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儿

极度杂食 冷cp战士 !大多数cp都吃无差/互攻 防雷请慎关 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下一对要萌什么
挚爱小排球和我英
微博@走三步就掉个冷坑

【轰胜出】【3P】三人行

轰胜出,3P注意!!没有炮灰!!三个人好好过日子的故事!!!
因为没有肉所以没有固定攻受,具体情况大家自己脑补hhhh

避雷注意!!! ↓ ↓ ↓ ↓ ↓ 

包含轰出轰,胜出胜,轰爆轰,和少量饭茶
我都不知道怎么打tag…
求更多和我一样的杂食党hhhhhh

还是日常小短打组成的…
身高大概就是都差不多吧…



———————————————————————

      「小胜!轰!说了多少次了白衬衫和黑T恤不能直接一块扔到洗衣机里!」
        浴室里传出绿谷焦躁的声音,客厅里的轰和爆豪对视了一下。
      「你记性怎么这么不好。」
      「你也忘了吧阴阳脸混蛋。」
      「你去道歉。」
      「不要!这种小事!」
      「家庭和睦是很重要的…绿谷明天还要去拍安全宣传片…你也不想他气鼓鼓地去吧…」轰坐到了爆豪旁边,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道。
      「不去!」
      「……」
        把衣服丢进洗衣机之后绿谷也到了客厅,他好像已经忘记了刚才的不愉快,一屁股坐到了爆豪旁边。电视里在播今天的新闻,轰的脸在屏幕上骤然出现,三个人都抖了一下。
       「给你的镜头也太多了吧…」
       「你嫉妒吗。」
       「嘁,我不需要这些华丽的噱头。」
       「小胜是因为每次战斗时喊的话都太…凶残了,才会被剪掉镜头的吧。」
       「嗯,有害青少年健康。」
       「你们两个…」
        轰换了台,最近热播的《总裁爱我》正要进入最后的高潮阶段了。绿谷跟着他看过一两集,他被里面错综复杂的关系,狗血的剧情,和轰一脸期待地等着他说「好看」的表情吓到了。
        当然,他笑着说了「好看」,并及时捂住了要骂「这什么鬼玩意儿」的爆豪的嘴。
        看到他换台的爆豪正要开口阻止,绿谷往他身边蹭了一下,用嘴型说,「就这两集了。」
        爆豪轻哼了一声,往沙发里又窝了窝,想看看这种剧到底有什么特别之处,能吸引到这位小少爷——他都快坐到电视里面去了!
        他们看着男女主解除误会,重归于好,男二和女二在居酒屋里一起哭着喝酒。三年后,屏幕里多了两双小脚丫,一家四口快乐地去游乐园,在漫天灿烂的烟花中全局终。
        绿谷觉得自己肩膀要僵了,爆豪在倒数第二集播完时就睡着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打着呼噜。
        伴着烟花的声音爆豪慢慢转醒,他看到绿谷一脸惊愕地看着轰,「怎么…」话还没说完爆豪就觉得自己的下巴要掉下来了。

        轰,哭了。

      「为什么看这种狗血剧也会哭啊——」
      「不不不小胜现在的问题是递纸还是装作没看见…」
      「不能去嘲笑他吗!」
      「不能!那怎么行!」
       两个人窝成一团压低声音激烈讨论着,轰一点都没有感知到自己的壮举,他就那么看着电视屏幕上一家人的笑脸,默默流泪。
       绿谷觉得眼睛有些热,他慢慢起身,抽出两张面巾纸,坐到轰旁边,递给他。
       爆豪皱着眉头,也坐到了地板上,揽住轰,拍了拍他。
       轰转头看了看他们两个,抹了眼泪。
     「果然你们也觉得这故事很美丽啊。」

