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儿

极度杂食 冷cp战士 !大多数cp都吃无差/互攻 防雷请慎关 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下一对要萌什么
挚爱小排球和我英
微博@走三步就掉个冷坑

【出胜】后续

前篇你在吗和降温的后续,简单粗暴没有诚意,高三最后开学前的放飞作【一点儿也没有放飞】
吃官方粮吃得太满足我已经是个废人了【。】
你在吗? 传送➡️  http://skyhigh1999.lofter.com/post/1e1ab2ba_cd7b98b
—————————————————

一.难搞定的年龄差
绿谷的记忆还是没有恢复。
自从他死皮赖脸地拱到爆豪床上,就开始凭着自己“高中生”的身份撒泼卖萌,每晚上搂搂抱抱,还一脸纯良地表示“我和小胜是好哥们,好哥们就该这么干”。
去你的好哥们!!天天顶在别人屁股上的那个硬邦邦的东西是什么??好哥们一起出去野餐时装着浓汤的滚烫烫的杯筒吗???
和轰在公园里打完架的那天,爆豪一边在内心再次诽谤绿谷的不要脸,一边努力洗去打架时身上粘上的泥点子。
然后他就看见绿谷哐当一下打开了浴室的门,走一步脱一件衣服,到最后内裤也不能幸免,被绿谷扔到脏衣服堆里和爆豪的三角内裤搭在一起。
他直接走到了热水下面,双手抓住了爆豪的肩膀。他满脸通红,爆豪觉得他就差拿个扇子挡着半张脸了。
“小胜,我好像…不小心…站起来了……”
然后他们就做了。
这没什么奇怪的,想象一下几个月没沾过肉味的成年男性和一个拥有性冲动极度不受控制的高中生心智的成年男性在水雾缭绕的浴室里会怎样,互相撩水花打水仗吗??
不过在安静的浴室里听着对方的粗喘声还有水声,爆豪真的久违地感受到了一丝“情趣”。
在他被按在沙发上舔后面的时候终于想起来轰说要来蹭饭的事。在门铃响起之前这两个精力过剩的男人终于成功把屋里打扫干净了。
“这么冷的天,你们开那么大的窗户做什么?”
“…………”

然而没两天爆豪就后悔了。
绿谷不知道怎么回事,在哪里看了什么奇怪的小黄书之类的东西,做的时候总喜欢一边顶弄一边咬着爆豪的脖颈,在他耳边腻歪死人不偿命地叫爆豪的名字。
叫名字没什么,重点是绿谷叫的不是小胜,也不是爆豪。
他叫的是“胜己哥哥”。
每次他享受着炽热猛烈摩擦过黏膜时产生的快感时,冷不丁听见一句哑着嗓子叫的“哥哥”会浑身打个激灵。
这感觉很奇怪,抱着他啃来啃去的家伙就是那个绿谷,就是Deku,就算他失忆了爆豪也从来没有把他当成另外一个人过。但是现在,爆豪总会感到一点点的背德——或者说罪恶感。他并没有“背叛”Deku,绝对没有,但是这种感觉…
爽得让他很不舒服。
“以前和小胜在一起的是我,我也是绿谷,不管怎么样,和小胜在一起的一直是绿谷出久,这不是很好吗?”
“不是吗,胜己哥…唔嗯!”
“你再敢多叫一次我就日你。”
“………”

二.记忆恢复还装傻这不就是找死吗
“小胜别!我招了!!我错了!!”
“……”
“我还能叫你哥哥吗?”
“……”

“为什么绿谷管你叫哥哥?不是恢复记忆了吗?”
“……吵死了!!!”


三.Happy Ending
“没有小胜的话,我现在是什么样还不一定呢……”
雪下得不大,绿谷穿着那双爆豪送的大红色的运动鞋,和爆豪并肩走着。
“什么?”
“你想啊,一个从小与众不同——还不是好的方面的不同——的男孩子,无论如何他都想成为一个英雄,需要强大力量作为支撑的英雄。”
“但是他也不知道要怎样去获得这种力量,他只能抱着那一丁点的希望去尝试…”绿谷站住了,他顿了顿,继续说道,“他的入学测试非常不成功……我们往好的地方想,他进入了普通科。”
绿谷的声音在雪地里显得很洪亮,“然而他的目标变得越来越遥不可及,随即…”
“等一下,就算你这么讲,跟我有什么关系??不全是欧尔迈特…”
“听我说完啦小胜。”绿谷轻轻笑道,“也许我会成功进入你们——英雄的内部,在一天天的消磨里越来越怀疑自己,最后成为了…那边的一员。”
“这他妈怎么可能???”
“这是假设啦假设!!我只是想知道,没有小胜在后面欺负我,我自己一个人能在理想下活多久呢?就算欧尔迈特给我了力量,没有小胜的话…我会是个什么样子呢?”
爆豪看向他,绿谷抓住他的手在自己的脸上蹭了蹭,他的声音低沉下来,“人总是会变的…”谁都不是圣人,包括他。
“你太夸张了。”爆豪狠狠地捏住他的脸,“Deku只能永远是Deku!!蠢的和烦人的地方永远不会变!”
他吼得太用力,一下子吸进去一口冰冷的空气,瞬间咳了起来。绿谷陪他在地上蹲着给他顺气,“抱歉…是我说过头了。”
爆豪站起身来,“你说,我没有你,会是个什么样?”
绿谷的手撑在雪地上,瞪大了眼睛看着爆豪。他突然就明白了爆豪那么生气的原因——这种假设,他是连想的都不敢想的。
他看着爆豪伸出的那只手,笑着把自己的手伸了过去。
温热如以往。


The End

评论(7)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