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儿

极度杂食 冷cp战士 !大多数cp都吃无差/互攻 防雷请慎关 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下一对要萌什么
挚爱小排球和我英
微博@走三步就掉个冷坑

【出心出】眷顾·番外·完结

 完结啦!!!!我爱他们两个!!!在我一个人的臆想世界里让他们达到了圆满结局hhhhh


 结尾算是和眷顾正文第一篇首尾照应吧… 第一篇走这里→ http://skyhigh1999.lofter.com/post/1e1ab2ba_b268c13

 虽然看的人不多,但是非常感谢一直以来相伴的大家!!你们是我的动力!!!!
 希望动画二季播出后,这对的队伍会壮大起来!   

还有虽然我的内心充满波动很想开车,但是这对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开【土下座

—————————————————————————

      「出久——小心———」
       听到心操焦急的呼喊,一眼看到前面手里拿着什么东西正在缓缓接近他的女老师,绿谷立刻把围着他采访的记者用轻微的冲击波轰开,发动one for all在女老师反应过来前就用一个背摔将她制服在地上。
        这是记者所看到的场景。
        警方重新封锁了现场,那位女老师被束缚带绑了起来。三分钟前警方成功地将她穿在身上的炸弹背心移除。绿谷的手心都是汗,若不是心操,史上最恶事件就要在英雄博物馆的门口发生了。
       刚才女老师的手已经放到了按钮上,微微按下,在完全触发开关前她的手指移开了,应该是心操的轻微思维影响起效了。这个影响得来的几秒给了他足够的时间去制服犯人。
        心操因为过于激动,腿上的枪伤又裂开了。闹了这么一出,周边地区的安全必须再加保证,绿谷没办法陪他去医院。
      「纸袋英雄——记着给我回电话!」
       那边瘸着腿皱眉头的人听到喊声,从车窗里探出头向绿谷挥了挥手。


        绿谷漫不经心地喝着柠檬水,一只猫在他脚脖子边蹭来蹭去。
      「心操选的地方还真是他的风格啊…」
       他把猫捞起来放在怀里,轻轻地抚摸着它的毛。两个大男人在猫咪咖啡店见面…虽然他也很喜欢这里的氛围就是了…
       怀里的猫突然蹦上了桌子,差点打翻了咖啡杯,三步两步就投入了另一个人的怀抱。
       除了那个人和相泽老师,应该不会有人对猫有这么大的吸引力了。
       他抬起头,看向略为窘迫地站在那里的紫色男人,他的头上肩上还有脚旁都是小毛球在蹭来蹭去。
      「噗——」
      「笑什么啊…」
      「不管过多久,心操还是这种吸引猫的体质,真让人羡慕啊…」
      「才不值得羡慕啊…」



       绿谷帮心操把身上的毛球们抱走,心操拉开凳子坐了下来。
       「腿好了吗?」
       「好了,没有伤到骨头,好得很快。」
       「啊…那就好。」
       绿谷低着头玩着手里的玻璃杯,英雄博物馆劫持事件已经过去半个月了。那天他们拥抱了——这是五年来他们距离最近的一次。
       那天在警局视频电话接通后,那熟悉的声音响起时,说实在的,他感觉自己积攒了这么多年的理智在那一刻就要挥发至尽。心操的声音坚定地说出了他的名字,在纸袋下稍微有点儿沉闷地传入了他的耳廓。
       绿谷看着自己的手动了起来,飞速地写着地址情报。心操的意识控制解除后,他将纸条递给冢内警官,与轰交换了一个眼神后就破窗而出。他听到屋里传来的惊叫声,他在城市上空全速掠过,他知道那个人将一半的筹码都压到了自己的身上。
       他比任何人都要相信着「英雄」。



