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儿

极度杂食 冷cp战士 !大多数cp都吃无差/互攻 防雷请慎关 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下一对要萌什么
挚爱小排球和我英
微博@走三步就掉个冷坑

【白五白】信任

极短篇,白鸟泽三年毕业后发生的事,想写写白布和五色的关系结果主角好像成了甜筒了【。】
喜欢他们这个组合……不管是cp还是cb……川西聚聚我还没有把握好他的性格,回头再写……
最后日常赞美白鸟泽!
好了我回去刷题了【呕血】
————————————————

       那天是个大好的晴天,已经毕业的天童穿着校服晃晃悠悠回到白鸟泽逛荡,后面跟了一个打扮不入时到令人发指的濑见唠唠叨叨。
       濑见一眼就看到了在体育馆里站着的白布,正要挥挥手打招呼,却被天童抢先一步跑了过去。他的眼睛像一年生一样闪闪发光,隔着大老远儿就腻歪地来了句,“白布前辈!最近怎么样啊~~”
       刚刚看到两位前辈正在跑过来的五色感受到了一股没由来的巨大杀气,他打了个冷颤,在白布的目光转过来之前就老老实实跑回去练跳发了。

      “贤二郎,你壮了不少嘛~”
      “谢谢前辈。”
      “最近还好?”
      “还好。”
       白布远远看着那边指导新生发跳发的濑见,还有靠墙站在一边的川西和……努力用肢体语言告诉新生自己打球时的感受的五色,二年级的五色。
      “和五色还好?”
       白布皱了皱眉,总感觉这说法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很好。”
       “五色很好?”
       白布不由得转过头认真地看了这位从始至终无厘头得出神入化的前辈,他的眼睛微微眯着,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
       “很好。”
       “哦~”
       “前辈是什么意思?”
       “嗯?我能有什么意思?”
       白布终于找回了自己的步调,“天童前辈是说,五色有什么地方应该出差错吗?我不认为现在这是可能的。”他顿了顿,听到一个球被五色狠狠扣到了对面——他的庆祝声越来越聒噪了,“我觉得他没问题。”
       他会没问题的。
       天童耸了耸肩,“你说没问题当然就没问题……毕竟我不是那个每天都能盯着他的人。”
       尽管他这么说,他还是以一种无比闲适的方式看着白布。他的眼睛平时总是瞪得很大,里面满满都是兴奋,或者说是亢奋。但当他的眼睛里带着笑意的时候,你总会忘记自己所矜持的事物,而变得有些不知所措——濑见说过,能在这时直视他的眼睛的只有若利。
       白布知道自己永远无法在和天童的交谈中占到上风。他很快从犹豫中挣扎出来,问道,“那前辈说,他为什么会如此不安呢?”
       “嘛……这很简单。”天童开始玩起自己的钥匙链,“你想想,你去过全国的赛场,见到过那里超高的天花板和巨大闪耀的灯,听到过那里不一样的喝彩声。”
       “但是工没有。”
       “他是一年生,经验最少,为自己的轻狂吃过不少苦头。你说他会不会一次次地为一年前的那次失败感到自责呢?”
       “那很明显的不是他的过错。”
       “虽然他有可能明白,但是不代表他一定能想得开。”
       白布握紧了拳头,他在那一刻一下子明白了自己之前一直不敢确定的东西。
       他知道五色的那点儿靠谱从哪里来了,也知道五色的躁动和不安从哪里来了。
       他愤怒了起来,为这个迟迟不肯成熟的家伙,为这么久才想起要做出行动的自己。
       “河童头的小鬼………”
       最主要的是,他为五色工竟然还没有完全相信他这个主将这点,感到由内而外的非常生气。



       五色工在新年时被日向和金田一死皮赖脸地拽去了神社,并在那里许愿的时候不小心把一个钱包掉了进去——那两个混蛋借着他扔进去的钱,不知道多许了多少愿望。
        他很不信这些东西,但是还是老老实实想了愿望,并在许愿的时候把神的脸想象成了牛岛的脸。

       “希望我能成长为牛岛前辈那样的人。”

       “希望白鸟泽能重返全国赛场。”

       “希望白布前辈能够相信我!希望他能对我温柔一点……”

       他没有料到,也许是因为投的钱不少,或许是许愿对象选得好,他的愿望,真的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了。



                             The End



评论(2)

热度(40)