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儿

极度杂食 冷cp战士 !大多数cp都吃无差/互攻 防雷请慎关 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下一对要萌什么
挚爱小排球和我英
微博@走三步就掉个冷坑

【洁花】我听到了你的声音

清水洁子✖️谷地仁花;双向暗恋;
含菅影菅和山口→仁花情节;
A君为虚设角色;
大概就是十二月到四月间发生的事,一月初是全国大赛…虽说如此我对日本节假日的时间轴还是搞不大懂…
很多想表达的东西都没有写出来…【土下座】

百合太好了【哭泣

————————————————————


【亲爱的A君:

       我在一星期前就收到了你的信,现在才回复真是十分抱歉。
       你说你喜欢上了一个高年级的学长,却因为自己也是男人感到十分恐慌。我很高兴你能和我分享这个烦恼。作为你的老师,我希望我能给出最真挚最有效的建议,而不是命令。最后的决定,还得是A君自己去定夺哦?
       现在我要讲的是,关于我高中时对一位学姐的暗恋故事——就算老师是教英语的也要好好看老师写的拙劣的恋爱故事!
       你知道宫城县的乌野高校吗?你在野球部所以可能不是很了解。乌野高校排球部在十多年前,由强豪走向衰落。我在那里就读时,男子排球部的家伙们如破壳后长满丰羽的乌鸦般腾飞,成功打入了全国,并在我高三那一年取得了全国冠军。很幸运的,当时的我也是乌野男子排球部的一员。
       学姐是我进入乌野排球部的很大一部分原因。在高一的新人期,突然有位高三的大美人来找我,还握住了我的手,当时的我脑子里都乱成动物园了,你应该能理解这种感受。学姐的笑像春天的樱花一样美丽,我想我也是色令智昏,一时被迷晕,被学姐拐走了吧(笑)。
       事实证明那应该是我活到现在最正确的选择之一,和我同级的日向翔阳和影山飞雄——如果你有在电视上看排球比赛的话应该会注意到一个不算很高的MB和一个总是愣愣的二传——大概是世界上最不可思议的人之二了。排球部改变了我的人生,要不然你们看到的就是在街头卖艺的我,不是站在讲台上的老师了!
        学姐来找我是因为排球部需要更多成员,需要一个能接任她的女经理。学姐是一个又温柔又强大的人,每次我愣愣地站在场边被飞来的球瞄准的时候,她都会用超帅气的方式保护我!
       你可能会问,老师明明是异性恋,为什么那时会喜欢上一个女生?
       我喜欢上学姐的原因是——】

      「啪」
       谷地放下了笔,晃了晃手腕,靠在椅子上仰头望着天花板。



       八年前。

       谷地结束了班级值日,锁好门后准备回家。在校园里她远远地就听到了体育馆里传来的排球撞击地面 发出的声响,日向和影山还在练习啊。
       她正犹豫着要不要去看看,就听到一声「仁花酱」。她回头看,清水的发梢在傍晚的微风中飘起,眼镜上映着天边火红的霞光。
     「一起回家吧?」
     「嗯!」
       谷地小跑里掺着蹦跳追上了清水,两人往校门口走着,谷地拽了拽清水的衣角。清水低头看她,笑了起来,「还是不放心?」
      「嗯…」
      「小仁花真是操心啊…他们两个在合宿后,已经没有要打架的理由了哦?大地也完全放心了。」
「泽村前辈也…?」
      「嗯。不过为了不让小仁花担心,去催他们早点回家吧。」
       清水笑着,拉起谷地的手,走向了体育馆。看着日向推着自行车和影山一起走出校门后,谷地舒了一口气。
     「仁花,最近怎么了?是不是有些太紧张了?」
     「!!!没没没没有的事!!让前辈担心了非常抱歉!!!!!」
       谷地一个反身就要深鞠躬,却发现自己的手还被清水握着。她的脸瞬间像夕阳掠过一样被染红了,「我我我!!」
       清水轻轻地把她拽了回来,「有什么烦恼都可以跟我说,而且也要学着向妈妈倾诉哦?」
     「嗯嗯嗯嗯嗯!!」
      谷地如小鸡啄米般点头,她偷偷地把手握得更紧。
       她的烦恼,既不能向清水前辈,也不能向妈妈诉说啊。


