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儿

极度杂食 冷cp战士 !大多数cp都吃无差/互攻 防雷请慎关 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下一对要萌什么
挚爱小排球和我英
微博@走三步就掉个冷坑

【青城中心】金田一的记事簿

  • 一个韭韭失恋然后被青城的前辈们秀了一脸的故事

  • 含及岩及,松花,京矢京,依次为三个小故事

  • 【没错你没有看错青城就是这么厉害】

  • 一个爱人双方在共同迈进的故事

  • 关于花卷为何能变成猫,见松花篇→樱粉色的猫

  • 国见cp为月岛,见→早安与下午茶【真的不来吃一口安利吗】本篇发生在月国篇的两年前。

  • 大家都爱韭韭!!!!我也爱!!!!!!青城都是天使!!【大哭】

  • 影山和日向为好友,金田一和国见为好友


我明明是不能接受全民搞基的,为什么到青城这里就这么顺畅还差点破万字【捶地】

推荐伴奏 back iN the day-横山克

请大家不要在意的给我评论,我需要继续进步XD

------------------------------------------------------



       金田一失恋了。

       国见给他打来电话,「要不要出来吃个饭?」

     「不要了吧…我要是喝醉了又得哭哭咧咧最后又得吐你一身…」

     「没事,你要是喝醉了我就把你扔到马路边上。」

     「……我努力不喝醉!!」

       金田一放下电话,躺到床上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大学毕业已经四年了,现在他却还是一个在人群里一点儿也不起眼的路人甲。本想先成家再立业,女朋友却在一星期前跟他提了分手。

       太糟糕了。

     「她为什么和你分手?」

     「我提到结婚,她说给她一点时间思考一下,两天后就提了分手…她说她没有外遇,我也相信她,因为在这之前我们都好好的啊…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她要和我分手…」

