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儿

极度杂食 冷cp战士 !大多数cp都吃无差/互攻 防雷请慎关 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下一对要萌什么
挚爱小排球和我英
微博@走三步就掉个冷坑

【京矢京】Leave·②

昨晚和阿凌被捅了几把刀,她决定捅刀爽一爽,我就来把她的刀圆回来【捶地】
所以前文是感情细腻文笔美好,我这边基本是搞笑甜向了【。】阿凌的前文见   http://aking-850.lofter.com/post/23b910_c19c345
虽然是TBC但是不知道下次更新是什么时候【和阿凌顶锅盖跑掉】


——————————————————

     「跟自己喜欢的人关系不算很好,怎么办!!急问!!!」
       矢巾在百无聊赖地上网的时候搜出来这样一个帖子,他犹豫了一下,点了进去。
     「我们从高一开始关系就不好…高二还经常打架…但是打着打着,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喜欢上他了…」
       抖M吧这人。
     「我已经对他是极度友好了…但是他对我的态度…能成为好朋友也好啊!!」
       真抱歉但是你喜欢的人连一句再见都没跟你说——永别吧两年前的矢巾秀!!!
       他费了老大的劲儿记起来账号和密码,登陆上论坛把帖子删掉,帖子并没有人回复。
       真惨啊我。


       矢巾认为自己的恋情已经像从五百层的高楼上扔下来的生鸡蛋一样被摔得粉碎。他心如死灰地叠着校服,抖喽的时候掉了个什么东西,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他趴在地上找了好一会儿,在床底下找到了那个亮晶晶的小东西。
        是颗纽扣。
        矢巾皱着眉头把叠好的上衣打开,去客厅找到了针线,打算把它缝好再把这份青城的记忆完完整整地封存起来。
       他拿着针在衣服上找了一大圈,所有的扣子都完好地呆在原位,并未缺失。
       所以…这颗纽扣…
       是谁的??
       母亲在厨房叫他,矢巾把那扣子随手往行李箱里一扔,跑了出去。


       开启大学生活的前一天,矢巾正在房间清点行李,姐姐突然探进头来说,「秀——有你的同学找你——」
      「是渡吗?」
      「不知道…不认识…但是好像有点儿印象…」矢巾不敢承认自己的血液加速流动起来,他的步子迈得太急让他被行李狠狠地绊了一下。他磕磕绊绊地跑到门口,那颗被扔下来的鸡蛋好像又起死回生,在空中飘来飘去。要是及川前辈来也不错但是要是是金田一站在那里他绝对要揍他一顿…

       矢巾一直不懂惊喜是什么感受,比赛之前的祈祷没有管用过,每次的结局都是一样的。但他觉得他现在明白了。
       那个一天到晚不给他好脸色的家伙就在他家门口,跨在一辆锃亮亮的摩托上面,一脸臭臭地看着他。
      「你…有什么事吗?」
      「……」京谷的目光转向了那辆摩托,又回过头来盯着矢巾。
      「……」合着你是来给我炫耀你的摩托的是吧!    「不好看!」
        京谷从摩托上下来,「…真的?」
        矢巾看着京谷的脸上染上失落,他在背后猛掐自己防止自己面部表情崩坏。他脖子上的冷汗冒了出来,「…假的!!」
      「……」
      「很帅,真心的。」
      「……」
      「你还让我给你发誓吗!!真是见了鬼了那家伙真的帅爆了好吗!!!!要不是我现在还矜持一点我早扑上去摸它了!!!」

       「……你可以…不矜持的。」
       矢巾扑了上去——可以的话他是想扑旁边那个站着的物件的。
      「你很忙吗?」
      「还行吧,大学的东西基本上都收拾好了,还有点儿细碎的小事情需要处理。」
       他在抚摸帅气的车头的时候还在想这个莫名其妙的见面和对话从何而来。
        这个混蛋明明一句话也不愿意跟他多说,今天怎么这么热情??矢巾在内心万分恶毒地想,除了我和渡你没有可以说话的人了吧哈哈哈!!
       不过摩托真的好帅啊…好想搞一辆…家里人肯定不让…
       矢巾终于蹭到了车上,下一秒京谷也坐了上来。
      「………等等你……」
       京谷把头盔往他怀里一塞,开始点火。
      「卧槽你等下!!姐姐!!姐姐!!!帮我保密!!!!!」
        听到喊声跑出来的矢巾姐姐只看到了路上扬起的灰尘。


      「你怎么开得这么慢!!快点!!!」
      「……」
      「你…你随意…」
       京谷微微加速,矢巾感到世界在自己的耳边呼啸而过,他紧紧环着京谷的腰,在他耳边吼,「京谷贤太郎!!!!!」
      「……啥。」
      「果然我还是想,和你,和你们一起,打排球!!!!!!!」
      「……不能吗?」
      「……可以吗?」
      「怎么……不可以……」
       矢巾往京谷的腰上一拍,「所以你这个混蛋才不跟我说再见啊!」
      「…道别很无趣。」
      「你也不想想万一真的再也不见面了怎么办!!」
      「你还真是在意。」
      「我!我哪有!!!!咳!」
      「……」京谷偏头回望他。
      「没事好像吃进去个虫子…」


       被京谷载回家的矢巾才发现自己还穿着拖鞋。
     「你二话不说就跟着那个家伙跑了…姐姐我还以为你私奔了啊!」
       矢巾往嘴里塞着米饭,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京谷一坐到自己身前,他的所有矜持和顾虑就完全灰飞烟灭。
       京谷走的时候还是什么也没说,矢巾拽着他逼着他跟自己说了句「晚安」。
       难不成我们能成为挚交?难不成…
       矢巾发现自己的内心的小火苗又开始摇曳,他很潇洒地往上面泼了桶冷水。
       你能想象京谷谈恋爱的样子吗!不能啊矢巾秀!!你对他几乎是一无所知!!你只知道他的腹肌和背肌!!只知道他放学后的行动轨迹!!只知道他喜欢的女生是什么类型!!只知道他的那个放哪边!!
       不不不我怎么可能是跟踪狂!
       他在领队的这两年,一直努力解读京谷的表情。现在他也只是读懂了不服气、不耐烦、愤怒、很愤怒这几种神情。
       他从未见他笑过。
       以后…等到都老了…大概能看到吧?
       矢巾泄了气似的趴在床上捶打着枕头。
       旁边的行李箱里,那颗扣子正在闪闪发亮。


TBC

评论(12)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