       那是一年级的女生在班里谈论起恋爱话题的时候,谷地发现自己有点不对劲。
     「喜欢是…什么感觉?」
     「诶,仁花酱还没有喜欢上过别人吗?还是说,有喜欢的人了却不敢确认心情?!」
     「没有!!我我我就是好奇!!!」
       好友戳了戳她的脸蛋,「都红透了哦仁花~」
      谷地一边应付着好友的揶揄,一边把手放在脸颊上。
       好烫。
     「刚才仁花问出那个问题的时候,有没有哪个名字在自己的内心闪现了一下?」
     「诶…」
     「如果有的话,那有95%的可能就是那个人了哦!」
     「这…这样啊…我,我出去一趟!!」
       身后传来了女孩子们的嬉笑声,谷地在走廊里小步快走着,心脏快要从胸腔中挣脱出来。
       之前在脑海中出现一瞬的画面,如潮水般涌上占据了她的全部思绪。
     「仁花酱。」
     「饿了吗?去吃饭吧。」
     「仁花真是可爱。」
     「没事吧?受伤了吗?」
     「来,手给我。」
       那人的声音让她的心脏跳动不已。谷地冲到洗手间,拧开水管,用凉水狠狠地洗了两把脸。脸上的水珠瞬间蒸发,谷地摸着自己热得发烫的脸颊,靠着墙蹲了下去。
       不应该是这样的。
       学姐是教给自己许多东西,在各方面都很照顾自己的温柔的前辈。她对学姐也是纯粹的敬仰和憧憬之情,她希望自己能顺利接任学姐的职位,能看到乌野进入全国大赛时大家的笑容,学姐的笑容。
       所以…现在这个情况是怎么一回事?!
       谷地在洗手间窝着猛挠头发,喜欢,喜欢?!她对学姐是这种感情吗?!不不不不不行怎么能用这种情感去玷污学姐对我这个可恶的后辈的爱护之情!!!!!
       不,不对,说不定只是憧憬之心,暗恋学姐什么的是开玩笑的吧哈哈哈哈…
       啊——已经什么都搞不懂了——
     「仁花?仁花!!!我说你跑到哪去了!!怎么在这里拿头撞墙!!呜哇头发好乱!!!」
     「…我这个烂人…」
     「什么??」
     「我这个世界第一的烂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所以说发生了什么啊!有谁欺负你了吗!」
     「没有…」
       在好友的询问声中,谷地慢悠悠地飘回了教室,上课发呆被叫起来三次的她认为自己一定是脑袋坏掉了。
       一定是。



       谷地踩着梯子更改了体育馆墙上的倒计时数字。
       离全国大赛还有【20】天。
       她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还这么年轻,怎么就学会叹气了?」
       谷地吓了一跳,回头看到菅原正笑眯眯地看着她。
      「没事!!就是…有些感慨而已…前辈你看我的字没写歪吧!!」
      「没有,很好看~就算歪了也没有问题的…」菅原笑着看了一眼那边鼓着脸和月岛掐架的影山,「不正经也是我们的特点啊。」
       清水拿着水壶走了过来,「仁花,快下来吧,梯子上太危险了。」
     「好的!」
       她看到清水把水壶递给了菅原,两人的手指在水壶上轻轻触碰了一下。
     「仁花?」
     「嗯…嗯?」
       清水伸出了手,「来,小心一点,慢慢下来。」
     「嗯。」
       她将自己的手覆上了清水的手,学姐的指甲修剪得很好,指尖白皙又圆润。
       被清水从梯子上扶下来的仁花想着,这样好像王子和公主啊。
     「这种事以后都交给学长去做,他们的个子不是白长的。」
     「清水…」
        谷地笑了笑,打了招呼,跑到球场那边开始记录数据,目光不住地往菅原和清水那边跑。