     「在想什么呢?」
     「没什么…要吃点什么吗?」
     「来杯咖啡吧,你呢?」
     「嗯,我也要一杯。」
     「冰的?」
     「嗯。」
       啊…说到底为什么会把心操约出来呢…五年前分手的时候,他们两个都还喜欢着对方。心操的理由他当然是明白的,同时他也反驳不了这个理由。正因如此这些年他才会一直在努力寻找更适合心操的,更能为大众所接受的战斗方式——心操行动必需的隐秘性让他觉得不开心。
      「你这个死脑筋…你觉得充满阳光的地方会没有一丝阴影吗?」
       绿谷正默默喝着冰咖啡,一听这话差点一口全喷出来。
      「咳,心操,你真的会读心??」
      「你的想法都写脸上了吧。」
      「心操…」
      「还有什么叫真的会读心…你一直怀疑我会读心吗…」
      「啊…因为被心操盯着的时候,就有整个人都被扒光了的感觉啊…」
        这次轮到心操喷咖啡了。
        会读是会读,会读的也只有你一个人的心而已。

        耳畔流淌着舒缓的音乐,室外的阳光透过落地窗播撒进来,玻璃杯壁上凝结着水珠,心操开口打破了沉寂。
       「我这几天想了很多。关于我的英雄事业,关于…我们。」
        绿谷静静地看着他。
      「只要阳光存在,人就不能否认阴影;只要阴影存在,人就不能否认阳光。也许我永远不可能与你们帅气地并肩作战,但是,你们…缺了我也会很麻烦吧?」
        心操的笑里带着狡黠,绿谷不可置否地笑了起来,点了点头。
      「这个世界,从有个性的人还未出现时就是不公平的。强者必有强者的过人之处,而弱者——也许在某些时候,并不能称之为弱者。但差距定然存在,那可能是努力一生也无法填补的差距。」
         心操顿了顿,喝了口咖啡,继续说道,

        「我…并不恐惧这种不平衡。」

          绿谷的眼睛亮了起来。
       「这次的敌人,因为自己的弱小而憎恨别人的强大。这样的人只会多,不会少。被煽动的人必不会在少数。这定又要是一场苦战。你…」

        「我准备好了哦。」

       「不管是精神还是肉体,都准备好了。毕竟我们是——职业英雄吧?」
         心操看着眼前这个肌肉丰满的卷毛,多少年过去,他笑起来时的雀斑还是那么可爱。
        「…可恶的jump漫男主角…」
        「心操?你刚才说了什么吧??」
        「没有,感觉眼睛有点儿被闪到了而已。」
         「哈??」
          啊啊,要是当初没在运动会上跟他碰上多好,我都要做好献出一生的准备了啊绿谷先生。

         心操喝光了杯中的咖啡,清了清嗓子说,
       「一直在骗你,其实,我会读心。」
       「真的?!?那现在我在想什么?」
       「你一直在想,你要怎么向眼前这个人提出复合申请…」
       心操低头揉着猫,假装不经意地说出这句话。他偷偷往前面瞅了一眼,绿谷一脸「呵」的表情。
        「心操你又骗我。」
        「…猜得不对吗?」
        糟了,自我感觉过于良好?
        手劲儿不小心大了些,猫被揉得疼了,它挣脱了出去跑走了。心操考虑要不要假装这里有只猫给它顺毛。
        绿谷把他不自然悬空的那只手抓了过来,微笑着地盯着心操。

      「我一直在想的是…怎么向你提出结婚申请。」

        空气凝滞了三秒。
      「你在逗我。」
      「是。」
        心操泄了劲儿似的瘫到了椅子上,绿谷的手还没放开。
      「你…」
      「不放。」
      「一会儿出汗了怪难受的。」
        绿谷抽了张面巾纸,垫在两人的手间。
      「不放!」
        旁边围观的人明显多了一点,心操觉得脸上有点发烧,「大庭广众的…」
        绿谷冲着偷偷往这看的人喊,「他手疼!!!」
       「………」
       「心操明明还有顾忌吧。」
       「没有。」
       「有。」
       「…不想跟你犟。」
       「有!心操就是想得太多!以后同居了如果我出差几天不回来,心操会一个人胡思乱想然后就又会像五年前一样!」
        绿谷的声音在颤抖,眼角已经有泪了,心操没有吐槽他的同居设定,叹了口气,用另一只手握了上来。冲着周围表情微妙的人群喊了一句「我这只手也疼!」之后缓缓地说了起来。
       「你当初不也同意了吗?」
       「我不认为我可以扭转心操的想法。」
       「如果当时你哭着死皮赖脸地不让我走…我大概还会考虑一下…哎哟别捏!」

