些他们都没有听见。
“你好像总是在看我。”
“你好像也是哦绿谷先生。”
心操站起身,慢慢走向出久。出久有些慌乱,在床上往里面挪了一格。心操很自然地占据了床的另一半。床单被压皱了,两人的鼻尖快碰到一起。
“你猜我要做什么,出久。”
“开始做一个正经的反派,要控制我的心灵?”
“…差不多…”
心操吻了下去。
阳光和树影洒落在木地板上,两个人的呼吸均匀地掺杂在一起。
心操偷偷地睁眼看,出久也闭着眼睛。小雀斑还是像当初在保健室见到他时一样可爱。
柔软的嘴唇轻轻接触着,就像只是不经意间碰到一起了一样。待两个人分开,出久睁大眼睛看着心操,心操低垂着眼睛看着出久。
「他会说什么呢?」心操想。
出久笑了起来,“还是被心操抢先了呢。”
“之前心操在天台跟我说的,是…告白的意思吗?”
“我太迟钝了,完全没有意识到是什么意思。”
出久换了个姿势,摆了个板板整整的正坐。
“所以我现在想说,心操人使同学,我能和你比接吻的关系更亲密吗!”
心操还愣着。
“心操…?”
“你这告白比我还烂,像约炮。”
“诶??不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真心的想和心操同学…”
“交往。”
“对,交往。”
心操似乎还是没反应过来,出久没办法又上去亲了他的脸一下。
心操抚摸着自己被亲的半边脸,慢慢地转过头来,说:
“我长了一张路人脸。”
“比起英雄更像反派。”
“对你也许会心灵操控。”
出久笑了,“我见过的心操的缺点比这些多多了。”
“信不信我现在控制你让你自己脱衣服。”
“啊——好害怕——我的脑电波要被心操大坏蛋侵犯了——”
“…再亲一下…”
“哪里?”
“嘴啊。”
“我能伸舌头进去吗?”
“……”

心操在今天得到了他的天使,虽然天使貌似是个隐藏恶魔。
夏日的阳光炽热而通透,他的心脏快被填满。
感谢上天的眷顾,感谢自己对自己的眷顾,感谢你对我的眷顾。

The End















评论(2)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