      「……你答应了?」

      「不管我说什么,她一直都在说我『完全没有准备好』…我现在真的是一头雾水…」

      「金田一。」国见把金田一手里的酒杯拿了下来,「你看着我的眼睛。」

       「不要!」

       「看着。」

       「…好。」

       「你现在收入稳定吗?」

       「稳…稳定啊,虽然不算很多,但是节省着点儿花的话还是够用的!你不会想说她是嫌我挣钱少才跟我分手的吧?我们两个可是连最困难的两年都一起挺过来了啊!」

       「我不是那个意思,润子是个很好的女孩子。」

       「那…为什么…?」

        国见面无波澜地盯着他,金田一被看得浑身发毛,「你很满足于现状吗?」

      「当然!就这样和润子过着小日子,以后还能有一个可爱的女儿的话,多幸福啊!!」

      「你觉得现在一切都是最好的状态了吗?」

      「嗯…安于现状不好吗?」

      「你想过孩子出生后的生活吗?我是说花费的层面上。」 

      「啊…那个…」

      「孩子生出来之后你会看吗?换纸尿布哄她入睡还有悉心教育,每天的日子都会让人抓狂,你能成为润子的助力,而不是负担吗?」

      「我相信我可以…」

      「润子觉得你不能,她最了解你了。」

      「你还没有准备好。」

      「但是我爱她啊!」

      「……」

       金田一发现自己的声音在国见的沉默中如此突兀和单薄,他感觉自己被什么闷闷地敲击了一下心脏。他捂住脸,「润子…」

      「你哭了吗?」

      「没!」金田一狠狠地吸了一下鼻涕。

        国见把凳子往远处移了一点。

      「…我没醉!」他伸手擦了擦鼻子,眼睛微微发红,「我会准备好的!虽然不知道怎么去准备…」

      「…你先去跟润子好好谈一谈,问清楚是自己的哪些行为举止让她看不到将来,不想和你结婚。」

      「好…」

      「然后就…顺其自然吧。你还是太年轻了。」

      「……你就比我大三个月啊。」

      「四舍五入就是三年啊。」

      「……」

      「我给你说我要搬去Z市的事了吗——没有。」

       金田一一口酒全喷了出来,他拍着桌子站了起来,「Z市??你一点也没提啊??你男朋友呢??」

      「分了。」

      「分了?!」

      「他结婚了。」

      「你怎么一点儿都没跟我说啊!!这么大的事!!那家伙是一直在骗你吗?!」

      「也是最近的事,我怕我喝醉了去杀人,就把自己一直关在家里。给你打电话就是想说这事的。」国见顿了顿,「结果看到你也被甩了,有点儿…」

       金田一瞪他。

      「…同病相怜的感觉,需要拥抱吗?」

      「不…算了来吧。」

       国见起身把金田一抱到怀里,「你又哭了?」

      「没有!」他抽嗒了一下,「你什么时候走?」

      「下个周末,公司的调遣令刚刚下来。」

      「啊…那天我正好有事…我请假…」

      「不用了,反正不远,还能见面的。而且花卷前辈会来帮我的忙,你安心工作。」他拍了拍金田一的后背,「好好加油,我等着参加你们的婚礼。」

        金田一露出了苦涩的微笑,「好。你也是。」

        后来,在金田一看到国见挽着那个变态鬼畜眼镜MB时,他很庆幸自己已经不是单身了。

 

 


       松川前辈突然打来电话说,明天有青城的同学会,让金田一来参加。 

       青城的同学会,金田一是一万个不想去参加的。

       不是说不想见到昔日的队友,他当然也很想他们。可是…

       他现在是这帮人里面唯二的单身之一。

       单身确实没什么,总不可能一辈子打光棍,他是铁了心要把润子追回来的。问题就在于…

       青城的人擅长自产自销。

       自产自销没什么,高中的同窗情谊能促成一段良缘也是很美好的事情,乌野说是就成了一对,及川前辈还去参加了婚礼。最大的问题是…

       青城男子排球部从始至终,至少在他上学的期间里,就没有过一个女成员。

        一个,都没有。

       所以现在在同学会现场的金田一,前所未有地开始思考人生。

 

     「诶,国见还没来吗?啊对…他最近太忙了…」

     「渡前辈呢?怎么也没来?」

     「你忘了吗?渡的太太还有不到一个月就要生了,暂时不敢走开啊。」

     「啊!!!我竟然给忘了…得准备好礼物才行啊…」

       花卷抿了一口酒,「金田一,你是不是太紧张了?那个标准的正坐是怎么回事啊——」

       金田一的内心在哀嚎,前辈你不懂一个孤独的男人被三对情侣同时围绕的悲伤感啊!!这三对情侣还都是男人!!!

       虽然他在高中时就觉得及川前辈和岩泉前辈的关系有些微妙,及川前辈打来电话说要和岩泉举办一场仪式性的婚礼的时候,他还是吓得不轻;后来松川前辈和花卷前辈发了拉着手的照片,他将信将疑地给国见打了电话,得到了「你该去看点少女漫了」的答复;等到京谷别别扭扭地说出他和矢巾在交往,他的内心已经不会波动了——不对,还是波动了一下的,为什么在他们两个身上会出现恋爱情节啊???

       金田一很希望有个人来陪他坐会儿,幽灵也好啊。

 

       及川已经喝的半醉,拽着花卷喋喋不休地说着话,花卷选择性无视了他坐在岩泉大腿上的这一点,松川也装着看不见岩泉的手放在哪里的样子。岩泉正在问京谷最近的发展状况,矢巾在旁边偷偷掐京谷的大腿防止他说出什么奇怪的话。

       金田一还在思考人生。

     「及川前辈,明天还在这边吗?」

     「嗯,好不容易来一次当然要在这留几天啊,不过我可不想打扰松和花的二人世界——」

     「及川说这句话总感觉怪怪的…」

     「自从结婚后我们的主将大人就变成天天炫耀钻戒的乏味的女人了…」

     「哪里有!你们两个要是羡慕的话就去搞一对啊!」

     「不用了,一静整理花卉的时候要是把戒指掉土里那就麻烦了~」

     「我们早有其他的定情信物了,对吧贵大?」松川的笑脸在看到岩泉之后立马变成了嫌弃脸,「话说岩泉你能不能不要用那个姿势托着腮帮子了,我们都看到你们两个的钻戒了!眼睛都快被反光闪瞎了!」

