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儿

极度杂食 冷cp战士 !大多数cp都吃无差/互攻 防雷请慎关 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下一对要萌什么
挚爱小排球和我英
微博@走三步就掉个冷坑

【出胜】降温

最近车上多了晕车,写一篇他们谈恋爱love love
我爱他们【哭泣】
第一次深夜六十分,结果变成了白天三小时【。】
希望大家看的愉快qwq多来评论呀w
————————————————————


 

    「喂?」

    「你们这帮混蛋不要笨手笨脚的啊!二次伤害会害死人的啊!」

    「小胜,还在现场吗?听得到吗?」

    「听到了,怎么了?」

    「我这边的事处理完了,一会儿去超市,晚上想吃什么?」

    「随便。」

    「那就是我做什么小胜就吃什么啦?」

    「不是!麻婆豆腐!!」

    「好!!你早点儿回来!!」

       绿谷听到那边传来嘟嘟的声音,挂了电话,拉好兜帽,找了一条僻静的小道走向超市。

       他在衣服上蹭了蹭手掌心的挫伤,细小的砂石划过伤口带来钝痛。地面散发着湿漉漉的疲惫感,他俯身挽起裤腿,不让泥点子欢欣地跳到上面。

       绿谷提着食材从超市出来,他看到小女孩踩着天蓝色的小雨鞋在水坑里蹦跳,那个穿着黑色高跟鞋的女人提着裙子在旁边等待她,慌忙避着水坑的男人生怕弄脏自己刚擦得锃亮的皮鞋,还有趿着凉鞋拎着啤酒回家的大叔…各式各样的鞋在他眼前掠过,像他一样低着头赶路的人还有很多,每个人都有着不一样的人生,有着不同于他人的经历。小女孩似乎想把雨水弄到那个女人的裙子上是错觉吗?避水坑的男人今天会不会被上司训呢?

       别人看到这个用衣服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高大男人的时候,会想到他是现今最出名的英雄之一,还和另一位现役英雄在交往吗?

       绿谷晃了晃自己在潮湿的空气中卷得愈发厉害的头发,小步跑向了家。
 
 
     「话说啊,阴阳脸那家伙今天问我…」

     「嗯?」

     「他问咱们两个是不是在交往。」

     「……怎么被看出来的?」

     「他说是直觉。」

     「哦。」

     「说什么,感觉咱们之间的水蒸气比较热。」

     「……小胜怎么回答的?」

     「我说他发烧发到个性蒸发,该去看医生了。」

     「回头跟他解释一下吧……阿嚏!」

       绿谷用双手捂住嘴,又连打了三个喷嚏,他使劲吸了吸鼻子,「有人骂我。」

     「骂你最多的人就站在这呢,我刚才没骂。」爆豪把绿谷怨念的眼神瞪了回去,扔了块毛巾在他头上揉搓,「你他妈要是感冒了,谁做饭!」 

     「这时候不应该说点更温暖的话吗!阿嚏!」

     「我又学不会!」爆豪把绿谷推出了厕所,转身去厨房烧热水了。

       还未干的头发透过毛巾传来湿润的气息,冰凉的空气融着月光沁入绿谷的皮肤,这是秋天的冷。他看着爆豪的背影消失在拐角。他想起还未开始交往的那个温暖的春日,两人吵了架之后,爆豪也是这样离开的。

     「你还愣在那干嘛!快去把头发吹干!」 

       绿谷愣了愣,应了一声,向卧室走去。那天晚上他不知道自己是睡的好还是不好,只知道自己半夜开始发烧,口腔鼻腔中呼出的气都是炽热无比,然而身体还是不住的发冷。

       他迷迷糊糊地感到爆豪把一块凉毛巾放到自己额头上降温。绿谷费劲儿地睁开眼,看到坐在那里的人脸上的表情不焦急也不平静,只是皱着眉头盯着他。他伸出手来握住爆豪的手,「睡吧,明天就好了。」
 爆豪啧了一声,把毛巾浸了水拧干给绿谷敷上,钻进被窝闭上了眼睛。
 
        绿谷听到窗外的风猛烈地划过玻璃,窗前的那棵柿子树试图保护刚刚变橙红的果实。他知道明天的门前会是落叶满地,他和爆豪——如果他能退烧的话——将会踩着那些叶子,听着叶脉断裂发出的声音,装着互相不待见的样子,走向越来越猖獗的AFO。

