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儿

极度杂食 冷cp战士 !大多数cp都吃无差/互攻 防雷请慎关 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下一对要萌什么
挚爱小排球和我英
微博@走三步就掉个冷坑

【松花】樱粉色的猫

写这篇是因为在微博上看到一张花卷的喵化图…控制不住体内的洪荒之力一下子就撸了出来,含少量阿吽qwq
【明明岩酱的生贺还没结尾
完全没有这俩人的那种闲适随意感…希望大家看的愉快!

—————————————————————

松川在毕业后开了一家花店。及川和岩泉来转了一圈之后表示,松川的品味真是出人意料的好。
「怪不得那么多小女生喜欢这里…挺行啊你!」
「比及川的品味好多了。」
「岩酱!?我哪里品味不好了!」
松川强使自己的目光从及川彻的花格子裤上离开。
「花卷没来吗?」岩泉甩开抱着自己大腿的及川问到。
「没有…他说是回老家一个星期。」
去年在这个时候他也是这么说的,有点儿…奇怪?

花店在一条不算很热闹的街上,松川每天除了进货和接待客人,就喜欢摆弄门口种的那一排猫薄荷。绿油油的几丛在店门口长得格外茂盛,养猫的客人都喜欢抱上一盆回家。
但养猫薄荷的最主要的原因是,贵大喜欢这个。
松川还记得他刚开店时,来帮忙的花卷送了他一个小红盒子。
「你这是要求婚吗?」
「…打开看看。」
是一盒子种子,花卷说是猫薄荷的种子。
「我没记得你很喜欢猫啊?」
「你喜欢猫吗?」
「喜欢啊。」
花卷怔了一下,把种子塞到松川手里。
「那就好好种,这个对于猫来说比你勾引小女生的奸笑管用多了。」
「花卷先生明明也很喜欢吧,我的笑。」
松川微微低下头,嘴角扬起的角度正好。
「是是,粗眉先生。」

那之后松川便尽心尽力照顾那些种子,花卷也似乎很热衷于照料它们,松川总说花卷比他还是个做花匠的料,要不要来打工,那时花卷一脸鄙视地看着他说,「如果我来打工,谁来养你。」
水从喷壶中呈弧线撒出,折射出水光中的一片彩虹,薄荷的小叶子在水滴的跳跃下一颤一颤的,樱粉色的头发在风中流淌。松川盯着蹲着抚摸绿叶的花卷,他似乎很是喜欢和这些植物待在一起。
想到这里松川拿着水壶向着花卷浇了下去。
「一静你这家伙!!」
两个幼稚鬼打了一下午的水仗,生意都顾不上。


那天晚上,花卷穿着松川的睡衣在松川的床上睡着了,松川在地铺上撑着胳膊看着月光下花卷白皙的脸,看他起伏的胸脯,看他埋在自己睡衣里的样子。
和他相处真是太舒服了。
从青城毕业后本以为两人就此分道扬镳,没想到还能在同一个城市生活工作。两个人在同学会上再次相见后一拍即合,合租了同一间房子。开了花店的松川被花卷称为「自带花香的男人」,说什么比公司的女孩子身上的味道还好闻。
虽然都已是成熟的大人,但浸润着三年队友感情的语言和动作,都让两人有种重新穿上了队服和校服的回溯感。有什么不和谐之处都可以肆意提出,完全没有什么需要矜持的地方。酒量都不小的两人话谈时更是惬意,轮流刷碗轮流做饭的规定也被花卷戏称为「轮转制」,不过大多数时候都是「松川IN,花卷OUT」。
花卷现在正处于事业的上升期,工作很忙,加班也是经常的事,晚上到家也是匆匆洗漱完就倒头睡去。但花卷也会去帮松川照料花店,有时一个人坐在店里的凳子上摆弄着猫薄荷,静静地看着松川的手在各色花卉中游走,偶尔有可爱的女孩子来店里他便起来去捣捣乱。及川和岩泉过来拜访时,两个人就一起用各种方法挤兑这对麻烦的情侣。
晚上关店两人一起回家,一边为着明天的早饭和便当做计划,一边谈论花卷公司和松川花店的趣事。两人的生活相扣得过于合适紧密,让松川有种提前进入婚后生活的感觉。
他闭上眼坠入梦乡。
牙白…我好像又喜欢上贵大了。