      「……不看就不看!」

      「真是的被你们两个打岔打得都忘了金田一问的是什么了!!」

      「没事的及川前辈!」

       及川揉了揉他早已不用发胶捋上去的头发,「真是年轻啊…」

       岩泉看着及川的笑容,欲言又止。

 

 

       这场同学会持续到凌晨才结束,岩泉背着喝醉的及川去松川家住下了,矢巾笑着谢绝了金田一的邀请,和京谷回了旅馆。

       金田一一个人到了家,洗漱完,躺在床上发呆。

       入睡前他昏昏沉沉地想起岩泉前辈的表情。

       及川前辈快三十岁了,上次国家队出战的时候,有家媒体在及川的名字前面冠上了「老将」二字。哪里老了!及川前辈看起来还是细皮嫩肉的!要是和他走在一起谁都会把自己认成老的那个!要不是现在两位前辈的关系还不能公开,岩泉前辈早上去揍写报道的人了!

       他注意到这件事是因为岩泉前辈在报道那天的体育新闻的时候,特意将「精力旺盛宛如高中生的及川选手」这几个字狠狠强调了一遍。

       虽然不知道那句话是不是有什么其他的含义,岩泉前辈咬牙切齿的样子还是让他一下子回到了高中时代。

       他梦见那场和乌野的比赛,青城三年就此退出舞台。三年后,矢巾在比赛结束后整队,喊着喊着泪就流了满面,京谷上前动作僵硬地抱了抱他,说,「至少我们打赢了白鸟泽。」矢巾再也控制不住,抱着——或者说掐着——京谷的肩膀,嚎啕大哭。

       他明明是那两年唯一没有哭过的一个。

       一大早就被鸟叫吵醒的金田一发现自己的枕头都是湿的。他跑去厕所照了照镜子,果然眼睛肿了起来。「多少年没因为这哭过了…」他戳着自己肿胀的眼皮,看着镜中那个不再是愣小子的家伙,摇着头笑了。

       草草吃完早饭后,他拿出手机在Line的通讯录里翻出来一个人的名字,记录显示他们只在新年或者国际大赛前后有所交流。

       最后一条记录是对方发过来的「晚安」,金田一有些惊诧,他完全不记得这家伙有道晚安的习惯,当时漏接了吗…不管了!金田一发了条语音过去。

     「影山!」

       奇异的是影山竟然在线,金田一发起了语音聊天。

       「干嘛!」

       「我梦到你了!」

       「哦!谢谢?」

       「谁希望你在梦里出现啊!」

       「那你干嘛!」

       「我讨厌你!」金田一快被自己幼稚死了,因为做了个梦就来向影山撒气什么的…

       「哦。」

       「我发自内心的讨厌你!」算了反正那个排球笨蛋也不在意。

       「哦。…你别抢我的包子我在跟金田一说话!」

       「…日向?」

       「嗯。」

       「练习?」

       「嗯,一会儿要练一百个跳发,周末还有比赛。」影山的声音呜呜囔囔的,显然是开始吃包子了。

       「那你加油。」

       「好。」

       「我挂了。」

       「好。不对等下!」

       「干嘛!」

       「早安!」

       「……早安,挂了。」

         这家伙是在学入门礼仪吗??