      第二天,绿谷和爆豪看着面前的全套光盘和眼睛发亮的轰。
      胃疼。
         

        三个人是在各种机缘巧合下搅和,不,住到一起的。
        离他们从雄英毕业已经过去了六年,AFO尚未被完全铲除,但也已残破不堪了。在将主犯绳之以法后的某个庆功宴上,也许他们喝得有点儿多了。第二天早上醒来发现自己睡在榻榻米上,绿谷枕在自己的胳膊上熟睡,轰侧趴着,一只手揽着自己的腰的爆豪,调动了自己少有的那份理智,没有同时把这两个人炸下床。
      「这太淫乱了。」
        轰在醒来后,看着满地的安全套和不明液体,冷静地评论道。
      「你也是淫乱的一员好嘛!!」
        绿谷还没醒,爆豪不知道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妈的腰好痛!
      「为什么我们在你家?」
      「饭田去送切岛和上鸣了,尾白还有叶隐他们护送女孩子回家,他们就把你们交给我了。」
      「然后呢?」
      「我当时也不清醒…就直接带着你们回来了…」
      「然后呢?!?」
      「在我的记忆里,我应该是把你们洗干净塞到被窝里了。」
      「然!?后!?呢!?」
      「然后…」
        轰的脸红了,他转向一边。
      「我说不出来。」
      「我没有让你描述那个过程我只是让你说起点!!怎么进入的那个!!那个过程??」
      「不清楚。」
      「哈?!?」
      「大概是…自然而然吧…」
        爆豪觉得有一口血梗在喉头吐不出来,这时旁边的绿谷也慢慢转醒。
      「什么味道…诶…小胜?轰?怎么都光着身子…啊小胜你看轰的那里真的是两个颜色…诶?」
      「绿谷,你听爆豪解释。」
      「为什么就这么推给我了啊你这阴阳脸混蛋??」
        绿谷满脸都是诧异,他刚要坐起来就从被窝里弹了出来,「腰好痛!」
      「我也疼!」
      「我也是。」
      「………」
        新生代职业英雄的top3,这样愉快的早晨,可以被列入史册了啊。
        绿谷开了窗户,感受着早晨的徐徐凉风,很平静地想。

        爆豪认为这一切都是轰导演的,直到三个人住到一起后,喝了一次酒才放弃了这个想法。轰喝得最多却一直不醉,脸也不红,就面无表情的一个人闷头喝。
        绿谷把轰的杯子从他手里拿了下来,「喝太多了啊轰。」
        轰的手还浮在半空,微微张着嘴,怔怔地看着绿谷。
      「喂Deku这家伙好像…」
        轰倒了下去,睡的烂熟。
      「醉了。」
        怪不得会把我们交给他啊——这家伙醉了的样子谁也看不出来啊!
      「就别在意啦,小胜。」
        爆豪叹了口气,和绿谷一人搭了一条轰的胳膊,把他抬到了床上。
         
        三个人住到一起是一件至今看起来还让大多数人惊叹的事。AFO正猖獗的时期,联盟建议英雄不要「单独居住和行动」,以防报复和偷袭。
        Top3自从醉酒事件过后,见着面都得避着走。
      「要不要一起住?」
        在坐车前往事故现场的路上,轰问绿谷和爆豪。
      「你问谁呢?」
      「你们两个。」
      「……」
      「我觉得…挺好的…你说呢小胜?」
      「为什么要三个人住一起啊??三个人啊!?」
      「我的房子挺大的有三个卧室…」
      「不要想着把卧室填满啊!」
      「轰,谢谢你,我和小胜会考虑的。」
      「不要随便把我扯进去啊我不会考虑的啊!」
        爆豪觉得自己很不懂轰这个人的脑回路,绿谷的他也不懂。
        绿谷先行一步暂时搬去了轰家里,每天都打电话来劝爆豪一起来。
      「不去!」
        第二天回家发现公寓被炸了的爆豪两手空空地轰开了轰的门。
      「等风头过了再搬回去嘛小胜…这样也好行动一点。」
        窝在沙发上吃零食的爆豪哼了一声。
        就这样吧。
  
