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儿

极度杂食 冷cp战士 !大多数cp都吃无差/互攻 防雷请慎关 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下一对要萌什么
挚爱小排球和我英
微博@走三步就掉个冷坑

【クロ赤】精灵王的婚礼

翻了一下备忘录发现我一个多月前写的这个,就当填坑囤文吧!
还是恶魔与精灵的设定qwq
木兔和白福妹子结婚啦!
后面又改了改,时间轴是日向打完魔兽过来和研磨在一起了之后【好像囊括了很多剧情】

前篇见 http://skyhigh1999.lofter.com/post/1e1ab2ba_b4cecf0

日研篇见 http://skyhigh1999.lofter.com/post/1e1ab2ba_bd77165
————————————————


        精灵森林里迎来了大日子。
        精灵王要结婚了。
        漫天的花瓣随着微风飘散至森林各处,抵达大陆彼岸,落在受邀人手中,化成一封散发着花香的请帖,邀请众人参加精灵王的婚礼。
        木兔终于没把头发搞竖起来,梳了个大背头。他穿上了精灵族的白色长袍,戴上了花冠,散发出与平时不同的气度。大概他唯一没有从传承记忆中得到的东西,就是精灵王的正经气息,黑尾这么想。
        木兔也接收到了他的内心的诽谤,猛地一拍黑尾的背,「黑尾!收拾收拾这不是很精神嘛!你怎么不把尾巴露出来啊?」
        黑尾默默地安抚着自己快被拍出来的肺——精灵森林里一个是你,一个是赤苇,天天想着揪我的尾巴,我能不藏起来吗??
        他往远处看了一眼,研磨和人类那边的日向正吃着赤苇拿过来的浆果,赤苇…眼睛死死盯着研磨的尾巴。
        黑尾在胸前划了个十字。
        精灵对恶魔的尾巴有什么执念啊??


       黑尾打量着婚礼的会场,一切都安排的一丝不苟,一看就是赤苇的作风。会场的吃食种类繁多,适应了各种族的需要,他们这边的灰羽身为吸血鬼都得到了番茄汁的特别服务。
       赤苇的特殊服务。
       我也想要啊!
       精灵们吹响了叶笛,婚礼开始了。
       伴郎团在一旁拎着花篮子往空中撒着花瓣,花瓣在风魔法的作用下在空中围着这对新人旋转飞舞,木兔很是开心,耳朵红红的,笑得眼睛都睁不开。
       木叶在旁边小声吼赤苇和黑尾:「你们两个用力点撒啊!怎么都一副走神的样子!诶,诶,鹫尾你怎哭了?!你别哭啊你一哭我们都想哭了!!」
       精灵王的亲信们已经都开始抹眼泪,黑尾觉得自己眼睛也有点儿酸,那个傻小子能娶到那么漂亮温柔的女精灵,他是真心为他高兴。
       但他有点儿笑不出来,他在前段时间刚刚知道,赤苇才刚刚成年,这让他惊诧了好一阵。按现在的态势看,赤苇完全有能力也最有可能成为下一任精灵王。精灵王必须诞下子嗣,传承精灵的魔法本源和血脉。也就是说…不说赤苇也喜欢他的可能性,他也永远无法和赤苇一起走在这漫天花瓣的木栈道上。



        黑尾重重地叹了一口气,一声温柔沁耳的呼唤将他拉回现实。
      「黑尾先生。」
      「嗯…嗯?」
        赤苇黑亮的瞳孔中光影流转,有花瓣落在他柔软的发丝上,精灵的白色长袍略有些宽大,赤苇的身形在光线的透射下若隐若现…
      「您是不是喜欢王?」
        黑尾的遐想一下子被龙的火焰燃烧殆尽。
      「…………………哈????」
      「从几天前您得到王要结婚的消息后就开始心不在焉,现在也是,一脸…孤单的表情。」
      「有有有有有吗?」
      「我很肯定是的。」
      「不不不不这是误会!!」
      「请相信我,黑尾先生,即使你是恶魔不是精灵,我对感情的把握也不会错的。」
        黑尾正要继续解释,赤苇的一只手搭到了黑尾的肩膀上。
      「王也不会想看到您这样困扰的样子,黑尾先生,世界上强大又美好的人还有很多,请不要为了王一个人而孤自伤情。」
        黑尾使劲地把胸口的一口血咽回去,他不知道该为赤苇想象中的「他单恋木兔」而感到无奈,还是为赤苇对自己的关注而感到开心。
        他将自己的手搭在赤苇的手上——一只白皙冰凉却在他体内引起热浪的手。他不敢握住它,只是轻轻收拢,感受细微的皮肤摩擦。
       「那你…打算怎么安慰我?」
        赤苇的手已经染上了自己的温度,黑尾的喉结干涩地动了动。
       「我可以为您介绍优秀的精灵。如果您不想马上进入一段新感情,我来……」
       「来做什么?」
         黑尾的尾巴竖了起来。
        「安抚您?」
         黑尾在脑内认真过了一遍假装暗恋木兔得到来自赤苇的「关怀」,与解释清楚后再与赤苇的关系更近一步,两者的得利大小与可持续发展问题,很心痛地选择了解释清楚。
         仪式已经结束,客人们已经开始伴着音乐跳舞。
         黑尾拉着赤苇的手,不由分说地带着他去了那个害他不浅的果树下。
         木兔在婚礼期间打了五个大喷嚏。
         总之,婚礼举办得很是顺利,可喜可贺。