        他叹了口气,当年,在模模糊糊感受到影山是一个万里挑一的天才之后,「王者」的称号,是对影山独裁的不满,也是他们在影山和自己之间划下的一条「人与神」的界限。说影视是神或许有些过了,但是在他们对一个独裁王者的不屑中,无比真实地含有「无法追上影山」的意识。

       在「打败影山,打败乌野」的念头产生后,对自己的肯定也在脑内坚固地定型了。影山是天才,一个无比努力的天才,这样的人注定会占领世界的顶端。而对影山发起的挑战,则来自于那颗甘愿不被上天眷顾,却仍怦怦直跳,试图证明自己的不平庸的强大心脏。

        高中毕业后他就没见过影山了,莫名其妙地加了Line好友后现在又能进行莫名其妙的对话了…时间真是可怕的东西啊。


       金田一躺在床上又发了会儿呆,他又拿起手机,给润子发了两条消息。

     「如果可以的话,请不要放弃我。润子的心意我在努力去理解,请润子原谅我以往的不成熟。」

     「润子也相信我不是无可救药吧?我会努力的。」

       润子并没有拉黑他。

 

 

 

       昨晚下了一夜的雪,早上金田一被冻醒了。他看着身边空荡荡的床铺发呆,很快他的出神状态就被响起的电话铃声强行打断了。

     「喂,金田一,抱歉这么早打电话来,还没起床吗?」

     「松川前辈!没事我已经清醒了!」

     「今天有空吗?」

     「有!」

     「嗯…如果你能来的话,今天有些新的花架要送来,能帮忙来卸货吗?」

     「嗯!没问题!」

     「谢谢你啦~干完活店里的花随你拿~」

     「好!」

       金田一搭了电车到了松川花店所在的街区,路旁有人在铲雪。他踩着厚厚的积雪,听着脚下发出的吱呀吱呀的声音,一步步地走向了花店。金田一上前趴在玻璃门上看了看,花店里没有人,里屋隐约传来两个人说话的声音。他决定在门口等着——不能打扰到他们啊。

       屋里传来了嬉笑声,金田一回头一看,正好看到花卷从里屋跑了出来,一条领带懒散地搭在他的脖子上。花卷前辈笑得像小孩子一样,脑袋上还有两只毛茸茸的耳朵在…

       等等,耳朵?!

       金田一的脑袋猛地撞上了玻璃门。

       里面的花卷吓了一跳,跟着出来的松川把一顶毛线帽扣到了花卷的头上,他上前开了门,「来了怎么不吭气?外面多冷啊。」

     「没事!我不怕冷!」刚刚是幻觉吧,一定是幻觉。

       几个花架很快搬完了,金田一被邀请上楼喝杯热可可,「有什么想要的花吗?」

      「润子很喜欢铁线蕨!」脱口而出的金田一猛然愣住了,他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目光一下子变得低沉。花卷用胳膊肘使劲戳了松川一下,松川笑着坐到他旁边,「年轻人恋情上有点儿磕绊是正常的,不要太悲观了。来,趁热把热可可喝了,这可是一般人喝不到的『花卷特供』啊。」

      「没事的松川前辈…我就是一下子想到很多事…」他的手颤抖着,「润子送过我很多植物,我一盆都没有养活…」

      「植物杀手很常见的,岩泉就是,连蒲公英都养不活…」

      「不,不是…我根本没有每天去照顾它的意识…那明明是润子最喜欢的植物我却…还有很多事情我都是这样…」

       松川揉了揉他的头发,「不要太内疚了,你这不是已经意识到了吗?」

      「太晚了…我这个糟糕的男人…」金田一仰头看向天花板,他很艰难地控制好自己的情绪,「润子说,我们完全没有准备好…前辈们觉得…要结婚的话,最需要的东西是什么?」

        花卷看了松川一眼,后者也正看着他。他开口说,「如果让我说的话,最需要的是责任心,最不必需的就是爱情了。」

     「爱情是…最不必需的?」

     「当你决定和一个人共度一生的时候,驱使你的最主要因素不应该是爱情。就像奶油蛋糕里的奶油一样,当它和下面的蛋糕胚相结合的时候,那会是最美好的结果;只有蛋糕胚会有些乏味但也非常可口,细细品尝还会找到新的风味;只有奶油的话,那就是随时会融化的毫无意义的甜腻了。」

