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儿

极度杂食 冷cp战士 !大多数cp都吃无差/互攻 防雷请慎关 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下一对要萌什么
挚爱小排球和我英
微博@走三步就掉个冷坑

【出心出】眷顾·番外·二

心操生日快乐!!!更新一点hhhhh
不会写虐…基本上是糖吧【。】这个番外会有很多捏造…关于心操的个人能力发展之类的qwq我希望他快再出场啊啊啊啊啊啊!
下次应该就会完结了…话说我昨天才发现这对这么冷…割大腿肉割得癫狂给了我一种这对很火的错觉【吐血】希望有更多同好啊啊啊啊啊啊这对辣么萌!!!大家都来产粮啊!!!!!
谢谢喜欢我文章的大家qwq文笔不好希望你们能看的开心!!!我也会继续努力的!!!


————————————————————————




「我们分手吧。」
心操在说出这句话前思考了好几个月,列出了关于他和绿谷继续谈恋爱的利弊关系,写了足足十多页。
在夏天单纯是嘴碰嘴的那个吻后,两人开始交往。在心操的坚持下,他们在学校并没有捅明这件事。心操的理由很明确,一个将要成为「和平的象征」的英雄,不应该和一个有心灵操控能力的「反派」关系过于亲密。绿谷一开始强烈反对,他担心心操还是没有从阴影中走出来。
心操打断绿谷的劝说,俯下身,额头轻轻抵着绿谷的额头,故意压低声音说,「你也不想看到我们接吻的照片刊登在头版吧?头条我都想好了,未来之星与不知名路人的隐秘关系——Deku,是否被操控?!」
绿谷脸上的担忧慢慢褪去,笑了起来,「那我还得努力证明我是心甘情愿地被心操俘获的呢…」
他的脸微微上扬,轻轻地吻了心操一下。心操按着绿谷的肩膀,「吃豆腐的本领越来越强了啊绿谷同学。」
「哪有…」绿谷慢慢侧过身来,一只手环上心操的脖子,心操一下子把他横抱了起来,走到天台边缘。
目光呆滞的绿谷刚恢复意识,就看到自己在心操的臂弯中。
「心操———你又对我———」
「别乱动,把你扔下去…怎么这么沉??」
「因为我和心操不一样浑身都是肌肉啊!不行快放我下来这样太害羞了…」
「不放。」
微风撩开了绿谷的刘海,心操在他的额头上印下一吻。
两腿发抖的心操和满脸通红的绿谷跌坐在地上。
「我好像扭到腰了…」
他记得那之后他们又一起去吃了饭,打包了小鱼干去喂宿舍楼下的那只猫。出久问他为什么不直接收养那只猫,他没有回答,只是和出久一起目送着那只猫跳上墙头离开。

虽然名正言顺地开始交往了,两人的日常除了比以前多了个嘴唇的接触行为,没有什么大的变化。学校改成了住宿制,心操家楼下的那只猫也偶尔会跟过来,去心操和绿谷各自的宿舍串串门。
绿谷一直在努力为心操策划战斗方式。运动会时心操控制着团队中的四个人获得第三名,被心操操控的人相当于成为了他自己的肢体,如果心操能完全了解被控制人的个性,并能操控他们使用个性的话,在突发事件中,不同个性英雄的临时配合就不成问题了…
心操捏住了绿谷的鼻子,「你觉得哪个英雄会心甘情愿地冒着生命危险,被一个人当作武器随意操纵?更何况就算胜利了,他们也会完全没有记忆,你也看到运动会时他们的反应了吧。」
「我跟相泽老师讨论过这个问题,他认为可行!」被捏住鼻子的绿谷据理力争。
「比起最有效的结果,大众更会考虑那些琐碎的事情。」心操叹了口气,「我还是先在行为影响上多下功夫吧。」他轻轻揪了揪绿谷的小鼻头,在雀斑上吻了一下。
「心操…」
「帮我拿毛巾过来。」
绿谷去旁边拿过两人的毛巾,「给。」
「你看看你手里是什么。」
「不是毛巾吗…诶?!这是…」
训练场的另一边传来了爆炸声,「我的衣服呢??」
绿谷脸上溢满了惊讶和欣喜,「心操,你?!」
「啊,轻微影响行为是成功了。不过我觉得有可能是你一点儿没有防备心的缘故…」
「心操,手给我。」
心操不明所以地伸出手去。
下一秒,训练场多了一个四脚朝天的心操。
「不能抵抗不了我的操控就来肉搏吧…」
咔嚓。
绿谷手机相机快门的声音。
「我也是会学习和进步的啊,心操同学。」
「大英雄不能跟着反派学坏啊。」
「没有不犯错的英雄不是吗?」
「是是…」