       好像王子和公主啊。



       周末的早晨,谷地踩着地上薄薄的一层雪花,低着头在街道上慢慢地走。谷地轻轻哈着气,看着白雾在空中出现又消散。离圣诞节还有不到一个星期,街旁的树已经挂上了彩灯,橱窗里也摆上了各式的圣诞饰品。
       她看到擦得锃亮的玻璃窗上映出了自己的脸——一个完全没有女人味的存在。
       清水学姐是她见过的,除了妈妈以外最好看的人。白皙的手腕撩起头发的时候,有几缕不听话地垂落。像是觉察到了她的视线一样,学姐的目光转向她,微扬的嘴角边的痣在她心中印下深深的痕迹,她能看到学姐眼镜后眼睛里的水波回转,那是对一个后辈的宠爱和宽纵。
        口中呼出的雾气模糊了视野,谷地伸手将玻璃擦净,一个愁眉不展的小姑娘又出现在了上面,一脸怨念地看着自己。她使劲拍了拍脸,不能年纪轻轻就叹气!会长皱纹的!
        谷地不懂为什么她从来不愿去炫耀有一个对自己很好的三年级前辈的事实。她不敢承认自己是害怕前辈去「宠爱」其他的一年级女生,让她意识到那份「宠爱」只是一种常态。
       看到菅原前辈站在清水前辈旁边,心脏就会莫名的难受。看到西谷前辈和田中前辈每天坚持不懈的殷勤举动,一想到自己是个女孩子,又会感到深深的无力。看到为了全国大赛正在卯足了劲儿练习的大家,又看看正在被这种小事困扰的自己。
       真是太不应该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战胜白鸟泽的那天,在回去的路上,清水前辈靠在自己的肩膀上,有晶莹的泪从她的眼角滑落。
       她说,「有仁花酱在,就能放心了啊。」
       谷地很想伸手拂去前辈的泪水,但她连自己的泪水都控制不了,前辈还说她咬着嘴唇皱着脸憋着不哭的样子很可爱。
       最后她还是被清水轻轻擦去了泪水。
       离大赛只有不到三个星期了,等到比完,前辈们就会离开排球部了。谷地知道清水一直在兼顾排球部经理和学习,看起来冷静的她实际上很是疲惫。尽管如此她也是全队的精神支撑之一,不能放弃。
       谷地一直努力想要学会清水的处事方式,增强自己的能力,分担更多排球部的琐事,这想法在乌野战胜白鸟泽后更为强烈。
       她想成为前辈的助力。
       她看着玻璃上映出的那个女孩子。
       她想起清水对着她做出的笑容。
       她好像又听到了球场上排球巨大的落地声,看到了喜极而泣的大家。
       谷地深呼了一口气,将头上的头花扯了下来。



     「喂!山口!别发愣!!」
     「哦…哦!!非常抱歉!!」山口的发呆被教练打断,抱着球重新回到了球场,他用眼角的余光偷偷看着谷地。
     「你们…有没有觉得谷地同学哪里不一样了…」休息时,山口小声地问。
     「确实…哪里不一样了呢…」日向摸着下巴仔细回想着。
     「笨蛋…她的发型变了啊…」月岛拿排球戳了日向一下,「不过对于排球笨蛋来说注意不到女孩子的发型也没什么奇怪的吧——」
     「月岛你才是!!盯着女孩子看!!」
     「…我哪有!」
     「就是有!有!!」
       月岛皱着眉头看着日向在自己眼前蹦上蹦下,在他落地的一瞬间一把掐住了他的脸。
      「月岛疼疼疼疼疼!!」
       山口若有所思地看着表情淡漠的谷地。
  