        风头过了那俩人也没搬走。
        三个人都心知肚明,没有那次醉酒后的狂欢,也早有暗流在三人之间涌动。
         一天早上爆豪刷牙的时候,身后幽幽地冒出来了一个轰。
       「我觉得我们的共同点就是都喜欢绿谷。」
        爆豪差点把一口牙膏沫全咽下去。
      「但是我觉得我对你有控制不住的肉体上的欲望。」
        爆豪直接把牙膏沫喷到了镜子上。
      「你这是在约炮吗?」
        轰愣了一下,转过头看着窗外。
      「如果你坚持的话。」
        爆豪的嘴边还沾着牙膏,绿谷推门而入,「你们在干什么呢?今天有集会啊。」
      「抱歉。爆豪,快刷牙。顺便把镜子擦擦。」
        爆豪差点把手边的杯子炸了。

  
        有时候绿谷会想,这是三个人啊,三个人!不像任何的情侣一样,总是腻歪在一起,内心里只有对方。对于此爆豪的解释是,「笨蛋啊你,有谁在心里的位置能比自己占的位置还大?」
        那是因为小胜不懂恋爱的美好啦,绿谷在内心暗暗诽谤。
       就像现在这种日子,他们三个住在轰的大房子里,他负责整理衣物和洗衣服,小胜意外的很会做饭,所以采购和烹饪都由他负责。轰…什么都不会。
       叠衣服还是会的,只不过每次小清理的时候都能听到爆豪在吼,「轰焦冻!!!木地板!!!不能用结了冰再融化的方式擦!!!」
      「高温不是消毒吗?」
      「那是木地板!!!!你从原地离开,拿着抹布动弹动弹可以吗!!!」
      「…家政妇。」
      「哈???你想打架吧阴阳脸??」
        然后他们看到了旁边端着洗衣篮的绿谷。
      「你们…再打碎一个杯子,试试?」
        绿谷微笑。
      「……」
        今天又是洁净又美丽的一天啊。

        晚上的生活…不能说是不愉快,也不能说是极为和谐。
        偶尔一个人单独出去出任务夜不归宿,剩下两个人就在一张床上凑合一晚上。
        绿谷每次看到轰穿着浴衣,爆豪穿着真丝睡衣走进卧室,都会感到世界的多元化——各种意义上的多元化。
       「床上禁止使用个性」,很意外的是这条「家规」是爆豪定下的。绿谷在中学时代逐渐适应OFA的力量后,可以变身。虽然他现在他也有185cm了,但是还能再膨胀到当年All might的身体状态。绿谷认为膨胀后体力好,爆豪拒绝这种状态——太像All might了啊!
        轰则是一直努力着提升水平,绿谷从书柜里翻出来一堆奇怪的同人志。爆豪差点把它们在后院炸掉,「我可爱的小猫咪」这种话被这个面瘫说出来太可怕了。
       「小胜…能不能不要那么爱咬人…都没法穿西服了啊…」
       「明明这样你们都很舒服吧…」
       「舒服是一方面,现实是一方面,现在领子都要拉到那么高太热了!」
        正在往脖子上贴创口贴的轰表示赞同,「爆豪的牙好像长到了嘴唇外面一样。」
        绿谷默默在内心描摹了一下那个画面,他把爆豪乱成一团的领带系好,穿上外套。三个人一起出了门。
        今天是饭田天哉和丽日御茶子的婚礼。
        
