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儿

极度杂食 冷cp战士 !大多数cp都吃无差/互攻 防雷请慎关 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下一对要萌什么
挚爱小排球和我英
微博@走三步就掉个冷坑

【日研日】橘色的毛绒花·一

此章名《两小无猜》
剧情设定见前文及岩及ABO和黑赤小段子!!
日向是会魔法的人类,研磨是小恶魔,换算一下日向大概16岁,研磨20岁。
研磨众除了列夫都是恶魔,列夫夫是原型是狮子的兽人
第一章就是他俩初见留初印象的过程hhhh主要还是想写他们都长大了之后的感情…太喜欢这对啦!!!
写的很长…如果能看下去我会非常开心qwq求日研日同好!!!他们那么可爱!!
橘色的毛绒花是我P的一张图hhhh感觉挺像日向hhhh一会儿发上来大家有个印象就好


————————————————————————

黑暗森林,顾名思义,很黑。
地上的根系纵横交错,巨型的树木在索求拥抱,枝桠相互伸出,触碰,交缠。光从树叶的间隙中如水滴般滴下,融化在泥土中。树的年轮在时间的漩涡中兜回,却永远无法触及湿润的空气。
长久以来,恶魔生活在这里。说他们是森林中的居民,不如说他们是由森林而生的「灵体」。传说千百年前,恶魔靠与人类签订契约,在满足人类的愿望后吞噬人类的灵魂的方式填饱肚子和补充魔力。人类的欲望越大,许出的愿望越不靠谱,满足后吞噬所获得的也就越多。但事实证明,这种捕食方式虽然提升自己又收获颇丰,吃饱的恶魔也不占多数——总是有那些正派角色在正好的时间来打断他们。
如今的恶魔,如果被那帮老祖宗们知道了,大概胡子辫子尾巴会一起翘起来,痛斥这「堕落的一代」吧。生活在黑暗森林里的他们,吃着果子和蘑菇度日,偶尔去精灵森林里蹭蹭资源。若是魔力使用过度,在黑暗森林这个空气中溢满了魔力的地方,睡上一觉就好了。
这「堕落的一代」对人类虽然兴趣不大,对魔力的掌控却是一点儿没有松懈。以黑尾和研磨为首的在森林中散居的恶魔众人,无时无刻不以战士自居,提防着预言中所说的「不可描述的危机」。


黑暗森林中心有一处小小的水潭,这里的枝叶开出了一个小口,让一束温暖又明烈的阳光可以长驱直入,将水潭边的一块大石头晒得暖洋洋的,水边还会开黑暗森林里没有的绚丽小花。
研磨平日最大的乐趣就是趴在那块石头上翻看传承了不知道有多少年的几本魔法书,研究点奇怪的小魔法。要是太阳格外温柔,就在石头上睡一下午,等到傍晚时再被黑尾捞回去。与精灵不同,恶魔的魔力本源并不是太阳,研磨晒太阳,只是因为舒服而已。
研磨眯着眼睛透过树叶的天窗看着蓝天。日子如精灵森林和黑暗森林间的那条泪溪般缓缓又平淡地逝去,直到那个人类如燃烧着的太阳一般欢欣地站在他的眼前,研磨所认知中的光辉随着他的出现愈发褪色,反应过来时,已不知如何去脱离那份温暖了。



