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儿

极度杂食 冷cp战士 !大多数cp都吃无差/互攻 防雷请慎关 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下一对要萌什么
挚爱小排球和我英
微博@走三步就掉个冷坑

【出心出】眷顾·番外·三

果然还是没完结…每次我觉得我能完结都完结不了…
试着写了剧情向,感觉越写越变成心操中心了啊啊啊啊
第一次写这种可能会情节硬伤…希望大家看得开心!
我希望赶紧看到漫画里心操再出场啊啊啊想看他的转变!!我脑洞都要开到天边去了【呕血】
下次保证!!发大糖!!
————————————————————————


英雄们卸下装备,换上西服和晚礼服,金色的酒液在灯下闪耀,长期绷紧的精神终于在此时能暂时松懈一下。如果是AFO还存在的话,一定会在现在选择猛攻吧——但我们的英雄们可没有那么得意忘形,他们的装备就在隔壁,随时准备好面对突发情况。
心操喝着酒环顾着四周,绿谷还没来。背部突然被狠狠一拍,心操把差点被拍出来的肺默默的安抚好,回头一看,是尾白。
「你果然来了啊,我就说那次我们的突破怎么会那么顺利,就是你干的吧!」
尾白的尾巴和心操握了握手,心操喝了口酒,没否认。
「你…是在等绿谷吧?」
心操一口酒喷了出去。
「你俩果然是…当年有奸情…」
「有又如何?」
「当年大家可是都很喜欢绿谷啊…人又好又强大…虽然满脑子都是战术研究和成为英雄,但是只有跟你在一起的时候会…」
心操用三明治塞住了尾白的嘴。
「怒刚嘛(你干嘛)??」
「谢谢,我不想听。」
当年的选择是正确的,毫无疑问是正确的。虽然他迄今也立下了不少战功,但从始至终他都是一个「隐形英雄」。三年前的一场战斗中,他在危机关头迫不得已地操控了一位现役英雄,那位英雄目光呆滞地以极为精妙的动作解除了危机——那是常人面对那种境况下无论如何也做不出的动作。被心灵操控的人不会被外界因素干扰,「恐惧感」「紧张感」「使命感」,这些人类应具有的感觉都会消失,他们也就成为了心操手下能百分之百发挥超能力的「人偶」。
虽然心操对自己的心灵操控能力有完全的信心,但不了解他的人只会将他视为反派。那位英雄的战斗视频被传上网,引来了民众的惊叹,和少数的怀疑。心操因为这件事受了处分——尽管他间接拯救了几百人的生命。他知道绿谷肯定会跑去为自己打抱不平,提前跟A班的几位打了招呼,拦住了绿谷。
他现在在一家宠物店做兼职,每次喂猫的时候他都会抑制不住地想起当初和绿谷一起在宿舍楼下给那只猫喂小鱼干的场景。他搞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总会期待与那个身影的偶遇,即使每次的相见都尴尬无比。
大概是想要和他,「重燃旧情」。
他仰头将酒一干而尽,不顾身后尾白的呼喊,转身离开了会场。再这样下去就要控制不住了,他不想看到绿谷勉强笑着的表情。
当然他也不会知道,绿谷在电视上看到那条新闻的时候是什么表情。
「英雄博物馆,二十人被劫持。」


心操强使自己保持镇静。
大概半小时前,他像往常一样在宠物店里给待领养的猫咪们喂猫粮。电视上的Breaking news又蹦了出来,城市中心有犯罪团伙出现,甚至还有疑似炸弹,绿谷已出现在了镜头里。现在离完全铲除AFO已经过去了半年,最近的突发事件又开始有点儿频繁,果然心术不正的人从始至终都不会消失啊。心操在内心默默地为绿谷祈祷了一下——每次看到他出任务,还是会担心。
电视屏幕突然模糊,是信号不好吗?心操叹了口气,转身出门,随手掏出手机却发现是无信号。心操觉得有点儿不对劲,他向街边望去。
嗯?
那辆校车…他记得应该是刚才路过这来捣乱的幼稚园小屁孩们坐的车吧?还被他们认定是坏蛋,被跟踪了…早上他们的老师说他们是来参观英雄博物馆的,现在都已经…下午四点了,怎么还没参观完?英雄博物馆哪有那么多东西好看?
心操跟老板打了个招呼,慢慢往街那头的博物馆走去。他的直觉告诉他有什么事要发生,但也只是直觉而已。
博物馆五点半关门,今天又是烈日炎炎,除了进来吹吹空调的路人和被组织来参观的孩子们,馆里应该已经没大有人了。
所以很明显的…博物馆门前的车,太多了。
难道今天有什么活动?
心操进了大门,迎面而来的凉气让他打了一个冷战。All might以及历代英雄的雕像高高地伫立在大厅里,心操抬头仰望了一会儿他们,又往内部走去。十秒后后他终于意识到那从他进来就萦绕在脑中的违和感从何而来——售票员和警卫,都不在。
他后悔没带个电击器来,铜像的倒影里一个蒙面男正拿着枪悄悄向他逼近。
心操深呼了一口气,然后转身,举起了双手。
真是糟糕的一天啊。