心操看着出久偷偷把自己四仰八叉的那张照片设为手机主题,嘴角抑制不住地抽搐,他想自己应该是中毒了。
和出久交往——曾经被他视为世界上最不可能的事情就这么发生了,即使这样心操也无法将自己完全沉浸于出久的笑容中。虽然两人的交往情况没有人知道,但如果以后真的被那帮八卦小报报道出去,不知道会对出久造成多大的影响。现在出久的知名度还不算很高,等以后——如果他们能交往那么久的话——被发现了,一定会变的无法收拾的。
不论爱情的滋味多么甘甜,不论他不将心灵操控的这份能力用于坏事的决心多么坚决,在世人的认知中,「被控制」永远都是一种威胁。为了使「Deku」,未来世人心中的英雄,在没有任何多余烦扰的情况下完成他自己的愿望,牺牲是必需的。更不要提自己是个男人了…心操甚至后悔自己那么冲动的告白,还答应了出久开始交往。
若是自己当初收敛一点,不去努力接触他,永远得不到的遗憾,总比得到了想要的却要自己选择去舍弃要好得多吧。高中生的恋爱…说到底还是小孩子过家家而已。他们都还有更多更大的目标需要追赶,不应被这些小事情绊住脚步。也许在很多年以后,这段感情也只会被他们看作青春期时的天真躁动,提起时也会一笑而过吧。

如今他面对着灯光下出久惨白的脸,说出了那句话。
出久的眼睛里没有愤怒也没有悲伤,只是黯然,他的手还在摩挲着照片的边角。心操在吐出那句话的同时全身的力量就已被抽去,现在看着一言不发的出久,他开始怀疑自己的决定——不,在这件事上必须要坚定。心操的手攥得紧紧的,以此来保持平静的表情,他感受着凉气侵入他的每一个毛孔,时间不再流淌,只剩下自己的呼吸声。
「我…都知道的…心操的理由…」
出久的声音很是嘶哑,心操知道他哭了,伸出的手停在半空,颤抖着不再前进。出久狠狠地抹了一把泪,头抬了起来。
「我…无法提出更有效的解决方案来反驳你…」
「我愿意…分手。」
「以后…还能是朋友…吗?」
夜幕已完全落下,星星和月亮都在沉睡,只有那盏孤灯在风中摇曳。
心操觉得自己可能是掉到了蔚蓝的深海中,要不然这种无助的窒息感和口中咸苦的味道从何而来?
「当然是…朋友。」
照片上的两人还在笑着,他们并肩站着,之间有十厘米的距离。
大概是,从此无法跨越的距离。


五年后。
又是Breaking News,如今已成为新一代和平象征的「Deku」,已经不是雄英高中里那个带着青涩的孩子,大方又温柔,会在危险来临时会用言语和行动让众人安心,在各年龄段人群中人气都很高。即使如此,接受采访的他,偶尔被记者问到感情生活的问题,还是会支支吾吾答不上来。
心操窝在沙发上看着新闻里的绿谷。他由于能力的特殊性,不能让敌人知道必须「回答」他才能被操控,所以平时非常低调。而且稍微一展现能力就会被邪恶势力到处打听,想拉他入会。头疼。
高中毕业后,他加入了事务所。绿谷和他想象中的一样,上任后适应得很快,很好地填补了All might的空缺。AB班的众人也都发展得不错。他认为当年与出久的分手决定非常正确,在互相厌倦之前选择离开,在对方的心中留下了一道不可磨灭的记忆。在重要的事和喜欢的事之间他们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
只不过,这选择正确得让人心绞痛罢了。
和绿谷分道扬镳一辈子再不相见的最糟糕局面并没有出现,一个月前,AFO被完全铲除。绿谷,爆豪,轰等英雄,被人民送上鲜花掌声和欢呼,心操在欢欣鼓舞的人群中看着台上的绿谷。
他没有笑的很开心,心操想。
民众的安全是英雄用鲜血铺出来的,这场持续了数年的战斗一直在扬起焦虑和谩骂,消磨着英雄们的希望,让他们看着战友带着笑容走向牺牲。
终于能让他,让他们松口气了。
绿谷向欢呼的民众挥着手,心操在拥挤的人群中,不出意料的,两人目光交汇。
绿谷怔怔地看着心操,挥动的手停滞在空中。心操看着那个穿着绿色战斗服的高大男人。
我们都已经变成大人了啊。
三秒后他蹦了起来。
「谢谢你们!」心操用最大的声音喊了出来。
他的行为引起了又一波的欢呼,人们向英雄们抛着鲜花,由衷地感谢他们为和平做出的贡献。绿谷转向了另一边,向民众微笑着,他的手在微微颤抖。心操仰着头看了会儿绿谷的侧脸,转身离去。
今晚有庆功宴。




TBC

评论(5)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