又是一个阳光很好的晴天,研磨让翅膀服帖地贴在石头上,晒得很惬意。轻微的魔法波动让他不情愿地睁开眼,上方的蓝天白云瞬间被撕裂,一个被强行打开的空间通道散发着令人不愉快的魔法气息。伴着震动耳膜的怒吼,裂口抖搂出来了一头巨大的异兽,和一个…人类。
没有翅膀没有尖耳朵据记载还又贪婪又愚蠢的人类。
现在却浑身是血的与大他无数倍的魔法生物缠斗着,看到地面上的自己之后,嘶吼着:“快离开!!!!!!”
异兽在空中翻腾着,巨大的翅膀卷起阵阵风浪,林中的鸟四处逃散。随着少年的致命一击,异兽伴着哀嚎在空中消逝,少年随之坠落。
研磨及时地使出了漂浮魔法,将少年护在风的漩涡中,缓缓降落。研磨轻轻将他接住。
大概是力量用尽,他昏过去了。
研磨皱了皱眉头,他的手感受到了湿润黏腻,血的味道在空气中蔓延。
那个人的胸前,从左肩到腰部,有一道长长的口子。
研磨深呼吸了三次使自己保持平静,伤口上的残留魔法十分不友好,是吸收灵魂力的黑魔法。伤口不算非常深,但血还在向外流着,如果不立刻把残留魔法净化并止血的话,这个人就会随着消逝的异兽一同消失在这世间。他用魔法石发出讯号,一只巨狮很快就用冲锋陷阵的气势跑来,压瘪了一片野花小草,被小石子绊倒,翻滚了几圈一头撞在了石头上。
狮子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咕噜咕噜地蹭上前来,上前嗅了嗅研磨抱着的人类。在研磨的示意下,它在一阵强光后变成了一个裸体灰发的高瘦男人,将研磨和研磨怀中的少年一同抱起,飞快地去往了精灵森林。




赤苇小心地给少年施用着治愈魔法,伤口不算很深,少年的面色逐渐红润起来,研磨终于能好好打量一下他。穿的是人类的战斗服?像个小孩子…还没成年吗…橙黄色的卷发,让研磨想起那块石头旁边生长着的橙色绒球花。
在最后一块皮肤魔法般重生之后——不对,这就是魔法——少年蹭地睁开了眼睛,一下子蹦到了地上。
「就连木兔那个笨蛋也不会这么快就恢复吧…」黑尾悄悄地对研磨说。
少年瞪着眼看着周围陌生的面孔,忽然直直地走向了研磨。黑尾正要将研磨护在身后,少年已经先行一步握住了研磨的手。
「谢,谢谢你…」
橙色的头发,橙色的绒球花在潭边散发着阳光的味道。少年的手已不再冰凉,人类的体温让研磨有些恍惚。
少年说完就直挺挺地向后倒了下去,被眼疾手快的木兔一把接住。自然又是一阵的兵荒马乱,只剩下研磨一个人站在那里发愣。


等研磨醒来的时候已是第二天清晨,昨晚人类少年的状态很不稳定,大概是他守着的时候不小心睡着了吧。
「研磨?醒了吗?那孩子今早上醒过来之后怕吵醒你一直不敢动,我来了之后才把他解救出来。现在那小家伙已经跑去跟赤苇他们表示感谢了,还真是有活力啊…」
「解救?」
「对啊,研磨,你睡觉有把人抱得死死的喜好吗?」
黑尾笑得很是暧昧,赤苇从后面重重地敲了他一下,「别欺负研磨了。研磨,那孩子叫日向翔阳,在外面帮木兔摘果子呢。」
研磨应了声,红着脸慢吞吞地往外走。很不意外地看到了撸起袖子展示肌肉的精灵王木兔,还有…两眼放光的那个…叫什么来着…日向…翔阳…
在树枝上的日向看到研磨,一跃而下叫着「研磨——」跑了过来,研磨下意识地就想跑。
「研磨!!!!昨天真是太感谢了!!!!!我真的以为自己要死掉了!!!!那个怪物真的超——级可怕!!!!尾巴一扫就能弄断一棵树!!!」
日向的手紧紧握着研磨的手,兴奋地晃来晃去,澄澈的瞳孔在研磨的面前寸寸逼近。昨天那个沉着杀敌,身上被拉了个大口子,差一点就死掉的,真的是这个叽叽喳喳的家伙吗?
研磨头疼。
他从日向带了无数个感叹号的话中勉强搞明白,这个人类是人类大陆上乌野驻军的一名战士,因为有魔法天赋而被派到大陆边缘去剿灭黑暗生物,守护人类的安全。在昨天的战斗中,那只苟延残喘的异兽突然张开翅膀飞向了军队驻地,日向为避免它引发魔法弹爆炸酿成无法想象的后果,违反军纪使用了空间传送魔法,随便找了个地方就把自己和异兽传送了过来…
研磨头更疼了。
木兔在旁边插嘴说,「这么说来,小家伙,你这是非法入侵啊!」
「诶——」
「你是在黑暗森林,也就是恶魔的领地着陆的,也就是说,恶魔们完全有权把你关在监狱里,或者绑起来烤了哦!」
「我我我我真的不是有意的!!!我是有能把怪兽杀死的觉悟才进行传送的!!我必须回到我们的大陆去,那里还有很多到处扰民的生物…」
「翔阳,跟我来。」
「研磨?!是要烤了我吗?!」
「…差不多。」