        
        绿谷穿了最普通的黑色西服搭白色衬衫,爆豪穿的深蓝色衬衫搭条纹西服,轰穿了黑色天鹅绒西服。
        饭田看到他们三个一块走进会场,很无奈地说了一句,「你们这是来砸场子的吗?」
        花瓣漫天飞舞,这对新人在宣誓后接吻,饭田的脸上全是红晕,御茶子笑的像早晨沾着晨露的太阳花一样可爱又温暖。
        绿谷很激动地鼓着掌,眼角都是泪水,轰递上了能把人吓一跳的贺礼。爆豪在旁边默默地看着两人的背影,拂去了停留在头发上的彩纸条。
        正在大家有声有笑地喝着香槟酒的时候,会场里的警示灯亮了起来,警报响起,新郎新娘把亲属安顿好,就和宾客一起冲向了事发现场。
       还好事情很快被解决,饭茶两人在后来给众人寄来了纪念小饼干,两人穿着白西装和婚纱制服敌人的照片也被现场的记者拍了下来。
       「这真是最好的婚纱照啊…」
         绿谷吃着小饼干看着新闻,一脸欣慰地说。


        绿谷对现在的生活感到很满意,三个人在一起,生活的齿轮没有扣的很紧,却也是齐头并进。
        现在AFO已经基本消停了,大家都能从长久的泥淖战中松口气。
        如果有彻底消灭敌人的那一天就好了。
        轰给睡着的绿谷盖上小毯子,在他的额头轻轻吻了一下。
        爆豪今天回来得晚。
        电话陡然响起,轰接了起来。
      「喂,您好。」
      「轰!没时间解释了!你和绿谷快过来!第二街区XX号!!场面快控制不住了!!」
         那边的切岛几乎是吼着打的电话,电话筒里传来隐约的爆炸声。
       「第二街区XX号是吗,我现在过去。」轰一边打着电话一边套上靴子。
      「是!你们快点…上鸣!小心!」
        更大的爆炸声传来,电话被扣断,轰一转身就看到了穿好战斗服的绿谷。
      「走!」
        绿谷发动OFA,揽住轰的腰跃出窗户,两个人以最快的速度到达了现场。
        他们看到在担架上一脸白痴的被抬出来的上鸣,后面火光冲天,轰用最大输出冰墙灭火,绿谷要冲进去救人。
       「敌人什么特点?」
       「很像爆豪那年碰上的那个污泥怪!!无限增殖!!!」
        「明白了!等等,小胜没来吗?!?」
        「他来了!刚才还在外围…」
         那边传来了轰的吼声,「爆豪!站住!!」
         绿谷只看到那个身影,湮没在火海。
       「小胜———————————」
   
         轰问到了爆豪的病房号,出示证件后匆匆跑了过去。门被轻轻推开,屋里的窗帘半开着,光线低垂。双手缠满绷带的爆豪坐在床上,默默看着旁边椅子上睡着的绿谷。他转过头来,看到了门口气喘吁吁的轰。
      「哟,终于来了。拿件衣服给他盖上。」
        轰脱下自己的风衣给熟睡的绿谷轻轻搭上,顺便擦去了他睡出来的口水。「他守了很久吧。」
       「谁知道,我一醒过来就是这样,一帮小题大做的家伙…我渴了,给我倒水。」
       「那我出门一趟。」
       「干嘛?」
       「给你买个奶瓶。」
         爆豪正要从床上蹦下来狠狠踹轰一脚,旁边的绿谷轻哼了一声,眉头拧成了一团,两个人屏住呼吸一动不动地看着绿谷安静下来。
       「做噩梦吗臭久…」
       「换了谁看到自己的幼驯染骂骂咧咧地大跨步走向死亡,都会做上几个月的噩梦吧…你好了之后拖三个月的地。」
       「哈?!就是你不想拖地而已吧??想打架吗??」
       「不想。你伤着呢。」
       「你还知道啊混蛋阴阳脸!!」
       「小声点,绿谷在睡。」
        轰将壶中的水微微加热了一下,倒了一杯伸到爆豪嘴边。
      「你让我怎么喝?」
      「舔吧。像猫那样。」
        爆豪差点就要蹦上房梁去,看了眼旁边的绿谷还是忍住了。两个人很努力地配合喝水,也成功地将爆豪的病号服浇透。
      「还是去给你买个奶瓶吧…」
    