       正在两人僵持不下的的时候,旁边的电视上传来了声音,是英雄博物馆事件的后续追踪报道。
     「怎么还在播啊……」
     「心操你看…那个是不是你救的那个男孩子?」
     「嗯…是。」
       电视里的小男孩好像是第一次面对镜头,很是羞涩。他从记者的手里把话筒抢了过来,抱得紧紧的。
      「我…我想在这里跟救了我的那个哥哥道歉…」
      「虽然我不知道他是谁…但是没有他,我绝对不能站在这里的。」
      「纸袋哥哥…谢谢你!你是我的…英雄!」
      「说你像坏蛋真的对不起…我会努力成为你这样的英雄的!」
        小男孩很可爱,抱着话筒认真说话的样子让咖啡厅里的不少女性观众议论起来。心操很庆幸自己的身份并没有被公布。
      「绿谷。」
      「嗯?」
      「继续我们刚才的话题。」
      「哦对!心操到底还在顾虑什么…」
      「现在没有了。」
        绿谷愣住了。
        心操努力控制住自己上扬的嘴角。
      「前一分钟可能还有,现在,完全没有了。」

      「 所以你能把手松开了吗好疼——」

      「哦,哦!对不起!!」
        绿谷松开了手,轻轻给心操揉着。
      「不要用一脸欣慰的表情看着我啊绿谷先生……」



     「啊不对。还有一个顾虑。」
       绿谷的手又陡然发力。
     「什么。」
     「我可是男人哦。」
       绿谷瞪他,「就这个?」
     「…就这个。」
     「心操就是太在意别人的目光啦。」
       心操噎了一口气差点没上来,出久在这方面意外的心大…
        不过也是,最大的问题他已经想通了,还有什么需要顾忌的呢?也许他们会走到很远,到时候的问题就到时候再解决吧。谁管他呢,重要的是,「最想和他睡觉」排名第一的男人,现在就被他握在手心里啊。

       心操起身叫来服务员结账,两个人并肩在街上慢慢地走。
        绿谷发觉自己的记忆又中断了一会儿,睁开眼发现两个人的手牵在一起。
      「心操放手…手会出汗的!」
      「不放。」
       绿谷突然羞涩地笑了起来,
     「我都做足功课了哦。」
     「……不用告诉我是什么功课。」
     「心操完全没问题了吗?」
     「你这话的语境很是问题啊…我从各个意义上来说都没有问题。」
        心操看着绿谷红的要滴血的耳朵,微微笑了。果然是小处男——虽然他也是。两个人牵着手在街上晃来晃去。
       「现在做什么?」
       「去我家吧。」
       「??我们才刚复合啊!!心操禽兽!!」
       「……你多久没吃我做的饭了?」
       「五年。」
       「今晚上都补回来吧。」
       「…会撑死的啊心操。」



       那天傍晚,绿谷看着心操在阳台上喂猫,心操问,「这只猫你有没有看着很熟悉?」
      「嗯…我正想说,很像原来你家楼下的那只…是它的孩子吗?」
      「不是。它们没有血缘关系。」
      「那只猫呢?」
      「它去世了。」
       绿谷轻轻抚上猫的下巴,它发出了满足的咕噜噜的声音。
      「是不是比原来那只乖很多?」
      「嗯。」
        心操打开窗户,猫爬了起来,喵喵叫了两声,叼起小鱼干消失在了房檐上。
      「心操还是不养它呢。」
      「能吃的家伙,一个就够了。」
      「???」

        外面的云被夕阳染的灿烂,就像心操第一次请绿谷去吃拉面的那天傍晚的云一样绚丽。绿谷转过头正要反驳心操,却愣住了。
      「怎么了?」
      「心操的眼睛里…有霞光…」
      「真好看。」
        绿谷笑了起来。

       心操的肩膀猛地抖了一下,眼角止不住地发热。不行啊…一家人有一个人很能哭就够了…
       他看向窗外的晚霞,这只让他的哭意涌得更凶。

       这与那天的夕阳也太像了吧。

      「心操…怎么了?怎么哭了?我说错什么了吗??」
        心操揉了揉手足无措的大个子的卷毛,「没事,汤快好了,去吃吧。」


         原来时间从未离去,他们也从未分离。

   

                 The End


























评论(5)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