研磨用尾巴把日向的手缠了起来,像押犯人一样带着他回黑暗森林。
「翔阳,你今年多大…」
「32岁!!!」
研磨重重地摔在了树根上,尾巴牵着日向摔到了自己身上。
32岁??32岁???人类的年龄不是大概只有一百岁吗??这个人已经是个大叔级别的了吗??人类的驻颜术这么厉害吗??
研磨艰难地回过头,看着这个嫩出水的「大叔」,「我没事…」
「研磨呢?研磨多大?」
「100岁。」
研磨看着一脸傻掉的日向,解释说「大概是人类的青年期吧,我刚刚成年。」
于是「中年男子」被「青年男子」绑着手慢悠悠地往黑暗森林走,研磨突然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我是恶魔,你不怕吗?」
「诶,研磨这么可爱,为什么要怕?」
「……」
「研磨,恶魔真的会跟人类签订契约,完成三个愿望后把人类的灵魂吞噬掉吗?」
「…会」
「那研磨能和我签契约吗?」
研磨回头认真地看了日向一眼,这家伙不是开玩笑。
「能。」
「签了后我能许愿吗?」
「许吧。」
「我想长高!!!长到比月岛还高!」
「…自己去长。」



日向说他养了一只魔法生物,是只大乌鸦,能追踪他的魔法气息,这片大陆离人类的大陆不算很远,它应该很快就能找到他了。但在日向被找到之前,还是得给他安排个住处。
研磨把日向带到了黑暗森林里的那片明亮地,那里有棵很粗很大的树,中间有个树洞,原来有只熊住在里面,后来搬走了,现在让日向住在里面正好。
自此,研磨就多了一个晒太阳的伙伴。除了出去窜上窜下摘果子或是去精灵森林串门,日向总是和他一起趴在石头上,一脸兴奋地问着研磨有关恶魔的事,或是说着有关人类和自己的事。研磨基本上是静静听着,他觉得这个人类完全不像书上写的那样,愚蠢又贪婪——虽然不算很聪明,但他无比清晰地明白他所想要的东西。
当然这期间他也了解到,人类的平均年龄现在已经接近二百岁,日向现在不过是一个还未成年的孩子。不是大叔真是太好了…
日向想借着魔法森林的魔力优势提升自己的魔法层级。 日向可以将体内的魔力具现化,制造出各种杀伤力极强的武器,但因为他对魔力的掌握还不算精妙,武器的可使用时间很短,杀伤力也没有达到最大。研磨在旁边静静地看着,像日向这种使用魔力的方式,武力也是必须的,他虽然长得矮一点,肌肉却是一点儿也不贫穷,研磨觉得都可以比得上那个木兔了。
怪不得当时抱起他的时候感觉那么沉。
研磨看着手舞足蹈比划着的日向,他觉得现在的人类真是可怕,越清楚自己的弱小,越看到别人的强大反而会毫不畏惧地继续冲上去。为什么会那么有干劲呢?为什么会那么充满希望呢?为什么会不由自主的想要接近他呢?
研磨看着看着又睡了过去,他梦见他在海边,他看到橙色的毛绒花,白色的浪花在海中相互追逐,翔阳和他在沙滩上慢慢走着,留下一个个的小脚丫。海浪不断卷了上来,翔阳回过头向他招手,叫着他的名字。
研磨发现他站的离自己如此之远,而海水也不知何时漫到了腰部。
翔阳的笑容被海水吞没。
研磨看着那笑容瞬间消失,自己的眼前也被海水填满。他在海里,除了水什么都没有的海里,周围都令人窒息的清澈深蓝。他试着喊,却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
他感觉到手被一双炽热而有力的手握着,带着他去触碰海面的阳光。
研磨醒来的时候,看到就是掐着他的肩膀快吓哭的日向。
「我没事…就是做了个噩梦…」
日向一下子抱住了他,勒的研磨有点疼。「你刚才都像要窒息的样子了!我给你做了人工呼吸你才醒过来!是什么奇怪的梦啊研磨…」说完已经是要哭出来了。
「没事…梦见自己掉水里了……人工呼吸?」
「嗯,我在军校学过的!」
研磨不知道该为自己的初吻送出了的这点开心还是悲伤。他叹了口气,拍了拍日向的头,安慰他说自己真的没事。但从心底说,一个「差点成真」的噩梦,怎么看也是不好的征兆。
研磨头疼得不得了。