        松川递给花卷一杯温热的水,花卷润了润嗓子,继续说道,「最需要的,说是责任心也好,上进心也罢,这个人会给你一种,『能和他一起面对难关,迈过一道又一道的坎儿,一起拓宽人生的长度和宽度,即使会有不和也不会就此破裂』的安全感。」他看向松川,对方的手温柔地搭在自己的手上,花卷隐去嘴角的笑意,「能否给予对方这种安全感,就要看你的了~」

        金田一张着嘴听完花卷的话,他猛地站了起来,深深地向两人鞠了一躬,「我明白了!非常感谢!!」

       松川把想马上下楼跑回家的金田一拉住,「把那盆铁线蕨带上,去吧。」他看着金田一从温暖的花店跑了出去,抱着一盆满溢着绿色的盆栽,在皑皑白雪中大步奔跑。嫩绿的小圆叶在白色的世界中跳跃,青年呼着白气,脸上满是欣喜。

       花卷靠在结了雾气的窗户旁边,「勇太真是可爱啊…」

       松川轻轻揪了一下他露出来的猫咪耳朵,「让你闹。」

     「没办法啊…反正勇太就算知道了也不会说出去的~」

     「那也不行。这个版本的贵大只让能我一个人看。」松川捋起了花卷的尾巴。

     「挠你!」说完,在一阵强光后,花卷就变回了那只樱粉色的猫咪,他开始使劲挠松川的胸膛。松川被他搞的痒了,笑了起来,把花卷抱到怀里一下一下地给这位猫大爷按摩,弄得花卷舒服地在松川怀里打小呼噜。松川在他的肚皮上一阵乱挠,花卷瞬间受不住变回了人类。

       松川给光裸着的花卷披上了厚厚的羽织,两个人窝在被炉里看着窗外。楼下有个小姑娘在蹦蹦跳跳,她挑了一块干净的雪地,用一根长树枝在上面划拉。

       白亮亮的雪地里,小姑娘在雪上认真地写下了几个字,花卷看不清字迹,「她写的什么?」松川探头看了一眼,微微笑了。

       风和雪一起在树上睡着,安详又洁白。

       松川在花卷的额上印下一吻。

     「I LOVE YOU。」

 

 

 

       岩泉给金田一打电话问他要不要来看明天的奥运会预选赛,金田一含着牙膏沫哼哼着满口答应了。

       是错觉吗?前辈们最近经常找他…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润子还是没有回复他。

       岩泉前辈是一位颇有名气的播音员。在别人眼里看起来奇幻的是岩泉经常跑去解说排球比赛,而对他们这些青城的人来说,最奇幻的还是每天都能看到岩泉前辈在电视上播新闻。

      「金田一!」

      「来了!!前辈早上好!!」

       岩泉拿到的座位是第一排的,金田一在座位上兴奋地蹭来蹭去,这是他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来看国家队的比赛。

       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金田一拿出手机一看。

       是影山。

     「你怎么来看比赛了!」

     「我来看及川前辈的英姿!」

     「哦。」

     「……」

     「不要买这个体育馆旁边街上的东西吃,上次买了一次,日向吃了拉肚子了。」

     「……我正在吃。」

     「哦。祝你好运。」影山的声调毫无起伏,「帮我向岩泉前辈问好。」

     「好。」

     「………」

     「你倒是挂电话啊!!!」

     「哦。」影山在那边咽了口唾沫,过了一会儿他拿着手机,很艰难地说出,「要是心情不好的话,请你吃饭——日向是这么说的。」

       金田一愣了,「…你知道了?」

     「不小心听到及川前辈给松川前辈打电话。」

     「哦…」

     「你加油。」

     「……好。」

       金田一扣了电话,很认真地看向坐在旁边的岩泉。

     「前辈。」

     「嗯?」

     「我爱你们。」

       岩泉手里的水瓶一下子掉到地上滚了两圈,他反应过来后笑着拍着金田一的肩膀,「青城的前辈都是要负责到底的啊。」看到金田一要开口说什么,他抢先打断了他,「感谢的话都不用说,因为没有什么值得感谢的,你被松川和花卷秀了一脸恩爱吧?」