       轰搬了把凳子坐到绿谷旁边,爆豪皱着眉头看他硬生生把苹果削下来一半,又塞到了自己的嘴边。
      「吃吧。」
        爆豪狠狠地啃了下去,差点咬到轰的手。
      「我会学的。」
      「削苹果。」
      「你要学的还多着呢阴阳脸…」
        轰拿出手机浏览着新闻,各大头条不外乎是报道昨晚的事件。
      「爆杀卿光荣负伤。」
      「哼。」
      「绿谷会在梦里把你打一百遍的。」
      「…现实打也是行的。」
       轰听到这话愣了,他坐到了爆豪的床边,摸了摸爆豪的额头。
       「测过体温了吧?」
       「你什么意思啊混蛋!」
       「没什么…」
         轰回头看了看熟睡的绿谷,又看了看爆豪。他以很肯定的语气说,「你有心事。」
          爆豪没有说话。
          轰似乎也没打算分担他的忧愁,靠到椅背上闭目养神。
          他眯着眼看着沉思的爆豪,果然他开口了。
       「你不觉得…我们这样…很荒谬吗?」
       「荒谬…怎么荒谬?」
       「三个人…三个男人…这个样子…」
        轰很不客气地打断了他,「你是想成全我和出久吗?」
       「怎么可能?!?」
       「我也不想成全你和出久。」
       「跟你沟通不了!」
       「不,我认为沟通的了,我们共同点还挺多的不是吗?」
       「你…」
         轰站了起来,他俩都很激动,好像忘记了熟睡的绿谷。「爆豪,你想想,你正常吗?」
       「哈???」
       「我替你说了,你不正常。」
       「你这家伙是专门来挑事的吧?」
         轰捂住了他的嘴,继续说道,「我正常吗?」
       「你怎么可能正常啊混蛋!!你下面的毛都是两个颜色的!!」
       「…好。那出久,出久在你看来,正常吗?」
       「……那个家伙根本不符合常理。」
        轰纠正他,「是不符合你的常理。」
       「所以我们都不正常,不符合常规,三个不符合常规的人做不符合常规的事,又有什么荒谬的呢?」
        爆豪张大了嘴看着轰,竟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你是不是看到饭田和丽日的婚礼受影响了?你想和我们结婚吗?」
       「你脑子坏掉了是吧!怎么可能结婚!!」
       「不想结婚那你烦恼什么。」
       「我!我…」
         爆豪很悲伤的发现他一点也打不过轰的逻辑。
         他突然想起绿谷还在旁边睡着,转头一看,绿谷已经坐了起来,幽幽地看着他们两个,缓缓开口。
       「我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想的…」
       「但是对我来说,这样的生活,在这样危险频发的环境中的生活,已经是非常…幸福的了。」
       「如果有一天敌人真的能被全部消灭,那时候生活会发生的变故,就不是我们现在可以掌控的了吧。」
        绿谷的眼睛里闪着坚定的光,爆豪和轰都沉默着。


      「喂Deku!我允许你往这打一拳哦。」
        爆豪用其中一只绷带手指了指自己的脸。
      「Smash————」
        绿谷看着吓坏了的两人,咯咯笑了起来。「骗你们的啦。」
        病房里突然响起了音乐声。
      「谁的手机响了?」
      「是我放的。那部电视剧结尾的伴奏。不感觉很适合现在这个氛围吗?」
        轰在昏暗的病房里一个人发着光。
       「Deku…」
       「嗯…」
       「现在就回去把那些光盘卖了。」 
       「嗯?小胜不说烧了?」
       「浪费钱!还不如买苹果!」
       「你们两个…」
        明天又会是美好的一天。
    


                The end


PS:轰放的那个BGM大概是这样

分享瀬川英史的单曲《Sweet Honey Home》http://music.163.com/song/27571309?userid=86203241 (@网易云音乐)


        
       
         
       
        
        
      
  
         

评论(11)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