       不过仔细想想…现在他们两个装着关系不好有什么用呢…都住在一起了…丽日肯定已经看出来了…

       他们两个在高中时就恢复了朋友关系。

       爆豪对自己多年对绿谷的欺凌并未说过什么,他只是试图将自己对绿谷的称呼改过来。

     「出…久…」

      绿谷很明显地感觉到他们两个鸡皮疙瘩都起了一身。

       于是日常并未改变,见了面是一句简单的「早上好」,午饭也不会一起吃,实训的时候还是会吵架。不论是两个人会一动不动地盯着对方半晌,谁也不说话,只是互相看着,还是各自和自己的好友道别后,自觉地走向同一条回家的道路,回过神来手已经牵到一起。这都是非常正常的好朋友的表现不是吗?

       当然不是。

      于是他们又开始吵架,又开始冷战,所有人都认为他们之间一定是有不可调和的矛盾了。

        绿谷在高温的蒸腾下,思绪和灵魂都回到了A班的第一次职业英雄发表晚会。那时他们都成年了,都喝了酒,绿谷已经长得比爆豪高了。他在洗手间遇到了正要出来的爆豪。

       那时他的脑子像现在一样又昏沉又清醒,在爆豪向一边闪躲的时候,他也迈向了那一边,挡住了他。
 爆豪抬头瞪了他一眼,转向另外一边要出门,没想到他往哪走绿谷往哪走,把他挡得死死的。

     「你醉成什么样了??」爆豪揪住绿谷的领带,两个人的鼻尖是咫尺之近,绿谷温热的气息打在爆豪脸上。

     「小胜…」

       绿谷觉得自己的喉咙愈发干涩,是什么时候变成这个样子的呢?为什么他们两个就不能做正常的朋友呢?和小胜谈恋爱到底会是什么样子呢?

      他只在下一秒意识到,爆豪的嘴唇又干涩又温热。

       他说爆豪拽领带勒得他很痛,爆豪伸手把两个人的领带都解了下来。

       他的衬衫被爆豪撕破,手心碰触到那肌肉紧实的腰部。冰凉的手指开拓了领地,在其中变得温热。爆豪咬着拳头仰起脖颈,凌乱的衬衫间露出肌肤,绿谷紧紧地把他抱在怀里,皮带碰撞发出叮当的脆响。

      外面烟火齐放,漫天的烟花绚烂,在窄小的隔间里,绿谷明白了为什么他们无法成为朋友。

      大概就是,命中注定。
 
      那之后是一段很快乐的日子,两个人像偷情一样,紧张又抱有期待。曾经不敢直视的白皙脖颈现在可以肆意啃舐,不曾说过的感受可以倾倒而出,肢体交缠几乎占据了他们所有的空余时间。

     而在小孩子恶作剧的乐趣消逝之后,他们不得不开始面对现实,让好不容易脱去情欲的大脑思考将来的出路。

     他们从朋友变为了敌人,又从敌人变回了朋友,那之后又变成了爱人,那接下来,还会变成什么呢?

     绿谷从跨越十年的回忆中惊醒,太阳透过了叶隙和窗 上的薄纱,洒射到床上。他本能地转过头去,看到那头金发在斑驳的阳光下显得少有的柔软,被子早已大半都掀到了自己身上,黄叶筛碎了的零星光影在爆豪的腰上闪动。

       两人的手还握在一起,那是完全相同的温度。绿谷试了试自己的温度,已经降下去了。他把被子盖到爆豪身上,踮着脚去了厨房。

       上班不能迟到啊。
 
 
       柿子树把自己的果实保护得很好,绿谷把它们大部分摘了下来,留了几个在上面当作暮秋的点缀。

        在被告知他俩的关系之后,丽日诡异的笑容让出胜两人出了一身冷汗,她还自告奋勇要和他们其中一人传绯闻作为掩护,而饭田的手慌张地要变成螺旋桨了;轰很冷静地捏碎了一个柿子,切岛则是一阵恭喜之后,三天后才反应过来「交往中」这三个字的含义,匆匆忙忙带着一堆礼物回来。