       ……这倒是。

       岩泉前辈的手习惯性搭到了肩上,露出了戴在右手无名指上的戒指。

        ………看来今天会被秀得更惨。

       哨声响起,金田一的身体微微前倾,他看到发球的及川前辈,除了队服变了,发型、护膝,还有神情,全都一点儿没变。他回头想跟岩泉赞叹一下,却呆住了。

        金田一不知道该怎么描述岩泉脸上的表情。他不紧张,虽然没有瘫在凳子上但也能看出他是极为放松的。他的眼神说不上是专注,说他在捕捉及川的动作,不如说他眼中映出的是及川存在的整个世界。他的手在膝盖上轻轻敲击着,频率正好与及川的步伐相符合。球发出去后,他闭上眼睛深深地呼了一口气,旁边座位上的人在下一秒爆发出欢呼——发球得分。

        他们就像一起在比赛一样。

        及川偷偷向看台上比了个V字,被岩泉选择性无视了。

        比赛很顺利,及川晚上还得封闭训练,没法出来,岩泉和金田一出了体育馆,在车道旁慢慢走着。金田一看到那个戒指在岩泉的右手上发光,他忍不住提出了憋了许久的疑问。

      「岩泉前辈,结婚戒指是戴在左手上的吧?」

       走在前面的岩泉听到这问话,动作停滞了一下,随即他低下头,「我真是讨厌死他了。」

      「??及川前辈吗?」

      「那还能有谁。真正交往起来才发现那家伙又任性又小心眼,吵个架能掀翻房顶,耍起性子来六亲不认。当初我不愿意戴着戒指去上班,他就因为这个一个星期没回家。最后妥协了,戴在右手上以防被怀疑。」

      「每次吵架我都会觉得,糟了,这就是结局了。却没想到每次都会有续集,还层出不穷。」岩泉哼了一声,「我是得追这部糟糕漫画的连载追到死了啊。」

 

       「真是讨厌死他了。」

 

       「可我就是想和他一起过日子,可以的话还想养个孩子。」

 

       「然后再养条大狗,太阳好的时候一起去打排球。」

       「不过肯定得让混蛋及川换尿布!」

       「哦还有…」

       「前辈不用说了!!我明白了!明白了!!」

       「……抱歉。」岩泉看到金田一的脸色变得惨白,他连忙扶住了他,「没事吧!」

       「前辈…」金田一满脸痛苦地扶着墙,岩泉看到他的额头上满是细汗,「抱歉,我不是有意戳你痛处的…」

        「不,不,真的不是那个…」

 

        「厕所…在哪儿?」

 