        解释了半天,黑尾终于把「黑尾先生暗恋木兔」这个想法从赤苇的脑海里全部掰了出去。
       赤苇将从不同大陆来的宾客安置好,看到黑尾坐在那棵壮阳果的树上跟他打招呼,「快来,月亮很美。」
       赤苇忙碌了一天,很是疲累,他往上望了望,有点儿不想上去。
       黑尾把尾巴伸了下来。
       赤苇的眼睛刷得就亮了起来。
       他抓着那条尾巴,脚上借力,上了树杈,紧贴着黑尾坐下。

       黑尾有点儿慌。

       他本来是想等赤苇坐上来之后一厘米一厘米地挪过去的啊现在赤苇一屁股就挨着他坐下来了!!!肩膀蹭着他的肩膀!!!距离是零!!!!
        黑尾满脖子是汗地偷偷看向赤苇,赤苇的手里还玩着黑尾的尾巴。
     「赤苇…」
        赤苇狠狠地揪了一下手里的尾巴。
        黑尾咬着拳头发出哀嚎。
     「孤爪跟那个人类要去哪?」
       黑尾往树下看了一眼,研磨和日向披着黑色的袍子拉着手往山顶走去。
      「没事,他俩去山顶的花田玩玩,困了就回木屋睡了。」
        赤苇开始攥尾巴。
      「没…事…研磨也成年了…日向也是…你放心吧…」
        赤苇终于放弃了监视,往树干上一靠,安心地开始看月亮。
      「赤苇。」
      「嗯?」
      「你以后会当精灵王吗?」
      「…我不清楚,要等木兔前辈的孩子出生才能定论。」
       「哦…」
       赤苇轻轻拉了拉黑尾的尾巴,黑尾回头,赤苇轻轻拍了拍身边的位置。
        恶魔很顺从地靠到了精灵的身边。
        他要说什么吗?
      「黑尾先生。」
      「嗯。」
      「我可以把我的烦恼告诉你吗?」
       黑尾看向赤苇,他的眼睛亮晶晶的,牛奶般的月光浸染了他的脸庞,让精灵白色的肌肤更加透亮。
      「当然,亲爱的赤苇。」黑尾笑了起来,「赤苇的烦恼,我会听的比任何人都认真哦。」
        赤苇的表情毫无波动,他慢慢躺下。
      「黑尾先生,你说在这里睡一夜会腰疼吗。」
        黑尾盯着他的睫毛,有点儿发愣。
      「那不一定,要看和谁一起睡了。」
        听到这话,赤苇微微笑了。

        他轻轻闭上了眼睛。

        黑尾浑身剧烈颤抖了一下,他的尾巴还被赤苇攥着,没办法翘起来表达他的心情,他只能和赤苇并排躺到一起,尾巴尖欢愉地跳动着。


       「这里还真是有点儿窄…」
       「嗯。」
       「…赤苇,你说的烦恼是…?」
       「明天再说啦黑尾先生。」

       「明天再说。」


        从山顶上回来的日向和研磨无意中看到两个睡在树杈上的家伙,从木叶的卧室偷了一床被子给他们盖上了。
         研磨全程捂着眼皱着眉头。
       「果然还是得赤苇主动啊。」
        他看着被黑尾搂着,攥着黑尾尾巴的赤苇说道。


The end





评论(4)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