「你倒是觉悟挺深!」
心操被拿枪抵着押往了三楼的监控室,蒙面男刚推开门他就觉得自己的呼吸凝滞了。幼稚园的孩子们和他们的老师,还有几个穿着制服的售票员警卫,都被绑得严严实实的,在地上靠作一团瑟瑟发抖。他被后面的男人踹了一脚,一下子跪到了地上,男人给他搜了身并把他捆了起来。这个人并没有给他往嘴上贴胶带。
刚才在倒影中看到蒙面男的时候,他的第一反应是进行心灵操控,让这个男人说出他们的目的以及孩子们的情况。但仔细一想,大厅里空无一人,如果这人是坏蛋而且他和他的同伙已经掌控了这里,他们肯定是通过监控器发现自己的。若是被发现异常,这帮人还带着枪,他可没有还手之力啊。
不过带枪的匪徒还真是少见…这个屋子里没被绑着的人有六个,都全副武装,蒙面小刀加机枪。有个性的话不必这样…麻烦吧?
心操开始深深地后悔没给绿谷他们发个信息再跑过来,刚才电视里提到的突发事件估计也是这帮人的同伙搞的。仔细想想这几天的突发事件的分布,都离这很远,而且都是较为严重的恶性事件,那些地区的英雄被加派以保卫居民安全。分散英雄然后在防卫最薄弱的地方发动袭击…他们的目的是什么??
如果控制这些人其中的一个人然后让他们相互残杀——不,不行,风险太大了,空间太小,容易误伤。更何况根本看不出来这些人的个性,可能会发生可怕的变故。
这条街的信号估计也被他们屏蔽了…如果有更多人发现这件事,再有修理人员来这查看情况,人质的数目又要增多了…
怎么办。
心操转过头看了看屋里的人质,孩子们都已经满脸泪痕,哭的都没劲儿了吧。也不知道他们里面有没有已经觉醒的用得上的能力…大人们都不敢反抗就说明都不是战斗型吧…他看到一个孩子正在轻轻安抚着周围的人,那孩子抬起头来,啊,就是那个早上说他是反派的家伙。
心操很想对这孩子说一句,「看吧,反派可不一定长得像反派哦。」嘴动了动还是闭上了。他闭上眼沉思了一会儿,往那个孩子的方向靠了靠,用嘴型说出:
「别怕。」
那孩子怔了一下,重重地点了点头。
就在此时,一个蒙面男摘下面罩,将一台摄像机架到了他们面前。同时,一个直播视频也在网上被挂出。
心操想,还有能比这更糟的吗。


「我亲爱的国民们啊。」
「在几百年前,人类进化了。进化成了曾经被视为不可能出现的生物。」
「我们开始拥有个性,火、电、速度、力量…所有的不可能都变成了可能。世界上开始出现真正的超级英雄!!他们勇敢,正义!!」
「他们因为与生具来的优秀个性而强大无比。他们消灭敌人,为我们的生活带来安宁和快乐!」
「但你们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他们被上天如此眷顾,而我们就只能做一个普普通通的,在坏人的威胁下,在担忧和恐惧中生活的普通人!」
「同样是有个性,为什么只有他们能成为英雄!」
「同样是有个性,为什么只有他们能成为让英雄恐惧的坏人!」
「我们因为个性古怪或者无用被嘲笑!被看不起!」
「今天,我们,要在这里证明。」
「能力高低和个性毫无关系。」
「我们会在你们这些英雄的面前,不用一分一毫的个性,而是用这些枪和子弹,夺走你们心爱的人的性命!你们却无能为力!」
领头的男人在镜头前激扬慷慨地说完这段话,好像是要去完成什么神授的任务一般理所当然,理直气壮。
心操在内心里很想现在就去把这个人毙了。他好像又看到了几年前的自己。当时的心操人使哀怨度日,不知浪费多少了练习的时间。
没有好的能力?绿谷当年可是没有能力!
眷顾,你们不配用眷顾这个词!
那男人一脸兴奋地说完誓词,从镜头前闪开。心操知道,镜头那边,平民们,英雄们,会一脸震惊地看着这些惨状兮兮的人质们。他看着黑洞洞的镜头,有些迷茫。
还好刚才躲到了这盆凤尾竹的后面,影像里应该看不到他的脸。要不然爸爸妈妈会担心成什么样子…
这次真的能逃出去吗…
他看着那些小豆丁们,攥了攥拳头。