正在松川为自己压抑了好几年,再次萌发的势头有如雨后的蘑菇头一样的感情而苦恼之时,花卷突然跟他说要回老家一个星期。
一个人在家做味噌汤的松川有些寂寞,他看到窗台上养的那盆猫薄荷。
下次跟贵大商量一下,养只猫吧。
松川收拾收拾出了门,昨晚刚下了雨,空气中弥漫着青草和泥土的味道。光线拥抱成簇,穿过街道旁浓绿的行道树。松川把店里的几盆猫薄荷搬了出来沐浴阳光。
如果贵大在的话,估计会蹲到那里摆弄一早上吧。
中午时阳光过烈,松川出去把猫薄荷搬进来,却看见几盆猫薄荷丛里躺了一只毛绒绒的生物。
「啊哈——还真的像贵大说的那样钓到小猫咪了吗——」
拨开薄荷,松川看到了一只樱粉色的猫咪。
樱粉色。
「 猫…有这个品种吗?」
松川把猫轻轻抱了起来,猫在他怀里发出了一声满意的咕噜声。
「还真会享受。」
怕这只猫在太阳底下晒中暑,松川急匆匆地把它抱进了里屋。

慢慢清醒过来的猫咪趴在松川的腿上,尾巴垂着一晃一晃的。
松川小心翼翼地摸上了猫咪的身体,抚摸着那与某人头发颜色一模一样的软毛。
「贵大君,是你吗?你是不是吃了猫薄荷一下子变成猫了?」
问完话的松川觉得自己真是幼稚,怎么可能嘛!
但是这猫…松川从未过见到一只猫就像见到了一个人的感觉。
「贵大君,你要是真变成猫了,用你的爪子啊不是手拍拍我,或者来用舌头舔舔我?」
猫稍稍顿了一下,并没有做出反应。
「是最近做太多奇怪的梦的原因吧…」
松川揉着太阳穴,把猫轻轻放在了桌子上,拿出手机正要给猫拍张照给贵大发过去,猫却飞快的窜到了花架下躲了起来,怎么引诱它都不出来。等到松川叹了口气把手机放回兜里,猫又慢悠悠地走了出来。
松川「……」
就当我做了一个奇幻的梦吧,他想。

新来的猫咪被松川取名为「贵大君」,他并没有告诉及川和岩泉这件事,在他心里已经默认这只猫就是他的贵大了。
每天晚上抱着猫咪在被窝里睡觉,白天带着它去花店,看着它在猫薄荷丛里折腾。松川抱着猫在躺椅上吹着凉风,摇摇晃晃的躺椅发出细微的吱呀声。
「我和贵大已经认识好多年了…当年我们是最好的朋友,还有岩泉和及川…那两个家伙每次见面都是毫无顾忌地放着闪光弹,在一起之前经历的波折都比得上少女漫画了。不过幸好现在是很幸福的啊。」
「真羡慕他们。」
猫抬头看着松川怅惘的侧脸,上去舔了舔他。
松川愣了一会儿,笑意止不住地从嘴角满溢了出来。
「担心我这个单身汉很孤独吗小猫咪?」
他把猫举了起来,在屋里轻快地转了两圈。
「你完全不必担心——因为我有贵大啊~」
那天晚上松川和猫都睡的很好。


花卷跟松川说他的手机坏了这些天可能接不了电话,要是有急事就跟他父母打。松川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揉着猫咪的毛,挑起眉毛说:
「你说猫薄荷开花了对于贵大是不是很重要的事呢?这小紫花多好看啊。」
猫拿尾巴抽了他一下。
松川揉着手背笑得温柔,他已经不知道这是梦境还是现实了。要是让他去跟岩泉他们说:「贵大变成猫咪了,我们好像还互通心意了。」估计会被当成变态吧。
就算这样他也不愿醒来。
「贵大,我喜欢你。」
猫咪没有反应,还是在松川的膝盖上打着小呼噜。
松川轻轻笑着,看着晚霞在玻璃窗上染下的一片绚丽,开始期盼明日贵大的归来。
那天晚上,猫咪偷偷从被窝里爬了出去,打开窗户一跃而下。松川在月光下睁开眼睛,看着闪着银光的樱粉色皮毛转瞬而去。

第二天,松川将买了花的顾客送出门,看到站在门口的西装笔挺的男人,手里拿着一个小红盒子。
「你这是要求婚吗?」
「算是吧。」
「这不还是猫薄荷种子吗?」
「我喜欢猫薄荷,你喜欢猫,不是正好吗?」
「是是。」
松川把花卷揽进怀里,在他的额头印下一吻。
欢迎回来,我的贵大。

FIN

「你是不是漫画看多了,那么简单就相信了那只猫是我。」
「漫画来源于现实不是吗?」
















评论(5)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