       此时的谷地。
       啊——装深沉好紧张啊——不,不是装的!!这应该是我的本性!!!本性!!
       她的手指搓着手中的记录本,精神紧绷着,今天下午清水有事,她得一个人把所有事情做到完美才好。
       想到这里她又使劲挺了挺腰板,嗯!得让学姐放心才行!
       训练结束,日向在远处使劲向谷地挥手,「谷地同学——明天见!!」
       谷地用自己从学姐身上学来的方法,保持原地微笑,轻轻挥手。
       不行了要累死了——这果然不是她的本性…
     「谷地同学!」
       谷地打了个激灵,来了个标准的转身,原地微笑。
     「山口同学,有什么事吗?」
       山口愣了,戳在那里盯着眯眯眼笑着的谷地。
     「谷地同学…今天不舒服吗?」
     「嗯?嗯…没有哦,谢谢山口同学的关心。」
       山口呆呆地看着她。
      谷地觉得自己浑身都冒出了冷汗,果然是做过头了吗——啊啊啊啊学姐的方式果然好难模仿啊!!
       山口笑了,露出了整齐的牙齿,「没事就好!要一起回家吗?」
     「诶,山口同学不和月岛同学一起走吗?」
     「阿月今天有事早走了!」
     「哦,那真是我的荣幸。」
       山口又呆了。
       谷地的内心里有个小人在拿头撞墙,那种生疏又古板的说法是怎么回事啊谷地仁花!!!!
       她清了清嗓子,「一起走吧!」
     「好!」
       两个人在街道上并排走着,山口偷偷地瞄着谷地的侧脸,她低垂着眼睛,眼中无神脸上的笑也没有以前那么多了。
     「谷地同学…果然有心事吧…」
     「诶,诶,没有哦!完全没问题的!!」
       山口停了下来,他站在那里静静地看着谷地,他想起月岛跟他说的,「主动出击永远是没有错的。」
      「谷地同学…圣诞节…有时间吗!」
        谷地的脑子轰得一下就炸了,她再怎么迟钝也应该明白山口的意思,更何况山口还是用应答教官的音量在人员稀少的街上喊出来的这句话。现在怎么办,装傻,装傻吗??
      「有有有时间啊!!要一起去体育馆吗!!!!虽然这么说我那天还是有点…」谷地磨磨蹭蹭地酝酿半天,她抬头看到山口一脸真挚的表情,颤抖了一下。
       谷地收回了正在对手指的双手,看着山口的眼睛,很认真地回复道,「对不起,山口同学,我果然还是没有时间。」
       听到这话的山口低下了头,谷地有些慌,「山口,山口同学?」
       山口抬起头来,谷地看到他笑得灿烂,「没事,下次还有机会。谷地同学还是平时的谷地同学就好!」他的耳朵很红,不自然地抬起手挠了挠后脑勺,「谷地同学,以后能做更好的朋友吗?」
       谷地的心脏狂跳,她好像在山口身上看到了自己。她露出了今天第一个发自内心的微笑,「嗯!」
        两个人在道路的分岔口要分手,「山口同学!」谷地小步跑上前,她低着头问,「山口同学…觉得…喜欢和憧憬的区别在哪里?」
      「诶,我觉得喜欢和憧憬的区别很大!」
      「具体是…?」
      「我觉得我对阿月的感情有一部分就是憧憬…他拥有我所没有的东西,我也想去拥有那些东西…这大概就是憧憬吧…」山口捏着下巴想了想。
       「喜欢…就是在想要拥有那些东西的同时…也想去拥有那个人…吧。」
       「嗯没错,这就是我所理解的它们的区别。谷地同学?」
       「谷地同学?」
       「啊,啊!!!我知道了!!谢谢山口同学!!!!」
       「嗯!那我回家了!明天见!」
       「明天见!!」
         谷地走出十多米远后,听到远处传来山口的呼声。
       「谷地同学——」
       「什么————」
       「以后可以叫我忠…同学哦————」
       「好——————」
       「你不说些什么吗—————」
       「说什么…哦!忠同学以后也可以叫我仁花———」
       「好————仁花———还有一件事———」
       「什么事—————」

       「加———油———哦———」

         远处的少年露出了真诚的微笑,谷地也笑着大声应答,「好—————」


       第二天回来的清水一眼就看懂了谷地的小心思,她当然没有立刻捅出来。她看到她的仁花在她迈进体育馆的那一刻兴奋地要蹦起来,又别别扭扭地把迈出来的脚缩回去,在原地站住,露出了一个僵硬的微笑。
        清水看着跑去递水的谷地,她的小辫子不见了,因为这段时间的忙碌头发也变长了。她想着刚刚看过的谷地做的部活日志,笔记工工整整,各种小标志很是可爱。
      「仁花,过来。」
        听到唤声的谷地小步跑了过来,看不到仁花跑起来时头上的的辫子一跳一跳,清水觉得有些可惜。
      「学姐!昨天的东西我都收拾好了!!请你过目!!」
      「仁花。」
      「诶?」
       清水捧住了谷地的脸,她清晰地看到了她的脸颊泛上红晕的过程。
      「????怎么了学姐??这样不行!!」
      「怎么不行?」
      「这这这这这样…太害羞了!!!!」
        清水笑了,她轻轻捏了捏谷地的脸,「我可爱的小仁花,学姐不在的时候都胡思乱想什么了?」
胡思乱想???自己那些猥琐的想法都被学姐看穿了吗???
      「没有乱想!!没有!!」
      「真的?」
      「嗯!!!」
      「胡说。辫子呢?」
      「因为觉得太幼稚了就摘掉了…」
      「幼稚?哪里幼稚?明明那么可爱。」
        谷地在内心哀嚎,我不想可爱我想像学姐一样啊!!低着头不知道说什么的她又感到了清水指尖的冰凉——学姐又牵她的手了!!
      「学姐!!做做做做什么!!!」
      「坐下。」
        听到命令就老老实实坐下的谷地让清水觉得自己养了一只小柴犬。谷地感到头上传来拉扯感,清水三下两下就给她扎好了辫子,掏出自己的小镜子,「看看,怎么样?」
       谷地已无暇兼顾发型恢复的事实了,头上的那个是学姐的头绳啊!!!
      「仁花。」清水在谷地旁边坐下 ,「学姐最近很忙,给你添麻烦了。」
      「没没没没没有!!我才是,各种给学姐添麻烦!!」
      「仁花…想要出更多力,对不对?」
        谷地浑身剧烈颤抖了一下,「嗯…」
        清水看向球场上的球员们,他们的汗水在灯光下闪闪发亮。墙上的倒计时写着还有【15】天,但除了教练以外,没有人在注意时间,没有人在注意日期,他们都想着奋战到最后一刻。
       「在你们一年级的几个孩子到来之后,所有人都感到了那隐隐约约的改变。不管是三年二年,还是一年,在这个社团活动中得到的,都比我们想象的要多。」清水转头看着谷地,「仁花…大概是我转变的一个最重要的因素。」
        「!!!怎么可能!!!!」
        「如果说日向是我们的太阳,那么仁花就是阳光下开得最努力最可爱的那朵花了吧。这朵花让我这个看守这里的经理很是开心哦。」清水笑着,握住了谷地的手,「有了仁花在,感觉笑容都更容易释放了呢。」
        「很快我们就要离开这里了,最后的时光,谁都想把事情做到最好,我也是,仁花不用太担心我哦?学姐肯定没问题的。」
        「成长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不能一口吃个胖子。」清水轻轻拨弄着谷地的小辫子,「等仁花变为二年三年生,成为其他人的学姐,也就渐渐会明白更多事情,会处理更多事情了。」
        「但是——不管是怎样的仁花,我都喜欢。」