大概过了一个小时,那个发表了必胜演讲的男人,突然让几个手下把这帮人嘴上的胶带都撕开。
「你们可以说话了哦。」
「对着你们最挚爱的亲人。」
他与警局打了通电话,「来吧,亲爱的警官和英雄们,他们的家人也在场吧?快来,说说话吧,有什么平常没来得及说的,最好都要现在吐出来哟?」
监视屏被连上网,警局里的混乱场面清晰地出现在屏幕上。
那位幼儿园老师,脸上带着淤青,显然是遭了罪,她颤抖着尖叫出来:
「我的能力也很弱啊!!!!我和那些英雄不是一类人啊!!!!!不要杀我!!!!!我还想活下去!!!!!救我!!!!!!」
她的妆被泪水浸得花掉,眼中充满了恐惧,旁边的大人和孩子们受到她的影响都开始哭着大叫起来。
「你们,会来的对吧,不会被这些人得逞的对吧!!!!!为什么还不来救我们?!?你们要舍弃我们吗!!!」
她还在声嘶力竭地吼叫,大概是被吓坏了。电话那边已经传来了家人们的安抚,质问和哭泣声。
「这位小姐,请你…冷静一下?」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说话人,一个头上套了个便利纸袋的家伙。
「怎么可能冷静啊??我们,我们就要被这些人杀死了啊!!」她绝望地嚎哭了起来。
「但我们现在还活着。」
「不是吗?」
说他是反派的那个孩子愣愣地看着他。几秒后他转过头,慢慢地使劲坐直,噙着眼泪冲着镜头大声说了出来:
「爸爸妈妈,我没事!」
心操的嘴角微微上扬了一下,他控制住自己颤抖的手,对着镜头,看着屏幕上的那个人焦急的神情,用尽全力,平稳又洪亮的说:
「Deku。」
「我们的英雄。」
那边的话筒安静了一会儿,身着绿色战斗服的高大男人脸上的焦急渐渐褪去,他的目光也坚定起来。一个同样镇定的声音响起。
「嗯。」
心操狠狠地从背后掐着自己控制着自己,他学着演讲男得意忘形的样子,冲着窗外夕阳燃烧着天空放出的光芒,一句一顿地说:
「你们都听到看到了,在场的几位,十五名儿童,五名大人,目前都没有生命危险。」
「我们相信着你们,永远相信着你们。」
「所谓超能力,本就是上天给予的礼物,若是使用得当,那就是上天对你的眷顾。若是使用不当…那就只是上天对可怜人的施舍而已。」
这个太过镇定的人在现场显得鹤立鸡群,就连蒙面男们也没有反应过来。
心操看着那帮匪徒,发出了自己最由衷的赞美:
「一群渣滓。」
视频电话被强行掐断,两个人同时冲了过来,
「你说什么啊混蛋?!?」「这么不怕死就现在送你上路啊??」「现在就毙了你!!」
心操的肚子被狠狠踢了一脚,他跌倒在了地上,剧烈咳嗽着。
女老师又重新开始哀嚎,那两个个人也从心操身边走开。
演讲男又走上前,「只不过又是一个说大话的弱小之人罢了!!你们英雄啊,就是天天说这些漂亮话迷惑民众,才会让他们被蒙蔽地这么深!!!!变得这么愚蠢!!」
他从地上的人质中拎了刚才对着镜头说话的小男孩出来,「就从你开始吧!!!」
心操在地上发出呜咽,「你…有本事先拿我动手…」
「呵,就是要你这种人死前活的明白点!!!你,和你崇仰的那帮英雄,就看着这帮小屁孩一个接一个地死于枪下吧!!」
小男孩发出尖利的哭声,黑洞洞的枪口已经对准了他。
孩子们的哭声要掀翻房顶,蒙面男的手已经要扣动扳机。
枪响了。
天空被晕染成血红色,光芒浸染了孩子们的白色校服。
那并不是真正的鲜血。
「你这家伙是不是傻??这么近都能射偏??我来!!!」
心操的汗流过脸颊滴到了地面上,他知道自己一刻也松懈不了。
枪上膛的声音。
「看啊——我可爱的民众们啊——你们没有死于AFO的毒手,却要在我们的枪口下哀嚎!!」
演讲男的手顿住了。
镜头那边的人看到他慢慢向着镜头转身,手枪被他拿着,冲着自己的太阳穴。
他们又听到了一声枪响。
所有的人眼睛都瞪得大大的,他们的脸上还带着泪痕,谁也没想到事情反转地这么突然。
剩下的五个人很快从震惊里反应过来,「是你搞的鬼吧?!?」
子弹上膛,屋里又响起了尖叫,他们全部拔枪瞄准心操,其中的两人突然转身,将枪口对向了他们同伴的脑袋。
有两人应声而倒,心操躲开了攻击要害的几颗子弹,却还是被击中了腿部。最后一人还站在那里,他将目光呆滞的两人猛的撂倒,冲向了刚刚逃过一劫的小男孩。
心操被疼痛夺取了暂时的心智,虽然马上恢复,却也使操控失效。
「不————」
霞光已要逝去,心操眼睁睁地看着黑暗笼罩那个孩子。
伴着玻璃碎开的哗啦啦的声音,小男孩被稳稳地抱了起来,三名匪徒也被蔓延进来的冰瞬间冻住。
绿谷的眼泪已经溢满了眼眶,他冲到心操面前:
「没事吧,都没事吧?」
「没事,你看,都好好的呢。」
绿谷的泪马上就涌了出来,「太丑了啊心操…这个造型,纸袋英雄吗?」
「是是…」心操用手去擦去绿谷眼角的泪,「没事了,放心吧。」
他把一只胳膊轻轻搭在绿谷肩上,以此减缓腿部的弹伤。
绿谷盯着他的侧脸看了几秒,不由分说地把他抱了起来。
「绿谷…??」
「好了纸袋英雄,我什么也没有看见,我就是想给成功保护了我们的心操大人一个温暖的拥抱而已。」
什么温暖的拥抱…这是报当年那个公主抱的仇吗!
绿谷垂下眼睛看着他,「心操的声音响起来的时候我就明白你的计划了。果然心操还是很适合这种战术呢。」