       之后金田一投了封信投诉那里的食物,并讹了影山和日向一顿饭。

       后来的奥运会转播上,他看到岩泉笑着去采访日向,把及川晾在一边。大王者就开始在画面的背景墙里充当一个杂技演员——回家后被打屁股了。

        后来的后来,在国家队又一次捧得桂冠,及川正式宣布退役之时,现场的记者问,「您有什么想说的吗?」

       眼角已有了细纹的及川冲着镜头笑了起来,「能听到吗,小岩?」

       除岩泉以外的主播和观众都骚动起来,岩泉看着转播画面,「嗯。」

       及川给摄影师做了个手势,「拍这里哦!」

       画面里的及川把手上的绷带撕掉,将一枚钻石戒指,带在了自己左手的无名指上。

      「小岩。」

        观众们看到主播岩泉盯着及川的手,半天没动作,他的嘴角泛上一抹笑容。岩泉默默的地把右手上的戒指摘了下来,他的左手举起,无名指上被套上了与及川那枚一模一样的戒指。

      「混蛋川。」 

       金田一那时也已经三十多岁了,他看到从小爱看排球比赛的儿子正盯着电视出神,一个鱼跃过去捂住了他的眼睛。

      「爸爸?」

      「看电视太久了对眼睛不好!」

      「哦——爸爸你是哭了吗?」

      「没有,爸爸的鼻子痒。」

       金田一看着电视,鼻子不住地发酸。

       及川前辈和岩泉前辈,他们笑得像刚刚一起赢了一场比赛一样欣慰又畅快。他们手上的婚戒终于可以回归原位,在灯光下闪闪发亮。

       演播厅传来了欢呼声和掌声,岩泉又开口说道,「谢谢及川这些年为我们带来的惊喜和感动,请摄影师切掉他的画面吧,我们来关注那些正在成长的年轻又有活力的孩子们。」

     「等等小岩??小岩??我们不说些什么吗就这么…」

        及川的画面被切掉了。

        岩泉想到明天要面对的报纸头版和采访,脑子发痛。

 

 

       傍晚,矢巾和京谷敲开了金田一的房门。

     「矢巾前辈?怎么了?」

     「渡太太刚刚进了产室,我们现在要赶回宫城去。」矢巾凑过来在金田一耳边悄悄说道,「京谷一直挺担心你的状态,他虽然不说话但是心思细着呢!没事了吧?」金田一被京谷在旁边扔过来的眼刀插了一身,他战战兢兢地说,「还没完全解决但是已经找到方向了,请前辈放心。」京谷靠着门框狠狠地哼了一声。

      「等一下前辈,你们现在就要走吗?」

      「嗯,渡家里能帮忙的人不多,他家的大儿子没人看,孩子生下来后肯定会忙得焦头烂额,我们得去搭把手。」

      「啊,那我也趁这个机会去吧!国见说要等到春天才有时间回去,正好我也回家看看。」

      「要搭我们的车吗?」

      「如果可以的话…」

      「那走吧。」

      「等等,我还什么都没有收拾!还有要走夜路吗??」

       「你的动力会在你整理的过程中被消磨掉的,痛快地说,去不去?」

        金田一回头望了望家里,检测了炉灶和电闸之后,拿上沙发上的羽绒服就跟着矢京二人上了车。

       矢巾和京谷这次来这边玩,一方面是因为要参加青城的同学聚会,另一方面是因为矢巾在青城做老师,好不容易放次假,受不了京谷每天拼命暗示他的眼神,放弃了温暖的被炉,一起出来兜风了。

      「如果旅馆满员的话就在车上凑活一晚上吧,后备箱里有被子和睡袋。」

      「前辈们经常睡在车里吗!?」

      「也不是经常…那家伙在大学的时候迷上了摩托车,玩得太过受了好几次伤。」矢巾一边开车一边讲着,「后来我发现,他只要开车时带着人就不会乱来,他也知道他的自我控制力超弱,所以每次去兜风都非得拉上我。」

      「现在他在车行工作,攒了点儿钱搞到了这辆二手破车拉着我到处乱转。我们知道这附近所有最好看的地方哦!偶尔跑得远了就在车里凑和一夜,习惯了就没什么了。」

        金田一的困意已经消散,矢巾见他半天不说话,「怎么,感觉『这不是我认识的那个矢巾』吗?」

      「不是!不过确实有点儿…」

      「哈。」矢巾轻笑,看了看副驾驶座上已经睡着的京谷。

       「矢巾秀这辈子也想做几次京谷贤太郎啊。」

       GPS上的红点在逐渐接近他们。很幸运的,旅馆真的满员了。

       金田一接过被子,还好这几天已经开始升温,要不然他真怀疑自己会被冻死在车上。说走就走的旅行也好,完全没有安逸感的旅途也好,金田一觉得最近几天他接受的人生新体验过于多了,有点儿吃不消。

       说到旅行,之前他和润子去北海道玩的时候,就吵了好几次架。他还记得列车上乘务员来检票时,他慌里慌张地把票塞进了润子的手里;定住宿的地方和商量要玩的地方也是,他的发挥的作用好像只有拎包和气润子…