     「学姐…」
     「仁花?怎么哭了?」
     「这是开心的眼泪…没有关系的!」
       谷地抽搭了两下,用队服擦尽眼泪,她站了起来。
     「我想帮助学姐,帮助乌野,在全国登顶!」
       她的手重重的拍上了她的心脏,她的眼圈还红着,狠狠地吸了一下鼻涕。
       当她意识到她的声音太大了的时候,已经太晚了。体育馆里的所有人都看向了她。
      「我……我……」谷地瞬间恢复了本性,一个劲儿地想往清水身后躲。
      「我们要登顶。」
       清水的声音响了起来。
      「不对吗?」
        三秒后大家都反应了过来,泽村笑着,「听到清水和谷地的话了吗!我们要登顶!明白了吗!!!!」
       「明白!!!!!!!」
         乌养和小武无奈又欣慰地看着他们,「好了,回去练习!」


         全国大赛,乌野于半决赛落败,全国第三名。



        毕业典礼。
     「大地,你的那颗扣子去哪了啊~~」
     「诶,不见了!」
     「…你这家伙把那么重要的东西弄丢了??」
     「不重要吧那种东西…反正我已经有道宫给我的御守了。」
       菅原和东峰撇下泽村就走。
     「喂你们!!」
       让乌野众人最受不了的还是影山。
     「好了影山,我会经常回来看你们的,别哭了,乖。」
        然而影山的泪闸是关不上了。
      「菅原前辈…我…对不…」
       菅原猛地捂住了他的嘴,「不准说那个——要是真的想补偿前辈我的话,就在下次比赛把那个宫侑打到满地找牙吧!」
      「旭前辈!不要哭了!请一定要保持身材!!」
      「西谷…」
       泽村很无奈地看着拍着影山肩膀大笑的菅原和哭得梨花带雨的东峰。他揉了揉一年级几个家伙的头,「要听缘下和田中的话哦?」
      「是!」
      「不要给仁花添麻烦,看好别的学校的那帮衣冠禽兽,懂吗?」
       「是!!」

       女孩子这边,清水解下了自己的领结,系在谷地的脖子上。
      「仁花的心思我都懂的。」
      「诶,都懂?」
      「嗯,全部。」清水笑着看着她。
        谷地并没有像自己想象中的蹦到房顶上去,相反她异常得冷静。
      「但是…菅原前辈…」
      「我们是共犯哦。」
      「共犯?」
      「都喜欢上了一个可爱的一年级后辈。」清水拨开樱花,谷地从花间看到了那边头埋在菅原颈窝里的影山。
        她也露出了像清水一样的笑容。
      「学姐。」
      「嗯?」
      「能不能亲我一下?」
       清水很少见的愣住了。
       微风夹杂着花香撩起了谷地的发丝,一朵樱花在谷地的脸颊上停留,花瓣滑落到了她的唇边。
       清水走上前,轻轻吻住了那朵花。
       谷地微微踮脚,她在花瓣的香味中迷迷糊糊地想着,也许她也会长到学姐那么高呢。
       唇瓣分离,花瓣随着飘落,清水伸手帮谷地把头发挽到耳后,离远了端详了一下,又放回了耳前。
     「学姐!」
     「嗯。」
     「我会追上你的!」
     「好。」
       等你哦。