      「麻烦死了———」

      「大家都真好啊…不知道妈妈知道会是什么样子…」

        他们躺在双人的大床上,听到这话爆豪转过头来看着绿谷。

     「蠢久…走一步?」

     「是一步!」


       在所有的叶子归于泥土,绿色趋于沉睡的时候,那几个柿子还挂在高高的枝头上,白雪落在上面,橙红在低温中变成了暗红,绿谷没事就喜欢去看看它们。

       现在他们住的房子是合租的,当初刚作为职业英雄开始活动的时候,爆豪和绿谷因为攻击范围过大造成过多建筑损伤,收入极少,不得已的,也是一个很好的理由,两个人住到了一起。

      「疼!」

      「小胜不要咬我啊!先让我给你处理好伤口…要不然去医院?」

      「这点小伤去什么医院!」 

      「那你忍着点!」

        电视正在播当日新闻,「英雄Deku再次收到公开恐吓信,A市已进入全面警戒状态」。爆豪看了看自己被包扎好的伤口,绿谷拿着绷带正盯着电视发呆。
 这种事情最近很是频繁,英雄和民众之间的平衡接近于崩溃,绿谷的喷嚏也是一个接一个。

       「小胜…」

       「我知道,去吧,别丢脸。」

       「嗯。」
 
 
 
        2月14号那天,爆豪拿出来的礼物吓了绿谷一跳。

    「小胜怎么会想到送我这个…」

    「在商店看到脑子一热就买下来了!」 

    「是吗——」

      绿谷拿出那双大红色的,跟他高中时代穿的那双差不多一模一样的运动鞋,咧开嘴笑了。

     「臭久你他妈怎么笑得那么傻!」 

     「因为超喜欢啊!!」绿谷迫不及待地把鞋穿在了脚上,又添了一句,「虽然都一把年纪了穿这么艳的鞋好像有点儿…」

      「什么??」

      「超喜欢!!!鞋和小胜都是!!超喜欢!!!」

      「你真是…」

       绿谷忘了情人节要送礼物的事,爆豪原谅了他,让绿谷晚上补偿他。
       外面连着下了两天的雪,路上只能听到铲雪的声音。绿谷发动个性把爆豪带到他们小时候探险的树林里面,脚下的雪踩一脚就发出吱呀呀的呻吟,绿谷的鞋在皑皑白雪中格外显眼。

       呼出的白气在眼前氤氲,寒气抑制不住地想要钻进衣襟,绿谷的手很是温暖,爆豪看着他比儿时要宽厚十倍的脊背,有些出神。

       那是一片空地,偌大的地方还未留下一处脚印,两棵墨黑的枯树在中间依偎,雪填满了它们身上的疤痕。 

        绿谷自顾自地倒在了雪地的中央, 「小胜快来!!!」

      「你他妈要是又着凉了旧伤疼起来怎么办!!」

     「就这一次嘛!」

       爆豪皱着眉头走到他身边,两串脚印延伸到了他们所在的地方,「干啥?」

       绿谷伸出手来猛地把爆豪一拽,后者惊了一下没站稳,趴在了绿谷的怀里。 

      「咳…小胜好沉…」

      「是你把我拉下来的吧混蛋!」

      「嘿嘿…」

        绿谷的手搭在爆豪的后背上,蓝天和大地都在雪的怀抱里沉睡,爆豪的呼吸也变的平缓起来。

      「小胜?」

      「嗯?」

      「你看这里…不很像一个墓园吗?白雪的墓园。」

      「……」

      「我感觉有一天我就会那样倒下,在那之前无论如何也想和小胜一起达成我们那时的理想…」

      「你说什么鬼话…」

      「但是小胜不能否认我们现在的处境吧?明天将会遭遇什么,后天又会发生什么,我们谁也不知道。」绿谷看着天上掠过的白云,声音有些哽咽,「所以…」

      「我想和小胜结婚。」

        爆豪浑身一震,想从他怀里挣脱出来,「你疯了吗?!」

        绿谷把他抱得紧紧的,「小胜,你得承认,你离不开我的,我也离不开你的,总有一天会有个结果的,不能让它早点到来吗?」

        爆豪埋在绿谷颈间大喘着气,他知道此刻绿谷的心脏正贴合着他的,紧张又镇静地跳动着。

       温热的液体滴落在冰冷的雪中,融化一片。绿谷紧紧握住了爆豪的手,他们温柔地交换了唇齿间的温度,冻得发白的嘴唇染上了鲜红的颜色。

       起风了,裹杂起漫天的白雪,在他们的身上轻轻覆盖了一层白纱。


       直到死亡把我们分开。
 
 
 
                     The end
 

 

 

评论(7)

热度(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