       啊————现在想起来,自己真是个差劲的男人啊。

       他一直在把自己的过错回忆一条条地发给润子,聊天记录里已经惨不忍睹了。手机屏幕的亮光越来越模糊,金田一昏昏沉沉地睡去,没有看到下方弹出来了两条消息。

      「当时只想拍照留念,去跟朋友们炫耀的我也有错,我知道勇太是为了我好。」

       「对不起。」

        矢巾轻轻地把金田一的手机抽出来,帮他锁屏,放到座位的后兜里。给金田一掖好被子后,他钻回自己的睡袋,往在副驾驶座上熟睡的京谷那边靠了靠,闭上眼睛沉入梦乡。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金田一听到副驾驶的座位上发出悉悉索索的声音,他看京谷钻出睡袋,凑到矢巾面前,吻了他一下。

       金田一闭眼装睡。

       剩下的路程是京谷开车,金田一真实地感受到了什么叫「飙车」。润子的消息他刚刚看到了,还没来得及大声嚎叫就被车颠上了天。

      「喂,渡?好,好!!你和太太好好休息!!我们马上到了!」

      「生了?!」

      「嗯,两个很健康的小女孩儿。京谷别加速了!那两个孩子又不会跑掉!」

       金田一抚慰着自己翻腾的胃,跟着矢巾和京谷去了渡太太的病房。他看到渡的大儿子正趴在粉色的婴儿床边上,他才三岁,和渡一模一样的黑亮亮的大眼睛里闪着好奇的光,小肉手正小心翼翼地去戳两个妹妹的脸蛋。

       小男孩被矢巾抱了起来,「有妹妹了开心吗?」

     「开心!」

     「他该睡了,陪我们折腾了一晚上呢。」渡摸了摸儿子的脸蛋,「小脸都没精神了。」

       矢巾把他抱到旁边的沙发床上,给他盖上小被子,哄他睡觉。小男孩的眼皮很快就支撑不住了,抱着岩泉挑的哥斯拉玩具睡着了。矢巾跑去使劲戳京谷的背,「你喜欢小孩子,倒是上啊,怎么跟大学一样搭讪还得我教你!」

      「你教我,挺好的。」

      「去去去!」

        矢巾京谷和渡小声交谈着,生怕吵醒熟睡的母子四人。金田一看着婴儿床上的两个小婴儿,他很不好意思地跑到渡面前,「前辈…我能不能抱抱她们?」

      「可以啊,要为今后做准备吧?」

      「哈…那个还早…」

        渡走上前轻轻地把一个小娃娃抱了起来,让金田一学会姿势后把另一个抱起来。

      「金田一就跟想从地上抓玻璃瓶的挖掘机一样…」

       「我在学啦!」


       软乎乎的小肉球安稳地躺在自己的臂弯中,在梦中不耐烦地挥舞起了小胳膊。小孩子的体温紧贴着他的心脏,金田一浑身颤抖起来。渡轻轻晃着包在襁褓里的孩子,他的脸上带着掩饰不住的疲惫和欣喜,清晨的阳光从窗外溜进来,给两个新生儿脸上的绒毛染上了金色,渡的妻子和孩子都睡得安详。


       金田一把小娃娃轻轻放回了床上,说了一声「我出去一趟」就飞快地跑了出去。他坐在医院门口的台阶上,头埋在膝间,发出呜咽的哭声。

 


       几天后,有那么一位正在细细整理着自己和前男友照片的女孩子,听到门铃声响起。会有一个满脸通红的青年抱着一盆绿油油的,生机勃勃的铁线蕨站在她家的门前,他太激动,喘着粗气断断续续地说,「我…把它…养活了…!!」

       接下来会怎么样呢?女孩子也不知道。她只是觉得他们两个都明白了,什么叫「感情不是一个人的事情」。

        也许我们都还没有足够的能力,还有很多很多事不明白,但我现在只看到了眼前的困难和将来的幸福。

       我相信,你会和我一样,努力向着那天边的霞光奔跑。

       我已捡回了我的目标,你也愿意原谅我的幼稚,我想和你一起变成更好的人,看到更温暖的霞光。


        并肩走过的路上,两双脚印会格外明显。

        走一步是一步,日子还长。


         The end

评论(16)

热度(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