【我的暗恋到此就告一段落啦~

       有时候我会想为什么学姐没有去女子排球部,想想她穿着排球的队服,在场上高高跃起的样子——老师都有点害羞了。我也问过她这个问题,她说,「无法坚持一生的喜爱的东西,不如永远不去接近它,免得分别时会痛苦。」
        关于A君的恋情…A君没有必要太紧张了。当年我发现自己喜欢学姐的时候也是很恐慌,上网查资料看到「缺乏母爱的女孩子容易喜欢上比自己年龄大的女性」,还跑去跟妈妈说想要更多母爱,说着说着还哭了起来,把妈妈吓坏了,以为她做了什么超过分的事…现在想想我真是做了超过分的事啊。
        我想,学生时代的高中时期,大概是灵魂比肉体跃动得更为剧烈的时期。加入运动部后,我们会以更开放的姿态去燃烧友情,释放激情。我们享受胜利和失败,看到同伴的笑容和泪水,我们会感到灵魂更强烈的共鸣。我们更容易被感情所感染,比任何时候都容易热泪盈眶。
       那么,在这样一个大脑里住着动物园的时期,不管有什么心理,都会是正常的吧?会为优秀的前辈所折服,由此在脑中产生奇妙的化学反应…我在楼上看到过你击球的样子,你的笑容和我那位如今在国家队的同学一模一样。年轻真是美妙——我竟然也开始说这句话了。
       我所讲述的只是我个人的经历,A君不要被我影响太多。 这封信千万、千万要保密!!不能让班主任知道我在怂恿小孩子的恋情(笑)。勇敢去面对你的感情吧,不管对方会不会接受,把它当作人生中又一段美妙的经历去享受吧。
        最后还是,A君加油!


                                                    你的英语老师
                                                 XXXX年XX月XX日】



    「在批作业吗?」
    「不…有个孩子给我写了封信…这周事情太多拖到现在才回。」
     「信?」
      谷地猛地趴到了信纸上,挡住了清水的手。
清水微微挑眉,「不给我看?」
      「不给!话说学姐就算是夏天也不要光着上身在家里走来走去啊!!!」
      「又没人看。」
      「我会看啊…」
       清水笑着看到谷地的耳朵变红,「这不是正合你心意吗?去洗澡吧?」
      「嗯!我去放水!」
      「已经放好了。」
      「!!学姐!!我自己脱衣服!!」

        谷地慢慢地泡到了水里,水温正好。
      「仁花…是因为我的脸才喜欢上我的吗?」
      「诶。」
      「诶——怎么看到的!!我捂得那么严实!!」
      「不小心就看到了。」
        清水往前靠了靠,「仁花,老实交代。」
        谷地的脸在蒸汽的熏腾下变得通红,「喜欢学姐的脸…不如说是在喜欢学姐本人的基础上喜欢学姐的脸…很糟糕…」
      「糟糕?」
      「…都没有理由甩你…」
      「噗———」
       谷地撩起水花泼向对面的清水,「学姐才是!!明明早就看上我了还一直不主动!!!」
        清水憋住笑,把撩水花的小仁花揽到了怀里,「一开始感觉把你拐走的话太有罪恶感了。」她往谷地的头上涂上洗发露,谷地享受着清水带来的头顶按摩,「闭眼。」轻柔的水流冲去了泡沫,谷地靠在清水的胸脯上,发出了一声惬意的叹息。
      「现在想想,就算仁花比我小十岁,我可能也控制不住自己呢。」
      「嗯…等等学姐!你在摸哪里!!!」
      「按摩啦按摩。」
      「已经够大了不用按摩了!!!我今天写信的时候觉得自己回到了高中时代哦!!我现在十六岁!!学姐这是在犯罪!!!!」
      「嗯…那我还没到十八岁呢…没问题啦。」
      「!!!!学姐———————」



       谷地还记得三年生毕业那天,春日的阳光在清水的发间扰攘,她笑着拥抱了自己,转身走上了新的道路。她将走过学姐曾走过的道路,等待那遥遥尽头有她在挥手。

        未来茫不可测,我却只相信现在。

        这样幸福的夜晚,还会有很多,很多。




                        The end

评论(12)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