那个押着心操到监控室的男人在心操被绑起来之后,就被操控了。心操在上楼的路上跟他搭了句话。所以他被捆的状态是个活扣,可以随时挣脱。在那帮人开始准备打电话的时候,心操偷偷地拿了个散落的纸袋捅了俩洞套在头上。
刚才视频电话接通的时候,心操叫了「Deku」,绿谷的应答使他马上被心操所操控。
这些匪徒计划的还算周到,他们能肆无忌惮地打那个视频电话,就说明他们不怕警方的追踪,所以重点是要将地址信息传出去。
在心操说那段振奋人心的鸡汤的同时,绿谷被控制写下了「XX路,英雄博物馆,三楼监控室,请快些赶来,时间有限」的字样。
说那些话的目的之一也是惹怒匪徒,让他们「应答」心操,这样心操就操控了包括演讲男在内的三个人。
三个人并不能掌控大局,心操看到他们的背心都很厚,有穿了炸弹背心的可能,不敢贸然操控他们扫射,只能爆头。
「还是有一条漏网之鱼…我还是远远不足啊…要是没有你们及时赶到…那孩子就…」
心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他将从枪口下幸存的孩子抱回了他的同学们身边。
「哥哥,我们已经安全了吗?」
心操给人质们松了绑,又把匪徒全部绑的严严实实。
「差不多。」
「你为什么要在头上套个纸袋啊?」
「因为哥哥长得像反派。」
绿谷在旁边噗嗤笑了出来。
心操转身看着他,他发现两个人的距离突然如此之近,绿谷的眼中的自己的纸袋脸那么清晰。

绿谷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他低着头看着心操腿上缠着的绷带。

「心操,我……」

心操捂住了他的嘴,他退后了一步。绿谷看到他的行动一下子急了。

「心操!我是真的…」

心操张开了双臂。

「让我再体会一次英雄温暖的拥抱吧。」

绿谷愣愣地看着这个套着纸袋的家伙。他扑了上去,心操感受着久违的小卷毛在自己的颈窝里蹭来蹭去,眼圈发热。
他看着孩子们上了大巴,被送往医院做心理疗伤。刚才的那帮匪徒,大概就是想利用他们的恐惧模样来让更多个性不强的人怨恨这个社会制度,从而造成社会混乱吧。一帮小孩都在向绿谷使劲挥手,那个小男孩从窗户里探出头来,冲着心操使劲挥手,「谢谢反…纸袋哥哥!!!!」
心操笑着跟他挥手,虽然那孩子看不到他的笑脸。
「心操,要不然你就干脆改个英雄名吧…」
「……」

孩子们乘着大巴离去,绿谷正在接受媒体的采访,心操不愿意跟媒体打交道,让绿谷帮自己应付着就躲一边去了。
他想起刚才那个女老师,她好像并没有跟着孩子们一起去医院。那个人,怎么想都觉得诡异…当时她哭着喊出来的话,就跟设计好了要煽动人群的一样…
设计好了。
煽动人群。
身绑炸弹随时准备同归于尽的匪徒。
「反派可不一定长得像反派哟。」

反应过来的心操看到那位女老师慢慢靠近正在镜头前笑着的绿谷,她手里拿着什么…按钮??
「出久!!!!!小心!!!!!!!」
嘭。


TBC



评论(5)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