大概是一个月后,恶魔的讯息传到了人类大陆,那只乌鸦也顺着主人的气息找到了日向。在精灵和恶魔看到飞船落在草地上时还是惊讶了一下,从上面下来的泽村队长还有影山等人迫不及待地冲向了日向——哭着对他又骂又揍。泽村对黑尾表达了对于属下非法入侵的最真挚的歉意,黑尾则表示随时都可以来玩。一行人停留了一天,就启程返航了。
研磨拉住收拾好要离开的日向,大大的眼睛认真盯着他,说,「要不要和我签个契约?」
「恶魔和人类的契约吗??研磨你愿意签了吗??我要长高!」
「那个愿望我不会实现的。」
虽然日向对于不能长高这点很是怨念,但还是兴高采烈地跟研磨签订了主仆契约。研磨的小臂内侧和日向的胸口被印上了契约纹饰。
「你要是急需的时候,就用魔力催动纹饰大声许愿…只要是在我能力之内的,我都会做到。不准瞎许。」
日向笑的嘴角都要咧到耳根了,他抚摸着胸前的纹饰,「肯定的,研磨!」
「最多许两个,许了第三个你就会被我吃了。」
「我要是快死了,研磨就把我的灵魂吃掉嘛。」
研磨使劲拍了日向的脸一下「不要。」
「你的灵魂太烫了。」


飞船上的日向顶着一头的包使劲向研磨告别,研磨觉得他冲着自己说了什么,「去看那棵树」?研磨还没有搞明白,飞船就已经启动,恶魔和人类少年的发丝在空中飘动,这次研磨听得很清楚。
「研磨——还会再见面的——等我回来——」
地上的恶魔终于露出微笑,小声地说了一句,「好」。


回去的路上黑尾看着研磨,「你也没必要这么不开心吧,小不点不还是会回来的吗?」
「我没有不开心…」
「明明就有。」
「没有…」
「有。」
研磨把头扭向一边,不理黑尾。
「我只是…对他身为人类的那份热忱很感兴趣罢了…他活不活和我没关系…」
「但是如果死了你会伤心到透顶吧?」
研磨瞪了过来,丢下黑尾,一个人飞到了他一个人的小地方。
「翔阳是说在这里吗…」
他跑过去看到那棵树,树上被施了隐藏魔法,这是他教给日向的。
研磨解开了魔法的封禁,怔住了。
是个屋子。
比精灵的木屋要简陋很多,但是是个屋子没错。
研磨慢慢地走进去,粗糙的地上放着一封信。
「研磨,我在这里呆了这么久,你一直在帮我,我也没有好办法来报答你,只能用这个了!时间很紧,虽然不如精灵他们的好看,但是研磨完全可以在这里面看书晒太阳!晚上也可以睡在这里,不用在树杈上睡了!虽然在树杈上睡很好玩但是睡久了也是会腰疼的啊…」
后面还闲扯了一堆有的没的,研磨的内心只有一句话在闪现。

「还会再见面的。」

没错,还会再见面的。
一定要再见面。

TBC






评论(3)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